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半路将军不出嫁 by 太宰不治 (六)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民国旧影 制服情缘

 第51章 第五十章 初露端疑

  饮漓苑内到底发生了什么?叶红蓼和赵临川之间发生了什么?叶红蓼和溪苏之间,又发生了什么?这让井沢十分疑惑。
  井沢本想去溪宅讨口酒喝,看来短时间内是不可能了。
  既然叶红蓼放心溪苏在饮漓苑,相必一定有他的道理。井沢加紧了步子,现在最重要的,是寻找陆文冲和顾城,还有其余未发现的将士们。
  蛇信识险,他一步也不敢耽误。
  栖墓园到顾府的距离并不远,但是井沢此刻却觉得这条路好长好长。
  迷无还在疑惑,一向对三嫂唯命是从的井沢,如何这时还未曾去看望才回岳陵城的夫人,却见一路凝重神情的井沢,已经来到了顾府。
  江一舟。
  井沢来顾府,是因为这里有江一舟。那个与他一同长大一同练习枪法的江一舟,如今一同治理顾家军、一同为带军战场杀敌的将领出谋划策的江一舟。
  二十余年的相伴,江一舟早已经是井沢身边必不可少而又理所当然的存在。
  迷无相比与江一舟,差了二十余年的距离。
  迷无知道,井沢此时定是挂念三嫂和孩子的。不想回去更是因为不想在这个关键的时刻,在怀有身孕的夫人面前,露出丝毫的不安。
  况且,多与顾家军的人接触,对三嫂没有丝毫的好处。饮漓苑的死士就是最好的证明。
  而江一舟对井沢而言,就如他自己一般。
  所以现在这个困难的时刻,井沢最需要的,是江一舟。
  迷无相比江一舟,何止差了二十年的距离。
  顾府防守的人并不多,井沢径直到了江一舟的房间。
  身着白色大褂的林戈在一旁收拾着药箱,江一舟坐在床上,脸上颌骨凸显,削瘦得厉害,手臂上的绷带已换上新的。想来林戈刚为他换过药。
  井沢到江一舟床前站定,审视着刚换的绷带,探身问道:“才几日光景,怎么削瘦成如此模样?”
  井沢正思忖着要不要将观月台的事与床上这位商量,想来林戈在这里,江一舟早已知晓此事。
  江一舟像是看穿井沢心思一般,道:“不用担心,我没事的。”
  林戈瞄了眼江一舟,漫不经心道:“四爷越这样说,井长官越觉得是林戈医术不精了。”
  江一舟无奈的叹了口气,林医生真是罪不怕大什么都往身上揽啊。
  井沢一向知晓林戈林军医脾性古怪,也不会过多揣测那话语中的隐含意义。不过一旁安静站立的迷无可不这么想。直勾勾的眼神扫着一旁若无其事的林戈。
  不好意思林医生,您很不走运的挑起了一只秃鹫的兴趣。
  林戈仿佛闻到了危险的味道,只觉得周遭空气瞬间下降,但这丝毫没有让他擦拭双手的动作有一刻钟的停顿。
  一不小心引起两人危险关系的井沢,倒是没有丝毫的察觉。
  井沢道:“观月台的又发现了五具尸首。现已安葬在栖墓园。”
  江一舟默然点头,井沢看到他微微垂下的眼帘,每当江一舟不安的时候,他都会下意识的微微垂下眼帘。这个小动作怕是江一舟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井沢继续道:“现在为止,前去度巍山巡视的消失的十七人中,已有十人确认死亡。”
  屋内一片寂静,凝重的空气仿佛被赋予了某种神奇的力量,挤压的人喘不过气来。
  还有七人下落不明,这七个人中,有他们的五弟顾城,还有顾家军的老将陆文冲。
  目前来看,他们很有可能已经不在人世了。
  敌人一贯的手法,如十年前如出一撤,将他们用惨绝人寰的手段杀死,尸首是他们的筹码,用来在合适的时机亮出筹码,达到他们想要的效果。
  井沢本想说出口的话,硬生生的被咽回肚子里。
  而这些,屋内的人,都心知肚明。
  “观月台上那个孩子,前不久我还给他治过伤。”林戈打破了沉重的空气,继续道:“那孩子真可怜,自幼无父无母,如今小小年纪又遭此毒手。”
  林戈的话说得漫不经心,却锁起了井沢的眉头。
  井沢转向迷无,问道:“观月台上发现的士兵中,有多少家不在岳陵城或者是孤儿的?至今下落不明的士兵中,情况又是如何?”
  迷无思索了一下,答道:“回长官,五人中有三人在岳陵城无亲无故,还有两个是自幼无父无母的。至今下落不明的士兵中,除了陆文冲陆长官,家室均在岳陵城。”
  井沢的眉间锁的更紧了,立马吩咐迷无道:“快派兵去下落不明的士兵的家中!”
  迷无恍然大悟,难道说接下来……
  迷无来不及向井沢确认,一个士兵神态匆忙破门而入。
  只见士兵喘吁紧促,极力稳住在井沢面前站定,敬着军礼,吞了一口口水道:“报告长官,城南柳家家中发现一具尸首!”
  众人还没来得及将这士兵的消息消化,又一士兵夺门而入。
  “报告长官,城北陈家家中发现一具尸首。”
  接着又一士兵破门而入。
  “报告长官,听香阁中发现四具尸首。”
  第三个士兵的消息,完全让众人感到前所未有的窒息。
  井沢念道:“听香……阁?”
  这地点让井沢浑身一颤。
  士兵道:“是的长官,尸首中……有陆长官。”
  作者有话要说:
  太宰的废话连篇:
  相爱相杀的四位第一次聚在了一起(((((?(??)?)))))场外可以凑一桌麻将(???)?
  陆文冲就这么领盒饭了/(ㄒoㄒ)/~~
 
