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囚之皇庭 by 风中凌乱 (一)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男男 高H 正剧 虐心 美人受

 ☆、阶下囚(微h、NTR)

 
  窗外飘来庄严而悠扬的的雅乐,伴随着一下又一下肃穆深沉的撞钟声,将他的心一步一步推向绝望的深渊中。他知道这是登极大典的丹帝大乐。
    那是原本属于他的圣乐。可如今呢?他却被夺取所有的一切:华服、美妾、荣耀、地位。在数九寒冬里只穿了薄薄的一件白色的素衣站在一丈见方的小房间里,透过狭小的窗格遥望不远处那个盛极的大典。
    和刺骨的寒意相比,冻彻心扉的恐惧更加让他浑身发抖。那个人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窥视他的?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谋划这一切?  三日前,禁卫推开长乐殿的大门将正准备更衣为父皇侍疾的他拖起来带走的那一刻,仿佛一个循环的噩梦一般,时时刻刻的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他永远不能忘记太监王升那尖利刺耳的嗓音:“太子杨连华意图谋反,毒害圣驾,如今证据确凿,立刻押赴天牢候审!”
    谋反!?毒杀!?他惊在那里,连挣扎都忘记了。任由禁卫粗鲁的拖着他的身体。王升干瘦的身体离他越来越远,他猛然反应过来,厉声质问道:“狗奴才?谁给你的权利!我父皇呢?母后呢?”
    “是晋王,太子殿下!”王升轻蔑的笑了笑,对他说:“圣上龙体危急,您母后正在他身边。如今这大玥朝就是晋王殿下的了!”
    如今这大玥朝就是晋王殿下的了!王升的这句话就如同数把锋利的刀斧同时劈入他大身体里,将他最后一丝希望也破坏的干干净净。
    当晚,皇帝驾崩,皇后悲伤过度吞金自杀。晋王杨宏文继承皇位,定国号天启。
     杨连华站在窗前许久,直到麻木的双腿几乎失去了知觉,再也不能支撑他的重量。他才颓然大跌坐在地上。窗外的丝竹声早已经停止,天已经暗了下来,想必是登基大典已经结束了。现在应该是晚宴时分吧,他想。
    长长的如丝般的秀发散乱的批在肩膀上,恍惚间他似乎看见自己原本乌黑大头发里竟然冒出了些许的白发。他才十七岁,还只是个风华正茂的少年,如今短短的三天,就已经开始枯萎了吗?
    对于晋王这个大了他整整八岁的哥哥,杨连华其实没有太多印象,只记得他出生不高,也不受宠,眼神总是阴郁深沉,所以父皇从不喜欢他,早早就打发他去了边关守城。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起蓄积了自己的力量,在这最后的时刻进行反噬的?恐怕连父皇自己都不知道吧!
  当他被关入这个暗无天日的大牢时候,才知道晋王早已经掌握了大玥朝的百分之八十的重兵,兵临城下,即便父皇没有过世,他也完全可以破城而入,将这个皇位握在手中。
    相比起他,自己这个只懂诗书和纸上谈兵的太子就是个什么都不会的废物,被逼到如此境地,是自己身为皇家子孙的命数吗?
    此刻,他只盼能在死之前再见这位哥哥一次,求他给自己一个痛快,求他善待自己的刚过门不久的妻妾。
    又过了许久,守门的士兵推开牢门,放进来一碟酒菜。他抬头看了眼。竟然还有鸡和肉,比起前两日又冷又硬的黑面窝头,这一次算是厚待了。
    因为新皇登基特赦吗?亦或是到了他该上路的时刻?也对,新皇已经登基了,还留着他这个废太子做什么?
     杨连华自嘲的笑了笑,依旧坐在原地的草席上。他很饿,可是又懒得动,那美味可口香气扑鼻大肉香在他闻起来却是莫大大讥讽,时刻提醒着他早已今非昔比的地位。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那满盆的菜饭终于冷的透彻,再也闻不出一丝香气。杨连华早已经迟钝的听觉里忽然钻入了一丝女人的喘息声。
    那喘息声如丝般纤细致密,又如蜜糖一样甜腻。杨连华逐渐皱眉,他不是一个未经过世事的人,所以听出来,这是女人在床上交媾的时候才会发出的娇喘。
    什么人?在大牢里这样胆大!
    那声音逐渐的由远及近,愈演愈烈,女人的细弱的喘息渐渐变成淫靡的浪叫,伴随着沉重的脚步声,竟然在他的牢房门口停住了!
    杨连华紧蹙眉头,心脏也一阵阵缩起,他有一种强烈的不好的预感!
    果然,那女人的声音已经清晰大传入他的耳朵里:“皇上好厉害!奴家的嫩穴都要被撑破了!皇上!太深了!奴家受不了了!好棒!好厉害!”
    杨连华的瞳孔忽然缩成一点!
    这时候,牢门砰的一下被踢开,一道明黄色的高大身影走了进来。
    杨连华恨不得立刻戳瞎自己的双眼。他没有听错!一个浑身**的女人披头散发的挂在一个男人身上。那男人正是自己刚刚登基,许久未见的大哥——从前的晋王,如今的皇帝杨宏文!
    而那个娇喘连连的女人也不是别人,是父皇和母后为他千挑万选,明媒正娶的太子妃:赵素儿!
作者有话说:
 
