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余生有幸识故人》 by riverqueen (二)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宫廷侯爵 游戏网游

 第14章 第十四章

  吴友明一出了燕国公府,却就紧接着去了另一处宅邸,一进门,他就看到洛阳才子卢璈与卢十九娘,卢瑛站在堂前等待的身影,赶紧上前行礼,道:“卢兄,卢娘子。”
  卢璈勉强点了点头,引吴友明进去,分宾主坐下之后就迫不及待地问道:“杜仲平如何了?”
  吴友明道:“自然好得很。燕国公对他十分宠信,公文来往皆由他负责。还有,今天他给燕国公写的贺表,还打动了圣人天子,圣人特地宣诏让他进宫一次了。”
  卢璈听到这个,惊道:“他进了宫,那陛下可说了什么不曾。”
  “诶,这个。”吴友明不好意思地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毕竟他进宫去了,我也不好久留。”
  卢璈听到这里,心烦意乱地点了点头,道:“很是,很是。”
  卢瑛看了卢璈一眼,吞吐着想要说话,卢璈看到她的眼神,就又开言道:“那其他的还有什么?例如,十九娘的事。”
  吴友明道:“再想不到他居然是个痴情种子,到现在还记着十九娘了。我说,卢兄只要让十九娘出面,从中弥合一番,未必不能重归于好。”
  卢瑛听到这里,已经是忍不住了,直接开言问道:“他都说什么了?”
  吴友明想了想,道:“他说到现在还记得当初在紫微观见到十九娘时的情景了。”
  听到“紫微观”三字,卢瑛不由一惊,立刻就站了起来,转头看向卢璈,眼中尽是焦急之色。
  卢璈咳嗽一声,道:“谢过吴兄了。”
  他勉强又应付了几句,然后就让下人送出一盘金银与他,打发吴友明走了。
  等人走后,卢瑛再也按捺不住,直接说道:“哥,这可如何是好?!他肯定是知道了,肯定是知道了!他是要威胁我!”
  卢璈脸沉如水,想了想,道:“你先去见他一面,稳住他。”
  卢瑛急道:“这可怎么行,我都订亲了,怎么好还见外男?!”
  卢璈粗暴地说道:“若你不稳住他,别说定亲了,只怕连亲事都没得办,我们一起死吧。”
  卢瑛眉毛一皱,眼角一拉,似哭非哭的样子楚楚可怜,让人生起无限呵护之念。但卢璈看了,却只是骂道:“别妆这样子,也就是杜衡那小子不懂事,会迷上你。若这事不谐,你就只好继续当个婢女家伎吧。”
  卢瑛听到这个,却是吓得眼泪都收回去了,连连点头道:“哥放心吧,杜衡他并非是心硬的人了。我会劝他的。”
  “最好是这般。”卢璈却似是悲天悯人一般,背手一叹,道:“他少年成才,难免不够稳重。老夫出手略作教训,都是为了他日后前程,他若是明事理的人,还该谢过老夫才是。”
  卢瑛看着卢璈那几根胡须摇来晃去,像是山羊胡子一样,颇有几分滑稽,实在说不出恭维的话,只能沉默以对了。
  离了这小小的宅邸,卢瑛蹬车离开,正走在路上,就被赶到路边,让燕国公的车驾先行。刚看到前导的仪仗过去,然后就是朱轮华盖的公府车驾,卢瑛忽然打了个寒颤,顾不得淑女体面,就探头看了出去,但是什么都没有看到,燕国公连跟车的随从都是骑马的,走得太快了。
  她吸了口气,心里忍不住似是安慰,又似是祈求地想到,若不经劫难,杜衡那清高孤介的脾气是改不了的,这样子他也不可能搭上燕国公,这样说,我们还是帮他了。
  等回到府中,杜衡却终于缓过来了,薛承业感觉他的掌心也暖和了许多,握得更紧些,问道:“仲平,你刚才是看到了什么?”
  “一辆马车经过而已。”杜衡道,“实际上是我饿了。”
  “哦。”薛承业听杜衡说得敷衍,忍不住伸手揉了揉杜衡的脸颊,直把他揉得两颧微红,才肯放手,道,“休要瞒我了。”
  杜衡定定地看着他,却说了句仿佛风牛马不相干的话,道:“若我和你说,我现在脱了这层皮,内里其实是恶鬼,你怕不怕?”
  薛承业听到这个,一皱眉,却拉过他的手按在了自己胸前,认真答道:“若你是恶鬼,就把我的心掏出来吧,你就该看到内里盛的都是你了。”
  杜衡闻言推了他一把,转身就走,道:“我真的饿了。”
  薛承业上前拉过他的手,问道:“想吃什么?”
  杜衡停下来,打量了他周身一眼,道:“熊掌!”
