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穿越之家有小夫郎 by 夜悠(上)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穿越时空 平步青云 宅斗 励志人生

内容简介:作为一个二世祖,  

黎耀楠从没想过自己会穿越。  

作为一个直男,  

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娶一个男人做老婆。  

夫妻同心,其利断金,黎耀楠带着老婆,从落第书生,到一方大员,一步步平步青云,扶摇直上。  

开新文了,喜欢的朋友请点个收藏,求围观,求包养!本文架空历史,考究党勿入!  

通俗版:这是一个穿越直男,娶了小受,然后努力把自己掰弯的故事。  

穿越攻VS重生受  
 

搜索关键字:主角:黎耀楠,林以轩 ┃ 配角:黎泰安,马玉莲,黎家和林家一干人等 ┃ 其它:宅斗,励志,当好官,婚恋

☆、001

  黎耀楠是被一阵骂骂咧咧的声音吵醒的,他明明记得自己出了车祸,这是哪家医院这么吵。
  不,不对,鼻子里没有任何消毒水的味道。
  这里不是医院,会是哪?
  黎耀楠思绪瞬间回笼,他虽然是个二世祖,但该有的精英教育一样不少,立马把车祸阴谋化了,难道又是那个女人搞得鬼?
  费力的睁开双眼,黎耀楠立时蒙住了,眼前古香古色的房间是哪?旁边几个穿着古装的女人是谁?这是哪个片场?狠狠掐了自己一把,他发誓,他绝对不是在做梦。
  “二少爷醒来啦——”听见他的响动,一个丫鬟装扮的女子,扯着嗓门大喊,旁边几人立马围了上来。
  “什么,什么,可算醒过来了。”
  “醒来了就好。”
  “真是晦气。”
  几个女人七嘴八舌,黎耀楠被吵得脑袋疼,一幅幅不属于记忆的画面出现在脑海,幼年失母,父亲冷待,继母笑里藏刀,兄弟欺辱嘲笑,刻苦读书,落榜失意,被订婚约,一幕幕仿佛亲身经历,黎耀楠头痛得快要爆炸,两眼一黑,又晕了过去。
  屋子里又是一阵忙乱。
  再次醒来,已是傍晚。
  看着熟悉而又陌生的房间,黎耀楠很清楚自己穿越了,并且还是穿越在一个历史上从未出现过的古代。
  他该庆幸自己还没死吗?
  黎耀楠苦中作乐的想道,从三十二岁的老男人,变成十七岁的美少年,平白年轻了十几岁,算起来他还赚了。
  跟白日里的喧闹不同,此时屋里一个人也没有,可想而知这位黎家二少爷,平日被冷待到什么程度。
  感觉身体有些无力,遵循着本尊的记忆,黎耀楠唤了一声:“落霞——” 
  不多时,一位俏丽的小丫鬟,掀开帘子走了进来,嘴上还絮絮叨叨的说道:“哎哟!我的二少爷,您总算是醒来了,今儿夫人派人来过了,您要是再不醒来,咱们这些下人可又要挨板子了。”
  !
  黎耀楠冷笑,若不是怕挨板子,敢情自己这会儿还找不着人伺候,淡淡看她一眼:“我饿了,摆饭罢!”
  “都这个时辰了。”落霞明显有些不乐意。
  黎耀楠心里很窝火,原本穿越了就不好受,莫名其妙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不说,就连一个小丫鬟也敢跟他摆脸色:“让你去就去。” 
