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半路将军不出嫁 by 太宰不治 (一)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民国旧影 制服情缘

 第1章 楔子,今夕何夕见此良人

  待窗外的枪声渐渐平息,溪苏紧锁的眉头才稍稍舒展。已是深夜,岳陵城有多少人家是听着这阵阵枪声入睡,于不安处求得片刻安宁。
  但溪苏却无半点睡意。“哒哒”的马蹄声在门前戛然而止,门“咚”的一声被一只踏着战靴的脚踹开。每每这时,溪苏都替自己那可怜的木门默哀。
  溪苏知道,这位身着戎装的访客定是之前城里枪声的不二制造者、岳陵城新上任的将军叶红蓼。
  “将军您夜闯民宅,岳陵城的百姓可知?”
  “快来!”叶红蓼随手将腰间的枪拍到桌子上,顺势坐下:“快来给六爷我拔子弹!”
  溪苏取了药箱,重新点燃了一只蜡烛放在叶红蓼的桌子上,倒了一碗白酒,将叶红蓼的外衣褪去。
  叶红蓼一把抡起那盛满白酒的碗一饮而尽。
  “啊,你说这岳陵城的好酒千千万,怎么就没溪大夫您这里的那么香那么醇呢?”
  溪苏望着那早已见底的碗轻叹了一口气:“将军,那酒是给您消毒用的。”
  溪苏不得不再去拿存放白酒的瓷瓶。
  “哈哈,原来如此,怪不得六爷我觉得这味道甚是奇特呢!”
  叶红蓼右臂只在腿上,明明已是深冬的节气,额头上的汗却不断的涌出。
  溪苏知道,他身出名门,如何分辨不出佳酿和寻常酒的味道,不过想稍稍减缓背上的疼痛罢了。
  溪苏不再作声,仔细的将那被献血染红的内衣剪开,小心翼翼的用早已洗干净的棉布浸着白酒擦拭着伤口,才不敢再往碗里再倒一滴,生怕又被掳了去。
  叶红蓼也不再说话,看着那根被溪苏点燃的蜡烛,这蜡烛通体红得灵动,蜡身上仿佛浮动着一只蝴蝶。
  凑上前一看,蜡体上还真雕刻着一只蝴蝶,在烛光的映射下若隐若现,仿佛在翩翩起舞。
  叶红蓼心得一惊,向来知道溪苏这里的东西系数精品、皆非俗物,不料连平时不起眼的蜡烛也这般精致。
  再看那只被自己喝光的碗,在红烛下影子忽短忽长,碗体镌刻着朵朵红花,和这蜡烛上的蝴蝶仿佛一片活景。
  蜡烛燃烧出的味道也甚是别致,似花香又似酒香,让叶红蓼如痴如醉,仿佛置身梦境,不稍一会便倒在了桌子上。
  溪苏将细刀润了酒,在蜡烛上烧得红热,迅速切开伤口,取出子弹,又迅速缝合。
  这子弹射入极深,若不是将叶红蓼迷倒,他得忍受多大的痛楚。
  一切收拾妥当,溪苏的眉头才得以舒展,这是他替叶红蓼拔出的第十七颗子弹。
  溪苏常常想,他才不过二十六岁,若是当一辈子将军,这身上岂不是千疮百孔?
  溪苏又希望,他可以当一辈的将军,只要活着。
  叶红蓼睁开眼睛时,天早已亮的透彻。
  循着窗缝里透来的阳光望去,溪苏端坐在床边的椅子上,身着一袭长袍,手握一本青布古书,安静的看着。
  阳光使得他那绣在左胸前的芙蕖红的更加耀眼,右袖口点缀的含苞芙蕖与青布古书相映衬。
  曾几何时,叶红蓼都觉得溪苏美得像画里人。
  他试着伸展一下左臂,却发现左臂被五花大绑在床边,这动静显然引起了溪苏的注意。
  他轻轻合上书,安放在身侧的桌子上,仔细抹平书上的折痕,起身将身后的窗子打开,让阳光跑进了屋里。
  叶红蓼终是放弃了挣扎道:“溪大夫,你为何绑我?”
  “将军当真不知?”
  溪苏浅笑着再次坐在窗边,端起桌上的一杯凉茶不紧不慢地小嘬一口,看着床上任人摆布的叶红蓼,倒也享受。
  “整个岳陵城的百姓还等着呢,六爷我怎能在此地?”
  怎能如此不堪的被一个文弱大夫缚在床上?这让他颜面何在?
  “这颗子弹入骨极深,若不是将军躲得及时,必是丢了性命。”
  溪苏轻叹一口气问道:“昨夜引起的骚动,想必是冲着将军来的。究竟是谁想要将军性命?”
  “城外的那些,哪个不想手刃我叶红蓼?”
  叶红蓼右手摸索身上道:“感谢溪大夫救命之恩,但红蓼确实有要事在身。”
  “将军可是在找随身携带的匕首?”
  叶红蓼这才发现匕首就夹在那本青皮古书里,匕首露出的一角仿佛在嘲笑他的无能为力。
  “将军放心,军中事宜我已传将军口令交代顾城副将去安排,将军只需好好休息便是。”
  溪苏起身,将匕首从书中抽出,放在叶红蓼恰好能碰得到的床边道:“将军若还是想走,溪苏必不阻拦,只是,我这溪宅简陋,将军以后便不要屈驾光临了。”
  叶红蓼只得看着溪苏掩上房门离去,说也奇怪,他一战场杀敌无数、叱咤风云的将军,却独惧进不了这溪宅。
  也罢,顾城办事他向来放心,就在这溪宅偷得两日清闲吧。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好~纯BL文,希望大家喜欢O(∩_∩)O
 
