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将军攻略 by 雪山肥狐 (一)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强强 宫廷侯爵 重生 爽文

 1、重生

   
    云曦从一场噩梦中惊醒过来,他分明记得,自己在大楚与北燕最后一役中阖上了双眼,但“醒”来后却发现身在骁勇将军府的书房之中,怀抱着暖炉,头胡乱枕在案上放着的几本书上。
    屋外传来了一声轻响,有人掀开了帘子,朝里看了一眼。云曦下意识闭上眼睛,过了一会儿那人轻轻走近,停留了一小会儿,将一件厚衣服缓缓搭在了他肩上。
    “少爷。”那人柔声唤道。
    云曦浑身一颤,他这一生对这声音极其熟悉了,蓦地睁开双眼,呆呆望着眼前含着笑的温婉少女。
    未等他反应过来,帘子那头又传来响动,另一位少女探了脑袋进来,见他醒了,俏皮地眨眨眼睛,忍不住掩唇轻笑,笑声就如银铃一般悦耳。
    “少爷,您怎么一觉醒来在发呆啊?”
    兰萱、兰菲……云曦默念着,心里发涩。
    他当然认得这两个贴身丫鬟,兰萱照顾他多年,错过了花期,最后不得不匆匆嫁给一个老头,没过多久郁郁而终;兰菲倒是早早成了亲,只可惜所嫁非人,对方是个赌棍,常年挨打受气,还不到三十,一头青丝已全白了,倾家荡产还不够,那人还要将她卖入**……
    她们应该都老的老,去的去了,可如今在他眼前的,却是两个丫鬟年轻时的模样,他仿佛身在梦里,这一切似乎都不太对劲。
    “兰菲,你太吵了。”
    兰萱略带责备地瞥了兰菲一眼,而兰菲调皮地朝她吐了吐舌头。云曦目不转睛地盯着她们的一举一动,若这是梦,未免太过真实,他忍不住伸手去摸身上盖着的银灰色兔毛披风,这是一件他常穿的衣物,而指尖传来的温暖触感也不似作假。
    云曦僵硬地转过头,看向八宝柜上一直放着的铜镜,那里映着一张同样年轻的脸孔,正是他自己的脸。
    ……是真的,不是梦。
    云曦闭了闭眼睛。看来他不知为何确实又活了过来,而且似乎还……回到了过去。
    不,也许这是新的一世。
    “少爷?”兰萱见云曦半天没动静,又叫了他一声,温声道:“累的话,还是去榻上睡。”
    云曦回过神,假装才刚清醒,揉了揉酸涩的眼睛道:“我没困,只是看书累了休息一会儿。”
    兰菲噗地笑了,遥指着他的手道:“少爷,您这般看书,能不累吗?”
    云曦顺着她的视线扫了一眼,原来不知不觉间竟随意抓了一本书,还拿倒了。云曦勾唇,想兰萱兰菲都还是少年时,便学着自己十几岁时的语气道:“小丫头,你懂什么,这样看书只有少爷我才能办到,一般人想学还学不来呢!”
    “少爷!”兰萱与兰菲对视一眼,不约而同抿嘴乐。
    云曦心念一动,真的是兰萱兰菲,她们都还是他熟悉的脾性……那另一个人呢?
    他的脑海里飞快地闪过另一个时常与他在一起的身影,满怀期待地道:“赵允,他在何处?”
    兰萱不语,兰菲遥遥一指窗外。云曦站起来,迫不及待地扑到窗前朝外看去,只见书房外立着一位脚踏马靴腰悬宝剑肤色有些黑的壮汉,发觉他灼热焦急的视线后,不好意思地抬头,憨笑了一下,低低叫了一声:“少爷。”
    是赵允,他最忠实的心腹、部下,还有朋友。
    云曦的视线模糊了一片。就在不久前,赵允飞身替他挡下了北燕士兵射过来的箭矢,在受了二十多处剑伤后,倒在他面前咽了气,是他亲手为赵允合上了双眼,将染了血的佩剑重新放回到赵允身边。
    赵允也活着。云曦忽然有了几分劫后余生般的喜悦,很想放声大笑。
    “少爷,您没事吧?”兰萱见他醒后神情变幻莫定,很有几分担忧。
    “没事,我好得很。”云曦笑道,“只是一觉醒来,觉得自己许久没见到你们了……”
    “少爷,您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兰萱犹豫了一下道:“您该不会睡迷糊了,忘记皇上今日要召见了吧?”
