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北宋情事 by 白玉非玉 (二)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他刚飞到1200米的空中时,终于忍不住小小的哭了一场。 

等他哭得差不多了,不想让韩若谷看到自己丢尽男人脸的红眼睛,于是抱着笔记本留在高空吹凉风,没想到飘啊飘的竟撞进了高空的一股呼啸的紊乱气流中。他被吹得不分上下左右,晕头转向的离开了汴梁上空。还好他本能的紧抱住笔记本,才没有丢失这个重要工具。 
这阵风势好大,直到天空都亮了,才减弱下来。谢泽铭那原本灌满风声的耳朵立刻听到轻微而极有规律的声音:“滴……滴……滴……滴……”。 
谢泽铭立刻从头昏脑胀中恢复神智。寻声望去,他的脸一下子变得惨白。 
在他腰带上,一块小小的液晶屏发出一闪又一闪的红光,那上面跳动的是几个鲜红的大字:“剩余电量0.1%/47秒后自动关闭”,当然那个47还在以每秒减1的速度变化。 
拜托,他现在离地面差不多1000米,也就是说,他现在等于站在333层楼的窗台上,而47秒后这个楼就要倒塌。谢泽铭立刻按动电钮向下狂降,同时举起笔记本打开摄像头,用百倍光学变焦的镜头拉近景物,看下方是否有柔软一点的降落点。 
下面是一片广阔的大草原,连一颗树也没有。远处是有个大湖,但凭他剩余的电能要飞过去是不可能的,他正下方草原上分布着一些的白点。谢泽铭用摄像镜头扫过去一看,原来是一起商旅的宿营地,外面两圈是帐篷,守卫着中间堆得高高的财货,财货旁还有人在收拾整理。 
现在只有希望那些财货不要是武器,他可不想万剑穿身而死。 
调整好方位后没多久,“滴!”一声长鸣后,悬浮机停止工作,谢泽铭就以自由落体的加速度向下掉。他一手抱紧笔记本,一手按住眼睛(怕这副隐形眼镜又掉了),哇哇大叫着:“下面的人注意啦!砸死了不负责啊!”,嗵的一屁股沉重的摔在那高高堆起的财货上,砸得那批财货四散飞落开去。还好那些财货是绸缎一类的东西,缓冲了他落下的冲力。 
“呃!哇!痛啊!”谢泽铭杀猪般的惨叫,他觉得自己的屁股肯定变成血肉模糊的馅饼了。 
与他的声音此起彼伏的,是财货周围的人“哇呀,妖怪!”之类的惊叫。 
四周的吵闹声很快就停了下来,没过多久,一只手伸过来拉住谢泽铭:“你没事吧?” 
“怎么可能没事?你没见我屁股被摔成肉饼了吗!?哎哟,哎哟喂呀!”谢泽铭叫痛连天。真是人到了倒霉的时候,喝凉水也塞牙缝。 
那人缩回手去,大声道:“是个道长,还活着呢!” 
接着另一人凑了过来:“哦?想不到这个世界上真有御剑飞行之事,道家仙术果然神妙。” 
“神妙还不是摔下来了!”谢泽铭气鼓鼓的说,觉得屁股没有刚才痛了。他抬眼看去,只见面前两人,靠前的是一个帐房先生一类的中年消瘦男子,另一个剑眉大眼,身材魁梧,腰圆膀粗,一身披挂,威风凛凛,但头盔两边垂下两条白色的长毛挂饰,表明辽国将领的身份。 
他,他,他谢泽铭居然这么快就落入敌人手里了! 
什么妖风啊?谢泽铭欲哭无泪。 
那将领令人将谢泽铭从财货堆里扶出来。但谢泽铭只要屁股轻轻一动,就痛得涕泪纵横哀叫连连,说什么也不肯挪窝。那个将军没办法,只得请大夫前来诊治。 
胖胖的老大夫在谢泽铭身上敲敲打打了一会,惹起谢泽铭几声特别凄厉的惨叫和无数痛恨的眼神后,对那将军道:“禀九王爷,这位小道爷并无外伤,只是骨折,卧床静养即可。” 
啊,虾米?王爷!? 
他怎么这么背?居然落在敌方王爷的手里,还有出路吗?等等,他现在的打扮是道士,是出家人,与红尘世俗无关。这个全身肌肉、说不定连脑子里也长肌肉的王爷不把他当敌人也有可能。这样他说不定还能刺探一点军情什么的…… 
越想越觉可行,谢泽铭已经开始在心里为自己的卧底确立预案——与其小心掩藏,不如大方显露他的锋芒,在适当的细节上略加掩饰即可,谁会想到光明磊落堂堂正正供奉在庙堂之上不许触摸的,会是穿肠毒药? 
