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我在古代卖零食 by 佐川川 (十)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穿越时空 种田文 经商

 

 
第九十一章 
  那高瘦琉球人最终还是死皮赖脸地跟着上了船。许是在海上漂流太久了, 他很清楚自己要是被扔在这个小岛上,绝对活不了几天。
  王子的尊严啊什么的, 在生命之前不值一提。他只得拼命恳求齐庸凡,甚至还跪下了。
  齐庸凡问他:“你会洗衣做饭?洒扫拖地?”
  “我……”琉球王子本来想说自己不会的, 但望着身后那艘船,就像看着生的希望, 忙点头道:“我会!我会!我会努力学的。”
  这下齐庸凡倒不好再说什么了,便道:“起来吧,上船。”
  见男人还站在原地,殷旭道:“还愣着做甚?”
  “哦、哦……”男人赶紧站起身, 有点懵。许是他这辈子第一次向他人低头, 第一次向除父皇之外的人下跪。
  他早该明白的, 在一望无垠的大海上, 他的身份不值一提。
  齐庸凡对这个琉球人也不差。船上不缺食物和淡水。正好碰上饭点, 他烧了一大桌丰盛的饭菜, 分了一些装给男人,又添上一杯竹筒装的矿泉水。
  聊了一会,齐庸凡才知道这位琉球王子名叫悠仁。琉球皇室一般是没有姓氏的, 他们模仿中原皇帝的做派,认为君权神授,天皇即是神, 因此没有名字。
  此次悠仁随一批皇室选拔而出的留学生,乘船前往大殷,正准备学习大殷文化。然而半路上遇到了暴风雨, 船不幸沉没,其余人皆坠海身亡。悠仁侥幸抱着一块浮木,漂流至此。
  说实话,齐庸凡对这悠仁说的话半信半疑。如今大殷风雨飘摇,琉球恐怕恨不得掺合一脚,怎么可能还派人来学习文化?
  恐怕这只是个幌子。
  尽管如此,齐庸凡并没有苛待悠仁。他寻思着吃饱了才好干活,等一吃完饭便指使悠仁去洗碗。
  没想到悠仁真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没一会便啪啪打碎了两个碗。
  船上本来就没带几个盘碗。齐庸凡有点生气了,吓唬他道:“你再打碎一个就把你扔下船。”
  悠仁唯唯诺诺地点头,仿佛跟之前在岛上一副王子派头的不是一个人。
  其实洗碗很简单,在齐庸凡的威胁之下,他迅速而小心翼翼地洗完碗,心想终于能休息了,坐在地上喘了口气。
  这时齐庸凡走进来丢给他一套衣服,是殷旭的旧衣。悠仁看起来也就一米七出头,这套衣服对他而言还是大了一些。
  “给、给我的?”悠仁有些讶异。
  “嗯,快换上吧,等下还要干活。”齐庸凡道。
  悠仁不禁有点感动,三下五除换好衣服。他一直有暗中观察这艘船,很显然,眼前这两人绝非普通渔夫。
  从外貌上就能看出来。悠仁从未见过这般貌美的男子,他曾被人称为琉球第一美男子,但与这二位比起来,差得不是一星半点。
  其实用“美貌”二字来形容还是太唐突了,但他一时之间真的想不出别的大殷词语。
  而两人的身着打扮亦颇为不凡。虽然款式很普通,但悠仁能瞧出这等料子,在琉球国只有皇室贵族才穿得起。
  船只是普通的渔船,但里头的摆件却看得悠仁眼花缭乱。就说外头挂着的鱼竿,那质感,那花纹,悠仁这辈子都没见过。
  他跪坐在船仓里发了会呆,像是还没从王子到阶下囚的身份转变过来,透过窗户望着外边的男人在钓鱼,怔怔出神。
  这时殷旭走了进来。他给自己倒了杯水,靠在木柱上,指着里间道:“去收拾一下,以后那是你的房间。”
  “好的,谢谢。”悠仁礼貌地回答,半晌又想自己的态度也太怂了吧,他可是琉球王子,何必怕眼前这人?
  虽然对方的眼神确实有点吓人……
  悠仁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去抱被褥,寻到殷旭指的那个小房间后,发现这里离船仓很远,几乎靠近船头了。
  当然,这是殷旭刻意而为之。他可无法容忍有人夜间偷听。
  殷旭喝完了水,又倒了一杯,拿到甲板上递给齐庸凡,道:“那琉球王子叫什么来着?悠仁?”