  薛承业闻言大笑,道:“若你不嫌酸,就现在我膀子上咬两口吧。”
  “滚!”杜衡道,“我说真的。”
  “好!”薛承业一边应着,一边直接把杜衡打横抱起,走过长廊,花厅,回到了温暖如春的正房暖阁内。
  杜衡挣扎着,恨不得踹他两脚,但在空中不好用力,只得愤愤作罢,勾着他的脖子吻了一回,聊以解饥。
  两人一道吃了饭,薛承业就抱着杜衡去午睡补眠了,今天要读贺表,还要应付皇帝老儿的垂问,忙得薛承业连站着打个盹儿的空都没有。而现在美人在怀,自然要卧美人膝上,好好歇息一番,反正也无人敢说燕国公昼寝不雅。
  杜衡垂着头,看着在自己膝上已经睡熟了的薛承业,忍不住颤抖着手隔空去描着他的眉宇,带着几分小心翼翼的温柔与掩饰不住的哀伤。薛承业好像灵敏地感觉到了气氛的变化,不适地翻了翻身。杜衡立刻就收回了手,继续低头看书,看着字迹一点点地洇开了。
  等到薛承业醒时,一抬头就看到杜衡脸上盖着本书遮光,自己也睡着了,不由暗笑,把书一拿走,就看到他脸上尚未干透的泪珠以及通红的眼角,这杜衡在做梦的时候哭过了?!他低下头,轻轻地吻干了杜衡脸上的眼泪,幸而没有把人惊醒了,把人抱入怀中,感觉怀中人换了个姿势就继续睡过去了。
  本该心满意足的薛承业此刻却心疼地无以复加,更想知道究竟杜衡在梦中看到了什么,或者他在过去的一年内都遭遇了什么,究竟是什么让他在睡梦中也不得安稳。他想起了对杜衡的承诺,烦躁地捏了捏拳头,最多再等七天,七天之后我定要知道得清清楚楚。
  过年之后,事务越发繁忙,而皇帝老儿还特地邀了薛承业去骊山,杜衡无官无职,无法随驾,只能留在府中。薛承业很是郁闷地让人留意,等回来之后再问。
  到了出发的时候,薛承业心疼地低头看了一下眼泛微红的杜衡,心里是止不住的后悔,因为要分别,所以他忍不住就要了杜衡太多次,而杜衡也热烈地回应自己,一个晚上抵死**,颠鸾倒凤,实在是太过猛浪了些。
  他轻轻把人放下了,就要出去更衣。但是,杜衡好像一直没有睡着过一样,一沾枕头,就醒过来了,侧身一手支着头,笑吟吟地看着薛承业,道:“我还没有看过你穿戎装的样子了。”
  薛承业见此,忍不住伸手捏了捏他微红的脸颊,说道:“好,你等着。”
  等到薛承业一身玄甲出来,杜衡一看到就忍不住抽了口冷气,身穿玄甲的薛承业肃杀庄严,不再是平日和他厮混的公候贵人,而是真正的沙场将军,仿佛是神庙中的金甲神人,又似是梦里面的天降神卫,庄重的,生疏的,不容拒绝的,令人颤抖畏服的。
  薛承业迈开大步以来,将杜衡搂入怀中,从他的额头开始吻下去,杜衡也不舍地紧紧贴着冷硬的玄甲,仿佛能透过玄甲感受到薛承业的存在。戴着笨重手甲的手一直滑到了他的腰间,薛承业不舍地在上摩挲道:“等我回来,仲平,我就穿着玄甲来抱、你,好不好?”
  杜衡的脸一下子就又红了,用脸颊蹭了蹭垂在薛承业搭在肩上的白色翎羽,应道:“好,我等你。”
  等人走后,杜衡躺在床上翻了个身,想到早就经过多次计算谋划,有了种种后备的计划,抓紧了手中的被子,长长地出了口气。
  他起来了,换了身衣服,让人套了马车,就出门去了监察御史秦德胜的私宅,在送来国公府的礼物当中,秦德胜的礼物和他的八品官位一对比,难免就太丰厚了,丰厚得他一年的年俸只怕都不够。
  杜衡好歹也是燕国公的座上宾,所以他的到来让秦德胜很是受宠若惊。作为一个在职官员,秦德胜竟不惜体面向白衣平民的杜衡行了一礼,口称大才。
  温润一笑,杜衡亲手把秦德胜扶了起来,入到堂中坐下,说了两回闲话之后,杜衡就笑道:“我素爱丹青,听闻秦御史的一手花鸟画得最好,我有心向秦御史求一幅画,不知可否?”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余生有幸识故人》 by riverqueen (一) 下一篇:《我被好兄弟盯上了》 by 蠢萌的猫儿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