“啊呀呀!!痛死了!我不活了!” 
谢泽铭的伟大预案活生生的被剧痛打断,才发现自己被两个辽兵小心抬起来,送进了一辆大型马车上。当他的屁股碰到坐垫的时候,疼痛真可谓排山倒海。更可恨的是他现在才想到:如果及时把笔记本的电源接到悬浮机上,不是可以多支撑很长时间吗?他这伤算是白受了!(在那种危急关头能够不让自己摔死就不错了,表太追求完美) 
车外响起胖大夫的叮咛:“别让他躺着,让他趴着睡,才不会碰到骨折的伤。” 
谢泽铭禁不住翻了一个白眼:“你怎么不早说啊!这不是折腾人……啊啊啊!痛啊!” 
又是一阵纷扰悲鸣,谢泽铭被翻过身来,幸好他的包裹和笔记本都没被拿走,好好放在他旁边。待谢泽铭安顿完毕,九王爷和一个贴身侍卫模样的人也上了这辆马车,那两个累出一身大汗的辽兵则下车去了。 
“耶律大夫说道长的伤,只要休息三个月就能恢复了。”九王爷笑道。 
谢泽铭疼得眼冒金星,懒得理他,只是伏在靠垫上紧一声慢一声的痛苦**。 
“今日见识道长绝技,真令人大开眼界。不知道长贵姓?”九王爷又赞叹道。 
“哎唷……啊……” 
“道长是哪个教派门下?” 
“啊,好痛啊……啊……” 
九王爷还是第一次受人冷遇,眉头一竖,接着想起对方是伤者,又是世外高人,这两者分开来都是脾气古怪的,何况现在合在一个人身上。于是九王爷忍住了没发作,只是靠在马车的另一边,望着窗外,支着头颅回想。 
谢泽铭掉下来的盛况他是亲眼目睹的。当时他正在帐外亲自喂他的踏燕马,忽然听到高空有异响,抬头看时,却是一个人叽里呱啦的大叫着笔直的从天上掉落了下来,正正砸在他接手不久的大宋给辽国的岁贡品上。 
他敢肯定,附近别说山崖,就连小树也没有一棵,这个人当真是从蓝天白云里掉下来的。他开始还以为是神仙或妖怪,但谢泽铭接下来的表现就不能让人联想到神仙或妖怪了——不但惨叫得凄凉无比,还痛哭出声。不过是小小的骨折而已,一个大男人就算被砍了十几刀卸下一条胳膊也不至于那样丢脸吧? 
想到这里,九王爷的耳朵里又传进谢泽铭的**:“啊……痛死了……啊啊……” 
这个道士怎么叫得如此撩人啊,不知道的还以为他马车里正在发生什么好事呢! 
“啊啊……啊……” 
不要再叫了,再叫他就要忍不住了。 
“啊啊……啊……痛……” 
忍无可忍,无须再忍!九王爷一撩战袍长身而起:“来人!牵我的踏燕来!”惹不起他躲还不行吗?大不了今天他就骑马走了! 
眼看那九王爷落荒而逃的跳下马车(他的贴身侍卫也跟着离开),谢泽铭虽然不知道原因但也很是高兴,现在这马车是他的专车了。他解下腰带放在从车窗射进的阳光下暴晒,又取过放在一边的笔记本,迅速跟卫星连络,很快计算出自己的方位,他现在位于汴梁北方335公里处,火车普快要开半天,而他居然三小时就到了! 
谢泽铭取下腰带上便携式机器人的遥控器,熟练的打开,很快遥控器屏幕上出现意料之中的“超出遥控范围!”对话框。 
谢泽铭低咒一声“SHIT!”,将遥控器连在笔记本电脑上,调出与卫星同步软件的源程序,十指如飞的在键盘上劈哩啪啦的添加新的程序代码,企图通过卫星操纵他的便携式机器人。他这一认真工作起来,连屁股上火辣辣的疼痛都忘记了。 
“这……这是什么?”耳边突然有人声传来。 
谢泽铭吓得差点把笔记本扔了。转头看去,却是那个胖胖的老大夫,手里捧着一个大海碗,碗里是绿油油的浆糊。 
“哇!你别突然出声,会把我的心脏病吓出来的!你来干甚么?”谢泽铭掩着胸口,不放心的看看屏幕,还好是英文系统、英文软件加英文代码,这老头肯定看不懂。 
“老朽是来给道爷上药的。”胖大夫看着那写着天书还会发光的笔记本,眼睛里的敬畏又多了三分。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北宋情事 by 白玉非玉 (一) 下一篇:《昏君指南》 by 修七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