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风尘劫 (三)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芹姨掏出了丝帕,擦拭着陆玄霜湿漉漉的下体后,又将自己的亵裤穿在陆玄霜身上,帮她把衣物穿戴整齐后,在她红唇上深深一吻道:“天下无不散的宴席,好爱奴,好好地跟着花小姐,她会很爱很爱你的!假如有那么一天,花小姐不要你了,你没地方去了,记住,芹姨永远欢迎你回来.....”陆玄霜含泪点头,芹姨忍不住又将陆玄霜的红唇舔得湿亮后,这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当芹姨走在回程的路上时,只听得前方有个磁性的声音道:“好一段感人的离别画面啊!”芹姨猛然抬头一看,只见花弄蝶倚在一株大树旁,似笑非笑地望着自己。花弄蝶道:“那场销魂蚀骨的野合,好像不在我的计划之内吧?”
 
芹姨吓得粉脸一阵青一阵白,忙跪地道:“宫.....宫主,属下一时意乱情迷,乱了分寸,请宫主恕罪.....”
 
花弄蝶冷笑道:“能够让你绿芹花意乱情迷、乱了分寸?嘿!看来我的小霜还真是个万人迷哩!”
 
芹姨咬牙道:“属下罪该万死,犯了宫规,请宫主降罪!”
 
   “算啦!”花弄蝶道:“这次你也帮本宫主立了大功,功过就相抵吧!不过记住,我的女人.....你最好等我玩腻了再去搞,明白了吗?”“是!是!属下遵命!”芹姨如获大赦般,频频点头。
 
   “现在嘛.....”花弄蝶道:“你还得做一件事!”芹姨道:“请宫主吩咐!”
 
花弄蝶指着自己的左肩道:“使出全身功力向我这里击出一掌!”
 
芹姨惊道:“宫主,您.....”看到花弄蝶充满信心的神情,芹姨不再犹豫,呼地一掌击向花弄蝶左肩。花弄蝶笑道:“这就成了!”转头便走,留下了一脸错愕的芹姨。
 
陆玄霜魂不守舍地等候着花弄蝶,不知未来自己将何去何从。忽见花弄蝶踉跄而来,连忙奔了过去,才知她的左肩受了重伤,赶紧搀扶着她四处求医;陆玄霜一方面担心石豹会追赶上来,一方面自己又身无分文,真不知如何是好。
 
两人辗转来到“福田镇”旁的另一个小镇“福兴镇”,觅得了一个老郎中。那老郎中唤名何三郎,约莫六十岁光景,是当地唯一的医生。当两个妖娇动人的年轻女子前来就医时,老郎中何三郎早已春心大动,当他知道这两个女人身无分文时,不禁起了邪念,竟完全忽视了医德,和陆玄霜条件交换:“老夫清寒持家,实在干不起这义诊的行迳,而这位姑娘身受重伤,又不得不医,我看这样吧!老朽便发了善心,决定救她,但老朽孤寡多年,长夜漫漫,这段时间你得陪我才行!”
 
见到花弄蝶痛苦的神情,陆玄霜只得含泪答应。那老郎中何三郎人老心不老,床上的花样颇多,陆玄霜只得委屈求全,极力应付,可是何三郎年老力衰,力不从心,往往把陆玄霜的情欲才刚挑起便弃甲投降,陆玄霜的心头火总是难消,只得靠自渎来暂消欲火。几天后花弄蝶的伤势大有好转,便开始玩起同性的游戏,陆玄霜几天下来积聚的欲火才得以渲泄。
 
老郎中何三郎为了弥补体力上的不足,便向药铺掌柜订购了一支以牛筋制成,栩栩如生的假阳具。何三郎把东西藏在怀里,兴奋地快步走着,希望东西能尽快派上用场。
 
回到家中,从两个女人的房间里传出古怪的叫声。何三郎蹑手蹑脚地从门缝中偷偷望去,不觉瞪大双眼,口干舌燥,面颊泛红;何三郎眼中所见,是一幅活色生香的画面。
 
两个精赤条条的女人,正以“六九”的姿势互相舔弄着彼此的阴唇;陆玄霜仰卧床上,大腿张开;而花弄蝶则骑在她的脸上,自己的阴唇让她舔弄着,自己则伏下身来,低头吸吮着她的阴唇及阴核。两个女人用嘴爱抚着对方的下体,发出啾啾的声音,早已到了忘我的境界。
 
何三郎寻思:“好啊!我道怎么总是无法让霜娃儿满足,原来都趁我不在家的时候,玩起‘对食’来了!这下子我要一箭双雕了!”便即推门闯入,大声嚷道:“俩女娃儿,光天化日之下,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两人大吃一惊,急忙分了开来,以被褥遮掩着裸躯,羞赧不已。
 
何三郎得理不饶人,叱道:“两个女人,竟做出这种伤风败俗的勾当,我这就请乡祝来定夺!”转身要走。陆玄霜忙叫道:“何老伯留步啊!有话好说嘛!我们一时情欲难耐,互相慰解罢了,犯不着闹到乡祝那儿去!”
 