  落霞吓了一跳,很显然黎耀楠此前从未如此疾言厉色,心中虽然不满,倒也不敢真的乱来,哼哼唧唧了一声,厌恶的看了黎耀楠一眼,扭头就走:“奴婢这就去。”  
  黎耀楠松了口气,心里忍不住苦笑,本尊的处境恐怕比想象中还不好。 
  缓缓从床上起身,随意从柜子里拿了件青色衣裳,刚刚穿戴完毕,一个丫鬟就端着饭菜进来了,只是却不是刚才的大丫鬟落霞。
  黎耀楠对此并不在意,仿佛都在意料之中,注意力很快被饭菜吸引。
  简简单单的两菜一汤,看色泽就不是主人家该吃的东西,然而黎耀楠此时却顾不了许多,两天两夜滴水未进,他早已经饿得浑身无力,连续吃了三碗后才缓过气。
  “端下去罢。”用帕子擦了擦嘴,黎耀楠看了那丫鬟一眼:“还有人呢?”
  “回二少爷,落霞姐姐去了夫人那,翠柳姐姐和李嬷嬷在新院子,过几日便是您大喜的日子,她们都正忙着呢。”
  黎耀楠淡淡一笑,仔细端详着那丫鬟:“你□□香。”  
  春香一脸惊喜,没想到二少爷竟记得自己的名字,急忙福了福身:“是奴婢。”
  黎耀楠脸上的笑容淡了些:“行了,下去罢,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春香欲言又止,但见二少爷一副不欲多谈的神态,只得收拾好碗筷,一脸失落的退了下去。
  待她走后,黎耀楠疲惫的揉了揉额角,原主还真是留给他一个烂摊子,身边的人不是钉子就是白眼狼,外还有继母虎视眈眈,当真是四面楚歌。
  只是不知这春香又是谁的人。明知自己讨厌夫人,对婚事厌恶至极,却偏偏在他面前提起,若是换成原主,此时恐怕已大发脾气,对李嬷嬷等人的厌恶也会达到顶点,当真闹出事来,丢人的还是他自己,就凭老爹的偏心,一场麻烦肯定少不了,说不定成亲后便会顺理成章的分家,径直把他这碍眼的家伙扫地出门。
  堂堂黎府二少爷,正室所出的原配嫡子,混到他这种程度也真够可悲。
  记忆中黎耀楠知道,这个和他同名同姓的少年,七岁丧母,不到一年,父亲便把侧室扶正,只因这侧室是他的表妹加真爱,原主至今没有长歪,还是多亏奶娘的功劳,只可惜奶娘六年前便被夫人寻了个借口打发出府,从此少年就变得越来越阴沉,性子也愈发不讨喜,只一心苦读圣贤书,妄想着金榜题名,能一吐心中恶气。  
  然而,科举又岂是那么好考,别的不论,但看那继室夫人,又怎会轻易让他出头,原配嫡子的身份,就像是插在继室夫人心中的一把刀,不仅象征着她的耻辱,更是她曾做过妾室的证明。
  故事很狗血也很老套,这位继室夫人姓马名玉莲,跟黎老爷青梅竹马,黎老夫人对此乐见其成,哪怕就是为了帮衬娘家,她也乐得儿子跟侄女亲上加亲。
  但黎老太爷却不同,黎家是泥腿子出身,曾祖父用心苦读,五十三岁中举才改换门庭,黎家原就根基浅薄,黎老太爷自然看不上小门小户出身的马家,一心想为儿子攀一门好亲。
  黎泰安那时也争气,年纪轻轻便考中秀才,黎老太爷当时就相中自家上峰,扬州通判张大人家的嫡次女,专断独行为儿子定下这门亲事。
  按说张氏下嫁,入门后的日子应该很好过才对,谁知三个月不到,黎府后门一顶小轿便抬了侧室入门,七月后早产下一个大胖小子,要说这其中没猫腻,谁信?
