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风尘劫 (四)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陆玄霜疯狂地摆动着屁股,蠕动着全身,丰挺的**随着身体颤动着,头部甩了又甩打乱了秀发,口中不断发出**的浪叫声,甜蜜的快感由阴核传遍全身每一寸肌肤。在阿卓的服务下,陆玄霜很快地爬上了甜美的巅峰,一而再,再而三....。

 
自从那一夜两个女人发生了不正常的关系,阿卓便开始对陆玄霜毫无忌讳地求欢。每天入夜后,一定要把陆玄霜拉到自己闺房里淫猥狭弄着,直到两人浑身香汗,气力用尽了才愿相拥而眠。阿卓似乎要把两年来积压的情欲完全发泄在陆玄霜身上,使尽了各式各样同性的花招,搞得陆玄霜又爱又怕。
 
原本陆玄霜同情阿卓难忍空闺之苦,又拒绝不了她软硬兼施的要求,才愿意委身让她来排遣情欲,岂知后来她变本加厉,不但夜夜索求无度,甚至在大白天都要找机会搞一搞;现在更是限制她的行动,不准陆玄霜离开她的视线,连大小便都不能关上茅厕的门;陆玄霜深深觉得,自己似乎已成了阿卓的性奴隶了。
 
有一天夜里,两个女人一如往昔,搞得香汗淋漓,精疲力尽后,相拥休息着。陆玄霜突然想到了什么,正欲起身时,阿卓问道:“你要去哪里?怎不先知会我?”
 
陆玄霜没力气地道:“我只是想喝口水而已....”阿卓立刻爬起身,倒了杯水进入口中,又冷不防把陆玄霜扑倒在床,樱唇贴在她的红唇上,将自己口中的水传到陆玄霜口中。
 
陆玄霜倏地推开阿卓,抹去从嘴角溢出的茶水,皱眉道:“卓姐,你这是干什么?”
 
“喂你喝水啊!”阿卓吃吃笑道:“以后你要喝水,必须要从我嘴里喂你喝才行,知道吗?”
 
陆玄霜闻言大怒道:“什么?这太荒唐了!你究竟把我当成什么了?你的奴隶吗?当奴隶也好过现在的我!”
 
阿卓温声笑道:“我的小宝贝,你不要生气嘛!咱们两人同体,让你喝我口中的水,这是爱的表现啊!我怎会把你当奴隶看待呢?”
 
陆玄霜觉得阿卓已经走火入魔了,二话不说,立即起身穿衣,收拾细软。
 
阿卓赶紧抱住陆玄霜,急道:“你在干什么?我不准你走!”
 
陆玄霜双手推开阿卓,柔声道:“卓姐,这些天你一直很照顾我,真的,我不知该如何感激你!其实,我早就想走了,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我的亲人身陷牢中,为人子女的,怎么能坐视不管呢?你对我的好,我....我永远会记得的!”
 
“呸!”阿卓怒道:“藉口!这一切都是藉口!你是对我厌倦了,想去找那个送你来的小白脸,对不对?我现在已经不能没有你了,你怎能说走就走?”
 
陆玄霜道:“卓姐,你别激动,其实,你只不过把我当成你相公的代替品罢了;等到他回来,你就会把我淡忘了....”
 
“不会的!”阿卓斩钉截铁地说道:“他若回来,我便要他娶你做小的!以后要搞我们三人一起搞!”
 
陆玄霜摇头道:“我心意已决,你再强留也是枉然,就让我们不要留下遗憾地分手吧....”
 
阿卓见大势已去,又没办法强迫陆玄霜留下,顿时心中百感交会,心乱如麻,脸上一付如丧考妣的表情。最后,阿卓道:“好吧,看来我是留不住你了,那么,现在让我去准备点水酒,今晚为你饯行,明天再走好不好?这是我对你最后的要求,可不许你不同意!”陆玄霜心中犹豫了一阵,最后还是点头同意。
 
不多时,阿卓已备妥美酒佳肴,为陆玄霜饯行。阿卓斟了酒敬陆玄霜,陆玄霜毫不犹豫地干了杯,这时阿卓的脸上隐隐浮现出诡异的笑容。
 
酒过三巡,阿卓道:“小宝贝,你知道吗?我小时候曾养了一只狗,我很喜欢它。后来它乱咬人,我爹想要把它给扔了,我哭着求我爹别那样做,可是我爹还是做了。几天后,我看到有个小男孩和一只狗在玩,正是我养的那一只,我立刻过去想把狗讨回来,那个男孩不但不还我,还推了我一把。你猜后来怎么了?”
 
陆玄霜这时感到昏沉沉的,眼皮顿时沉重了起来,有气无力地问道:“怎么了?”
 