 
第2章 第一章 顾府
  岳陵城乃是偏处的一座小城,向来偏于一隅,画城为国。顾府的先人曾是前朝皇帝派来镇守的将军,这硝烟纷乱的时代,顾府一门守着这座城,世世代代,仿佛这是与生俱来的使命。
  清末民初,岳陵城屡遭侵犯,顾府老将军顾融率顾家军抵御外敌,才保得岳陵城多年平安。
  如今顾融年事已高,夫人早已过世,膝下生有两子,长子顾雨山,自幼随顾融出战,曾凭一人、一枪、一马,退敌军数百,深得岳阳城百姓敬仰、顾家军上上下下,无一不对顾雨山惟命是从。
  而这顾雨山并不常示人,传言他生得惊人,面如冠玉,眼含深空,戎装又威风凛凛、不可侵犯;又传他为人谦和,精通医术,乐善好施。
  次子顾明山,行事潇洒,不拘一格,人称明二爷。顾明山自幼多病,不经风雨,顾老将军从不让次子过问军事,因此顾家军全然由顾雨山掌管。
  其实众人不知,顾老将军还有第三个儿子。
  当年顾老将军出征,被困城外,守城的副将顾允康和年仅十五岁的顾雨山为保一城百姓,不得不紧锁城门。期间顾融身负重伤,得一异疆女子相救。
  数月后岳陵城危机解除,顾融得以平安归城。
  一日,有人将尚在襁褓的婴儿送至顾府,顾融将其收至府中抚养,取名叶红蓼。
  因与顾允康养子顾城年龄相仿,叶红蓼与顾城一起,归于管家顾允康教养。
  只是这顾家仆人尚随主姓,他本应为高高在上的顾家三少爷,却因无名无分无缘由,只得随便许了个姓,在顾府偷生。
  顾府举门为军,由此,叶红蓼与顾城自小随顾家军守卫岳陵城。
  叶红蓼自小练得一手好枪法,战场英勇,十三岁上战场,杀敌无数,如今从军十余年,却只得一个上士头衔。
  说来也怪,这顾城同是战绩显著,却也只得一上士头衔,与叶红蓼一起,听命于都尉陆文冲。
  这日,顾家军首战告捷,陆文冲随顾雨山回府,并将战况禀与顾雨山:“将军,此战敌方惨败,近日必不敢再犯我岳陵城;只是我军也损失过半,若是敌军再袭,怕是……”
  顾雨山稍稍定步,“让将士们好好整顿休息,派顾城和叶红蓼率两路将士在城门日夜把守,若有异样,及时禀报。”
  “这……怕是不妥。”
  顾雨山回头,这才发现陆文冲的左膀右臂顾城和叶红蓼都未随其后,问道:“如何不妥?”
  陆文冲回道:“此次他二人虽击杀敌方将领有功,但叶红蓼未按军令,自作主张先击毙了成功率更低的敌方首领,现二人正押在营内听候处置。还有,叶红蓼右臂中枪,怕是近日不能出战了。”
  “现在情况紧急,你带顾城守城,不得有一点闪失。至于叶红蓼,先关他几日,再做处置。”顾雨山说罢径直向顾府走去。
  顾府门外顾允康等候已久,见顾雨山回来,忙迎上去接过他手中大衣,道“将军您总算回来了。”
  顾雨山不做停留,直奔顾明山房间方向。“康叔,明山情况如何?”
  “老爷请了溪大夫来,情况算是稳定住了,将军不必担心。”
  顾明山房内,溪苏一袭青袍坐在顾明山床边,见他神情安定,诊断手法稳而有序,顾雨山的心算是稍稍安定了。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为帝不正 by 匿名青花鱼 (三) 下一篇:半路将军不出嫁 by 太宰不治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