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乱象》 by 雁玄 (二)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第14章 

  冯家的后院有个人造湖,里面养了些鱼,冯老太太很喜欢坐在池边看鱼,或者冯镇洋在时候同他一起下棋。微风阵阵,鸟啼虫鸣,虽还在最热的季节,风却已经能带去些许暑热了。
  冯镇洋是冯老太太的长子,也是冯家家现在的大先生。冯氏的丝绸公司每年都会往世界各地销售数万匹绸缎,还有几吨的生丝,清朝末年就在海运上拥有极大的话语权。最早开始贩卖军火是个意外的契机,当时冯家的大老爷去外国谈生意时候碰上一个德国军火商想打开亚洲区的销路,此时能够有财力和能力做军火生意的没几家,冯家就是其中之一。如今的上海滩黑道,论财力两家相当,论地位冯家要更高一些。冯家的继承人选拔不同于李家立长,而是立贤,冯镇洋便是位名声出了名的好的大先生。
  冯镇洋下了一颗子,端起茶吹了吹。
  老太太看着棋局,问道:“洋,你听说黎曙前几天和李家人一起吃饭了吗?”
  冯镇洋点点头,“听说了,李碌成亲时候她还亲自去了,看来是快要冰释前嫌回去掌家了。”
  “不会的,”老太太下了一颗子,“她性子那么傲,不会那么随意地改了姓,吃了那么多苦再回去的。”
  “性子傲我信,回不回去可说不准。她既然把姓都改了,怎么不改姓王、姓刘、姓郑,那么多姓偏偏要姓一个和‘李’谐音的‘黎’?还不是念着李家。您别怪我多嘴,她说不定她就是李恭放出的冷枪。”冯镇洋把茶盏放回桌上,看着棋局。
  “放什么冷枪?李家那么大的家业等着她继承,怎么不放李碌,还有李慷?把她放在外面,看看这几年李家都成什么样了,得不偿失!”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以她的本事,您也看见了,白手起家都能这么快在军火里分一杯羹,如果我是李恭,我也会让她出去。十几年前打仗用的枪炮,不是李氏的就是冯氏的,那时候我们家一个月能有十五天,现在只剩十二天了,要是李楠转头回了李家,他们就有十八天了。李家现在是乱了点,但如果把黎曙的那些都算在李家里,您仔细算一算李家是赚了还是赔了?我真是想不通,母亲当年为什么要全力保她,这不是把一个□□放在自己被窝里吗?”
  “是□□还是哑炮,总得到时候了才能知道。你还在我肚子里时候,我已经带人去和德国人谈生意了,你能想到的我想不到吗?我也派人关她了,但在那个破柴房里,好几天没吃饭,都快坐不起来了,听闻李家人来,硬是爬起来把门锁上了。那时候我就觉得,她和我年轻时候一模一样,是铁了心要和李家决裂了。”
  冯镇洋笑了笑,“母亲,且不说这些话您已经讲了多少回了,您说您当年,您当年不也是铁了心要离家吗,可最后还不是回来了?”
  “那怎么能一样!你宏舅舅嘴巴笨,常师爷怎么教都教不会,要是他成器,你外公去世他能管得了这么大家业,我才不回来!”
  冯镇洋笑着说:“您就是刀子嘴豆腐心,舅父哪有您说的那么不堪?您在外面做生意,宅子里上上下下一百多口人的事,没有舅父,早就乱得不成样子了!”
  “整天就知道舅父,宅子里那么多人,怎么从来不听你说他们好?”老太太声音虽不大,但话语里透着不情愿。
  “他们有您夸了,我就替舅父说两句呗!”冯镇洋笑着下了颗棋子说,“他也一把年纪了,您别总当着孩子们的面说他们舅公不好,他会很难堪的。”
  冯镇洋一直笑着,老太太不高兴也不能说什么,半天憋出一句教训人的话:“你净会气我!”
  冯镇洋看来老太太像个赌气的小孩子,说不过便想耍赖皮,不由得笑了起来。
  这时,一个家丁走上前来说道:“洋先生,老太太,何警官来了。”
  “何警官?”冯镇洋转过头来笑着说,“稀罕,他说没说来做什么?”
  “说了,说是来提亲的。”
  “提亲?”冯镇洋和老太太互相看看,“大下午的提哪门子亲?他自己来的?”