  “嗯。”齐庸凡随口道:“挺傻的,连个碗都洗不好。”
  “我方才让他收拾东西住到船头去了。”殷旭轻声道。
  “真的?”齐庸凡笑了笑,瞬间就明白殷旭是什么意思。他们晚上一般睡在船尾的仓屋里。
  “当然是真的。”殷旭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而彼时,另一边,悠仁刚探出头,半步走到甲板上来,就看到了这一幕。他微微张大了嘴巴,无比震惊,却又觉得眼前这一幕出乎意料地唯美……
  就像琉球画师笔下的图画一般,或像下雪的傍晚,弥漫的雪雾在空荡的街巷飘来飘去。他想起宫殿里的舞女们,身着艳色和服,身姿柔软迷人,却不及眼前这二位男子的万分之一。
  原来,男子之间也是可以发生这种关系的。在此之前,悠仁只听朋友们说过,有贵族私下养孪童,或是貌美男子。
  只是眼前这两人一看就不是那种关系。悠仁有一种说不出的错觉,认为他们应当是真心相爱吧。那种默契,举手投足间流露的情感,就像他见过的男人与妻子相处时一样。
  见他们要转过身来了,悠仁忙退步躲到船仓里,手忙脚乱地差点摔了一跤。
  而悠仁殊不知自己方才的狼狈动作全然被二人看在眼里。齐庸凡忍不住笑了笑,把玩着殷旭的手指道:“都被看到了诶。”
  殷旭面无表情:“我看他是闲着没事干,你是不是该让他洒扫船身去了?”
  “哈哈。”齐庸凡摸了摸他的头,笑道:“被看到也无所谓,等回了大殷咱们就放他离开,以后估计也不会再见面。”
  殷旭蹙眉,道:“还要把他送到大殷?”
  “送佛送到西嘛。”齐庸凡道:“对了,你赶紧去把平板藏严实些,不要被他发现了。顺便让他去扫地,给他找点事干。”
  殷旭:“要不要看看天气?这小子说他们遭遇了暴风雨。”
  齐庸凡点了点头,“也行,以防万一嘛。明日我们便能到岛上了,应当没什么危险。”
  说完殷旭便进了船仓,齐庸凡则继续钓鱼。晚饭还没着落呢,他发誓一定要钓到一条超大鱼,以此来满足自己的海钓心愿。
  殷旭先打开平板点击天气预报软件。这些天他已经能够独自使用平板,有些小游戏玩得比齐庸凡还厉害。
  屏幕显示一切正常,地图路线中这条船汇聚成一个小红点,向目的地前进。
  他松了口气,正打算把平板塞入柜中里,想了想,又设了个密码,关机。
  这也是齐庸凡教他的,以防万一。
  做完这些,他便让悠仁去扫地。而后他陪着齐庸凡在船尾钓鱼。
  其实悠仁并没有那么傻。他方才躲在角落里,亲眼目睹了殷旭摆弄平板的那一幕。多亏了这破船,钥匙都没上锁,他心里盘算着那块会发光的板子是何等宝物,表面上装着在认真扫地,等趁他们不注意,便溜到柜子那边。
  他打开柜子,取出板子,入手意外地有些沉。但不论他如何敲打、摇晃,它就跟普通金属一样,除了黑乎乎的页面似乎能反光,没什么动静。
  不是能发光吗?悠仁有点焦急,又摆弄了几下,担心那两人随时会过来,只好将板子原封不动地放回去,轻手轻脚地关上柜门。
  ……
  一晃便到了晚上。夜晚的大海黑漆漆一片,神秘中带着几分瘆人的感觉,咸腥海风吹得人平白打了个寒战。
  可怜的悠仁做了一天苦命劳工,又是洗碗又是拖地,累得脚不沾地。木船扶栏上竟还沾了一大坨黄黄绿绿的凝固鸟屎,而他也只能捏着鼻子清理。
  对此,齐庸凡很满意,觉得把悠仁救回来无疑是个正确的选择。否则现在那个要去清理鸟屎的人恐怕就是他自己了。
  于是齐庸凡让悠仁跟他们一起同桌吃饭。晚餐照例很丰盛,五菜一汤。饭毕,每人还吃了一个果冻当作饭后水果。
  悠仁吃得肚子圆滚滚,忍不住问道:“大殷的饭菜都如此好吃吗?都有那个……那个果什么冻吗?”
  齐庸凡知道他还没去过大殷,当即点了点头,道:“都有,都好吃。我的厨艺算是很差了,大殷物产丰富,好吃的可多了。”
  悠仁不禁很羡慕。他方才注意到桌上不仅有蔬菜还有水果,这些在琉球本地都是极罕见的,蔬果难以种植,普通人无法吃到,总吃鱼肉啊之类的导致国内百姓普遍营养不良。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我在古代卖零食 by 佐川川 (九) 下一篇:小丫鬟与大小姐 by 唐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