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风尘劫 (二)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史大和陈忠原本硬梆梆的东西,现在尽皆软绵绵地脱离了陆玄霜的身体,两人就地坐了下来,喘着气,望着陆玄霜白晰的裸躯,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而陆玄霜获得满足以后,整个身躯趴了下来,俯卧在地,一脸满足地闭着双眼,口中不时断断续续喘着气。
 
史大望着陆玄霜**的背高高低低起伏着,不禁吃笑道:“大小姐,你这辈子大概从来没有这么快乐过吧?”陆玄霜不加理会。
 
陈忠伸手抚弄着她鬓上的发丝,柔声道:“大小姐,你便跟着咱们吧!我们不会让你失望的。”陆玄霜这时缓缓张开了双眼,口中发出“哼”的一声。
 
陈忠伸手擦拭着陆玄霜从嘴角流出的白色液体,歉然道:“大小姐,为了图快活,把你身子弄脏了,真对不起,我这就帮你擦干净....”陆玄霜依然不予理睬。
 
陈忠沿着嘴角一路上擦拭了下来,当要触及到她丰满的**时,陆玄霜忽然伸手将陈忠推开,整个人一起身,一个箭步向着墙角放着包袱的地方冲过去。
 
原来当陆玄霜睁开双眼时,目光所及之地,放了一大二小的包袱,而两个小包袱,皆各自插了一柄剑,端的是史、陈二人逃命的行囊。陆玄霜原是千金之躯,岂料竟在一日之内,连遭史大和陈忠两次的玷污,清白全毁,心中痛恨之极,只因恼于无力对抗这两名淫贼。适才发现包袱内插着剑,正在想办法如何弄到手,陈忠却又伸手来摸自己的身体,眼看就要触及**,不免又会遭来一阵轻薄,只好硬着头皮,立即起而发难。
 
史大和陈忠原以为陆玄霜已臣服在两人的肉棒之下,从此成了两人的禁脔,可以任其摆布,岂知大谬不然。史大见她发难,立刻想通其所以,二话不说,整个身子向包袱扑了过去,伸手抢剑。
 
说时迟那时快,陆玄霜也几乎同时伸出手来,当她的手握住一支剑柄时,史大也抓住了她握剑的手腕。她要将长剑抽出,硬是抽不出来,想要挣也挣不开,迟疑半晌,立即又伸出另一只手抢第二支剑,可惜为时已晚,史大抢先夺到了剑,剑尖抵住了陆玄霜的咽喉,沉声道:“大小姐,你如意算盘也未免打得太快了点吧?”
 
陆玄霜恨恨地说道:“你最好立刻把我杀了,否则日后我一定会将你们碎尸万段!”
 
史大顿时转为笑脸,轻松说道:“我怎么舍得杀你呢?你要杀我们?可以!有本事到床上去杀!哈....”色眯眯的笑脸直盯着她那精赤条条的娇躯。
 
陆玄霜气得脸色惨白,见史大的那话儿又逐渐抬起了头,不禁转过头去,却也看见陈忠的肉棒也在膨涨中,心里头恨得牙痒痒的,快速拾起了肚兜和亵裤,着上身体后,急忙转身面墙而坐,来个眼不见为净!可是史、陈二人淫猥的双手,又开始爱抚着陆玄霜的娇躯了。
 
四、佳人遭虎吻
 
史大和陈忠趁着五更初响时分,偷了一辆马车,挟持着陆玄霜逃离了福州城。这一路上为了怕镖局的人追到,一行马不停蹄地向西急驰,除了经过市镇时采购些粮食、衣物外,始终是不停地赶路。几天以来,只要陆玄霜一逮到机会,就要想办法逃跑,可是始终落了空;她恨史大和陈忠把她当成泄欲的工具,随时都要被迫接受他们肉欲的洗礼。陆玄霜起初几天抵死不从,甚至以死相胁,但从没一次能因此躲过肉棒的攻击;几天以后,陆玄霜便放弃了抵抗的念头,任由两人摆布控制。有时他们会拿出珍藏多年的淫书,如绣榻野史、隋炀帝**、杏花天、如意君传、灯草和尚等,陪陆玄霜一同观看,一方面排遣舟车奔波之苦,一方面更可以挑动她的淫心情欲。
 
虽然陆玄霜已成为史、陈两人的禁脔,但她毕竟是受到强迫胁行,有时想起自己的委屈,便会心生怨恨,对两人吵闹哭啼,甚至又捶又踢;而史大和陈忠除了强向陆玄霜逞欲外,对她倒也能百般容忍、逆来顺受,当真把她当千金大小姐一般供奉着。正也因为如此,陆玄霜对两人深厚的敌意,也在短短几天内迅速消失了。
 