  “是。”
  冯镇洋眼睛笑成一条缝,“怪了,家里也没听说谁最近和何警官好上啊?”
  “走,看看去。”
  何冠海穿了一身笔挺的中山装,笔挺得不像是他的,坐得端正得像是挨罚,天气太热头发都粘在了额头上,还有几丝汗珠滚落。见了冯镇洋和老太太,何冠海赶紧站起来。
  “冯先生!冯老太太!”
  冯老太太笑着招呼道:“不用客气,坐吧坐吧!”
  “你今天怎么穿成这样?”冯镇洋十分新奇地看着何冠海的衣服。
  “哦!我是来提亲的!重要的事要穿得正式一点。”何冠海的手生硬地扣在膝盖上,努力克制着动作。
  “提谁的亲?”
  “我是来提冯雁清小姐的亲的。”
  “雁清?”冯镇洋回头看老太太笑笑。
  冯雁清是冯镇洋的长女,四年前和同窗结婚,先生与雁清情投意合,但很不幸在一年前亡故了。雁清在码头主要负责监管冯家的黑货,这段时间去了外地办事顺便散心,隔三差五寄封信来报个平安,也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
  “是。雁清先生去世以后,清小姐一直独自一人在码头监货,闲暇时候就去喝酒,我上个月见她时候,她瘦了许多。”
  “你怎么知道这些啊?”
  “我住的地方,离清小姐经常去的花楼不远,夜巡回来时候经常能碰到她,怕她喝醉了回家路上遇到流氓,就远远地跟着,等她到家了再回去。”
  “你还亲自跟着保护她啊?她的身边有保镖的。”
  冯镇洋笑着一样样问,其实心里都清楚,但何冠海只想着要表达自己是真心的,其他的都没顾上考虑。
  “清小姐自己的保镖有名的吓死人的高壮,但我不还是放心,万一他们人多怎么办?双拳难敌四手,总是更保险一点。上海的小混混都认识我,我在她肯定没事。这是我小时候许下的诺言,我得说话算话!”
  “诺言?什么诺言啊?”
  “我十岁时候……”何冠海说着,扣在膝盖上的手突然不听使唤地飞了起来,又赶紧收回去,扣在膝盖上。屋里的人都憋着笑了一声。
  这一笑不要紧,把何冠海紧张得不得了,慌乱地思考他们在笑什么,殊不知他这一慌,表情突然多了起来,像是说书先生讲猴戏学猴子夸张的表情,惹得众人更想笑了,连后面的家丁丫头都别过脸咬着嘴憋笑。
  何冠海脸愁成一个包子,慌忙间想起来李慷不知道什么时候说的话,“不明白就问”,便赶紧跟着挤了个尴尬的笑出来,小心翼翼地问:“老太太,冯先生,你们……在笑什么……”
  “冠海啊,是李慷教你要穿这身衣服,还有要这么坐这么说话的啊?”冯先生依旧笑着问。
  何冠海一下子不知道是该回答“是”还是“不是”,眨了半天眼,慢慢地“啊……”了一声,“我说我要提亲,他就说这样显得稳重……”他的声音越来越小。
  何冠海不知道自己表情有多夸张,看着旁边憋笑憋得脸通红的家丁丫头,还是没明白他们为什么要笑,有那么几秒,他真想从腰间抽出枪朝天开一枪吼一声:“别他妈笑了!”
  冯镇洋笑着转头和老太太说:“你看李慷多坏,给他出的这个馊主意!”
  又转头对何冠海说:“冠海,他们是笑你表情太有趣了,眼皮都要夹死蚊子了!”
  何冠海挠挠头笑笑,“老太太,冯先生,我是个粗人,没上过几天学,还是想不明白,诸位在笑什么……”
  何冠海用手捋了一下汗涔涔的头发,一绺头发正好翘了起来,像是头上长了角,一个家丁不小心笑出了声。
  老太太突然喊了一声:“别笑了!”
  众人赶紧把抿嘴,收回了笑。何冠海也被吓了一跳。
  “有什么好笑的!镇洋!你还逗他!像什么话!”
  冯镇洋赶紧转过脸去,手遮着脸朝何冠海做了个无辜的鬼脸。何冠海不明所以地陪了下笑。
  “干什么呢!你又逗他!有没有点先生的样子!”
  冯镇洋赶紧赔笑说:“好好好,母亲,我不逗他了。”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乱象》 by 雁玄 (一)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