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幕府时代《多情帝君》 by 应小璐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古代 帝君

 1 

  蒲生修罗正脱下甲胃时,帐门披静静掀开,麻衣子匍匐着身体,像膜拜神只似的,双手前伸,额头贴地。"将军,奴家来服侍您就寝。" 
  "嗯,进来。" 
  一进营帐,麻衣子便解去缎子腰带,印着落樱的和服像蛇皮一样褪落在她的脚踝,她轻轻踩过和服,以充满自信的步伐走向蒲生。 
  炫人的雪白肌肤,白桃似的胸部,隆起的三角地带,这副身材足以引起任何男人的原始冲动,蒲生修罗也不例外。他高傲地站立,看着跪在他身前,替他解开柿色小胯和兜裆布的麻衣子,眼神却是冷淡的。 
  不消一分钟,他雄赳赳的男性就出现在麻衣子眼前。 
  "将军,您真是天赋异禀!"她对那过大的体积惊呼不已。 
  "舔它!"蒲生将她的头压向胯下。 
  麻衣子立刻含住他的挺拔,时而吸吮、时而舔舐,她的头前后移动着。 
  一番挑逗后,蒲生修罗改变指令这:"趴下!" 
  麻衣子弯下腰,双手撑在地上,大大张开两腿,露出了他想要看的部位。那部位就像花要绽放般蠢蠢欲动,闪耀着透明的爱液。 
  他的手指伸进她的秘处时,发出激越的水声。 
  "你好湿啊。" 
  "奴家光是想到晚上要服侍将军,一早起来,就已是如此了。"她羞涩地说着。 
  "好个**的女人。"他抽出湿漉漉的手指,抓着她的臀瓣,一口气刺进。 
  麻衣子大声**起来:"啊!将军的……好大……奴家快裂开了……" 
  蒲生修罗以惊人的爆发力,在麻衣子体内抽动。 
  "啊……好棒……"她的腿抖得厉害,摇摇欲坠。 
  麻衣子像是再也无法忍受似的,用力仰起她渗出斗大汗珠的脖颈,最后她发出似心肺被挖出般的尖锐愉悦声。她浑身抖颤,整个人已经达到**了。 
  蒲生修罗停了下来,然后他抽出下半身,那里依然直挺挺的。他并未射精,这女人不够资格得到他的甘露。 
  "啊……"麻衣子满足地躺在地上,"将军,奴家真幸福。" 
  "把衣服穿上。"麻衣子穿好外衣后,蒲生修罗喊道,"羽田恭兵!" 
  一个年轻家将走进营帐,蒲生修罗冷峻地说,"把这女人赐给有战功的武士。" 
  这句话,在别人耳里听起来,可能会觉得蒲生城主非常冷酷无情,但麻衣子却不这幺认为。能做城主的一夜夫人,就算现在叫她去死也无憾了。 
  蒲生氏为日本国第一豪门,世代在江户萨摩担任守护一职,领有四十万石食邑。 
  现任城主蒲生修罗,年纪里轻,却是个智勇双全的武将。他十四岁初上战场,十年来历经了三十多次大小战役,没有一次不战功彪炳。 
  而且他还是个人间难得一见的美男子,五官俊朗,身材高大,没有一寸赘肉。 
  至于妻妾人数,虽只有正室樱姬一人,但跟他有一夜之欢的女性,据说多如繁星,不过,这些风流韵事不但未损及他的形象,反而使他更像一个豪气干云的英雄,更具大将之风。 
  他是第十三代幕府将军出兵大明国,最得力的年轻部将。 
  但在大明国百姓的眼中,蒲生修罗却是个嗜杀如命的恶鬼! 
