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宝贝,父皇就要宠着你 by 释怀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内容简介

“你为何对我这般好?就因为我是你儿子?”“不,你可见过我对其他的皇儿这般用心过?”“哦?那是为何?”“呵呵~~宝贝长大就知道了~~”
 

楔子

    “玉儿,你就那般想要这个位子么?”高台之上散发着刺目的金光,看不清说话之人的面貌。

    “对不起哥哥,只要我坐上了那个位子,离就不会一直仰望着你,他就会只属于我一个人。”高台之下,微微上调的桃花眼,小巧坚挺的玉鼻,不点而红的樱唇,镶在巴掌大的脸上,配上泛着健康白皙的水嫩肌肤,绝世佳人的称谓真不为过,可此时佳人的眼中,却有着令人难以看懂的光芒。

    “唉……”光芒散尽,高台之上的神抵露出了真容,与台下佳人相识七分的容貌,在配上自身淡漠的气质,让人一眼便知,此人定非凡人,红唇微张,一声低叹溢出,仿若远在天边,又仿若进在眼前;“你要的,我又何时拒绝过,可是你可曾想过,殷离所爱的,到底是这个位子,还是坐在位子上的人呢?”

    “我不管,只要我坐在了那个位子上,离的眼里就只会有我,所以,哥哥,对不起~~~”佳人眸中含泪,望着高台之上,自己敬爱的哥哥,希望能得到谅解。

    “罢了,孰是孰非,你也要经历过,才会懂得,只是,你坐上了这个位子,就得承担起相应的责任,你真愿意?”

    “我愿意,哥哥,若你不相信,十万年后,你大可回来看看这混沌神界,若玉儿没有那个能力,届时,你在收回我的权利又有何妨。”

    “既然如此,那我也无话可说了。”说罢,手上出现一枚圆形玉佩,玉佩上没有任何的雕饰花纹,可却发散着强大的力量,“这是代表神帝身份的‘无’,你好生收好,十万年后,你若任然坚持,那我便告知你‘无’的真正用处。”走下高台,亲手将‘无’交给自己最为疼爱的弟弟,神人身影渐渐淡化,直至虚无。

    “哥哥,对不起,玉儿骗了你,玉儿和离早就在一起了,可是玉儿不后悔骗你,因为哥哥你太孤独了,玉儿想要哥哥去寻找属于哥哥自己的幸福,就像玉儿和离一般的幸福。”玉儿小声的说道,话语里有着对哥哥的不舍与祝福。

    “玉儿,别伤心了,神帝定然会找到只属于他自己的幸福的,”从柱子之后走出来一个俊美无双的男子,从背后抱着玉儿,轻声安慰着。

    “离,我们这样做,哥哥会不会怪我?哥哥回来之后,我和哥哥会不会就不在像以前那般亲昵了?”玉儿从小就被哥哥保护得很好,如今做了这样的事,难免会有些担心。

    “不会的,不管怎样,你都是神帝最爱的弟弟,不是么?”男人轻声安慰着自己的爱人“只是,未来这十万年,混沌神界就要靠玉儿来打理了啊。”

    “嗯,只要哥哥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区区十万年,又算得了什么呢?玉儿眼中泛着坚定的神采,在心里默默的说‘哥哥,玉儿等你幸福的归来。’

 第一章 重生

    “啊~~啊~~~好痛啊~~~”天宇大陆、苍岚国皇宫最为偏僻角落的一处宫殿“月光殿”也就是俗称的冷宫,此刻本该安静的冷宫却传来一阵阵的呼痛声。

    “小姐,坚持啊,为了小皇子,您一定要坚持下去啊。”一名翠衣女子跪在破旧的床头,手紧握着床上宫装女子的手,说道。“刘麽麽,怎么样啊?还有多久啊?小姐她好痛啊!”

