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一手遮天 by 疯狂判官 (一)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重生 强强 多人宠爱

 手遮天  正文  第1章 你终会后悔

 
    章节字数:1877
    昭和三十二年,先帝驾崩遗诏传位于太子皇甫城。二皇子皇甫擎云蓄谋已久,聚结大臣,于先帝驾崩时派兵逼宫,令其兄长自尽殉父。统揽扈国,拥立为帝。
    太子皇甫城之子皇甫羽随其母出宫正好躲过一劫,皇甫擎云派人追杀,皇甫羽与其母无一生还。皇甫擎云登基为新帝,为铲除违逆势力,朝廷腥风血雨,江湖人人自危。
    十年后,已死的皇甫羽却带兵造反,重夺帝位!而皇甫擎云和他最宠爱的右丞相凌子瑄被打入天牢……
    沉重腐烂的气息,一身崭新龙袍穿戴在身,每走一步都带着愉快的心情,坚硬刀刻般脸上冷漠。
    “将牢房打开,朕要见他。”俊年之姿,天子之威,说话刚硬威严,不似初出茅庐之人。看着被绑在墙上之人,满身污秽,头发凌乱,早就不见逼人威风。嘴角勾起带着嘲讽:“皇叔,在这边住的可还习惯?”
    “……”
    “皇叔想来在皇宫住习惯了,看不上我给你的这牢房。只是像你这样马上就要死的人,怕是不用再享福。”眼角锋利,眉若冷霜,眼神犹如蛇鞭狠狠抽打在被绑之人身上。往日嚣张在上,谈笑间决定天下生死之人,现如今落魄被绑,身上找不到一块好r_ou_。来人泛起笑容:“趁死之前,皇叔你好好享受最后时光。”
    双手捏紧,不愿再面对被绑之人,这人今日所有都是咎由自取,怪不得旁人!
    “……皇甫羽。”磨砂干瘪的声音,弱气却让转身之人停住脚步。
    “我听说你要娶后。”一句话讲的极为连贯,不知是否用尽最后力气。
    “是。放心,我娶后完便杀你。你不用着急。”皇甫羽说完头也不回离开,将被绑之人的最后咆哮关在门后。
    “你怎么对得起他!!你怎么对得起他!!?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皇甫羽,我诅咒你后悔一生!!”诅咒恶毒的话越来越远,直到最后听不见……
    牢房里的戾气让人觉得难受,连带着呼吸都带着浊气压抑在胸口。皇甫羽抚着手指上的玉扳指,表情沉重。来天牢就是一种错误,但他偏偏想看看皇甫擎云罪人之态,落魄神色!
    等走到一个转弯处,皇甫羽怎么也走不动,人站在原地身体僵硬。
    “咳、咳、咳咳!!”每一声咳嗽,都像是敲打在心上一样,让皇甫羽挪不动半个步子。苍白、哀伤的咳嗽声,却带着让人无法忽视的倔强在里面。
    脑海里似乎能浮现那个人的身姿:一身白衣、一头乌黑青丝垂落铺散在潮s-hi地砖上,身子半挺着倔强靠在墙上,犹如白雪的肌-肤,没有丝毫红晕透着死气般的沉默。y-in狠微微勾起的桃花眼,犹如利器的容貌,带着危险。
    “咳、咳咳!!”
    “啪。”咳嗽声瞬间停止。
    皇甫羽看着身后发出声响的太监,心生不满。太监被看地怕了,忍不住开口:“皇上,云菲郡主还在等你。”
    抿紧唇没有开口,皇甫羽转身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没有再朝之前有咳嗽声响的方向看去。原本咳嗽之人也仿佛压抑着什么一样,再也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等时间过的够久,牢房里捂着嘴唇的人再也控制不住喉咙甘甜感觉,咳嗽出血沾染手中的白布。果然出血了……
    看着犹如墨汁般浓黑的血,白衣男子拧下眉便舒展。苍白脸上微勾的桃花眼带着狠辣,一看便是属于y-in险之人,绝非善类。偏偏容貌异常美艳,只多了邪气和不正。
    “我听说明天皇上要娶云菲郡主为后,怎么今天他们还见面?”婚前相见,终归不是件幸事。
    “你懂什么,据说新皇非常宠爱云菲郡主,恐怕是一分也不想分离。”
    “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一事,那云菲郡主是支持皇甫擎云的六王爷之女。这仇人之女还要纳为皇后,看起来皇上真的很喜欢这个云菲郡主。”
    “那当然,听说皇上为了这个云菲郡主,连造反时六王爷帮皇甫擎云对付自己的事情都不计较了。”
    “咳咳、咳咳、咳咳!!”突然响起剧烈的咳嗽声,像是要涌出胸膛一样的怒意,让人一听就觉得烦躁。
    “吵什么!再吵就抽你几鞭!!”嚷嚷的狱卒声音盖过咳嗽声,咒骂一句伴随着离开的脚步声。
    “谁啊那是,咳的那么厉害?”
    “还不是之前那个皇帝皇甫擎云的男宠,真是恶心死了,是个男人还给人当男宠。早就应该死了,还活着碍人眼!”大胡子狱卒离开时加大音量,却是故意说给里面的人听……
    “吭、吭……”沉闷压抑咳在白布晕开一片血,闭上眼睛疲惫不堪。想起过往种种男子眼角倔强勾起狠厉,冰冷双眸带着毒辣。
    他为皇甫羽伪装卧伏在皇甫擎云身边,他肮脏男宠不能见光,那叛军六王爷就能光明正大因为一女儿被洗白。
    皇甫羽啊,皇甫羽,这十年来竟未看透你……
 