  张家人悔得肠子都青了,只是木已成舟,女儿嫁都嫁了又能如何,为了女儿能在黎府好过,纵然有再大的火气他们也只能忍着。
  张氏整日以泪洗面,对丈夫彻底死了心,万幸她的肚子争气,一年后产下黎耀楠,有了儿子傍身,又有娘家和黎老太爷撑腰,从此她便关起门来过日子,一心扑在儿子上。原本若一直这样下去,待到黎耀楠成年,她也就熬出头了,哪晓得天有不测风云,黎耀楠四岁那年,黎老太爷突发疾病去世,没了这位当家人,黎府彻底成为黎老夫人的天下,张氏的日子愈发举步艰难,虽有娘家帮衬,但张、黎毕竟是两姓人,张府再怎么势大,又哪能管到别人家的后宅内院,没几年张氏便撒手而去,只留下七岁稚子何其无辜。
  张家人为此还闹过一场,看在黎耀楠的份上,最后又不了了之,黎耀楠毕竟是张氏留下的唯一血脉。最终他们也只封存了女儿的全部嫁妆,交予黎耀楠亲自保管,黎家的人,他们一个人信不过。
  原以为这样,至少能让外孙多些底气,日子好过一点,却不知他们的忍让,在黎泰安看来是嘲讽,他们的妥协,黎泰安更加以为是威逼。
  当时黎泰安虽然忍下来了,但转过身,一年孝期未过,他便迫不及待把马玉莲扶正,反手一巴掌扇在张家人脸上。
  此一举动,彻底惹怒张家,径直带人打上门来,当时事情闹得很大,几乎整个扬州城都知道了,就连奏折参的都有一打,宠妾灭妻虽不是大罪,但少不了一个治家不严,黎泰安的仕途就此止步,黎老夫人慌了,黎老爷终于怕了,这时才开始后悔没有听从父亲的劝告,只是他们早干嘛去了。
  只可怜了黎耀楠,原本就没了娘亲,又被爹给恨上了,还被舅舅家迁怒,从此便真的无依无靠,他在黎府的日子可想而知。
  不过所有事情都有两面性,也幸亏张家有此一闹,黎耀楠才能平安长大,哪怕就是杜绝为了外面的传言,为了黎府的脸面,黎耀楠可以养歪、养废、却不能养死、养残,否则光唾沫芯子就能把黎家人淹死,单靠张氏留下的几个心腹,黎耀楠又哪能活到现在,恐怕早已经病死在床上,也等不到自己这外来者占据。
  真是个可怜的孩子,黎耀楠轻轻叹息了一声,没想到这倒霉的孩子,竟比自己还悲催,他的父母虽然离异,但至少还有爷爷疼爱,去世前爷爷还留给他黎氏集团30%股份,一度让继母红了眼。
  只所谓有所得必有所失,钱帛动人心,也是因为这30%的股份,他从小到大祸事不断,哪怕表现的再纨绔,防备的再严密,最终还是百密一疏,一命呜呼,只可惜了之前的布局,也不知那家伙会不会按计划行事。
  应该会吧!黎耀楠不怀好意的笑了,没了自己这绊脚石,那家伙的行动应该更加顺利,至少不用多分一份红,节约了一大笔钱财,便宜他了。  
  他心里只对黎老爷子有些歉疚,爷爷要是知道自己如此败家,恐怕会气得从棺材里跳出来。
  但那又如何,他跟继母的关系,从那30%的股份开始,就已经不死不休了,他承认自己从来就是一个自私的人,他不给的东西,别人休想来抢,他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休想得到,他就是这么一个混账!
  黎耀楠唯一只有些遗憾,自己看不到黎氏集团破灭的那天。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了,求捧场,求撒花,喜欢请点个收藏,谢谢啊。。o(∩_∩)o