    “快了,快了,已经看到头了,娘娘,您要加油啊,小皇子就快出来了,加油啊!”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妪,对着床上的女子喊道,虽然她接生过很多次,但此刻也紧张不已,雨嫔娘娘已经痛了一天了还没有生下来,如果出了什么事,她老婆子就算是死也不能谢罪啊。

    “啊~~~啊~~~~啊~~~~~~”床上的宫装女子十分漂亮,眉如黛,肤如脂,可此刻那艳丽女子脸上却布满苍白痛苦之色,殷红的嘴唇也被一排玉齿要破了皮,“孩子,不要在折磨娘亲了,快出来啊~~~~啊~~~~~~~~~~~~~~~~~·”或许是听到了宫装女子的呼喊声,一整天都没有什么反应的孩子,总算是生下来了。

    “娘娘生了生了,真的是个小皇子呢,小翠,快来,给小皇子净身。”见孩子终于生了下来刘麽麽和小翠也松了口气,赶紧将孩子净身包好。

    “孩子,给我看看我的孩子。”床上的宫装女子虽然虚弱,可是见孩子生了下来,脸上也一片欣喜。

    “嗳~~小姐您看,小皇子多可爱啊,粉粉嫩嫩的,一点儿也不向其他的孩子,刚生出来时皱皱的,呵呵,真可爱。”小翠将包好的小孩放在宫装女子身边,出声说道。

    “呵呵,这是我的孩子呀!”宫装女子抚摸着孩子粉嫩的面颊,眼中充满着柔情。觉得自己之前所吃的苦,受的累都值得了。

    “嗯,这是小姐您和皇上的孩子呢,小姐,给小皇子取个名字吧!”一旁的小翠看着这一幕,也在替自己家的小姐高兴。

    “名字啊,嗯~~月,流月,孩子就叫流月,小名月儿,你们觉得怎么样?”“呵呵,很好听啊,月儿皇子,呵呵,真可爱啊!”听见宫装女子的话,小翠也觉得很好,连忙赞同着。

    “对了,刘麽麽,月儿怎么不哭,刚出生的孩子不都会哭的么?”宫装女子突然想起孩子出生到现在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连忙询问一旁的刘麽麽。

    刘麽麽赶忙接过孩子一看,见孩子脸色红润,闭着眼睛睡的正香,不像是有什么病,想是之前在产道呆久了,累了,想着,刘麽麽就解开孩子的束缚,在孩子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拍刘麽麽抱着的孩子楞了一下,突然“哇~~哇~~~”的哭了起来,刘麽麽终于放心了,将孩子重新包好“娘娘请放心,小皇子想是先前累着了,出来就睡了,现在没事了,您看小皇子哭的那般带劲,定然是个健康的孩子”。将孩子放在宫装女子身边,刘麽麽出声说道。

    “嗯,这就好,呵呵,小月儿。”突然宫装女子像是想起了什么,脸色一变,将自己的一块贴身玉佩放在孩子的身上,并将孩子交给站在一旁的小翠,“小翠,快,带月儿走,走的远远的,在也不要回来,快。”

    “什么?为什么呀小姐?小皇子是您和皇上的儿子,说不定皇上还会看在小皇子的面子上将您接回去呢,为什么要送走啊?”

    “哪有那么简单啊,倘若将月儿留在宫中,舒妃是不会放过他的,现在皇上已经有四个皇子了,现在多了一个月儿,舒妃为了巩固她孩子的地位,定然会对付月儿的,我不能为了一己之私,就将月儿限于危险之中,月儿,还那么小。”宫装女子说这,忍不住抽泣了起来。

    “呜呜~~小姐,奴婢会带小皇子离开的,您放心,奴婢一定好好的照顾小皇子,不会让他受到委屈的,小姐~~~呜呜~~~~~”小翠听到宫装女子那般说,也伤心的哭了起来,她明白小姐的用心,为了保护好小皇子,她会带小皇子离开的。

    “呜呜~~~~小姐,小翠离开以后,您要怎么办呀?没了小翠,谁来伺候您啊,”虽然明白,但是还是放心不下自己的小姐,小翠从小就跟着小姐,小姐入宫为妃她也是一直跟着的,倘若小姐身边没了她,不习惯了怎么办呀。

    “傻小翠,我这边还有刘麽麽啊,刘麽麽会照顾好我的。”宫装女子觉得有些欣慰,自己已经落到了这般田地,却还有人能如此待她,她也满足了。“小翠,你快走吧,倘若被人发现,那就走不掉了呀。”

