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一不小心撩了以前喜欢的人,怎么办》 by 檀尘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近水楼台 破镜重圆

 第1章 镜花缘

  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
  通往黄泉的路上常年盛开着成片的彼岸花,不知生死,不懂哀喜,如鲜血一般的红海将死亡衬托得无比绚丽。每一个魂灵都从这里经过,带着澄澈的透明色泽,被这死亡之花染得血红。
  花香飘渺,勾起来人前世的记忆,那些不愿想起的,那些不想遗忘的,终将消失在花海的尽头。一碗孟婆汤,了却平生念。而你,不过是无数缕幽魂中的一只而已,往生一过,尘缘尽消。
  千万年的记忆,千万份的情感,不断地在彼岸花海上盘旋,渐渐侵入它的花瓣,渗进它的根茎。万物有灵,彼岸花也一样,那些驱不散的记忆孕育了一只小小的精灵。黑发血瞳,一举一动都是说不出的妖媚。
  地狱苦寒,这于一只精灵而言,并没有什么影响,他不会痛,也不会冷,但他会寂寞。没人会找他说话,没人会陪伴他度过这漫长的岁月。每一个魂灵都有自己的人生,与他无关,他只不过是一个旁观者而已。
  精灵数着彼岸花的花瓣,把它们一片一片地折下,他想,如果是单数的话,自己就离开这个地方,去到所谓的尘世。一片,两片……六片。双数呀,精灵拖着下颚,眼睛不自觉地眯起,随手折下又一片花瓣,做决定的从来不是花瓣,不是吗?
  魂灵依旧在徘徊着前进,好似什么也没有改变。唯有彼岸花海轻颤,朝着三生石的方向默默低头,送别那个远去的人,花瓣相互碰撞,谱出一曲幽歌,似叹息,似祝福。
  指尖轻捻着一片樱花,幼嫩的粉色衬得指尖如月光似的皎洁,少年躺在软软的青草上,眯缝着双眼享受着午后的阳光。
  “月雪哥,红姨让我来找你,听说你又从学堂逃课了。”春花是个黑黑的小姑娘,有村里人都有的特征,即使年纪还小,手却早已被劳累的家务磨出了一层薄薄的茧子。而月雪不同,不如说他与村上的人都不大一样,甚至连父母也是,他出落得太过好看了,仅仅是一个回眸都会让人脸红心跳。
  现在他正看着春花:“小春花乖,今天就当你没见过月雪哥哥,好不好?”
  春花不禁被这抹笑容迷了眼,只好羞红着脸跑开了:“别想迷惑我,我这就和红姨告状去。”自始自终没敢回头看一眼。
  月雪被小姑娘的举动逗笑了,看她跑远,又继续倒下,不久便睡着了。美人如画,时光如水,渐渐被花瓣落了满身。
  月雪是被一个爆头痛醒的,睁开朦胧的双眼,就看见自家娘亲举着根棍子,在手上缓缓敲打。立马爬起站直,荡开迷人的微笑:“娘。”
  “今天又逃学了。”薛红不为所动,黑着脸问道。
  “嗯。”笑容更加灿烂了。
  “打死你这个混小子。”薛红追着月雪开始跑,在后面不停地挥舞着棍子。
  月雪拼命往前奔跑着,不时回头看一看薛红的状况,细心地调整好自己的速度。
  中年人的体力自然比不上正值青年的月雪,薛红很快就气喘吁吁地弯下了腰,月雪也停下了脚步,开始往回走。
  “娘,要我背你回家吗?”月雪笑着将薛红背上了身子,不顾那人轻微的挣扎。
  回家的路上,偶尔会有几个归家的农人,大家看见这对母子都刻意地避开了,仿佛见到了什么脏东西。月雪过美,按理说,以月雪父母的底子,他不该长成这样,但他偏偏就是出生了,在村里人的注目下出生的。
  后来,不时有人说,月雪不是人,是妖孽,总有一天会给村子带来灾祸的。人们总是愚昧的,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月雪刚出生那会儿,就有人对薛红说把他扔掉,但薛红不肯,这是她的孩子,她怎么舍得。
  她就和丈夫一直护着这个孩子,要他读书是希望他可以从这里走出去,去找可以认同他,接纳他的人们,而不是在这里被所有人厌弃。村里的孩子都不和月雪玩,除了春花,那孩子向来只是靠自己的感觉认人,只有她愿意和月雪接触。
  薛红叹了一口气,多好的孩子,为什么要遭遇这些呢?
  她的烦恼月雪明白,但是月雪想,自己并不需要别人的接纳,有他们,也就够了。既然有人愿意付出一切地对自己好,自己还有什么不满的,他只是想留在这些在意他的人身边,侍他们终老,至于其他人又有什么好在意的,所以他逃学了。
  夕阳将两人的影子拖得很长很长,仿佛这样,他们就能一直相依着,走下去。
 
