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帝后 by 乐颜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暗帝 盲女 老少配
楔 子 
  这片广阔的土地名为七星,上有七个大小不等的国家,名字分别为“天枢”、“天旋”、“天玑”、“天权”、“玉衡”、“开阳”和“摇光”。 
  七星原为一个统一的大国家,后来因为皇族生活奢靡放浪,对百姓不闻不问,苛捐杂税层出不穷,再加上天灾,连续三年滴雨未下,田地都爆裂成了一道一道的缝隙,致使农民奋起反抗。 
  而天子手下的大将早就拥兵自重,趁此机会兴风作浪.都欲取而代之,连年战乱的结果就是各路兵马都大伤元气,百姓更是民不聊生。 
  最后,七路兵马的大将聚集一起,定下了互不侵犯合约,休养生息,安居乐业,至此天下被七分,重归于平静。 
  两年之后,硝烟弥漫的大地才真正重新长起了禾苗,农家小舍的炊烟才开始袅袅不绝。而七国的国王也得到了喘息的机会,加强练兵的同时,也鼓励农业生产、刺激商业繁荣,并且不时寻找着下次作战的机会。 
  毕竟人的野心是很大的,尤其是权利在手的时候,有小权的渴望大权,有小利的渴望大利,如是恶性循环,才有了这熙熙攘攘的红尘乱世。 
  因为七国的君主都是原来七星国的大将,彼此间的关系错综复杂,裙带关系、翁婿关系、表亲关系比比皆是。 
  因此,天下平静之后,这种关系更是如蜘蛛吐丝一般,结成了一个密密麻麻的网,在这其中,女性就成了促进和平共处的一项工具,往往被用来做为和亲的对象,或者巴结的牺牲品。 
  在一个男权社会里,女子就真的心甘情愿被利用了吗? 
  当然不是。 
  不管哪朝哪代,不管是男是女,都会有些人活得很自主、很坚强,比如小盲女玉炼颜…… 
  第一章 
  天权国都城靖远 
  初春,深夜。 
  裴衍带着几个随从骑马回家。 
  因为去外地视察商情,碰巧遇到了一位摇光国来的客商,两人相谈甚欢,讨论起日后生意往来的事,一耽搁就到了天黑。 
  裴衍不喜在外留宿,除非万不得已,他都会赶回家中,今天也不例外。尽管知道赶到家中也要三更天了,他还是骑马回来了。 
  裴家大院在东城,回家必须经过西城。 
  刚进入西城门,就看到火光冲天,裴衍一惊,回头对贴身随从古桐说:“是不是谁家失火了?去看看。” 
  “是!” 
  古桐明白主子是个热心肠的人,一般谁家遭难,他都会及时伸出援手,这次肯定也不会例外。 
  古桐催马扬鞭,抢先过去打探消息。 
  等裴衍一行人赶到失火人家时,古桐也打听到了详细的消息,他下马来到裴衍面前禀告:“爷,是玉府。看样子不像失火,倒像是被人放火陷害的,我刚才闯进去查看了一下,满府老小皆被杀害。” 
  裴衍倒抽了一口冷气,“都遇害了?” 
  古桐点点头。玉府和裴家一样,也是商家,同样财大气粗,商号遍布全国。 
  原本两家为了争夺市场,明争暗斗得相当厉害,但玉府和裴家都还算克制,各自坚守着商人的道德,从未采用什么下三滥的手法进行恶性竞争。 
  所以裴衍对于玉府当家的玉弦尘相当敬佩,怎料今夜一把大火就把玉府烧个精光? 
  裴衍下马朝大院里走去,古桐急忙上前拦住,“爷,您要做什么?” 
  “我去看看,或许还有活口。” 
  ‘爷,大火已经蔓延开,顶梁都开始坍塌,进去太危险了!” 
  “没事,我会小心的。” 
  裴衍回身看了一下,有邻人提了水桶灭火,只怕也是担心火势蔓延到自己家。 
  裴衍借了他一桶水,尽皆浇到自己身上,然后就冲进了火海之中。 
  初春的天气,早晨还会有霜冻,这桶水浇下去,让裴衍打了几个寒颤,但是火势迅速席卷过来,炽热迅速将他围绕。 
  古桐担心主子的安危,也不顾一切地冲了进来。“爷,我刚才查看过,玉弦尘和他的几个妻妾都已被害,两个男孩尸体也在。真的没什么人可救了!” 