    一手遮天  正文  第2章 祸国殃民的男子
 
    章节字数:1777
    哒、哒、哒!
    “喂!就是你,快出来跟我走!”满脸胡子的狱卒粗鲁地打开牢锁,催促他出来。
    “还不快出来!”那一向y-in狠寒冷的眼里此时带着迷茫和空洞,让人突然觉得心口一疼。狱卒收回视线故意加大音量。
    这人是那年皇甫擎云钦点的状元郎,年少有为,翰林院最年轻执掌者。后却为了权势自甘堕落成了皇甫擎云男宠,被封为扈国最年轻的右丞相。在皇甫擎云身边十年,期间害死不少朝廷栋梁,冤案无数,更是凭借皇甫擎云的宠爱权倾朝野,舞善权势,罪状细数不清……
    新帝皇甫羽一夺权立马便将这人打入天牢,不知让多少百姓大呼痛快……
    这一切都是民间流传。
    没人会去深究,一个既是右丞相又是男宠的人如此多的罪状,为何竟会被新帝历历在目数出来?一条不落!
    新帝登基,君要谁死,谁就必须死罢了。罪名什么,捏造真真假假又有多少人知道……
    狱卒古怪看着身边之人,这人倒不像是要去接受审讯,反倒是像是去平凡人家做客,身上傲气丝毫不减,狠厉风流之姿足以窥探当年权倾朝野的景象……
    今日皇甫羽一身j-i,ng致黄袍加身,头戴虬冠,两鬓长发整齐梳往脑后,威严贵气。他登基后第一件事,便是要当着满朝文武审讯他这祸国罪臣!昏君皇甫擎云有罪,但他这祸国罪臣更罪无可赦。
    “罪人凌子瑄带到!”
    “列罪状。”左丞相钟离站到中间拿起卷轴开始念。
    “排斥异己,陷害忠良,正直官员受他迫害。妖言惑众,户部尚书容之末因他罢职入狱,礼部侍郎杨天文因他受杖责而死……”不仅是朝廷中事,还有霍乱后宫,害死妃子、皇家血脉等等罄竹难书……
    自始自终,站在朝堂中央的男子都挺直腰杆嘲讽不已,眼角挑衅看着钟离,对他所念的罪状觉得可笑!不,也许可笑的是那卷宗上的罪状竟会记得如此详细和繁多,详细到时间和地点都有!
    “这些罪状你可认?死不悔改!”看到子瑄脸上依然带着嘲讽笑意,钟离脸色一绷。两人在朝为官多年早就将对方视为眼中钉。现在新帝登基,忧国忧民正直不阿的左丞相继续为新帝卖命,这祸国妖孽就该下十八层地狱!
    “此等罪人身负如此多人命和冤案,恳请皇上处决此人,以儆效尤!”
    “朕知晓。”皇甫羽双手放在龙椅两侧,从高处看着那站在大殿中央之人。剑眉星眸,鹰眼野性犀利一副明君帝王之相。
    “皇上英明。”满朝文武齐声恭维。
    “凌子瑄你还有什么可说?”皇甫羽正眼看他,漆黑凌厉鹰眼里一片冰冷。霸气帝王看着落魄罪人,犹如看陌生人一样!
    他倔强站着,脸颊肌r_ou_紧绷,一贯凌厉桃花眼此时却是迷茫……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天下为师 by 肖老师 (二) 下一篇:一手遮天 by 疯狂判官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