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魔王的爱姬》 by 伊飖 (下)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古代 主受

 第十一章 

  漾儿庆幸自己长了张平凡的脸,如果是艳荷,走得出营地才怪! 
  在这里待了近两个月,她已经知道烈炎的作息,如果没有激烈战事的话,通常每五天,他会出去巡视一整天,她想今天就是最好的机会。 
  平时她待在烈炎身边,也听了不少军情,她知道战场都集中在东方,所以她想从西方过去应该没有危险。 
  她带著从烈炎那里摸来的金牌,一路上虽然有人盘问她,但她有金牌在手,谁又敢难为她? 
  到了两国的边界河畔,她看见一群带著刀的北聿国士兵;背脊开始发寒。 
  万一艳荷的金牌没有用,那她不就死路一条了?她突然觉得自己有点愚蠢。 
  「小姑娘,来来,来哥哥这边,咱们北聿的比黑耀国好唷!」北聿国的土兵们见是一个小姑娘,竟隔著河跟她叫嚣起来。 
  好个头!漾儿心里直骂。然后心虚的再回头看看有无追兵,再抓著艳荷给她的金牌走上前。 
  她撑著岸边的小船,花了许多时间才渡过河,在到划对岸的同时,她已经累的几乎喘不过气,而她的举动让北聿国的土兵傻了眼。 
  总算平安到达,看来她在民间时学的撑船技术退步了。 
  「我要见你们的王。」等喘过气后,她用颤抖的声音对他们说。 
  「小姑娘,你在说笑吗……啊!王上万岁!」原本嬉笑的一群士兵看到她高举的金牌,全都惊恐的扑倒在地。 
  看样子,艳荷的这块金牌还真的很有用。 
  一直惴惴不安的漾儿,总算安心了。 
  「我现在就要见北宇。」她非常非常的坚持。她想赶快把东西给北宇,然后她就可以回去了。 
  「对了,跟他说,我是为了艳荷而来的。」她想亮出艳荷的名号,应该很有用。 
  「是的。」士兵不敢怠慢,立刻去通报。 
  至于漾儿,因为她手中的金牌,大家虽满腹疑惑,却依旧待她如上宾。 
  **bbs。4yt。net**  **bbs。4yt。net**  **bbs。4yt。net** 
  「我的伤势尚未痊愈,所以急著回来是很正常。」烈炎提早结束巡视,在回的路上替自己解释。 
  「是的。」骑在他左边的孟野应的很自然,而骑在他右边的罗翼也用力点头。 
  只要是他的,没人敢有意见,除了漾儿。 
  「我的手臂还在发疼,所以要回去找大夫帮我再看看。」烈炎望著前方再度解释。 
  「没错。」孟野继续应他。 
  「最好再把大夫给毒打一顿。」罗翼越过烈炎,投给他一抹取笑的眼神。 
  「也行。」孟野回答的很认真,只是灿烂的笑容有点促狭。 
  烈炎不悦地撇撇嘴角,「反正……你们不许有意见。」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一整天都有些不安,他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上一回出现这种感觉时,是王兄被北宇杀掉那天。 
  会是漾儿出事吗?昨晚她在睡前问了他一些话,让他很不安,好像她想做什么大事。害他一整天都在想她,想赶回去看见她安然无恙,他才能安心。 
  「没人有意见。」孟野愉悦的回嘴。大家心知肚明他在想什么,他对漾儿的著迷实在让人有些担心。 
  「是啊!」罗翼继续附和。 
  烈炎知道他们一向暗暗调侃他成习惯了,他一点不在意,望著远方,他突然有感而发:「我觉得我有点厌倦了。」 
  「厌倦漾儿?那您一定不敢自己对她说,就由我来说吧!」孟野好整以暇的接口。 
  烈炎赏他一记冷眼,「没人要你多嘴!」 
  「噢,原来王兄要自己告诉她啊!」孟野不怕死的继续调侃,他不过还是跟他保持了点小小的距离,以免被乱刀砍死。 
  「该死的,你在说什么?我没有厌倦她!」烈炎被激怒了,只要一提到漾儿,他就没办法保持理智。 
  「这样啊……那是我猜错了。」孟野把马再往左侧移几步,「罗翼,你觉得王兄最近的脾气,是不是特别暴躁?」 
  「不会啊!自从漾儿来了之后,都很好啊。」 
  「如果你们再多嘴,我马上把你们捆好送给北宇,你们两人一个动脑、一个动手,杀了北聿国不少人。」烈炎笑咪咪的对他们撂下警告。 
  「说不定咱们两个联手,还可以把咱们王上给……」孟野不正经的对罗翼挤眉弄眼。 
  啥?他居然连这种玩笑都敢开? 
