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多攻多受 by 封号绮罗 (一)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男男 古代 正剧 大叔受 美人受

 第1章 1离天堂最近的地狱,肉体的堕落HH

 
  父亲被堵住的口中发出凄惨的呜呜声,结实精壮的身躯颤抖不已。饥渴而狂的男人兴致勃勃的一声怪叫之后,像对待女人的丰胸一般,用力的揉搓玩弄甚至掰合着因兴奋而绷紧的双臀。
  臃肿的体态就这么如锭石一般压在动弹不得的翁贝托身上,双方都喘着急促的呼吸;“爵爷,您摸一下我这里,不能再硬了,您让我想的。”
  里奇将欲要逃脱的翁贝托拽回胯下,肥胖的身躯嵌入对方修长健美的双腿之中。被堵住嘴的翁贝托呜呜发声,使命摇头,他能感受到那滚烫僵硬之刃就抵在饱受摧残之所。
  不!别再这样,他害怕的不是痛,而是另一个陌生的自己。无法想象曾经衣冠楚楚的贵族老爷会在男人身下化为发情的雌兽,贪得无厌的索取污秽的j,in,g液。
  但他不知,这就如同一种仪式,每经历一次就越发催醒体内的兽欲。相辅相成的是就会有越多的男人被他的媚态迷惑,越陷越深。
  翁贝托用可怜兮兮的眼神祈求着施暴者能放他一马,那只是痴心妄想,里奇早已性质高昂到了几经癫狂。他甘美的舔舐着别过头去的侧颜,那微微扎手的胡渣上留下不少恶心的唾液。
  “爵爷您也回不去了,就留下来当我老婆吧,小的铁定好好待你。”里奇脸色憔悴 用那布满血丝的小眼睛情色的俯视着他,如小动物般仓皇不安的壮年男子瑟瑟发抖。
  这可能是全天下最可笑的求婚了,翁贝托都快被吓哭了。如今已是横殃飞祸,原本锦衣玉食的贵族在这里沦为人尽可夫的军妓,还遭上了这令人作呕的男人,他也不颠颠自己分量,若是曾经连提自己提鞋的份都无,但今非昔比,的确成为了他众多男人中的一个。
  这边里奇到是诚心实意,他想了好久,先不谈想的最多地还是老爷那柔软舒适的骚穴,越想越欲火焚身,无法想象没有他的日子。
  而一旁的特瑞斯瞪大眼睛想要撕裂这对自己父亲不敬之人。这种暴行将父亲摧残的萎靡不振,早已丧失了原本的伟岸。
  里奇抬高翁贝托的腰,在手中吐了唾沫粗糙的手指猛的一按,扑哧一声就被塞了进去。大难临头的翁贝托如被钓上的鱼,颤个不停。最近只要被男人一触碰那里就觉得全身力气被抽空一般动弹不得,原本排泄之所竟成了他的一个死穴。这些该下地狱的土耳其人竟将变得如此不堪,翁贝托的眼角开始氤氲。
  “从来没一个人像您一样让我想忘都忘不掉,成全我吧,做我的女人。”里奇一厢情愿的抱紧翁贝托结实的腰杆,将那威风凛凛的肉棍送入不再如第一次那般紧窒的私处,该说**的滋味是最好的,但翁贝托却恰恰相反,如今这尺度恰到好处,犹如女人的阴户,插起来畅通无阻又柔软温湿.一个顶腰就轻而易举的插入其中,长期饱受开发的私处早毫无屏障,任君来去自如。当然进去之后那就更能体会这老骚货可比**好太多了。
  里奇享受的张大嘴长长呼气,闭上眼睛抬高翁贝托的双腿;“这一定是天底下最棒的洞了,我都快化在里面了。”高高昂头,掐住腰凶猛的摆动着胯部。
  这种赞美比辱骂更是不堪,翁贝托的身体在长期奸淫中真变得如他所说那般,只要有男根添堵,就会不由自主的蠕动肠道将其纳入体内。翁贝托觉得浑身热了起来,所有的感官都集中在下腹之处,即便闭着眼都能描绘出进入自己体内肉棍的规格。在羞愤之余又燃起了一丝期待。灵魂被淫兽慢慢侵吞,又这么一个声音回荡在脑海中;“狠狠的将我肏坏,让我的体内填满j,in,g液。”
  翁贝托想要驱赶脑中的恶魔,他扬起头,握紧拳,额头上青筋暴突,竭力的摇头去保持清醒,不想在儿子面前沉迷于肉欲。
  特瑞丝他同样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的再度看到父亲遭人践踏,激动的摇晃木床,想要挣脱,想要解救那个为人并不怎样,但毕竟是自己亲生父亲的男人,小的时候他是如此另自己崇拜与敬仰。
  房内顿时响声四起,床摇晃的咯吱声,被堵着嘴发出的吚呜声,以及有人默默啜泣的呜呜声,更响的可能就是里奇舒服的**声。
  骚穴紧紧的吃住自己那冷落了好几天的大黑柱,一寸寸的将它吞进暗红的甬道中,细腻的蠕动照顾着整根柱身,温湿的内壁在抽插中发出浑浊的扑哧声。一切都是如此美妙,如同置身天堂,兴奋的他哆嗦不已。不够,根本不够!他恨不得能刺穿身下这中年男人,像每一次一样将他肏到求饶,用教过他的那些淫语来夸耀自己的生猛。