 

 

☆、002

  其实,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上辈子的事情,过去了也就过去了,风吹云散。
  他既然穿越到这里,就不会很矫情的哭天抢地,死后还可以重生,不是谁都有这个福运,虽然很怀念现代的高科技,但他更珍惜这一次再生的机会。
  只有死过一次他才知道,自己竟如此惜命。  
  既来之,则安之,目前当务之急,是怎样在这个陌生的世界生活下去,黎耀楠向来都是一个很实际的人,让他如原主那样憋屈,绝无可能。
  “哎哟!我的二少爷,您总算是醒来了。”人未到,声先到,一位衣着打扮颇为体面的妇人,风风火火闯进屋子。
  黎耀楠唇角抽了抽,这话听起来挺耳熟。
  “人呢,人呢,人都死哪儿去了,怎么都不点灯?”李嬷嬷颐指气使,进屋便开始骂人,那架势竟比主子还气派。
  两个小丫鬟鱼贯而入,急忙点燃烛台,屋里的光线瞬间变得明亮。  
  李嬷嬷随意找了张椅子坐下,其中一个丫鬟赶紧给她上了碗儿茶。
  黎耀楠冷眼旁观,对这一幕并不意外,记忆中似乎经常上演,他心里忍不住为自己哀叹了一把,究竟谁是主子谁是奴才!  
  李嬷嬷端起茶碗儿,浅浅呷了一口,这才转头看向黎耀楠,语重心长的说道:“你怎就这么想不开呢?林家多好的亲事,那可是京里的高门大户,咱们巴结还来不及,你怎就不愿意?”
  黎耀楠静默不语。
  李嬷嬷接着说道:“你也不想想自己是什么身份,林家公子配你,那是绰绰有余,你这样要死要活给谁看,岂不是让老爷和夫人生气?”
  “那该怎么办?”黎耀楠被她的说词气笑了,他一直觉得这个世界很奇妙,除了男人和女人之外,还有一种独特的性别,那就是双儿,他们不仅具有男性的生殖器官,还具有女性的生育能力,往好听了说是可男可女,说不好听就是不男不女,一般的好人家,没人愿意娶双儿,除非别有所图,与黎耀楠定亲的那位林家公子,便是个双儿。
  其实若仅仅是这样,原主也不会一命归西,双儿的社会地位虽然低下,但娶嫁之事也不是没有,刚知道定亲的消息,原主其实挺高兴,毕竟,若能和京里搭上关系,娶个双儿又如何,算起来还是他高攀,只是他也不想想,若真有这样的好事,又怎会轮得到他?  
  双儿在这个世界,一直是一种不尴不尬的存在,他们的身体比之男人略显柔弱,生育能力又比不上女人,除了个别高门大户真疼孩子,会为自家双儿挑选门第较低的夫婿,嫁过去做正妻以外,大多数双儿不是被卖去小倌馆,便是被送入达官贵人的府邸当侍君。
  黎耀楠娶林家公子,虽会被外人看不起,有吃软饭的嫌疑,但若能摆脱他在府里的境地,他是真心愿意,问题就出在两天前,原主路过小花园的时候,突然听见丫鬟们啐嘴,原来那林家公子不检点,与人私奔未遂,早就破了身子,林家之所以急着把他嫁出去,也是为了遮掩丑事。
  黎耀楠如遭雷击,一顶绿油油的大帽子,是个男人都受不了,当时就喷了一口老血,一口气没喘上来,直挺挺倒在了地上。
  再次醒来,身体的灵魂就换成他了。
  黎耀楠默默为原主点了两根蜡烛,这样的死法,还真是......
  心里正想着事情,李嬷嬷尖锐刺耳的声音,打断他的思绪。
  只见李嬷嬷腰板儿一挺,眉眼一竖,嘴上振振有词的数落道:“自然是高高兴兴做新郎官,像你这样高不成低不就,哪能娶到好夫人,也亏得林家人不嫌弃,林家小哥儿你是娶也得娶,不娶也得娶,了不起以后多纳几个妾便是,你这样闹腾来闹腾去又何必,到最后吃亏的还不是你。”
  “行了,我知道了,且容我考虑考虑。”黎耀楠看着她一张一合的嘴巴,忍了又忍才没一口唾沫喷在她脸上,这样的颠倒黑白话,她也好意思说得出口。心里生出一种莫名的悲哀,他知道这不是属于自己的情绪。
  李嬷嬷撇了撇嘴,对黎耀楠的话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淡淡的提醒道:“随你,新院子已经收拾好了,你最好尽快找个时间般过去,免得林家人来了不好看,还有,既然你身子好了,别忘了去给夫人请安。”
  李嬷嬷说完,站起身,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领着两个小丫鬟扬长而去,黎耀楠目瞪口呆,这哪里是伺候他的下人,这简直是祖宗!
  “来人,备水,爷要沐浴。”黎耀楠冲着门外大吼一声,心里火得很,他这主子当的也太没尊严。
  “等等!”
  “来了,来了。”