  ☆、结发妻(高h,3p,虐心慎入)
 
  杨连华简直不敢相信,这个才十六岁,在自己身下承欢时候哭得和小猫似的少女,竟然会和娼妓一般,**的挂在一个男人的身上!最可怕的是,借着牢房里不算昏暗的烛光,他清晰的发现,赵素儿的两腿间正夹着一根粗大而青筋勃发的肉棒!那肉棒的主人自然是自己的大哥,而它所插入的地方并不是杨素儿紧窄的阴穴而是她的后庭里!
    看见面前目瞪口呆的弟弟,正在用自己的肉棒干着女人菊穴的杨宏文心情似乎很好。长期习武和军旅生涯,让他有着和弟弟截然不同的强壮体魄,高大威猛,肌肉健壮。他托着赵素儿的屁股,就着插在菊穴里的姿势,将她转了个身,像把小孩子尿尿似的,让她面对着自己的夫君,说:“小浪货,你看这是谁?”
    赵素儿已经被肉棒插得神魂颠倒,看见了夫君也没有多大大反应,而是用双手不停的揉搓着自己胸前不算大的双乳,一边浪叫着:“皇上好坏,带奴家来这种地方!皇上不要停,奴家还要吃大肉棒!”一边扭动着自己的屁股。
    她前面的阴穴还空虚着,杨连华几乎可以看见那稀疏的阴毛下面张开的好似蚌肉似的阴唇已经被她分泌出的淫液弄得湿漉漉的。淫液顺着会阴处流到了她的后庭,甚至弄湿了正用粗大的肉棒在她后庭里抽插的杨宏文浓密的阴部毛发。
    这可怕的地狱似的场景,让杨连华拼命的甩头!企图将这不堪入目的一幕彻底甩出自己的脑子。
     杨宏文低低的笑了,深沉的声音回响在空荡荡的牢房里就如同魔鬼的叹息。
    他问怀里的赵素儿道:“小浪货,是朕干得你爽,还是你夫君干得你爽?”
   “当然是皇上您!”赵素儿毫不犹豫的答道:“皇上的肉棒又大又粗,每次都能直接顶到奴家大花心里去!奴家爱它爱的要死!”
    杨宏文得意的哈哈大笑道:“弟弟,你听到了吗?似乎你那根没用的东西满足不了我弟妹哦?”
    杨连华已是羞愤难当,他活了十多年,读了万卷圣贤书,哪里听过这样的淫词浪语,恨的满面通红,双手紧紧握拳,恨不得找个地洞就钻进去。
    只是,杨宏文并未就此结束,他一边在赵素儿的菊穴里冲刺,一边对她说:“小浪货,你前面的洞还空着呢,痒不痒,想不想要?”
    赵素儿早就酥痒难当了,淫水淌的都快要滴在地上,一听这话,急忙说:“要!要!奴家想死了,皇上哥哥快把大肉棒插到奴家前面的小洞来。”
    杨宏文却摇头道:“浪货,你前面不是有个现成的肉棒,去把你夫君那根小东西舔硬了,朕同他一起干你好不好?”
    杨连华脸色顿时刷白,怒道:“皇兄行此等淫贱之事,不怕父皇在天之灵看着吗?不怕列祖列宗怪罪吗?”
    赵素儿一时间也有些犹豫,并未回答。杨宏文就拿自己烙铁一般粗大的肉棒在她的菊穴里一通乱搅,搅得她菊穴酸痛难忍,前面的阴穴不住的直滴淫水,终于她求饶似的叫道:“皇帝哥哥饶了奴家,奴家这就去吃夫君的肉棒,让你们一同来插烂奴家的两个淫穴!”
    杨宏文满意的朝前走了几步,一直逼到杨连华的面前。
    杨连华已经被逼退到了墙根,赵素儿熟悉又陌生的阴户就这样敞开在自己面前,她因为情欲而涨红的脸和凌乱的头发让杨连华记忆中那个高贵典雅的太子妃形象毁灭殆尽。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欲满梧桐 by 天痕壹月 (一) 下一篇:囚之皇庭 by 风中凌乱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