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盲侍 by 微臣卑鄙 (十)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系统 古耽

 第九十一章 床帐为袍

  '
  想到这个地方的闻人司突然伸出了自己的一只手,抓住了白尹的手,白尹一滞,不知道闻人司为什么突然停顿了。
  闻人司伸出另一只手,使出吃奶的劲才将白尹的头别开。
  白尹的舌头就势从闻人司的口腔里离开。闻人司也别开自己的脑袋。
  “你走!”
  白尹显然不是很能理解:“我不。”
  闻人司深吸一口气:“白尹,别做让我讨厌的事。”
  白尹沉默。
  “如今是木已成舟,就算你喜欢我,我们也不可能了,今晚我就要娶颖如。我今晚能知道你的心意,便是死了也满足了……”
  “木已成舟?”白尹似乎对这个词很感兴趣,突然他伸出手,用力扳住了闻人司的下巴。
  闻人司吃痛,不由得惊呼了一声:“很痛!你快放手!”
  白尹的语气几乎都有些发狠了:“木已成舟?你知不知道什么叫木已成舟?现在你应该只是同她拜了堂,现在要木已成舟的人是我们!”
  闻人司听到这里,越发费力的挣扎,声音都要变了:“白尹……白尹……你快放手……我……我害怕……你这样逼我,跟他又有什么区别?”
  白尹感受着身下的人的战栗,眉头再次皱起,突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伸手将自己眼睛上的眼罩摘了下来。
  看到这一幕的闻人司突然屏住了呼吸,他不是第一次看白尹没有眼罩的样子,讲真的,白尹的样貌是继承了白家的男子所有优点的。
  若是真的要从不戴眼罩的白尹的样貌上挑出个什么毛病来的话,那实在是困难,因为白尹的那双眼睛虽然瞎,但是眼球却黑白分明,清澈干净,要不是仔细看,还真看不出他瞎。
  不过,上次白尹之所以会不戴着眼罩面对他,那完全是因为闻人司同他吵架的时候手贱,直接将白尹的眼罩给扯掉了,结果闻人司荣幸被他给摔了出去,当场摔晕了。
  白尹在闻人司的面前十分郑重地解下了眼罩,好生折叠好,然后拉过闻人司的手,将那条黑色的眼罩放在了闻人司的手里。
  闻人司瑟缩了一下,却不知白尹想干什么。
  “以后,这个给你。”白尹面无表情,“从今天晚上以后,不对……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人,是白家的媳妇儿……”
  闻人司握着眼罩的手抽搐了下:“我是男的……”
  白尹没有理会这个细节,继续坚持自己的理念:“我们白家的媳妇儿,每个人都有这条眼罩,有的是拿眼睛换的,有的是丈夫给的。”
  “拿眼睛换的,每天让她的丈夫给她系上,丈夫送的,每天让她给她丈夫系上。以后这条眼罩给你了,你要天天给我系上。”
  “我……”闻人司欲言又止,虽然白尹说的话听起来十分的不错,额……但是为什么听起来怪怪的?
  不等闻人司怪完,白尹已经开始掀了他的衣服,开始解裤子了!
  “别……”闻人司都快哭了,他瞬间感觉自己手里握着的这条眼罩无比滚烫,他伸出手拼命拍着白尹的手。
  白尹才不受他管,白尹瞎着眼睛解了两下,竟是没找到头绪,哎……整这么麻烦干什么,直接撕了算了。
  结果,在闻人司惊恐的目光中,他那条穿了不到几个时辰的新裤子,就那么被白尹从外到里给撕了个稀巴烂。
  这回是真的坦诚相见了,闻人司不知道应该找个什么词来形容白尹,他眼看着白尹将一双腿挤进了自己的两腿中间,然后将自己的两条腿抬到了他的肩膀上。
  闻人司骤然被白尹以这样一个清奇的方式给摆着,心中越发紧张,挣扎着就要往床下逃,但是令他悲哀的是已经晚了。
  白尹一把摁住了闻人司的肩头,顺便脱着自己的裤子:“东西都拿在手里了,你怎么还能跑呢?”
  闻人司悲愤无比,他刚想来一句:“那我能不能还给你?”
  白尹却突然来了一句:“你要是敢还给我,我就就地杀了你,话我都说清楚了,你要是再拒绝我,我可忍不了。”
  闻人司担心着自己的一条小命,他到不相信白尹会杀了他:“我接受,我接受……不还给你……可是现在,它不是时候!”