  裴衍施展轻功,在主楼查看一番,确实如同古桐所说,玉家的人都已被害,死状极惨,玉弦尘双瞳暴凸,满面惊恐,显然死不暝月。 
  裴衍回头对古桐说:“把玉弦尘与他妻子抱出去,好歹也是多年的对手了,不忍心他这样被火烧成灰烬。” 
  “是。” 
  古桐应道。 
  裴衍从楼上飘然而下,又到后院的平房去查看一番,已经安歇的仆人也被杀害,无一活口。 
  裴衍怆然长叹,正欲离开,忽然听到一阵细微的哭泣声,他蓦然驻足,“有人吗?” 
  “呜……”一个瘦小的身体从狗窝里慢慢地爬了出来,“呜呜……” 
  “别怕。”裴衍吃惊地看着他,蓬头垢面,只有一双晶亮眸子灿若星子,火势愈来愈凶猛,眼看就要蔓延到这边,裴衍顾不得多想,抱起这个小东西就朝外飞奔。 
  “爷,真的还有活人?”古桐看到裴衍抱着一个人出来,不由得感到惊讶。 
  裴衍点点头,吩咐另外一名随从,“阿德,去报官,就说玉府罹难。” 
  “是!” 
  “古桐,找辆马车,把玉弦尘夫妇的尸体先带回咱家,明日一大早再给他们安葬了,也算仁至义尽。” 
  “是!” 
  裴衍抱了那小东西跃上马,他要赶紧回家,找大夫给他看一看是否有伤势。 
  真是奇怪了,没听说过玉弦尘虐待下人啊,怎么会有孩子住狗窝里? 
  怀中的小东西身上一股腐臭之味,这让极爱干净的裴衍锁紧了眉头,可是小东西那双晶亮的眸子一直看着他,让他又不舍得丢下不管。 
  唉!做好人总是会受一些罪的。 
  ● ○ ● ○ ● ○ ● ○ 
  到了家,裴衍准备把怀里的小东西交给下人,“找大夫来,先给他检查一下,看看有没有伤,然后再给他洗洗澡。” 
  “是。”下人准备把小东西抱过来,谁知他死死地揪住裴衍的衣襟,乌亮的眼睛也哀求地看着他。 
  “你需要清洗一下,现在这个样子根本见不得人。”裴衍说。 
  小东西发出小动物一般的哀鸣,两手死死抓住他的衣服,哀伤地“呜呜”着。 
  大夫已经赶来,裴衍无奈,只好抱着他让大夫检查一下。 
  大夫检查了一番,小东西只是像小狗一样呜呜着,大夫说:“她无碍的,只是……” 
  “只是什么?”裴衍问。 
  “只是可惜了这双漂亮的眼睛。” 
  裴衍愈发奇怪,“他的眼睛怎么了?不好好的吗?” 
  “她是个瞎子啊!”大夫慨叹道。 
  “什么?!”裴衍大惊。 
  大夫点点头,然后伸手到小东西面前,“看不看得到?” 
  小东西只管往裴衍的怀里靠,目光也依然停驻在裴衍的身上,对大夫根本视若无睹。 
  大夫摇摇头。 
  裴衍终于相信了大夫所说的话,“还能治好吗?” 
  “现在还不太清楚,小老儿也对眼没太多了解,恐怕心有余力不足。” 
  裴衍摆摆手,大夫领了银钱走了。 
  看着怀中的小东西,那双美丽的眼睛水汪汪的,像秋水、像星辰,那么纯净、那么无垢,却是看不见的?! 
  “叫什么名字?”裴衍问。 
  小东西又“呜呜”了两声。 
  “不会说话?”裴衍愈发感到可怜。 
  “爷,热水已备好,您可以沐浴了。”下人上前禀报。 
  裴衍点点头,他想把小东西抛开,可是只要他一放手,小东西就像濒临灭亡的小动物一般发出哀鸣,最后裴衍只好说:“再去准备一桶水,我帮他清洗。” 
  “是。” 
  小东西的身子实在太脏,裴衍打算先为他清理好自己再沐浴。他抱着小东西走进浴室,然后温柔地说:“不要怕,现在我给你洗洗澡,干净了我才喜欢。”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魔王的爱姬》 by 伊飖 (下) 下一篇: 幕府时代《多情帝君》 by 应小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