  过了好一阵子,翠柳才一脸不耐烦的进来,淡淡看着黎耀楠,一动不动。
  “愣着干嘛,还不快去?”黎耀楠面若寒冰,自然知道她要干嘛,只是他却不打算跟原主一样,使唤个下人还用银子,反正原主向来阴沉惯了,偶尔发个脾气很正常。
  “这时哪来的热水,厨房早就熄火了。”
  “熄火了就去给爷烧,使唤不动你是不是,那行,明天我就去回了夫人,落秋阁庙小,容不下你这尊大佛,别的院子,你爱去哪去哪,滚!”
  翠柳愣了愣,登时被唬住了,心里有些惊怕,二少爷再怎么说也是主子,真到了夫人那里,哪怕就是为了面子,被处置的也只会是自己,急忙哭道:“二少爷你这不是要我的命吗?大厨房没有热水,咱们烧些就是了,你发这样大的脾气,这让我以后怎么见人。”
  “出去!”黎耀楠冷喝,眉宇间是从未有过的冷冽,李嬷嬷他虽然动不了,但若要收拾一个小丫鬟却轻而易举。
  自从当年张家闹过一场,黎老爷吃了大亏以后,凡事就特别注重家里的脸面和名声,也正因为如此,表面上他们对黎耀楠从未苛待,马玉莲还借此刷了不少美名,外面的人提到她,谁不称赞一个好字,至于真实的情况,单看这些下人就知道,原主过的是什么日子。
  不过也幸亏他们爱面子,才让自己有空子可钻,要不然下人们阳奉阴违,他还真没办法,这时他总算是体会到张氏曾经的寸步难行是何等滋味。
  “奴婢这就让人去打热水。”翠柳惊疑不定,急忙退了出去,心中暗自琢磨着,改日定要找夫人身边的碧荷说道说道。
  黎耀楠阅人无数,一眼便看出她的盘算,只是他却并不打算阻止,大不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目前家里还需他联姻,总不会太过分。
  没过一会儿,茗夏,至冬,他名义上的两个贴身小厮,就抬着一桶热水进来了。
  黎耀楠咧嘴一笑,这热水烧得果然快,这么点时间怕是连灶头都点不燃。
  反正目的已达到,追究起来也没意思,黎耀楠摆了摆手:“行了,都下去罢,爷自己来。”
  茗夏、至冬闻言告退,黎耀楠只当没看见他二人脸上的不满,笑话,打从上辈子开始,他就是一个二世祖,作为一个合格的纨绔子弟,向来都只有他以势压人,何曾见他理会过旁人的想法,这一美德,他决定这辈子也要将它发扬光大。
  舒舒服服洗了个澡,身上立时舒坦许多,就连紧绷的精神都舒缓下来。他穿越虽然不过才几个时辰,感觉却比打了一场仗还累,心累!
  让人把水抬出去,屋子里打扫干净,黎耀楠栓上房门,这才有心情整理自己的思绪。
  其实他对娶妻并不排斥,上辈子他父母就是家族联姻,而他也早就做好了联姻的准备,之所以一直没结婚,是不想给他人作嫁衣裳,凭什么他牺牲了婚姻,便宜的却是那对母子,一拖就拖到临死前,他都还是黄金单身汉。  
  至于婚前失贞什么的,以一个现代人的眼光来看,黎耀楠表示,他真的一点也不在意,他自己原就是一个没节操的人。
  黎耀楠只是有些犯愁,他是一个直男啊!靠!
  娶一个人妖当老婆,压力很大好不好!   
  不是没想过一走了之,干脆和黎府脱离关系,但他一没路引,二没户籍证明,就算去到外面,在这个陌生的世界,又哪有安生之地。没有户籍的人是黑户,出了黎家他不怕,他只怕被一些犯人家属拿去顶罪,那他找谁哭去。
  思来想去仿佛都只有一条路可走,还真如李嬷嬷所言,林家公子他娶定了。
  黎耀楠眉头紧锁,旋即又舒展开来,心里只小小郁闷了一会儿便不再纠结,其实娶妻就娶妻,吃亏的总归不会是男人,他心中只要这样一想,对成亲也就没那么抵触。  
  这门亲事是他大哥,也就是马玉莲所出长子为他谋划来的。马玉莲共出两子一女,长子黎耀祖年十八,次子黎耀宗年十五,光宗耀祖,单听名字就看得出来,黎老爷对这两个儿子抱有多大期望。
  黎耀祖也确实没有辜负他们,两年前就考中举人,只是在春闱的时候出了意外,主要原因却不在他,眼看春闱在即,黎耀祖打小没离开过扬州,一到京就水土不服一病不起,待到病好之后,殿试都已经过了。
  他当时各种复杂的心绪且不提,黎家各种嘘寒问暖,一车一车东西往京里送。
  看过京中繁华,他哪还愿意回祖籍,当时就在京里扎了根,发下宏愿,一日不金榜题名,一日不返乡。
  京里像他这样的举子有很多,但像他这样年轻有为,家底丰厚,模样俊朗,学问又好的却寥寥无几,也算是他运道好,一次聚会当中,被户部尚书看中,许了家中庶女与他为妻,黎耀祖的身价立马水涨船高。
  作者有话要说:  做封面实在无能,先凑合着用。o(∩_∩)o