  白尹拧眉道:“现在不是时候?那什么时候是时候?等你跟她生米煮成熟饭?那多麻烦。”
  “可是……”
  “不许废话,别讨论她!”
  闻人司倒抽了一口凉气,白尹已经一头埋进了他的颈间,用力地吸了一下,百濯香的味道尤在,可能因为今天结婚的原因,闻人司用了比平常更多一些的百濯香,是以虽然他现在有些紧张,但是香味还是很浓郁。
  闻人司感觉自己颈间的血液都仿佛要被抽走了,白尹在他的耳垂边轻轻留下一口热气:“我会轻一点。”
  闻人司哆哆嗦嗦的,也不敢出声,手却下意识地抓住了身下的被单,他要是相信白尹这个新手能轻点,那他就是个智障。
  “啊!白尹你大爷啊!你个骗子!给我滚出去!”闻人司恨地咬牙切齿,终是再也无法忍受这种痛苦,整个人都紧紧缩成一团。
  “那天晚上,我们什么都不算!”想到往事的燕宛未免还是有点牙根痒痒,“鬼才跟你成亲了!”
  白尹拉着燕宛手腕,一本正经道:“是么?可是那晚我可是记得有个人在床上同我说的话。”
  燕宛有些心虚,但是却有些迷茫,毕竟时间长远,他有些记不清了:“说什么?”
  白尹蹲在他身前,撇撇嘴:“我记得当时有个人做着做着,还这样问起我,说:白尹,你说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对我动的这种心思?
  然后我就回答他:我也忘记了,从认识你开始,我就只打你,后来打着打着打多了,便只想着你只能被我一个人打,要是有别人打你,那就不行。再后来,我就觉得,不光不能让别人打你,别人对你干什么也不行。只能我来。”
  燕宛歪歪头,不屑道:“这种话,随口说说而已,算不得真。”
  白尹继续说道:“后来,还有。”
  燕宛挑眉道:“还有什么?”
  白尹不急不慢道:“然后,我就问他,你是什么时候对我有心思的?
  他想了想,却没有回答我,而是突然抓住一边的床帐子,用力拽了下来。披在我的身上,跟我这样说:既然你说是来娶我,那应该有件红色的喜袍才行,这床帐正好是红色的,给你用。咱们就齐全了!”
  燕宛听到这里,脸上难得红了起来,连眼睛也睁大了:“胡说!肯定不是我说的!”
  白尹伸手戳他脑袋,无奈道:“真是,还狡辩!要是连这也忘了。你还能记住个什么?反正再往后,你刚给我披上床帐,然后那个叫做舒窈的侍女便不知为何突然撞了进来,在然后就……”
  燕宛通红的脸顿时转为苍白,因为就在舒窈撞破了他们之后,她自己先受不了自己看到的场景,呆了有一会儿,在白尹反应过来应该把她杀了之前,立刻反应过来跑开了。
  闻人司也反应了过来,顿时只感觉五雷轰顶,全身的血液都凉了,忙一把推开白尹,赤着脚,光着腿就想往外跑。
  “舒窈,舒窈你回来,你听我……”
  闻人司两脚刚沾在地上,便一个跟头摔在了哪里。发出一声闷响。
  白尹听见闻人司摔倒了,忙下床来,一把从地上捞起闻人司。然而就在白尹的手触碰到闻人司的那一刻,闻人司群突然无比生硬地推了白尹一把,竟是将手里的黑眼罩推回了他的怀里:
  “你走……快走!”
  白尹握住闻人司塞回来的眼罩,有些发呆,但是却并没有走。
  闻人司见状,越发急了,转身抓过自己床下的靴子,朝着白尹头上就砸过去了:“走啊!再不走……”
  “我不走!”白尹近乎固执地站在原地,即使脸上已经被闻人司的一只靴子给砸中。
  闻人司只觉得被白尹给气地眼前发黑,于是转身又抓过了一只靴子来,再摔白尹脸上:“叫你走你就走,此地的事情,我自己能够解决,你要是再不走,我以后……以后就再也不见你了,还在那里发什么呆!滚啊!”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盲侍 by 微臣卑鄙 (九) 下一篇:盲侍 by 微臣卑鄙 (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