  「我不敢这么想,从来就没有。」罗翼急著解释,担心烈炎真的会听信孟野的玩笑。这小子,想害死他也不用这样吧? 
  孟野最喜欢看的就是他不安的样子。 
  「少来了!明明上回我们一起喝酒的时候,你说过你想……」 
  「你这小子别乱说话!」 
  「耶?罗翼,好歹我也是王爷,是王上的亲手足,你敢骂我小子?」 
  「你就是小子,怎样?」 
  「好,下次我就用计把你送给北宇,呵呵,他一定很想狠狠的把你的肉,一片片割下来……」 
  「吵死了!」烈炎丢下话,抛下他们先走一步了。 
  「如果王上真的听信你这小子的谗言,我在死之前,一定要先宰了你!」 
  「咧咧咧!追得到我再说吧!」孟野对他吐吐舌,先逃一步。 
  「死小子!」罗翼提著大刀追上去,让他们身后的一群士兵们,全看傻了眼,怎么三个主子都……不太对劲? 
  **bbs。4yt。net**  **bbs。4yt。net**  **bbs。4yt。net** 
  回到营区,烈炎迫不及待的冲到漾儿的帐篷。 
  「漾儿,我回来了。」 
  「嗯……」床上的人低吟著。 
  他在门口停住。「你怎么不理我?是不是因为我今天早上不理你,所以你在生我的气?」 
  「嗯……」床上的人有点颤抖。 
  「那你给我个机会补偿,好不好?」他悄悄向前一步。 
  「呜……」 
  「你哭啦?」她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哭到不行的沙哑。 
  「没……」床上的人颤抖到连被子都快抖掉了。 
  「那我过去啰……」他努力安抚她。 
  「唔--」老天,千万别让他发现了。 
  「漾儿……」他就站在床边,「只是拒绝你一次嘛!我现在就来补偿你,随便你想要怎样都行,嗯?」 
  「不……」黑色头颅拚命摇著。 
  「你真的哭得很惨,连声音都哑了。乖,让我看看。」 
  「嗯……不要……」 
  「乖,你让我……」烈炎坐在床边,把挣扎不停的人抱起,准备亲下去时,他惊恐的丢开怀里的人,跳到一旁。 
  「怎么是你!?」 
  「王上……」小宫女跪在床上,快抖散全身的骨头了。 
  「漾儿人呢?」烈炎怒叱著。他就知道有事发生,果然是漾儿出事了! 
  「她……她……」该说还是不? 
  烈炎一脚踢碎矮桌,「快说!不然我先把你毒打一顿,再把你吊在外头三天三夜,让你被太阳晒、被虫子咬!快说!」 
  「公主替另一位公主送信,出去有一会了。」小宫女飞快供出一切。谁叫现在她的靠山不在身边? 
  「送信?给谁?」烈炎的心凉了半截,虽然早已经猜到是谁,他却不愿意承认真的发生了那种事。 
  「那个……北宇。」 
  「天哪!」烈炎快喘不过气了,他一手提起小宫女,「她离开多久了?」现在赶去来得及吗? 
  「王上离开后,公主就跟著溜了,她说西方没有战火,就想从西边渡河,到现在都还没回来……」 
  她也很担心,可是又不敢跟人说,直到王上回来,她只好跳到床上,假扮公主,想让王上离开,没想到还是被拆穿了。 
  「大半天了还不见人影?」烈炎怒吼一声,冲出帐外,「孟野!罗翼!」 
  「噢哦,当他这么喊人时,就没好事。」才刚回来的两人相视一眼,都有大事不妙的感觉。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一不小心撩了以前喜欢的人,怎么办》 by 檀尘 下一篇:帝后 by 乐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