何三郎邪笑道:“想要大事化小,倒也不难,就看你们怎么表现了!”
 
两个女人对望一眼,花弄蝶道:“原来何老伯跟我们谈起条件来了!你说吧!我们在听!”
 
何三郎淫笑道:“很简单,只要你们两个就这样留下来,做我的相好,我便守着秘密,而且你们也可以继续搞下去,不怕被人发现!”
 
陆玄霜红着脸道:“这怎么行?说好只陪你到蝶姐康复为止的!”
 
花弄蝶笑道:“这个条件倒也合理,我们答应就是!”
 
陆玄霜惊道:“蝶姐,你怎么能接受这种条件?”
 
花弄蝶道:“咱们身无分文,寸步难行,与其沿途卖身,倒不如固定下来。况且这老家伙年逾六十了,又能多活几年?咱们先定下来,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
 
何三郎哈哈笑道:“还是蝶娃儿懂事!咱们从此便是一家人了,真是高兴!你们谁先来让我疏通疏通?”
 
对于花弄蝶的决定,陆玄霜深感不解。明明被吃定了,为什么还要接受?虽然心中有一百个不愿意,但只要能和花弄蝶在一起,任何牺牲都在所不惜。
 
花弄蝶道:“何老伯.....”何三郎插口道:“都什么时候了还叫我老伯?叫我‘何郎’!”
 
花弄蝶微微一哂,又道:“何郎,小蝶有病痛在身,恐怕还不能陪伴你。不如先由小霜服侍你,待我身体复原了,再弥补你如何?”
 
何三郎笑道:“好!没关系,反正日子还长得很。霜娃儿,你先来吧!蝶娃儿,你得看清楚,以后也要依样画葫芦来伺候我喔!”陆玄霜只好啾着嘴,下床跪在何三郎跟前,将他那话儿从裤裆里掏出来,把软绵绵的肉棒纳入口中吸吮起来;何三郎摸着她的头以示嘉许。
 
花弄蝶看在眼里,心中甚感得意。其实只要她轻轻一掌,便可将何三郎碎尸万段,又怎会惧于他的威胁?其实她的心中是有计划的。
 
故意挨芹姨一掌,一方面是想栓住陆玄霜的心,另一方面是想留在“福田镇”附近,就近监视着石豹的动向;她想利用石豹,调查出“邪神观音”玉菩提的下落。她和玉菩提,有着一层难解的恩怨。而答应何三郎的要求,是要陆玄霜再多受点羞辱,显然花弄蝶觉得陆玄霜的遭遇似乎还不够惨,正好可以利用这个老郎中,大大地**她一番。
 
而陆玄霜作梦也想不到花弄蝶这种**的心理!花弄蝶为了她,在“怡情楼”惨遭凌辱,早已令她感动得死心塌地;又在救她逃脱的过程中受重伤,更令她有了誓死要和花弄蝶相伴相随的决心,因此对于花弄蝶的意见,无论是否合理,她都会言听计从的。
 
陆玄霜仔细地舔着何三郎的龟头,何三郎已有年事,勃起不易,但在陆玄霜巧妙的舌技驱使下,肉棒终于有了硬度,陆玄霜更加卖力地动作着,而何三郎两手也去把玩着她的**,兴奋地掐着充血的乳头。
 
陆玄霜的嘴越动越快,越动越卖力,何三郎兴奋地喘大气,最后越想越不对,喘气道:“等.....等一下,别再舔了,再舔下去就玩完了.....”急忙把肉棒从她嘴里抽出,肉棒沾满了唾液,整只又红又亮。
 
何三郎道:“来,这次咱们玩真的.....”便叫陆玄霜如母狗般趴在地上,屁股抬高,然后自己跪在她的后面,变硬的肉棒对准她的阴户缓缓插入.....。
 
   “噢.....”陆玄霜淫叫一声,开始配合着肉棒抽插,自己也前后蠕动着屁股。花弄蝶看着陆玄霜被一个爷爷级的老男人奸淫着,心中不觉大喜,心想陆玄霜离加入百花宫的日子是越来越近了。
 
何三郎从陆玄霜的背后奋力驰骋着,可是不过才抽插了三、四十下,他的下体已开始发生痉挛,最后竟抱着陆玄霜的屁股噗哧噗哧泄了出来。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风尘劫 (二) 下一篇:风尘劫 (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