  夜深了,花靖站在城楼上沉思。 
  城外敌营簧火通明,却静寂一片,但这不过是暴风前的宁静罢了,据探子回报,敌营在等蒲生修罗的大军前来,拂晓才会发动排山倒海的攻势。 
  忽地,一颗流星划破漆黑的夜空,不祥的念头也跟着掠过他心头。 
  "爹,这幺晚了你怎幺还不睡?"花靖闻声回头时,胸口一震。 
  这一刻,他竟然兴起了一种奇妙的想法----眼前这个女孩明明是他的亲生女儿,可是她太美了,她姣美的五官,完全不像他和亡妻若兰的结晶,他甚至想象,花蓉是天仙下凡,只不过借若兰的身体投胎,否则实在无法解释花蓉那无与伦比的美,从何而来。 
  "我睡不着……明天你留下来守城,不要上战场。" 
  他出征以来,身边一直带着花蓉,因为花蓉不仅是个绝色美女,还是个武艺高强、足智多谋的战士。 
  在战场上,花蓉一直是他帅营里的先锋,先锋是影响军队士气的重要关键,不但要武艺高强,还要有不怕死的精神。然而在胜负难料的战役中,担任先锋等于是敢死队。一股寒气蓦然从花靖的脊骨尾端直窜脑门,令他感到不祥,因为明天的战役,将会是一场惨烈的浴血战,而他私心地不想让女儿出战。 
  "为什幺,爹?"花蓉惊讶地问道。 
  "守城也很重要。" 
  "那爹你留下来守城,我去会会那个蒲生修罗。"花蓉任性地说。 
  "你不是他的对手。"花靖一口咬定。 
  "爹!你怎幺可以长他人志气,灭女儿威风!"花蓉叹起嘴唇。 
  "楚天骁勇善战,平常自负不凡,被誉为国内第一战将,结束跟蒲生军一仗打下来……几近全军覆没。" 
  花靖的眉头嚷了起来。听说楚天没死,但被俘虏了。 
  "我只是没跟楚天较量过,否则,大明第一战将之名未必是他。"她扬起下巴。 
  "你这狂妄自大的个性也该改一改了。" 
  "我狂妄是有理由的,我找过楚天比武,但他不敢。" 
  "楚天的本事或许没你高,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那个蒲生修罗恐怕将是我们大明国的梦魔。" 
  "我就不信蒲生修罗有三个头六条臂,爹,明天我会砍下他的首级来挂城门。"花蓉夸下海口。 
  "为什幺你都不肯听爹的话?"花靖用斥责的语气说道。"明天我和你大伯出城应战,你和李副将军守城等待援兵。" 
  "爹,明天让我出战。"花蓉倔强地要求。 
  "军令如山。"花猜一副不容花蓉置喙的神情。 
  "好嘛,守城就守城,反正我有的是机会跟蒲生修罗一较高下。" 
  "蓉儿……明天爹要是……你千万不要莽撞,要听李副将军的话行事。"他有预感,明天恐怕是他最后一次披褂上阵。 
  "爹,我不准你说这种不吉利的话,你一定能长命百岁。"花蓉虽这幺说,但心里却感到不安,她从没听父亲说过生死的事。 
  "傻孩子,沙场上的事谁能预料,爹唯一的遗憾,就是还没给你找到好婆家。" 
  "就知道你又要提这讨厌的话题了。"花蓉嘟起嘴。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媒婆提的那几位将门之后,你到底中意哪一个?" 
  "没一个中意,那些家伙没一个带种。"什幺将门之后,听到莆生修罗的名字,全吓得称病不敢上战场。 
  蓉儿说话的口气,听起来就像个山寨大王,这是由于她幼时丧母,自小跟一群不怕死的老粗,又被当作男孩带大的关系,自然而然便学会了那种粗鲁的说话方式,连动作也不像个女孩子。 
  如果若兰还在人世,蓉儿只是一般的女孩,这样会不会比较幸福呢?花站思忖若。 
  "时候不早了,你去闭一下眼,明天可有场硬仗要打。" 
  "爹,你也早点休息,我知道这场仗我们一定会赢的。"花蓉坚定地说,然后她转身下城楼。 
  花靖望着女儿的背影,想到出征前碰到一位高人,曾就出兵之对叫向他请教过---- 
  他问道:"外强环伺,连年学战,请问何时才有救天下苍生于水火的英雄?" 
  "昨夜我双星象,这才知道,事实上,英雄已经诞生了。" 
  "什幺?英雄已经诞生了'?" 
  "正是!只不过他的形体与众不同,所以几人无法察觉。" 
  "那幺,这个英雄到底在何处?到底是谁呢?" 
  高人摇着羽扇说:"难道连将军这幺具有智能的人,也察觉不到吗?那就是令千金花蓉啊!" 
  当时花靖并没有回答,只是怀疑蓉儿真能平息这场狼烟吗?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帝后 by 乐颜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