 

 

☆、003

  与此同时,黎耀楠的生活水平直线下降。
  这些年,马玉莲一步一步换掉张氏留下的人,表面上对黎耀楠很好,吃穿用度皆上等,实际上李嬷嬷却把持着他房中的一切,月利落到他手中已所剩无几。
  不是没有吵过,闹过,然而却没有任何结果,继夫人总是笑眯眯的说“你还小,一应物品理应交予嬷嬷保管,弄丢了可怎么是好,乖,听话,李嬷嬷也是为了你好。”  
  父亲,他从来都见不到人,在原主的记忆中,一年到头,见到父亲的次数,十根指头都数得出来。
  至于祖母,就别提了,祖母从来都只会骂他“养不熟的白眼狼!”她把对张氏的不满,对黎老爷仕途不顺的愤恨,通通发泄在他身上。
  下人们看碟下菜,眼见没人给黎耀楠撑腰,更加疏忽怠慢起来,久而久之,就养成了原主阴沉、孤僻的性子,极度的自尊和自卑,让他竖起了浑身的倒刺,他恨周遭一切的人与事物,但他却反抗不了,也没那个能力反抗,于是他就把所有的心思都用在读书上,只有读书可以让他出人头地,也只有读书才能让他离开这个憎恨的地方。
  在原主的心目中,读书就像是一根救命稻草,唯有紧紧抓住,他才不会觉得生无可恋。  
  两次科举落第,黎耀祖却青云直上,两相对比之下,原主心灰意冷,整个人都失魂落魄,消瘦得只剩下一把骨头,更加没日没夜用心苦读,那时他心里其实是绝望的。
  直到定下婚事才又振作起来,眼前仿佛出现了一条新的道路,看见了新的希望。
  回想着脑海中的一幕幕,哪怕没有亲身经历,黎耀楠依然可以清晰感觉到原主的情绪,订婚时的喜悦,发现被愚弄时的怨恨,以及那种哀大莫过于心死的绝望,他知道,原主那时是不想活了,所以他在继承这个身体的时候,才没有遇见任何阻碍,仿佛他们两个本就是一体。
  黎耀楠只对一点有所不满,他在继承原主记忆的同时,也继承了原主的情感,真特么草蛋!
  他心里那种强烈要出人头地的愿望是为毛啊!
  黎耀楠欲哭无泪,他现在只庆幸自己没有继承原主的性格,否则的话,还让不让人活了。
  原主是那种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人,被人卖了还会帮人数钱,但黎耀楠却不同,作为一个二世祖,八面玲珑是必须的,凭借原主的记忆抽丝剥茧,很容易他便理清这门婚事的来龙去脉。
  黎耀祖岳家嫡母的亲妹妹,正是景阳侯府的二房夫人,她的女儿行四,名静姝,今年初被圣上指婚与六皇子做正妻,原本这是满门荣耀的喜事,谁知正在这节骨眼,三房嫡出幼子林以轩却做出与人私奔的丑事。
  事关整个家族的名声,四小姐又出嫁在即,这会儿无论是把林以轩送去家庙,还是让他无声无息的消失,都会有不打自招的嫌疑,万事无风不起浪,唯一的办法就是尽快把人嫁出去,只是由于时间紧迫,让他嫁给谁却成了难题。
  好的人家不愿娶,林以轩摆明了就是一个弃子,更何况他还是双儿,差的人家同样不行,景阳侯府在京里有头有脸,随意把儿子嫁了,这不是明摆着告诉人家有问题吗?
  于是,经过黎耀祖舌灿莲花,黎耀楠入了林家人的眼,婚事也就这样定了下来。
  林家的人对此尤为满意,黎耀楠是举人的弟弟,家里祖上三代有人做官,这个身份很不错,量谁也说不出什么闲话。
  尚书夫人也很满意,帮自己妹妹解决了一桩麻烦事,侄女可以顺顺当当嫁入皇家,她脸上与有荣焉,看待家中庶女及女婿也顺眼起来。
  黎耀祖更加满意,没了岳家嫡母从中作梗,他在京里的路程将更加顺坦。
  这门婚事当中,唯一的炮灰恐怕就是黎耀楠,当然,或许婚事的另一个主角也不愿意,但那又如何,他既然做出与人私奔的丑事,就要承担后果!在林家人眼中看来,他们给林以轩找了门好亲已经仁至义尽,又哪会管他婚后的生活会怎样,他哪怕就是死,也只能死在黎家。
  这也是黎耀祖能放心胆大,为弟弟结亲的原因,他根本不怕黎耀楠能掀出任何风浪,就算跟景阳侯府做了亲,林家人撇清关系还来不及,又哪会真认这个哥婿,没见林家公子出嫁,都是在扬州城吗!
  黎耀楠一时之间愁肠百结,除了叹息还是叹息,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
  现代人有句俗语,生活就像强女干,你若是反抗不了就得学会享受,他觉得这句话正适应他现在的心情。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就月上中梢,这具身体到底才大病初愈,只这么一阵子,他就隐隐感觉到有些疲惫,并不打算勉强自己,太多的事情一时半会也理不清,干脆躺倒床上闭目养神。
