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老九门之二月红 by 太委屈 (一)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重生

   楔子

 
  “看大王在帐中和衣睡稳,我这里出帐外且散愁情,轻轻移步走向前荒郊站定,猛抬头见碧落月色清明……”宽敞的庭院里,榕树底下,年轻漂亮的女孩挺直着身体,掐着兰花指咿咿呀呀的唱着,边上,躺在摇椅里的老人一晃一晃的跟着哼哼。
  从门外走进西装革履的中年人,女孩停下来曲调,看着中年人恭敬的站在老人身旁轻唤“师傅,大伙都到了。”
  躺椅上的老人缓缓的睁开眼,黝黑的眼看着碧色的天空,半分不曾分给身旁的人“当初,也是这样的天,万里无云……然后,很快的便变了,红色的,血的颜色……”咳咳咳,话被不间断的咳嗽打断了。捂着嘴唇的白色手帕上沾上了点点红斑
  “师傅……”中年人焦急的呼唤“医生,医生……”
  “爷爷”女孩几步跪到老人椅边,有些哽咽
  一番慌乱,老人床前跪满了人,男的女的老的少的不一而言
  “都起来吧,都活这么久了,也是时候去见见故人了。”
  “爷爷……”女孩泪流满面,其余的人也是一脸悲痛
  “大志……”
  “师傅。”中年人跪行了两步来到老人床边
  “大志啊,你是个好的,比你大师兄强多了……陈皮他啊,气太燥了,所以啊,走得早了……”急喘了两口气“遗书我写好了,在书房的柜子里,我走后,你看着办了吧,你们啊,别怨师傅偏心,小丫到底在我身边长大,这宅子,就给她当嫁妆吧……”
  “师傅放心。”中年人红着眼应答,不时哽咽着
  “大志啊,把我烧了吧……带回长沙……他们都在那等我呢……”意识开始模糊了,眼前好像有个人影,费力的眯着眼,是谁啊?是谁呢?一身军装……站的笔直笔直的……
 
  重生
 
  “佛爷……”躺在床上的男人猛的坐起身,急剧的喘息着,抓着被单的指尖因过度用力而开始泛白
  “二爷……”粉嫩的蚊帐被分开,清秀的佳人带着担忧
  抬头,惊愕“丫……丫头?”怎么回事,丫头不是,不是已经……
  “二爷是做噩梦了么?瞧这满头大汗的……”手绢轻擦拭“桃花,倒水。”
  “是的,夫人。”侍女手脚麻利的倒了水送过来“二爷,喝水。”
  “二爷……”丫头被直愣愣的目光看得羞怯“二爷怎么这样看着我?”接过侍女的水杯,示意侍女退下“二爷喝点水吧,润润喉。”
  “哦,好。”下意识的接过水杯喝了一大口,这时,呆楞的人才发觉不对劲,拿着水杯的手细腻修长透着健康的光泽,根本不可能是一个老人该有的。
  这事情怎么回事?掀被下床,四周的摆设既熟悉又陌生,几个大步来到梳妆台前,镜子中的人一脸错愣。这是,我?抚着光滑的脸颊,看着镜中的人做着相同的动作,眼眶立时一阵酸涩。捂住双眼,嘴角上扬的弧度越来越大,掌间不停地渗出来咸涩的液体
  “二爷?”丫头担忧的抚着男人单薄的背脊“二爷这是怎么了?”
  “丫头……”回身紧紧的将人抱住“丫头,丫头……”
  被男人失常的行为吓到的佳人说话都开始带着哭音了“二爷这是怎么了?不要吓丫头……”
  “丫头,我饿了,给我下面吧。”一番发泄后,男人笑意盈盈的要求着
  “好” 打量了男人许久,确定男人真是无碍后,丫头松了一口气笑着去给男人备吃的了。
  目送佳人出门,我们的主人公二月红开始整理思绪。
  虽然不知为何会从年老垂死之际回到年轻时候,但到底是自己赚到了,重来的一回人生可不是谁都能遇到的。
  虽然过了这么多年,一些记忆已经模糊了,但大概的情况还是记得的,多少也有些用处的……还有,那个人,这会儿应该已经……来了吧……那个他即便死也忘不掉的人……
 