 
第52章 第五十一章 赫连芙蕖
  “报告长官,听香阁中发现四具尸首。”
  第三个士兵的消息,完全让众人感到前所未有的窒息。
  井沢念道:“听香……阁?”
  这地点让井沢浑身一颤。
  士兵道:“是的长官,尸首中……有陆长官。”
  没了岳陵城一行人的叨扰,艾翁反倒觉得饮漓苑冷清了许多。以往艾翁是最不喜有人来这饮漓苑的。毕竟来的人,都不会带来什么好事。
  大概是人老了,喜欢热闹。
  赵临川送走了前来给溪苏诊脉的大夫,他都不记得这是第几个了。
  叶红蓼离开饮漓苑之后,陆续会有各式各样的大夫来这饮漓苑。有的是自愿的,有的是被绑来的。
  要说叶红蓼就此抛下溪苏离了饮漓苑,赵临川是当真不相信的。一开始艾翁和赵临川还对这些郎中有所顾忌,但是久了也就不再阻拦。
  当真不知叶红蓼使了什么手段,竟将这些大夫送来饮漓苑。
  “看吧看吧,看了他就死心了。”
  艾翁总是这样念叨。
  艾翁自然知道,叶红蓼做的这一切都只是徒劳。但是拦着又有何用?
  “艾翁,他大概什么时候能够醒来?”赵临川问道。
  艾翁抖了抖胡子,念叨着:“那么多大夫都束手无策,我老头子怎么知道?”补了一口烟,吞吐成光晕,悠悠道:“大概睡够了,自然就醒了。”
  艾翁的话,让赵临川安下了心。赵临川始终相信,艾翁和溪苏,和溪苏的一切,有着不可言说的关系。
  那日在枯梅下,赵临川就想问的话,到现在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时机问出口。在饮漓苑的这些时日,赵临川也不止一次的接近那枯梅,除了枯枝褐皮,却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之处。
  赵临川又一次来到枯梅树下,看枯梅旁翠色环绕,周边草地上树影斑驳,想象着枯梅昔日枝繁叶茂的景象。
  那一定很美,美不胜收。
  赵临川婆娑着枯梅的树身,上面还有五月的太阳洒下的余温。他抬起头,循着高耸挺拔的躯干,迎向悬在晴空的太阳。
  可这阳光太过炙热,赵临川不得不用手挡在眼前,透过指缝向上循着。
  隐约间,赵临川仿佛看到了什么。他向后退了几步,就在枯梅的树干上,在距离他头顶大约一尺左右的地方,隐隐约约刻着几个字。
  赵临川再次靠近枯梅,伸手擦拭着附在枯梅树干上的、已经干枯的苔藓。
  随着字迹越来越清晰,赵临川的呼吸越来越紧促,不知为何,心中的疑惑越来越重。
  赵临川分明看到,枯梅上一笔一划,深深刻在枯梅躯干上的字:赫连  芙蕖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半路将军不出嫁 by 太宰不治 (五) 下一篇:半路将军不出嫁 by 太宰不治 (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