  经历了车祸和穿越这种匪夷所思的事,他原以为自己会睡不着,没想到居然一夜无梦,黎耀楠在心中暗自吐槽,他的心里素质果然很强大。
  八月的天气已渐渐转凉,清晨凉风徐徐,空气中还带有泥土的清香。
  第二天,黎耀楠早早就起了床,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整个人都变得神清气爽,这可比现代的二氧化碳要好多了。
  让人打了水来,黎耀楠按照原主的记忆,梳洗、漱口,言行举止之间没有任何突兀,就连绾发的动作都很顺手,仿佛他就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古人。
  黎耀楠觉得这样挺好,他不喜欢搞另类,也没有小说中,穿越者的那种,我是主角我怕谁的霸气侧漏,他的出身注定了他微小谨慎,他从来不会小看任何人,有时候许多事情,坏事的往往就是小人物,而细节才是决定一切的关键,他不会给任何人留下任何破绽,特别是伺候他的这些下人,他们对原主很熟悉,如果转变太大,肯定会引起怀疑,在没有万全的准备之前,他不想徒生事端。
  定定站在镜子前,黎耀楠第一次认真打量这具身体的模样,镜子里的少年面色苍白,嘴唇青紫,两眼无神,眉宇间郁郁不得志,整个人都给人一种阴恻恻的感觉。  
  黎耀楠唇角抽了抽,努力在这张脸上找长处,么蛋,他是个攻好不好,镜子里的弱鸡是谁啊!  
  对于一向都很臭美的人来说,黎耀楠坚决不肯承认,他被自己模样打击到了。捏了捏自己消瘦的身子板儿,突然无比怀念他上辈子黄金比例的身材,以及那张风靡万千少女的脸。
  “二少爷,都已经辰时了,你到底还走不走?”落霞等得不耐烦,进屋就看见二少爷对着镜子发呆,不屑的撇了撇嘴,二少爷就是再照镜子,也没有大少爷好看。
  黎耀楠回过神,没忘记今天要去给夫人请安,既然必须得成婚,与其哭丧着脸被人逼迫,还不如想法子从中讨好处,只要林家公子还没嫁进来,婚事一日没尘埃落定,马玉莲为了让他听话,他所提出的条件,如果不是太过分,她肯定会应承。
  再次盯着镜子看了一眼,黎耀楠暗暗给自己打气,其实这具身体的版型还不错,只是瘦了些,矮了些,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在加上原主性子阴郁,身体又病病歪歪,气质看起来很颓废,才把他好好的相貌遮住了,人都说相由心生,现在身体的主人换成了自己,好生锻炼锻炼,多吃些有营养的食物,补回来应该不成问题,十七岁还有不少成长的空间。
  黎耀楠一边盘算怎样才能恢复他健硕的身材,一边慢悠悠的往正院走去,反正他的身体是病人,走不快大家要体谅。
  落霞、翠柳紧跟在他身后,倒不是突然良心发现,决定做好一个丫鬟的本职,而是想去正院占占喜气,巴结巴结正院的姐妹,二少爷眼见没什么出息,她们在二少爷身边伺候,要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这也是落霞、翠柳一找着机会,就往正院里钻的原因,姑娘大了,心思也活络了,哪个少女不怀春,她们为自己多做打算也没错。
  落秋阁距离正院不远不近,黎耀楠到的时候,马氏已经起身了。
  外面伺候的丫鬟通报了一声,没多久,屋里就传来让他进去的声音。
  黎耀楠眉目微微下垂,由于学不来原主的阴郁,他就尽量使自己维持面无表情。
  进屋后,除了马氏之外,马氏所出嫡女黎淑珍,和文姨娘所出庶女黎淑云都在,她们一个芳龄十二,一个芳龄九岁。自从当年黎老爷仕途受到牵连,他不仅迁怒黎耀楠,对马玉莲也冷淡下来,什么表妹,什么真爱,在前程仕途面前全是浮云。
  黎老爷一个一个妾室纳进门,所有的委屈,马玉莲只能打落牙齿往肚里吞,直到黎耀祖中举,她才扬眉吐气,这让她怎能不恨,怎能不怨,为了维持正室的脸面,她虽然不能光明正大做什么,但这并不代表她会放任黎耀楠有出息,放任黎老爷有庶子,她的心,早在选择做妾室的那天开始,就被染黑了。                   
  作者有话要说:  突然发现取名无能,之前换了两个书名都重复,擦汗!
  求收藏,求撒花,请大家都不要客气的来吧!!o(∩_∩)o