  每次见他痛哭流涕就自信满满,身为男人另对方满意到哭泣。逾时再稍稍撮弄几下便能看到那令心神荡漾的媚态,疲倦不堪,吐着粗气用双腿夹住男人求人狠狠**践踏自己,那样子简直比里奇见过的所有名妓都美。
  里奇取掉了塞在翁贝托口中早已被浸湿的布团,哭泣声如山洪一般破口而出。明明不再像以前被征服时那么痛了,可他还是哭的撕心裂肺,痛的不是私处而是他为人之父的自尊。
  里奇见他哭的这么惨也不好受,用嘴堵住了他;“没有您我不知道怎么办,而爵爷没男人也活不下去了吧?不如我们凑合着如何?”抽插的频率加速,疾风的顶入柔软的甬道,满满的占据那里,想让此处从今往后只留下自己的气息。
  “胡说八道!你们放了我,我-------定能好----好的-----活着。”每一下进击都让翁贝托发出低促的呜咽。
  就是这种感觉,身体诚实的回应着里奇激情的索取。对,就是这样狠狠贯穿,翁贝托潜意识内这样呐喊。
  大大敞开的后庭被堵的严实,嘴唇再度被压住,身体不住震颤,兴奋的浑身发烫。
  “别骗人了,你看看你自己这样子。”里奇稍稍退出之后又猛然迫不及待的闯入,周而复返,一下又一下,像是要揭穿他的谎言一般凶狠的贯穿着他,并解开了翁贝托的束缚。
  不攻自破的是翁贝托在得到自由之后首先没有逃走,他瘫软在床,浑身酥麻,每一寸肌肤都投敌去了,双腿打颤,根本无法下地行走。手脚不听使唤的在强猛的抽送下紧紧趴在里奇的身上,就像章鱼一般贴的严谨。双腿环住了里奇的水桶腰,哼哼唧唧的爽叫不停。每当肉棍顶到那点处,翁贝托就在里奇背上留下道道爪痕;“都是你们害的,都是你们把我弄成这样。”内心厌恶的几近作呕,可身体却愉悦的讨好这这个贱民,如饥似渴的贪求跟粗暴的对待。
  后庭早已被里奇插的顺畅无比,穴口溢出的淫液已将剩下被单濡湿,汗水淋漓的两个人紧紧捏在一起剧烈的碰撞着,可怜那快要垮的床发出刺耳的咯吱声。
  “你看,你这身子出去之后还怎么活?没男人不要骚死你了?还是听我的,乖,留下来做我老婆,我保证每晚把你喂饱。”里奇津津有味的品尝起朝思暮想的滋味,强而有力,一下一下想要顶穿他肚子一般狠狠占有,将这些天累计的**全数埋进翁贝托的甬道中。
  凶猛巨刃几乎要把他的五脏六腑连同廉耻都搅烂,被虐的快感中翁贝托所有意志力瞬间被欲焰吞没。淫声在撞击声的协奏下约见响亮,最后尚存一丝理智之时,翁贝托求的不是里奇放过,而是让特瑞斯不要看他。
  特瑞斯照着父亲所说的转过头去,即便如此隐晦的相声还是刺痛他的耳膜,父亲求他,带着哭腔,那是曾经无法想象的光景,这样的折磨刺痛特瑞斯伤痕累累的心,泪水默默的浸湿了褐色的长发。
  他厌恶着自己,比起父亲身上的男人,自己更是要下地狱的那个。
  不光是因为救不了父亲,床上干柴烈火的两人不曾察觉特瑞斯双腿之间的布料开始拱起。
  “你这样丧尽天良。”守在隔壁的小徒弟推开挡住门板的少年。
  手刚握上门把却又被阻止;“没有我你能活到今天?别忘了艾米尔杀你全家,是我救的你,哈吉。”
  “就算这样,我也不能任由你胡作非为。”被称为哈吉的男孩执意要闯入救人。
  少年就是不从,他阴沉的窥视着哈吉的表情;“你该不会是喜欢上那老东西了吧?心疼了?”
  哈吉不假思索的否认;“亏你想得出!”
  “那就好,听着,你是我的,只能听我一个人的。我答应你完成这次任务后我两远走高飞,不问世事,我说过的会给你幸福。”少年阴郁的脸霎时转晴,会心一笑,笑容甜腻,方才的狠戾荡然无存,判若两人。他从背后环住哈吉,将头贴上对方身后。
  哈吉犹豫的放下了手把。
  渐渐餍足而又淫靡的**,情不自禁溢出翁贝托的咽喉。里奇卖力的挺动腰胯,剽肉的随猛烈撞击而不住摆动,下身之人修长的身躯上落满了他的汗水。畅快淋漓的抽插下冶艳的红晕攀上冷峻的脸,里奇的大掌不住的抚慰翁贝托的脸,昏暗的烛光下让他看的着迷。还真别说,这老骚货其实张的很俊,年轻时没少拐过姑娘吧。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正是佛爷欲上时》 by 老滚儿 (二) 下一篇:多攻多受 by 封号绮罗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