阿卓得意地笑道:“我趁着夜里,一把火把那男孩的家给烧了,把我的狗夺了回来,不再让它离开我!”此时陆玄霜软绵绵地趴了下来,昏倒在板桌上。
 
阿卓轻抚着陆玄霜柔软的秀发,邪笑道:“你啊,就是我养的母狗,这辈子休想离开我身边!哈....”
 
十、会战十里墩
 
“呜......嗯......嗯......”听到一连串女人的**声,陆玄霜不禁缓缓地张开双眼,觉得头脑昏沉沉的,全身犹如烈火燃烧般炽热。陆玄霜意识逐渐恢复,才发觉原来**的就是自己本人;左右顾盼,发觉自己躺在一间密室的床上,自己身上穿着一件红色透明的蝉翅装,四周的墙上各点着一把火炬,烈火熊熊燃烧着,墙的角落堆叠着百来个密封的酒坛,酒的芳香散布在整个密室里。
 
陆玄霜被酒香醺得感到昏沉,身体里有种令人无法忍受的焦躁感,**和阴部也有刺痛的感觉。伸手摸向胯下,觉得手指碰触到带有金属感的硬物,低头一看,发觉自己的下体竟穿戴着一件怪异的金属亵裤。陆玄霜回忆起“怡情楼”的鸨母芹姨曾对她提起过,在偏远的蛮夷之邦,丈夫为了保护妻子的贞操,会要求妻子穿上金属制成的亵裤,叫做“贞操带”。现在穿在自己身上的,莫非就是这种贞操带?
 
“我......我怎会穿上这种东西?”陆玄霜焦急地拉扯贞操带,想要把它脱下来,但贞操带紧紧地拴住了腰,也卡在阴唇里,她一拉扯,贞操带更是深深地陷入阴唇,顿时快感直冲脑际,淫水立即由陷入的贞操带两旁溢出。
 
“喔......怎么会这样?”陆玄霜把蝉翅装的胸前领口打开,露出了美丽的**。充血的乳头,似乎在引诱着她的手,陆玄霜无法忍受那样的**,用手轻轻一捏。“啊......好舒服......”就在刹那间,一股强烈的刺激直冲脑海,下体产生了小小的爆炸。
 
陆玄霜感到自己的胴体变得十分地需要,急忙伸手在胯下摸来摸去,可是贞操带的阻隔,根本就没有办法**,陆玄霜痛苦地皱着眉,疯狂地揉捏着卡在贞操带两旁的阴唇,更是将蝉翅装完全打开,兴奋地玩弄着自己的乳头。
 
“怎么?一个人在享受啊?”突然听到说话声,陆玄霜抬头一看,只见阿卓不知何时来到自己的面前,露出**的笑容。也许刚才太专心了,所以没有听到她进来的开门声,陆玄霜羞得忙将蝉翅装的前衽拉合起来。
 
阿卓露出淫秽的笑容道:“需要我帮忙吗?我可是非常乐意喔!”
 
陆玄霜厉声道:“这是什么地方?为什么把我关在这里?”
 
阿卓笑道:“这里嘛......以前是酒窖,现在起就是我们两人的乐园了......”
 
陆玄霜气愤地瞪着阿卓,怒道:“你以为一间小小的酒窖,困得住我吗?”
 
阿卓得意笑道:“你说呢?”
 
陆玄霜二话不说,立刻起身往地窖出口处冲去,才跑了几步,陆玄霜才知道自己上当了。贞操带深深地卡在阴唇里,两腿的活动,导致阴唇与贞操带剧烈摩擦着,产生了强烈的快感,快感直冲脑海,陆玄霜感到一阵晕眩,忍不住蹲了下来,岂知这样一来,贞操带更是深深陷入。“啊......”她的阴部顿时产生了剧烈的爆炸,淫水不断地从贞操带的两旁溢出。陆玄霜受不了贞操带一再地侵犯,急忙像狗一样趴跪在地上喘息着。
 
阿卓笑吟吟地把陆玄霜搀扶起来,扶着她一路走回到床上,笑道:“怎么样?刚刚很舒服吧?”陆玄霜终于明白阿卓让她穿上贞操带的用意了!由于阴唇紧咬着贞操带,稍一摩擦,便会产生快感,是以走路都有点困难,更甭说逃走了。阿卓知道陆玄霜并非一般的弱女子,无法强制她的行动,便利用贞操带,让她变成一个行动不便的女子,如此便可完完全全成为自己的禁脔了。
 
陆玄霜气愤地说道:“请你把这个鬼东西取下来!”
 
阿卓搂着陆玄霜的腰,柔声道:“你穿的这件裤子,叫做‘贞操带’,是我相公从天竺国买来的,穿在你身上很合适嘛!以后除了作爱外,你就一直穿着它吧!”一只手往紧贴在阴户上的金属用力一压,另一只手则开始把玩着她的**。“不要!不要这样!”陆玄霜凭着仅剩不多的理智,拼命抗拒着。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风尘劫 (三) 下一篇:情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