    “小翠姑娘放心,娘娘这边,还有老奴呢,老奴虽然年纪大了,但照顾人的事,老奴还是能干的,你就放心的带了小皇子走,照顾好小皇子,啊!”边上的刘麽麽赶紧说道。

    “嗯,那小姐,奴婢就走了,刘麽麽,小姐就交给你了。”听见宫装女子和刘麽麽这般说,小翠也知道耽搁不得,抱着孩子,对着宫装女子磕了几个头后,当即往自己和孩子身上施了个隐身术,从冷宫的后墙离开。谁也没有发现,小翠怀里抱着的孩子,愣愣的,好像回不过神一样的感觉。

 第二章 五年

    五年后

    苍岚国最南边的边陲小镇“柳镇”,此镇因靠近柳荫湖,湖边钟满了柳树而得名,此时在柳荫湖旁的一棵大柳树下,一个身着麻衣的小孩席地而坐,小孩脸蛋就想是一个果盘,肌肤粉粉嫩嫩的,是一颗熟透的的水蜜桃,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眼睛黑黑的,大大的,是两颗黑葡萄,小嘴殷红,小巧,是一颗樱桃,唔,看上去就很有食欲。不过,此时这个小孩正在看着眼前的柳荫湖……发呆……

    这个小孩就是流月,五年前被小翠从皇宫中带出后,两人一直往南边而来,一年前才在柳镇定居,而来到柳镇之后,流月多了一个最新的爱好,那就是,坐在柳树下,看着湖发呆。

    “月儿~~~~月儿~~~~”远处传来一个女子呼喊的声音,流月一听,立即回过神来应道“翠姨,我在这边。”说着,站起来向女子走去。

    “你怎么又跑到这边来了啊,该吃午饭了。这么大热的天,真难受啊。”女子相貌清秀,光洁的额头上渗着点点汗珠。一边嫉妒的看着身旁一脸干爽的小人儿,一边抱怨着。

    “嗯,湖那边凉快。”流月不理会女子的抱怨,淡淡的笑着道。

    “唔,是挺凉快的,下午我们把你做的摇椅搬到柳树下面去睡午觉吧,怎么样?”女子感受了一下湖边的风,提议道。说起摇椅,她可从来都没有见过那种可以躺在上面上下摇晃的椅子,坐在上面可舒服了,那可是流月设计的呢,真不知道他脑袋里面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奇怪点子。说起来,好像从小流月就表现的聪明乖巧,从不哭闹,对什么事情都是淡淡的不在意,这让小翠既高兴,有失望,高兴的是孩子懂事,她也少操点心,毕竟她也是个从来都没有带个孩子的姑娘,这些年又要躲避皇宫的探子,孩子懂事,她的事情也要少很多。失望的是流月本就是个孩子,可是却没有一点孩子的摸样,从来就不和其他的孩子一起玩闹,失去了童真。

    “嗯,听你的。”流月无所谓,淡淡的道。流月没有跟任何人说过,其实他在之前还有一世,简单的来说他是带着记忆重生的,前世的他生活在一个叫地球的地方,他是地球上A国的王子,A国和地球上其他的国家不同,是一个皇权至上的国家,在父王老迈,他的王兄为了能顺利的登上王位,就买通流月身边的一个侍女,将他这个父王最喜欢的王子给杀了,当他看到身边一直都很信任的侍女将子弹打入他体内的时候,他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然后又感觉到在一个拥挤的地方,被一道力道往下挤压,在然后,他就出世了,这让一向风轻云淡的轻影王子蒙了,在他好不容易认识到自己是重生了的时候,竟然被打了一巴掌,还是打的屁股,他可是楞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婴儿刚出生时是要哭的,为了不被人怀疑,他也只好办一次婴儿,哭了起来,他刚刚才把自己给定位成了婴儿后,竟然发现小翠能够隐身,还抱着他大摇大摆的就从皇宫上空飞走了,这让轻影王子的脑袋浆糊了好久,不过毕竟是王子出生,对于这种事情也就慢慢的接受了,然后就是跟着小翠的一系列“逃亡”。

 第三章 大陆格局

    在这些年的逃亡中,流月也清楚了这个大陆的格局,这个大陆名为天宇大陆,大陆是由五个大国组成,环绕着五个大国又有无数个小国,当然这些小国都是五个大国的附属国。五个大国分别是:

    玉琼国:天宇大陆以东,主要生产美酒和各类盛装物品的陶罐之类。玉琼国人都爱饮酒,所产的美酒在大陆上十分畅销,其中有一种以国名命名的酒“玉琼”,一年只产十坛,千金难求。