正是逃亡后的第七日黄昏时刻,陈忠不断地鞭策骏马,马车随着坡地向上急驶,转了几个弯后,迎面而来的是一片茂密的森林。端的进入了武夷山区。
 
陈忠一脸的不高兴,心中有气,便把马匹当做出气筒,不断鞭打着;马匹悲嘶不已,急向前驰。突然,由身后车篷内传出一阵阵女子的**声及男子的喘息声,两道声音此起彼落,撩人心弦。
 
陈忠眉头一皱,立刻转身掀开车布褂,向车篷内嚷道:“喂!你们小声一点好不好?”只见篷内陆玄霜**着身子,两手扶着篷竿架,弯着身体站立着,屁股高高翘起;而史大则从她背后紧紧地抱着,两手五指紧抓着她那对坚挺的**,粗红的肉棒兀自从她高翘的屁股向肉洞没命似的前后抽送着。
 
陆玄霜低着头,眸子半闭,双颊一片晕红,微启的朱唇兴奋地发出间间断断的**声。史大亦发兴奋,那话儿更加卖力抽动着,抓着她**的一双肉掌更加狂烈地爱抚着;灵活的舌头,也在她雪白的背部不断的舔着。车篷内,两人营造出无比浓厚的春色。
 
史大原本早已估算出今日必会进入武夷山区,是以和陈忠坐在车篷外,驾着马车,一路上观察地形。突然由篷内传出陆玄霜哼哼唉唉的**声,声音虽然细若蚊蝇,但史、陈二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今天早上,三人才玩过杂交的游戏;午时行经“福田镇”,在某家客栈打尖,陈忠又携着陆玄霜在客房内搞了一次,所以这个时候,理所当然该轮到史大“上工”了。是以史大嘻皮笑脸道:“嘻嘻!我失陪了。”
 
正要钻入篷内,陈忠急道:“喂!你别走啊!武夷山路我又不熟,你若进去,待会儿我走错了山路怎么办?”
 
史大啐道:“要上山,自然就要往上走,这还要人教吗?中午我让你先玩过一次了,这次你就行行好,让我痛搞一次吧!”说罢便一溜烟钻入车篷中。
 
史大放眼一瞧,只见陆玄霜娇躯横陈,衣衫零乱,双峰及下体,尽皆暴露出来;左手食、中二指捻着鲜红的乳头,右手中指在湿答答的桃源洞内尽情挑动,口中不时娇喘连连。史大见淫书或开或合,散了一地,便即暸解陆玄霜一人在篷车里,太过寂寞无聊,只好翻看淫书来消磨时间,一时便动了春心,只好自求慰解。
 
这等春色映入眼中,一般人哪里按纳得住?史大的肉棒涨得要把裤裆子撑破了;一个是春情缭绕,一个是淫心大炽,不消说,一场嘶杀自然就在车篷内展开了。
 
陈忠见两人已陶醉在肉体的欢爱当中,哪肯理会自己?只好暗骂几声,放下布褂,挥鞭赶车。马车一路蜿蜒地沿路盘行,大约走了将近两盏茶的光景,马车沿着山路向左转了个弯,山路顿时一分为二:一条坡度略为陡升,另一条略有下坡之势。
 
陈忠心想:“既然史大说要一路往上走,那现在就不必再问他了,免得说我坏了他的好事。”听到篷内两人的**声越来越激烈,又想:“况且现在他们已到了紧要关头,更加分不开身了。”便选择了那条陡升的支径,催鞭沿路急驶。
 
车篷内,陆玄霜不断将高翘的屁股挤向史大的腹部,而史大更加拼命地驰骋着,两人战得一脸酡红,汗水淋漓。再过不久,只听得陆玄霜“嘤咛”一声,全身起了痉挛,史大便即紧紧抓着她的双乳,向前用力一顶,两人尽皆“啊”地叫了出来,双双获得了最大的满足。顿时两人身子一软,坐倒在地。
 
史大紧紧地抱着陆玄霜**的娇躯,一张脸在她柔腻的红颊上细细摩擦着;陆玄霜吁了口气,闭目不语。
 
史大抚弄着她耳鬓的发丝,在她耳边吐气道:“大小姐,快乐吗?”见她不答,便伸出舌头舔着她额头上的汗珠。
 
史大爱极了陆玄霜,恨不得能和她连连出战,只因阳精方泄,阳物疲软,只好将她搂在怀里,手指轻捻着她那晕红的乳头,过那肌肤之亲的干瘾。
 
陆玄霜虽闭目不语,心里头却雪亮着;心想这史大恁地好色,才刚完事,又来轻薄;心中虽然厌恶,却又自知抗拒不得,心想若再不设法阻止,只怕最后又要再搞一次了。于是“嘤咛”道:“史大,帮我个忙好不好?”
 
史大听了这娇声柔语,心中一酥,啾嘴在她红颊上一吻,淫猥地笑道:“大小姐,你要我做什么,我便做什么,只要能让你快乐地升上天,我什么都做得....”手指头更加卖力地揉捏。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风尘劫 (一) 下一篇:风尘劫 (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