 
第2章 镜花缘
  “臭小子,回来了。”月老爹刚打完柴回来,倚在门口看着这母子两,眼中是说不出的慈爱。
  “回来了,爹。”一副乖乖的样子,任谁见了也不愿多加责备。
  月老爹无奈地扶了下额头,冲着薛红喊道:“都是你惯的。”
  薛红一听就气了,把棒子扔到月老爹手上:“你行,你来。”
  月老爹气得满脸通红,也没敢反驳一句,拖着棍子就走进房里做饭去了。
  “你给我进来。”薛红揪着月雪的耳朵将他拖回了屋子,可又舍不得打他,毕竟就这一个孩子。只好指着地说:“给我好好跪着,不叫你起不准起来。”
  转眼间,已月上柳梢,饭菜都已做好,空气里弥漫着有诱人的香气。月雪感到有些饿了,膝盖在发麻,但是他不敢起来,只能默默地看着父母吃饭。
  薛红不时看他两眼 ,有不忍,但更多的是坚决。
  月雪轻吟一声,人就软软地倒了下去,在地上无力地低垂着。这可把两个人吓坏了,连筷子被碰掉了都没察觉,赶忙将人扶起。
  “臭小子,这是怎么了?”月老爹使劲摇晃着月雪,眉眼中是藏不住的担心。“是不是跪坏了?”薛红有些自责。
  月雪弱弱地吐出一句:“我饿。”薛红一巴掌糊上他的脑袋:“叫你吓人,年纪轻轻不学好。”
  还是把他拉上餐桌,给他盛了满满一大碗米饭。一边训斥他,一边不停地给他夹着菜。
  今晚仿佛格外宁静,黑暗掩藏了所有的罪恶。一场屠杀正在这个小山村里展开,从第一户人家开始,鲜血浸了满地,哀嚎逐渐响起,夹杂着少女的哭喊和孩子的求救。
  生命在一次次挥刀中泯灭,有些人甚至还没从睡梦中醒来,便被杀害了。
  巨大的踢门声响起,月雪揉了揉朦胧的眼睛,出门看去,村子里早已是一片火海。奇异的是,他没有恐慌,连悲伤都十分轻微。
  月老爹向他跑来,拉着他的手就往外冲,一直在说:“孩子,别怕,爹爹一定会保护你的。”不知是在安慰别人,还是自己。
  他们奔向薛红,此时薛红正被人按在地上,不住地挣扎,衣服也被人撕扯了一半,露出里面的肌肤。月老爹的眼睛瞬间就红了,随手拿起一根棍子就要上去拼命。
  可棍子哪里比得过刀剑,月老爹被狠狠地砍伤了肩膀,血一下子喷涌而出,月雪觉得世界都模糊了起来,只剩眼前一片血红。
  眼看山贼的刀就要刺进月老爹的心口,自己就要失去最亲近的人了。月雪睁开了血红的眸子,里面一片死寂,仿佛埋葬过无数的尸骨。
  他朝山贼看去,说道:“去,把你的同伴都杀了。”如同诅咒,山贼立刻被迷惑了心神,向外面走去。
  此时的月雪和平时相差太多,以前他是慵懒的,狡猾的,但依旧有一颗善良的心,即使被村人欺凌,也只是一笑而过。现在的他还是那副容颜,可骨子里就似乎换了一个人,冷漠的,无情的,带着杀戮的欣喜。
  薛红从绝望中被拯救出来就看见这一幕,她想冲上去抱住自己的孩子,可是却不知道如何下手。她眼睁睁地看着他走出去,对每一个山贼说着什么,那些人就开始自相残杀。她看着他被鲜血染红,却仿佛没有察觉,只是贪婪地舔舔自己的嘴角,露出满足的微笑,说不出的妖异。
  薛红木木地扶起月老爹,将他放置在床上,静静地等着月雪回来。她相信他会回来,毕竟那是她的孩子呀。
  山贼都死了,和村民的血液混在一起,汇成一条条细细的血线。那个晚上,没有人能从恐惧中出来,他们所害怕的不是那些害死他们亲人的山贼,而是那个救了他们的孩子。
  大雨无情地冲刷着罪孽,只余下淡淡的粉红。小屋里,薛红紧紧地抱着昏迷的月雪。昨晚,他沐浴着鲜血走回来,像一个杀神一般,即使是这样,他也依旧向她露出了一个安慰的笑容,便倒了下去。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 野娃传 by 季璃 下一篇:《魔王的爱姬》 by 伊飖 (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