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替换白月光嫁给攻之后》 by 猫珏 (二)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江湖恩怨 虐恋情深 破镜重圆 阴差阳错

  第14章 第 14 章

十二年后
 
“寒夫人! ”一个穿着红色交领黑色长袍的高壮男子拱了拱手,抬头,样貌长得极英俊,只是眼神很是摄人,给人强大的压力。
 
被叫住寒夫人的看着他,眼中出现一丝慌乱,随后意识到失态了,低头还礼。他穿着一袭淡绿衣,一头墨黑的长发盘起,一只乳白色发簪插入,很是素雅。
“万公子,阿玉已设宴席,请跟我来。”寒夫人出声清爽,大大方方,没有寻常女子扭捏作态。
“劳驾夫人了。”万公子出声,深邃摄人的眼里看着眼前的女人出现一丝笑意。
寒夫人随即转头,吐出一口气,缓缓走在前面。
 
万公子在五步之内不紧不慢的跟着,眼神不受控制的锁住了眼前高挑瘦弱的身影。
 
 
万公子放肆打量前面的人儿,而走在前面的却备受另一番折磨而没有注意那热烈的眼神快要把他后背烧着!
行到厢房门前,换吸了口气,才出声:“阿玉!万公子到了!”说完,打开房门,转头对万公子说:“请!”。
万公子看了那不敢直视他的人一眼,大步迈进。
“万兄!”里面的人喊道。
那人穿着大袍白衣,坐姿随意,看到万公子露了头就赶紧招呼他过来。
寒夫人默默退出去,并关上门。
“寒弟,还是如此清闲!”万公子坐在寒玉面前调侃道。
“可不清闲?托司徒王爷过去的福,四方太平,你那弟弟手下一群能人异士,把你打来的疆土,守的好好的。我们江湖上混的都平静。”他装模装样向万公子方向拱手行礼,看着对面不语自倒酒的万公子,话头一转,“我看你比我还清闲啊,司徒王爷,吃完酒继续比划比划?”
司徒南侧看了他一眼,自喝了一杯酒。摆手道:“不比,没心情!”
寒玉怪道:“嘿!你不找我打架,你来找我干什么?”
“顺路就进来,怎么?我们还不能静下来喝一杯?”
寒玉瞅了他一眼,眉毛一挑,向他敬了杯酒:“能!喝!”
   司徒南和他算是不打不相识。
     十几年前,司徒南的马蹄几乎踏遍了华国周边的领土,周边国家都投降了,每年都恭敬上交贡品,好几国的公主都嫁入华帝的后宫。
华帝看这四方太平,一片祥和。
对这上千上万百姓歌颂的司徒大将军就不是很舒服了。
以将军多年为朕征战沙场,辛苦了,是应该回去孝敬母亲,亲近妻子,享受儿女承欢膝下为由,把他叫回去。
划了江南邑州封地,封为异姓王,享受皇亲国戚的待遇。
疆外就交给古扬捍卫。古扬是古大将军的亲儿,也是司徒南义父的儿子。有这层关系,调出去也好对外交代。
   
他早知道华帝对他早有猜忌,削兵权是迟早的事。
如今四方太平,疆外稳定。
父亲和义父一辈子奉献给沙场,他实现了他俩的遗愿,不愧他们对他的期望!
     他就大大方方放下兵权,享受着他打来的荣华富贵,闲着就出外□□。
他少时除了学兵法,还去现今天下第一派,九霄派拜师。
现今那掌门人还是他大师兄。
以往不得空缺了的礼数,现今就补回来。
他就帮下大师兄做点事情,从中就认识了寒玉,
寒玉是个爱找茬的主,看他气势凌人,身手不凡,是个人物。但却眼生的很。
看他一本正经办事,浑身痒痒就出手撩拨。
司徒南可不是个能随意撩拨,此人现今懒得跟人打交道,能出手制服就制服。
两人就打起来了,高手对战,一两三招,基本摸清对方的路数,知道对方武功高强。
没什么非要你死我亡的仇恨,他俩就点到为止,比划比划。
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喝口酒,两人从此就称兄道弟,惺惺相惜。
 
 
 
司徒南走了后,寒夫人看着他身影,眼里情绪在翻滚。
“玥儿,万兄是故人?”寒玉走近他。
两人靠的很近,衣袍与衣袍紧密碰触,外人看去,只以为他俩两手相握,而实际却没肌肤之亲。
凌玥回看他,轻声应了。
 
“看你反应不像是仇人啊。”
凌玥没有回答,转头进府。
“夫人!教主!”路上碰上的教从,一眼看到凌玥,欣喜行礼,随后才惊诧看到寒玉恭敬行礼。
凌玥微颔首。而寒玉穷追不舍:“难道是**?”
凌玥停住了脚步。寒玉看旁边无人,惊诧道: “你俩可都是男的啊!”
 
