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我在古代卖零食 by 佐川川 (一)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穿越时空 种田文 经商

 第一章 

  大殷五年,越川县。
  年节将近,南方下了一场大雪。村民们说这是祥瑞,能保住明年的庄稼。
  一片寂静的荒野,伫立着几株枯萎的大树。雪落苍茫,白雪皑皑的绵延群山似乎一眼望不见尽头。远远的,从林子里钻出来两道瘦小的身影,正跌跌撞撞地向雪地跑来。
  “我……我走不动了。”
  衣衫褴褛的少女摔倒在地上,大半个身体都陷落在雪里。她裸露在空气中的皮肤已经被冻得紫青,面色发白,大口喘息,呼出的白气很快消散在砭骨的寒风中。
  旁边少年的情况并不比她好。他哼哧哼哧拖着一辆造型别致的木车,底下的橡胶轮胎深深压扎进雪泥里,死活拉扯不出来。
  这少年名叫齐庸凡。人如其名,只是数百万穿越大军中最普通的一员。
  他那个年代最兴穿越时空,书店里卖的最火的书是《唐诗宋词——助您轻松打造史上最强文抄君》、《五年科举三年模拟》《108种古代用得着的科学常识》……
  可穿越就像奢侈品,有钱人才买得起。齐庸凡就是一在仿古园林景点里开流动零食车的穷苦老百姓,响应在3087年全球脱贫的号召,赶时代潮流也穿了一把。
  外面风大,齐庸凡身上仅穿着夏装短袖,冷得直哆嗦。他从车里摸出一片暖宝宝贴上,蹲下身对姑娘说:“敢问今夕何年?”
  ——这是齐庸凡好不容易从他有限的语文水平中搜肠刮肚想出的一句古代话。
  姑娘看起来就快嗝屁了,虚弱地说道:“大殷五年……谢谢公子救了小女。”
  “没事。”齐庸凡问:“你叫啥名?”
  “柳……元……子。”
  艰难地吐出这三个字,柳姑娘便双眼一闭昏了过去。
  齐庸凡真无奈,感叹自己命运之衰。运气好的人碰上胎穿,身份天衣无缝不说,也许还能有个王公贵族的家世。
  哪像他,连车带人被空降在冰天雪地里,这下还多出一个土著拖油瓶。
  所幸齐庸凡想起之前刚给这辆零食车加过油,废了好大劲把看似瘦弱实则很重的柳姑娘运上车,他爬到驾驶座。
  方向盘上粘着一张纸。
  齐庸凡撕下来一看,乐了。
  上面写着:随机赠送66675号穿越者的福利补贴,该车上汽油与零食无限量供应。
  他不禁流下了感动的泪水,原来共产主义共同致富真的没有骗人!
  一脚踩下油门,笨重的零食车在厚厚的积雪中杀开一条血路,很快开到了平坦的小路上。
  路上的雪都已被铲走,显然此处有人烟。
  齐庸凡人生地不熟,禀着万事小心的原则不敢暴露异样,只好把柳姑娘抱下车晃醒。
  柳姑娘八成是被冻晕的。刚才车里有空调,她的身体逐渐恢复热度,迷迷瞪瞪地醒来,看到近在咫尺的齐庸凡时吓了一跳。
  她羞红了脸,怯怯道:“公、公子你离我太近了……”
  “噢,不好意思。”
  齐庸凡本来正抱着她,突然一松手,她整个人便因惯性摔在地上。
  柳姑娘:“…………”
  齐庸凡直男的粗神经却没有令他产生任何怜香惜玉之心,自顾自地说:“这是什么地方?能给我指个路吗?”