 

 

☆、004

  “给夫人请安。”黎耀楠规规矩矩行了一礼。
  马氏和悦颜色,略显责备的瞥了他一眼,嗔道:“你这孩子,身子才刚好,怎就如此多礼,快起来罢。”
  “礼不可费。”黎耀楠板着脸回答,把一个酸腐书生的刻板,扮演得淋漓尽致。
  马氏指了指旁边的椅子,笑着说:“快坐罢,你如今身子可金贵,万不能有什么闪失。”
  “谢夫人。”黎耀楠只当听不懂她话里有话,并不打算委屈自己,顺着她指的方向坐下,然后才开始打量记忆中的这位继室夫人,马玉莲长得确实漂亮,瓜子脸,丹凤眼,下巴小巧玲珑,朱唇欲语还羞,肌肤似雪,杨柳细腰,哪怕已年过三十,但以一个男人的眼光来看,却显得更有风韵,难怪当年能把黎老爷迷得神魂颠倒,踩着张氏的尸骨往上爬,作为一个小妾来说,她其实挺成功。
  “就你事情多。”黎淑珍小声嘀咕了一句,毫不掩饰她脸上对黎耀楠的轻蔑。
  “别乱说。”马氏笑着斥道,却是没有任何责备,很显然对女儿的话也很赞成。
  “本来就是嘛!”黎淑珍小嘴一撅,扭过身子,故作生气,只见她樱唇不点而赤,面颊娇艳若滴,腮边还泛着淡淡的红晕,模样别提多可爱。
  马氏越看越满意,她的女儿就是漂亮,笑着打趣起来:“你还有理了?你这样牙尖嘴利,将来可怎么找婆家。”
  “娘——”黎淑珍羞涩的撒娇,满面嫣红,挽着马氏的膀子直晃悠。
  “去去去!别晃了,你娘年纪大了,可经不起折腾。”
  “娘哪里年纪大了,明明还那么光彩动人。”
  “就你嘴甜。”
  一时之间,屋子里全是她们的欢声笑语,母女俩不约而同忘记了还有他人的存在。
  黎耀楠八风不动,只当听不见,受些冷待而已,没关系,他要是认真,他就输了。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酒色 by 九小二 下一篇:穿越之家有小夫郎 by 夜悠(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