凌玥无奈看着他:“寒教主,你管太多了!”
 
寒玉伸手从怀内摸出一把檀木扇子,装模作样扇了扇,:“这话见外了,见外了啊!玥儿,我们好歹名义上夫妻一场。我不关心你谁能关心?!”
凌玥懒得跟他废话,绕过他直走。
     一开始,他可吃过寒玉的亏。这个人爱找茬,爱玩,满嘴没一句正经话,越是跟他认真他越爱逗你玩,诠释了你对他认真你就输了!应付这种人要么闭嘴别理他,要么甩开胳臂打一顿。凌玥自知打不过,他选择闭嘴。
寒玉又缠了一路,当从小看着他长大的总绷着脸刘老都对凌玥眉眼带笑,他突然惊醒:“哎!我怎么感觉你在教众中的威望比我高???”
凌玥背着他无语凝噎。怪谁?每当教众有些事务拜见寒玉,他怎么说的?什么这种琐碎事还来问我?白养你们!什么不是我教生存危机这等大事别来烦他!
凌玥拿着一大叠账本给他,:“你看这些。给他们做主,威望就回来了!”
寒玉看着下面什么分教堂账本啊,人员调动啊,琐琐碎碎的东西,扫了一眼,头都大了。
他立马双手恭敬还给凌玥,:“哎,那都是小事!你是我夫人,他们恭敬你不就恭敬我吗,夫人,辛苦了!”油腔滑调一番,就脚底抹油跑了。
凌玥看着他仓惶逃跑的背影,看惯了似了,面无表情继续干活。
寒家堂没有那些大门派等级森严,规矩多,寒家堂到了寒玉才第二代,况且寒玉是个不太注重给下属立威的教主,教内气氛相对宽松。
不过凌玥倒没感叹寒玉是个不靠谱的,他见过他异于平常一面,大事主权,小事放权,知道这只不过是他自己放任的结果。况且寒家堂能在江湖中地位稳在前十,怎可能是无能之辈?
这不过是个人性情如此。
凌玥处理完教中内务,才回房。
房间后面有一温泉,他脱下中衣,月光撒在泉水上,点点银光。
凌玥看着隐约倒映在温泉上平平无奇的脸,缓缓撕下。
这次倒映在泉水上是一张很秀丽的男性面庞,那是李嘉的脸。十几年过去了,清秀不减,或许是因为那一门仙家的武功。李嘉练完那无名的武功,顺口也给他起了名字,地母教守护的,就叫地母功。
在两年前,他已把那地母功练成。
在江湖中谁还没个仇家,凌玥和师父再出江湖,多方打探,发现了寒家堂这个隐在龙牙派仇家。
师父带着他登门拜访。
地母教,世人多忌惮。当初被灭门,江湖大多数门派视而不见。冒然对别人说出来,是很危险的。师父和他赌的就是别人对龙牙派的仇恨,赌他身怀地母功,别人不会轻易出手。
寒玉却比他想象的还更快接受他们,除了提出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要求,男扮女装成为寒夫人。
   他没想到十几年后,他还是男扮女装成了别人的妻子,一样的名不副实,不一样的是,没有参杂那曾经让他痛苦不堪的东西。
 
 
 
 
 
 
一开始他以为是为了隐藏自己的身份,他和师父互相看了一眼,就应下了。
相处了几天,寒玉那不正经的爱玩的性格暴露出来,他就想,寒教主看着男扮女装的他装他夫人,觉的好玩罢了。后来他看着密室那个瘦得不成人形的女人,那个被龙牙教害了的女人,再也不能在江湖立足的女人,他明白了一切。
深入了解了寒家堂,才知道,寒家堂花大精力的精力在布一个局,一个让龙牙教再也别想立足于江湖的局。
凌玥沐浴更衣后,回到房中,恰好碰见寒玉也从密室出来。
“玥儿,下月龙牙派的少主的喜事,我们也去凑一份热闹!”寒玉还是那副不正经的语气,眼神却阴翳透着一股狠劲。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替换白月光嫁给攻之后》 by 猫珏 (一) 下一篇:终其一生 by 树途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