  陈皮
 
  “师傅。”
  抬头,眼前的少年眉眼间很是干净,透着青涩。双手抓着衣角,有些踌躇,与记忆中的样子有着天壤之别。也是,当初会变成那样子,自己应该要负上很大一部分责任吧……所幸,现在还有机会……
  “师傅……”陈皮有些疑惑,只是一天没见而已,师傅怎么用那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难道今天自己在码头上动手的事师傅知道了?伸手抓抓头,语气带着讨好“师傅,我弄了一些螃蟹,一只有大碗那么大,已经送去厨房了,您待会和师娘一块试试,尝个鲜。”
  “唉……”看着被自己看得踌躇不安的陈皮,二月红轻叹一声,招手让少年走近些“陈皮,最近码头的帐可还好?”
  “很好啊。”陈皮想了一下,最近码头上来来往往的货船挺多的,一些刺头让自己收拾一顿后很是听话了,交上来的帐也比以往多了,师傅为什么这么问呢?
  “陈皮,你师傅虽说不是家财万贯,但也不愁花的,有时候,能用钱解决的事那都不是事,你可明白?”
  “师傅……”陈皮严重闪过一丝阴鸷,是有谁在师傅面前嚼舌根了?
  “师傅知道你的孝心,码头上的帐我看了,很是妥帖。”将要说话的少年拉到身边坐下“这几年,师傅因为你师娘的病有些顾不上教导你,与其让你在家,不如让你去码头上。当时也是想着让你锻炼锻炼,只是为师忘了,虽说是自己的地盘,但那里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你一个小孩去了,虽有为师的名头在……说到底,仍是辛苦你了……”
  “师傅,是陈皮的不是,让师傅操心了。”陈皮刷的一声膝盖着地。
  或许之前多少有些委屈,但这会听了这一番话,那是满满的感动与懊悔,师傅仍是疼惜自己的……
  “起来……为师这会儿和你说这些并非想训诫与你,想想,为师似乎许久不曾教导与你了,今天,我们就好好说说吧。”将人拉起来重新按坐到椅子上“以往,我只教了你地下的事,你也学得很好,我很放心。所以今日,为师便教你,人事。”
  陈皮正经危坐,仔细聆听
  二月红将早早就放在桌上的一叠纸张递给陈皮“这是我们九门中的人际关系,你好好记着。”
  陈皮一张张看着,诧异不已“师傅?”没看到纸上这些东西时,他只知道,长沙九门提督互相牵制发展着,即使不合但也不会撕破脸。但现在,他只觉得,以前的自己,真是傻透了……
  “长沙九门,说到底,不过是见不得光的一群老鼠,现在能这般蹦跶,不外乎外患未除。等所有的事情尘埃落定了,着长沙,离整顿,也就不远了……”这是他,上一辈子亲身经历过的啊……
  “那师傅,我们可是要早做打算?”
  “暂且不必,现在国家动荡不安,日本人四处活动,长沙还是安全的,我们现如今要做的,就是积累实力。”拿过陈皮手中的纸张,将其置于火盆中点燃“这些你牢牢记着,以后和人相处可能再和以往一般无状了。”
  “是。”想到自己以前仗着师傅的名头四处捣蛋的事,陈皮有些不好意思了
  “ 还有,码头上的事。”说到这,二月红颇有种恨铁不成钢“你以为让他们不准来和我告状就没事了?你可知,他们找了佛爷来说事“你这孩子,不过是些玩意,值得动手?”
  “师傅,是那些人先坏了规矩的。”陈皮委屈
  “傻子,还是不明白为师的意思。”二月红叹息,小时候的聪明劲哪去了?越大越呆了“身为九门提督二月红的徒弟,这种事还不值得你亲力亲为。那个不安份了,吩咐一声,银子下去,自然有下边的人帮你弄好,犯不着自己亲自动手,脏了自己的名声,也坏了红府的名头,你可懂?”
  少年陈皮直勾勾的看着自己风华无双的师傅,眼神闪亮亮的“明白了,师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爷儿宠娃 by 舞夜 (二)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