    “什么?!”云曦大吃一惊。
    在……姑且算是上一世,他与皇帝的关系很一般,虽为了大楚四处征战,皇帝仍不信任他,最后一役,云曦八百里告急了无数次,粮草与援军始终未能及时到位,不得不说,这是他战败的主要原因。
    文臣死谏,武将死战,云曦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并不畏惧死亡,但临死之际却有着诸多不甘,他真的很想知道坐在龙椅上的那一位心里是怎么想的,既不信任他,为何要派他打这一仗,既开了战,为何又要扣着粮草与援军,白白牺牲掉这么多大楚将士的性命。北燕经这一战,可直捣大楚皇城,云曦并不知晓上一世最终战况如何,不堪设想是必然的。
    只是他以为一切都走到了尽头,没料到还能重头再来,这也就意味着有些事还有转机。
    云曦飞快收拾完毕,换上了一身鲜亮的蟒袍,戴了玉冠束了玉带,腰上斜斜插了根马鞭,一扬门帘朗声道:“走。”
    门外守着的赵允见他如此装扮,会意地点点头,去马厩牵来两匹骏马,云曦利落地飞身上马,赵允紧随其后,两匹马先后奔出了骁勇将军府,沿着大道飞快地驰向皇宫。
    “骁勇将军!”负责镇守宫门的侍卫纷纷跪下行礼。
    赵允勒住马道:“少爷,进到宫里一切小心。”
    云曦略一点头,赵允此次进不了宫,方才在马上的功夫,他已与赵允草草聊过,唯恐重生的这一世与他的记忆有所偏差。幸好这一世,他依旧是荣安长公主之子、十六岁平西疆,十八岁定前秦,名扬天下的骁勇将军,他就是他自己,这无疑是得知重生之后,最大的一颗定心丸。
    云曦下了马,步入宫门,早有内侍专门候着他,为他引道。一路上杨柳依依,红墙绿瓦连绵不断,大楚的皇宫,与记忆中相比,并没有多大改变。各处玉道云曦都认的,进入宣德殿之后,一眼便见到龙椅上年迈的皇帝,他突然间发现,自己犯了个天大的错误。
    这位皇帝,并非令他战死沙场的那一位,确切来说,是那一位的爹,先皇,史称宸武帝的穆子越。
    重生之后的他还很年轻,未满二十,这时在位的,肯定还是宸武帝了。
    云曦不知不觉松了口气。他是荣安长公主之子,长公主其实并非皇帝亲妹,而是刚出生就从宗室抱养过来的,从小与皇帝一起长大,按辈分来说,他得叫眼前的皇帝一声舅舅。且印象里的穆子越对他很不错。只是他的身世有些复杂,对着穆子越实在亲近不起来。
    这主要是因为云曦之母荣安长公主辗转的一生。她曾远嫁大楚邻国南诏,但大楚后来又将南诏吞并。荣安长公主在战乱中流落,时隔几年才得返大楚皇城,与皇帝重聚,而云曦,是荣安长公主在流离失所时诞下的孩子。那时长公主原来的丈夫已逝,南诏余党一直在追杀这位大楚公主,长公主逃出南诏皇宫,与她当时的救命恩人,大楚将军云重结了亲,便是云曦的生父。
    云重将军在云曦出生后不久,为了保护长公主母子,死于南诏余党的乱刀之下,长公主也才得以摆脱南诏追杀,隐姓埋名几年,平安返回大楚。
    待她重返皇城,才得知云重在皇城已有妻儿,长公主不愿为妾,凭她的皇族身份,只消一声令下,云重发妻也只能让位,长公主却道云重已逝,姻缘已断,不可再因一己之私打扰其家人。穆子越曾将她与云曦接入宫中,因怜惜长公主年轻孀居,重新为长公主赐婚当时的忠勇伯郑恒,这段婚事只维持了半年,郑驸马狂悖,长公主果断与郑驸马和离,从此再不嫁人,直到病逝。
    大楚史官如此形容这位长公主,她是一位极具传奇色彩的女性,所经历的三段婚姻,每段都以悲剧收场,不论是为了国家大义和亲远嫁,抑或是逃亡途中与云将军结亲相报,抑或是毅然与郑驸马和离,都体现出长公主聪慧勇敢充满决断的一面。
    穆子越一生,都在不停怀念着长公主,并且对长公主唯一的儿子云曦信任有加。据说,云曦像极了长公主,英勇善战则继承了其父,十五岁便立下战功封为将军。但许是因为幼年时的坎坷经历,再加上长公主的严格教诲,云曦对穆子越始终是恭敬有之,亲近不足。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骄傲花魁 by 喜洋洋 下一篇:将军攻略 by 雪山肥狐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