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长河风暖不成灰 by 只愿沉醉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男男 中H 正剧 腹黑攻 美攻 强受

 第1章 第1章——萧长河身中媚毒明心意

 
  月明星稀,万籁俱寂。
  镂花轩窗下,秦风一袭素白单衣,墨发未束,修长如玉的手指衬着黑玉棋子,在闪烁烛火下散发出致命的**。似乎听到什么声音,唇角勾起一抹与其谪仙气质不符的邪魅笑容。
  夜很长,我们的羁绊就此开始……
  暗沉的夜,沉重蹒跚不稳的脚步,粗重的喘息,连夜风都似乎随着这个高大健硕身影的移动而火热起来。体内一股火在烧,萧长河攥紧手心,指甲深深嵌入掌心,以此来唤回些许神智。“该死!”他一声低咒。
  今日是他大意了。以他的功力,今日斩除黑水门余孽不在话下,谁料竟一时不查中了那疯子拼死的的一招。
  那疯狂的声音还在耳:“哈哈哈,萧长河,你不是自认正派人士吗,如今中了炽情毒,如无男子交合必爆体而亡!你萧大侠竟也要如淫娃荡妇般伏在他人身下!我便是死也值了!哈哈哈……”
  炽情果然名不虚传。自制如他,自小修习纯阳神功便不为**所惑,长至今岁也不曾与人有亲密。而今那毒竟令他几失神智,只想与人纠缠至死。“不可……不可……啊……呃”一抹清雅如仙的身影在脑海中浮现,拥抱那人的冲动愈发浓烈。那根名唤理智的弦绷断,此时的男子全然抛却平日束缚,全心全力奔向那人所在,奔向心中深深隐藏的渴望。
  一气闯进那幽静小院,破门而入,心中所想那人闻声一脸惊愕望向他。
  “萧大哥,你怎么了?”秦风上前,扶住萧长河不稳的身体,“怎的这么烫!”
  秦风身上清凉的气息唤回萧长河些许理智。强自粗暴的挥开他的手,萧长河蹒跚着连退两步。那柔和动人的触感一失,强压的**反而更加难以控制。
  “呃……”一声长吟,萧长河几乎无法站立,弓起身,死死捂住下腹,“不要过来…啊…我…我…控制不住的…啊 嗬…呃…”。
  月光下,秦风眼中的便是这样一幅美景:高大的男子蜷伏着,汗湿的薄薄衣衫贴在身上,勾勒出男人满含力道溢满**的紧绷线条。阵阵不自知的媚人**,男人扬起头颅,如天鹅引亢,古铜的肤色也掩不住殷红。那布满粗茧的大手在下腹鼓囊囊的雄壮处快速抚动,却只是徒劳的引得**声愈发痛苦难耐。
  一簇火光在秦风墨瞳闪现,只是一瞬,便又被掩去。上前,不顾男人的无力挣扎,将高大的他拦腰抱起放在床上。
  离开男子怀抱的那一瞬,广漠的空虚感再度降临,男人下意识不满的叹息,却登时意识到自己羞耻的反应。将脸埋入柔软的枕头,再度死死压抑声音。
  突然,萧长河全身僵住,僵硬如石的身体微微颤栗——一种清凉柔软的感觉包围着他身下昂藏,那滚烫的、不为他控制的、恶之所在。
  “不要……”沙哑的声音做出连他自己都不信的最后抵抗,他,不可以这样玷污谪仙一般的人儿,但,真的好想要他的触碰,让自己心悸得几乎要死去。
作者有话说:
 
