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农家子 by 萝卜精 (一)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生子 随身空间 种田文 市井生活

 第1章 有男媳妇了?

  乡村的五月乍暖还寒,林家村里地早就种完了,不少人都收拾东西打算进县城找点活儿干。连续三年大旱,地里收成不好。从土里刨食儿养活一人尚且不易,更别提养活一家人了。
  男人们出去卖些力气,最起码能混个饱肚回来。
  在村里较偏的一个破屋里,林桥第五次的叹息。万万没想到自己一觉醒来穿越了。穿到跟他同名同姓的古人身上,还继承了他的全部记忆。
  说起来这林桥是林家的第三个孩子,从小就不开窍。说他傻吧,比傻子还强点。说他不傻吧偏跟正常人不一样。
  林母生了林桥之后在村里抬不起头,就把这股怨气加在他的身上,从小对他不好,略长大点就赶出去让他一个人过,在一个村里哪怕看见了立刻转身回家。逢年过节都不叫他回去吃顿团圆饭。
  林家要脸,虽然看不行这老三,也不想让别人说东道西的,还给他娶了一房媳妇。
  这年代跟林桥所理解的世界大为不同,男人分为男子和哥儿,哥儿天生柔弱还可以生育。在一些女子稀少的村子里也会娶哥儿一起生活。
  但哥儿到底不是女子,抱起来不够柔软,也不如女人疼人。但凡家里有能耐的还是会娶女子为妻。
  久而久之还成为了一种攀比,谁家娶了哥儿,明面上不说,可心里还会嘲笑这家爷们没本事。
  林桥父母就给他娶了个哥儿,听说是家乡发大水来这边逃难的。连礼钱都没给。送了些粗粮和粗布就算是过了彩礼了。
  别看人家是哥儿,配他也绰绰有余了!林桥这傻大个,在外头净受人欺负了。但在家里却还要耍男子汉威风,成天对自家媳妇辱骂不休的,如今媳妇怀了身孕已经要生产了,他不敢动手。因为一点小事儿起了口角,直直的用头撞墙发泄愤怒,往常也总用这种自残的形式示威,但万万没想到,今天这墙格外硬,咣当一下人挂了,被他穿越了过来。
  捋清了来龙去脉。林桥有些无语,这都叫什么事儿啊?
  林桥闭着眼睛伸手感受,那空间竟然还在?当时莫名其妙的得到了空间。有收集癖的他把所有的工资都拿过来买了米面油各种r_ou_,饮料,蔬菜,种子和各种书。就为了宅在家的时候可以不用下楼。东西买了不少,一次没享受呢,就给他抡到了古代。
  “吃饭了。”一个清润的声音传来。
  林桥刚要起身,头上就一阵眩晕。
  被一只柔弱的手给扶起来了。林桥这才看清自家媳妇的模样,粗布的衣裳还有不少的补丁,长相清秀,肚大如鼓这跟他的脸极不相配。行走间甚至还有几分笨拙。
  “你……”林桥刚要说话,却发现嗓子嘶哑的厉害,喉咙里像是要冒火了似得。
  “吃饭吧。”陈鹤轻声的说着。
  刚刚快吓死他了,林桥发起愣劲儿自己用头撞墙,流了一地的血,草草给包扎了一下。放在床上平躺。见他呼吸渐渐的弱了下去还当人要不行了,顿时害怕了起来。别看林家父母不在乎他这儿子,但他是个外乡的,要真的发生什么事情,只怕他也吃不了兜着走。再说正因为他嫁到林家村里,所以母亲和弟弟才能在村附近的地方搭个草棚子,也算是有个落脚的地方。若是出了事儿,这里住不成了,外面到处都是饥荒和天灾,这一家人要去哪里?
  刚才看见林桥又动了几下,升起了一丝真心实意的高兴。
  林桥起身坐了起来。到底是皮糙r_ou_厚的傻大个。这会儿除了还有点晕,基本没事儿了。
  被媳妇扶着到了桌子前,他还有些恍惚和尴尬。一个根红苗正的单身狗咋就变成了有媳妇的人,还是个男媳妇?看了下媳妇着脸还带着少年特有的清俊,简直**。
  坐在桌子前,才发现自己面前放着水煮蛋、黑面饼子,还有一碗清汤。
  再一看自家媳妇面前的就是些黑面混着野菜的糊糊,看着就没有食欲。
  陈鹤这会儿发现自家男人没有大喊大叫的要r_ou_,心里一软:“不是我不给你吃r_ou_,是家里真的没有了,这个j-i蛋是我管隔壁张婶子借的,你就先凑合凑合吧,等下个集市,我一定让你吃上r_ou_行吗?今天就别闹了。”
  林桥看着他娘子自己身上还是补丁摞补丁的呢,还要给他弄r_ou_吃,脸一红。
  说起来陈鹤原本家里也有些家底,不然也不会逃荒到这千里之外的地界,只是银两早就在路上花的差不多了。现成亲了,他娘怕委屈了他把身上仅有的两根银簪子给了他。
  之前已经当了一根给他买了r_ou_,说的应该是剩下唯一的一根了。
  “你要把银簪子当了,你就什么都没有了?”林桥皱着眉头说着:“以后怎么办?”