  柳姑娘拍了拍摔成两瓣的屁股,强撑着站起身说:“此地是越川县南山镇,前方再走几里路便是我家,莲花村。”
  齐庸凡对这些地名毫无印象。联系先前柳姑娘所说的“大殷五年”,他显然穿进了历史上不存在的架空王朝。
  如此有利有弊。
  国际穿越法规定穿越者不得改变大方向历史进程走向。例如齐庸凡以前的隔壁邻居二狗子,一不小心魂穿成西楚霸王项羽,花大价钱传送几十把新型M-9冲.烽.枪,最后还得憋憋屈屈地任由刘邦在他头上作威作福。
  但架空历史不在国际穿越法的保护范围之内。这意味着如果你哪天心血来潮搞个原.子.弹轰炸世界都没人管。
  齐庸凡却很扫兴。他为了这次穿越特意买了本华夏七千年从头至尾背诵了一遍,本以为能未卜先知发财致富,现在统统作废。白瞎他记得那么辛苦。
  正想着,又下雪了。天空飘零着星星点点的雪花。
  泥泞的土路湿哒哒的,脚踩下去一深一浅,活像陷在沼泽潭。田野里压白的蔬菜露出微微的绿色,缠绕着生机勃勃的藤蔓。远处淡山雾霭,烟雨朦胧。
  齐庸凡并没有闲心欣赏此番纯天然无污染的大自然美景。他惯来谨慎,怕暴露不敢在土著人面前开车,只得气喘如牛地推着前行。
  别看他今年才17岁,身材瘦削,可有的是力气。打小就没读书了,常年在外头干体力活,搬过砖,浆过水泥,在正巧遇到下坡的情况下,勉强还推得动。
  更何况这辆房车经过2899年的改装,并不像外表看起来那么笨重。
  柳姑娘在前面走着。她约莫十五六岁,俏丽秀气,走路的姿态亦娉娉婷婷。这么好一姑娘,差点在荒郊野岭被几个野男人强.奸。
  要不是齐庸凡这辆车突然从滑坡上冲下来吓走他们,恐怕柳姑娘免不了受一番屈辱。
  “公子,前面便是莲花村。”
  柳元子裹了裹被流氓撕扯得七零八碎的外袍,道:“天色将晚,公子不如在我家将就一晚?”
  齐庸凡立马点头同意。横竖他现在也没地方去,不如先停留此地探探风头。
  村里分外冷清,柳元子解释说最近有些不太平。他初来乍到不好打破沙锅问到底,只得一路随柳元子走进她家小院。
  地面上搁着几个木盆接融化的雪水,茅草屋顶上覆盖着一片白绒绒。破旧的木门半敞,迎面传来一股粪便和烟熏味。
  “元子,侬回来啦?”
  年迈的阿婆拄着木棍一瘸一拐地推门出来,昏花的老眼隐约看见柳元子身边还站在一个人,便道:“那是谁啊?”
  柳元子道:“这位是……”
  她扭头看向少年,这才发觉忘记问对方名字了。
  “我叫齐庸凡。”
  “这位是齐公子。”柳元子忙道:“娘,他在路上帮了我,一时半会没地方去,我们收留他住几晚吧!”
  “这样啊。”阿婆露出很高兴的神色,“赶紧让他进来吧,外边冷。”
  屋里中间的实木饭桌上摆着一小盘腌萝卜和几个没有半点油水的搪瓷碗。柳元子招呼齐庸凡坐下,然后帮忙把厨房里热好的饭菜端出来。
  阿婆上了年纪,但却很热情。即使家徒四壁,她仍坚持要把唯一一碗稠粥让给齐庸凡,并又煮了两个鸡蛋加菜。
  一顿饭吃下来,阿婆问齐庸凡:“小公子,你吃饱了吗?”
  齐庸凡摸摸干瘪的肚皮,又望望空空如也的饭桌,点了点头。
  柳元子则暗自松了一口气。说实话,她把齐庸凡带回家是一个极为冒险的决定。家里最近过得艰难,就算齐庸凡说没吃饱,锅里也没米了。
  饭后,阿婆去院子后面洗碗。
  齐庸凡找柳元子聊天,想尽量套出一些这个时代的信息。
  没想到柳元子压根一问三不知。其实也不足为奇,封建社会的底层百姓不识字,平常务农为生,哪有闲心关心国家大事。
  总之,齐庸凡只知道他身处的国家是大殷王朝,此地是越川县莲花村,位于南方地区。
  这里的农耕文明相当发达,粮食产量普遍很高。
  齐庸凡于是便问柳元子她们为什么就吃那点稀得可以照镜子的米汤。
  柳元子说:“最近朝廷的赋税越来越高,而且村子里的青壮年都被拉去参军了……我和娘只能靠秋收的粮食过冬。”
  她说自己还有个哥哥,几个月前被抓去参军,现在杳无音讯。
  看来国家在打仗。齐庸凡想问清楚大殷现在在跟谁打,柳元子眨巴着眼睛说:“不知道,村长说外面可乱了,大家都打起来了。”
  齐庸凡:“……”
  天色渐暗。穷人家烧不起油灯,天一黑就得上床睡觉。柳家有两间屋,柳元子和她大娘睡一起,还有一间据说以前是她哥住的。
  柳元子张罗着要给齐庸凡铺床。然而那床棉被又薄又脏,他怕自己半夜被冻死,忙拒绝了:“我睡马车里。”
  柳元子以为他带来的那辆“马车”里有被褥,便也没再强求,只说道:“我给你端个恭桶,不然半夜起来如厕很麻烦。”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花魁的玩物 by 喜洋洋 下一篇:我在古代卖零食 by 佐川川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