  第2章 第2章——秦风步步为营逗云雨,攻身亦攻心
 
  一声轻笑,秦风加重手里的力道,将那人的骄傲握在手心。
  与萧长河那魁梧身材配套的那话儿本就可观,在情毒刺激下更是尺寸惊人。如烙铁般滚烫火红,前端甚至渗出晶莹的蜜泪。这般景象诱的秦风心中火起,念及床上那无助颤抖**的男人,只得慢慢来。
  上下套弄着那话儿,抚着狰狞的青筋,将不断渗出的蜜泪抹在玉茎上,极尽温柔,引得男人狂乱吟喘。在秦风的不懈努力下,小萧长河也越发蓬勃。一波波快感积攒,浓浓情欲奔腾着要发泄。萧长河身体一震,身下剧烈颤抖起来,挺起上身,揪紧床褥,一声舒展的长吟溢出,却又生生变了调发出痛苦的尖叫,整个人剧烈抖动起来。
  秦风自是知晓,原是萧长河已临极致,濒临**的快感让人发疯,但碍于炽情效力,仅以外力抚慰无法发泄,逼死人的快感无异于残忍折磨。但他爱极这粗莽汉子的表现,不好生逗弄一番怎能满足恶趣味呢?
  勾出一个几不可见的微笑,秦风颤抖(兴奋)的手指解开自己的单衣。“萧大哥,事出从急,见谅了。”
  此时的男人早已是全无神智,只知在本能的的驱使下拥抱身前这个男子。
  秦风吻上萧长河干裂的唇,两人俱是一叹。
  自初见,秦风便知萧长河这般的男人是合他心意的,若经好好**也不失为一个共度数十年的好伴侣,已经无聊了这么久,他确信只要他想,世间无人能逃脱他的手心。
  秦风无心,也不会爱人,但以他的演技,被他呵护的对象只会深信他的情意,愈发不可自拔。
  而萧长河,面对秦风,心底本就有朦胧**好感,加之秦风难以让人发觉的循循引诱,早在不自知时化为浓浓爱意,不然也不会在中毒后本能地直奔这里。
  秦风轻轻舔舐,润湿萧长河的唇。
  感受到那柔软甜蜜,萧长河忍不住要求更多,无师自通的伸出舌头,舔上秦风薄薄的唇,立刻引来狂热的回应。秦风不再只是清风细雨的爱抚,进而狂风暴雨般吮吸直至萧长河丰满双唇红肿几欲滴血。带着清凉温润气息的舌头探入男人口中,富有技巧的挑弄,勾得男人更加颤栗渴求。涎水渡到萧长河口里,男人急切的吞咽,犹嫌不足,大胆的将舌头也伸进对方口里,贪婪的寻觅,仿佛那是能缓解他干渴的琼浆。
  男人的反应取悦了秦风,“真乖。”
  光裸如玉的身体贴近男人肌理清晰的健壮身体。早已散乱不堪的衣衫下,萧长河的身体愈发诱人。双手划上男人结实的的胸膛,轻缓而不流连的向下,划至紧窄的腰腹。
  早已不堪**的萧长河难耐的贴向秦风,嗯嗯啊啊的叫个不停,鼓囊囊的下身也急切的在对方身上磨蹭着求缓解。
  秦风的手继续向下,划过男人粗壮的大腿根部,却避开了最需抚慰的那处,充耳不闻男人不满的哼喘。继续向后,终于到了目的地。那一处,仿佛含苞的菊蕾,被玉茎滑落的蜜汁沾染,粉嫩中闪着莹光。纵是秦风定力强大,也不免喉头一紧,被惑了心神。
作者有话说:作者吐槽:以秦·腹黑隐藏抖s·攻·风的演技,和萧·面对秦风就傻白甜·长河的粗线条和一根筋,骗一两辈子不成问题。自辩一下咯,想设定的就是因为小攻无心万能,所以小受全被攥在他手心里,受的甜蜜痛苦都是攻掌控给予,彻底避免相爱误会爱而不得相守的狗血虐心杯具粗线拉。坚持虐身不虐心不动摇)
 
  第3章 第3章——动心动情任操弄,英豪壮汉化作春水绕指柔
 
  被心中悄悄藏着的谪仙人抚上最为羞耻、从不知其玄妙用处的那一处,萧长河体内隐隐的未知的空虚感蓦的具化了。“啊……不要……给我……嗯嗯……啊……好难受……”隐隐的畏惧,随之是更深的渴望。萧长河全然无措了,只能把自己交给秦风。
  这边,秦风摩挲着抚弄褶皱,蘸着男人情液将一指探入那幽径。那紧紧包裹的触感让秦风呼吸一滞,几乎要不管不顾将自己埋入其中。果然是我看中的人呢,之前虽满意他的身体,却完全不曾想到似萧长河这般爽朗粗犷的正牌侠士,竟能发出这样魅人勾魂的吟唱。现在看来,他还有很多地方可以发掘啊。
  手指轻柔挑弄,抚、挠、弹、抠,男人后穴终于略略松了一点点。而萧长河,由于药力,身体敏感了不少,之前异物的进入让他紧绷不已,但随着秦风有技巧的动作,小腹的火烧得更加炽烈,后穴也一收一合越发难耐。
  “给我……啊~”
  秦风安抚的揉了揉男人身前。继续探入第二根手指。二指齐下,逗弄更加到位。
  “别……别……受不住了……嗬呃……”
  “怎么会呢?萧大哥可是有些不诚实,不诚实的人是要接受惩罚的。”秦风抽出手指,指尖沾染着清凉的粘液,笑容神秘。
  迷乱中的萧长河根本只能下意识的**,无法给予回应。
  秦风心道:果然是我慧眼,男子初次便有这般反应,这憨人调弄好了可不就是个大有作为的绝妙淫物。
  带着愉悦自得,三指并入,萧长河也只是皱着眉哼哼几声便磨蹭着想要更多爱抚,经秦风一番动作便也包容下了。感觉差不多了,秦风抽出手指,挺身而上。在穴口磨磨蹭蹭吊着男人,看着小萧长河愈发精神地吐着晶莹的眼泪,男人被情欲折磨的英俊的脸上肌肉一抽一抽,鼻翼翕动如脱水的鱼,直到男人赤红的眼里淌下泪水,原本英武男人这般可怜的惨状才让男子满意。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计中计 by 尘堇 下一篇:六少劫美录之四《莽汉索情》 by 伊芳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