  “以后的事儿以后再说。”他怯了一下,也不知道以后要怎么办?不然他也随那些妇人似得,洗衣服赚钱?
  林桥见他有些怕自己,不由得声音放软:“这些你吃了吧,我头晕吃些稀饭就好。”说完直接把面前的细粮跟她的粗粮掉了个个儿。
  “可是头还疼?”
  “不疼。你多吃些吧,怕过些日子要发动了。”林桥看着他的肚子,都有些害怕,这么瘦弱的人怎么经得住这么大的肚子,坠的不难受么?
  陈鹤听他这么一说,脸有些微红:“听我娘说,也就是这两日了。”
  “可找好了接生婆?”
  “花那冤枉钱干啥,我娘可以帮忙。”
  家里粮缸都到底儿了。吃了这顿连下顿都不知道怎么解决,哪儿还有钱找接生婆。村里徐嬷嬷是最好的接生婆,至少要给八个j-i蛋。要是碰见那大方的还要在篮子里装点细粮什么的,根本没有那个条件。
  林桥叹了一口气:“你先把j-i蛋吃了。”说完自己先秃噜一口粗面野菜汤。
  粗面划嗓子,野菜还泛着苦味实在是非常难以下咽,但还是把这一碗吃完了。他人高马大,这一碗下去根本没吃饱。
  陈鹤道:“我真的吃不完,还是你吃吧。”他也算是清苦,怀了孩子什么好吃的都没吃到,也不知道为何肚子能长得这么大?
  林桥家里原本也有弟弟妹妹,从小就会照顾别人。这会儿坐到媳妇旁边,手扒着j-i蛋壳,滚圆的一个白胖子从手里出来。掰开j-i蛋,蛋黄透着诱人橙色,j-i蛋煮的极鲜嫩,这会儿颤巍巍的还在手里抖动了几下,看的陈鹤直咽口水。
  “吃吧,咱们一人一半。”直接伸到陈鹤的嘴旁。闻着那诱人的香甜味道。心里再多拒绝的话都说不出,张口咬了一口。滑嫩可口,甜美异常。
  自打跟林桥成亲以来,也没吃过什么好东西。这半个j-i蛋可彻底把馋虫勾起来了。完全不解瘾。
  就连肚子里一向乖巧安静的宝宝这会儿都闹腾了起来。
  咚咚的敲着肚子,好像是还要吃似得。
  林桥摸了摸他的肚子。直接把剩下半个递给了他:“这个是给孩子的。”
  陈鹤目光探究的看着他,林桥一向是个护食的人,碰见爱吃的东西谁也不让,这j-i蛋平常都吃不到的好东西。他竟然也舍得拿出来?
  只是嘴比脑子转的快,看着诱人的j-i蛋就在旁边拿过来就吃了。他们一天就两餐,再加上他肚子里还揣着一个包子经常饿,往常都忍着,但今天被林桥的劝下。竟然还吃了两个黑米饼和一碗汤。
  等放下碗的时候尴尬了。
  要是自家相公发现自己如此能吃,会不会后悔娶了他。有些忐忑的看着林桥。
  谁料林桥半点恼怒之意都没有。
  反倒是把他扶在一边:“你今天先好好休息一下。”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桌子,把脏碗捡走了。
  陈鹤道:“相公不可。”
  “你只需好好歇着便是。”林桥不由分说的去了厨房。简单的用凉水洗了洗碗,这种活儿在家里也是常做,非常熟练。顺便看了看厨房。果然是又黑又小。一个灶台上只有一口锅。虽然这家又破又黑,但还是给收拾的井井有条。
  粮缸里什么东西都没有。
  厨房里能吃的也就是一点干菜。
  吃的空间里有,但是这会儿却不好拿出来。
  得有个正经的理由才行。
  等收拾好厨房之后。陈鹤已经挣扎的坐了起来,只是他身子太笨重了。只是单独起身就累够呛。
  “相公你放着,这些我来就成。”他虽然是哥儿,但从小就知道自己要嫁人的。学的都是妇德之类的东西,这会儿已经很不安了。
  “陪着我躺一会儿。”林桥翻身上了床。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王爷万受无疆》 by 流星竹 (二) 下一篇:农家子 by 萝卜精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