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英雄无泪 by 俞恨容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灵异神怪 江湖恩怨 平步青云 传奇

 第一回 但凭风骨应识我

  烟笼秋江。
  一轮半圆不弯的月,泛着幽幽的蓝,映照在江心。泠泠波光荡开船棹轻轻敲击木头的钝声。忽忽而江上听到三两筝声,伴着女子长长长长的雍凉唱腔。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歌里三分苦含情,当遣谁听?烟敛云收。欲待曲终寻问取,人不见,唯见别岸数峰青。
  那人还在曼声唱道: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
  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
  ……
  “哗啦——”随着一阵凌乱的水声,水中月荡开涟漪,一道身影从江水里探出了头。
  夕阳下一张十来岁小少年的脸满是淋漓的江水,伴随着水面一阵扑腾,喘着气向岸边喊道:“我抓到好大一条鲫鱼!紧着接好它!”
  岸上站着两个差不多年纪的短衣少年,闻言朗声笑道:“好嘞!定不叫它脱手,牛蛋儿,赶紧上来吧!”
  名唤牛蛋儿的少年这便将怀里扑腾个不停的大鲫鱼掷到岸上,水性不错的少年甩开膀子向岸上凫水而来。
  岸上浅滩遍布泥沙,交错丛生着被冲到岸上的水草,少年便想抓住那些水生物借力攀上来,不料手一探之下,竟是一片温暖又滑。恰时手心之下又微微一动,牛蛋儿吓得肩膀一紧,甩手倒仰,噗噜噜呛了好几口水。
  “什么玩意儿!”
  他狼狈地从另一边爬到岸上,招呼着两个伙伴,捡了根树枝,拨开丛生的水草。
  水草被一串串挑开,几人定睛一看,却是齐齐“呿”了声。
  只见那藤叶交错下,仰面躺着一道人影,蓬头遮着垢面,身上破破烂烂又脏得看不清颜色,夕阳的光照下来,那人拿手臂盖在眼睛上挡光,嘴里胡乱地呓语两声。
  一股浓重的酒气扑面而来,牛蛋儿用树枝戳戳地上的家伙,那人挠挠肚皮,翻了个身拿屁股对着他们。
  “喂,你这醉鬼,怎地在滩涂上睡觉?”少年们不可思议。离江水这么近岂是能躺下睡觉的地方?不说江边风大在这深秋时节能把人活活吹得冻死,待得稍微涨潮来,一个浪头就能将人盖过去,再退潮时,人保管见不着了。
  醉鬼不答,三人甚至听见了鼾声。
  几个少年对视一眼,挤眉弄眼像是找到了新玩具,围将上来,你扯扯头发,我揪揪胡子,又把手伸进那人兜里好一阵摸索,却不想这男子不光是个醉鬼还是穷光蛋,竟连一个子儿都摸不着,三人不信邪,揪着他的衣领使劲撕扯。
  醉鬼儿被他们翻来覆去地折腾,无奈得要死地醒过来,奈何劣酒搅得脑袋昏沉,他唉哟唉哟地叫嚷着,破口大骂:“汝群小兔崽子!欺到你爷爷头上来啦!给我放手,衣服都要扯烂啦!”
  听着嗓音倒像个年纪轻轻的青年男子,囫囵着带着酒气儿的沙哑,不像本地方言,却不知是何处口音。
  骂是骂着,却也没下死劲抵抗,谁叫他身无分文,料想这群小强盗也奈何不了他。
  “不放不放。”少年们气他一穷二白,不解气地七手八脚按住醉鬼,将他腰间还剩半壶的酒葫芦夺走。
  这群小少年家中贫穷,年纪又小,平时看家里老子毛豆下酒只能干眼馋,如今得了半壶不知道什么酒,倒也足够新奇半天,嘻嘻笑着提葫芦跑远。
  酒鬼一看自己的酒都被夺了,当即气得怒发冲冠,从地上踉踉跄跄爬将起来,赤着脚就去追:“站住!还我酒来!”
  少年们见人追来,不想那醉汉躺在地上时看不真切,站起来端的是身形高大,肩宽腿长,不禁有些害怕,连忙拔腿就跑。
  夕阳西下的江岸边,只见三个瘦猴似的小少年前突后撞地抱着酒葫芦跑,后头一个流浪汉男子骂骂咧咧地追着,时不时脚下还被水草绊两下,引得少年们哄然大笑,不那么怕他了,频频回头做鬼脸,竟是乐在其中。
  江堤不远处是条古早就有的官道,连通陇右到姑臧,和平年代迎来送往支持着北宋王朝与西夏、回纥的茶马互市,现如今恰逢乱世,时不时能见到官兵或行色匆匆或威武堂堂地往来,过去数十年间大多是宋人,近十年来却以西夏、辽朝这类戴毡帽,披貂裘的胡人居多。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半路将军不出嫁 by 太宰不治 (十) 下一篇:计中计 by 尘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