    北冥国:天宇大陆以北,这是一个类似于地球上的西藏的国家,盛产马匹,羊奶之类。北冥国常年寒冷,冬天长达八个月,所以北冥国人都崇尚武力,是一个好战的国家。

    凤羽国、凤鸣国:凤羽国与凤鸣国同在天宇大陆以西,羽国算是凤鸣国的分支,相传500年前凤鸣国的女皇陛下有两个最为疼爱的皇女,女皇退位时,犹豫不决,不知该将皇位传于哪位皇女,干脆就将凤鸣国一分为二,一为凤鸣国,一为凤羽国,两国共存。凤羽国与凤鸣国是女尊国,盛产美女,这两国战斗力低,但与大陆上各国来往密切,几乎每个国家都有着几名凤羽国和凤鸣国送来得美人,所以也长存以世。

    苍岚国:天宇大陆以南,苍岚国盛产各种茶叶,粮食,全大陆有一半的粮食都是由苍岚国所产,苍岚国虽主务农,但兵力也是非常强盛,是五大国中兵力第二的国家。

    天宇大陆是一个魔法的大陆,这个大陆上除了五大国与众小国的版块之外,还有着精灵一族、兽人一族、矮人一族、以及各种的魔兽。

    精灵一族生活在南边的南域森林与苍岚国毗邻,他们爱好和平,盛产药材,但是很排外,几乎从不走出南域森林,也不喜欢外人进入其中,精灵是大自然的宠儿,大多精通木系魔法。

    兽人一族生活在北方雪原,与北冥国毗邻,兽人一族的智商都不是很高,但他们却全部都是战斗好手,经常打些魔兽到相近的城镇换取所需,但他们除了出来交易各种物品之外,几乎不主动走出雪原,兽人一族精通土系魔法。

    矮人一族生活在东面的绝地大平原,哪里危险重重,有着各种沼泽、毒物和毒性魔兽,外人一般不敢轻易进入,但这对矮人一族来说并不算什么,他们精通金系魔法,爱好各种创造,绝地大平原的危险只会是他们的天然屏障。

    在天宇大陆上有一座最大的森林,名为环宇森林,顾名思义,就是环绕着整个天宇大陆的森林,形成一个圆圈将天宇大陆包裹在中间,环宇森林内生活着各种各样的魔兽,是冒险和锻炼的最佳场所,在环宇森林附近有着无数的佣兵团驻扎,这些佣兵团以在环宇森林里猎杀各种魔兽为生。

    翻过环宇森林,就是大海,大海里面有着各种各样的海兽,这些海兽浑身是宝,但也危险之极,来大海打海兽的人很多,但回去的,却总是没有几个,大海的危险可想而知。

    天宇大陆的魔法属性有:金系、木系、水系、火系、土系、光系和暗系七种,想要拥有几种魔法属性,全要看自身的灵魂,因此大陆上全系魔法师,很少。

    除了魔法师之外,大陆上还有着:炼器师、炼药师、武者和异能者。

    炼器师一般都是火系和金系魔法师,他们炼制各种武器,盔甲,武器和盔甲能增幅一个人的战斗力和防御力,所以拥有好的武器和盔甲,能让人与人战斗时多一份胜算。

    炼药师一般都是火系和木系炼药师,他们炼制的丹药的价值不比炼器师炼制的武器盔甲低,因为如果你有一枚回气丹的话,在跟同等级的人或魔兽战斗的时候,在对方已经精疲力尽了,可是你却有着一次能瞬间回气的丹药,那么你定然是赢定了。

    不过,炼药师和炼器师都相当的稀少,因为他们不仅是要拥有两种魔法力,还必须要有超强的灵魂力量,只有灵魂力量强悍,才能炼制出好的武器或者丹药。

    武者是没有任何魔法属性的人选择的道路,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倘若没有任何魔法力,那么就只有选择武者,否则的话你就回永远被人踩在脚下。

    异能者是一群很奇特的种族,他们拥有着各种奇特的能力,像之前小翠使用的隐身术,便是异能的一种,只是异能者人数稀少,一万个人中能有一个异能者就不错了。

    ps:本人是第一次写文,而且自我文笔也不是很好,这个文只更了那么一点,而且还坑了这么久,还有人愿意收藏,我觉得很感动,谢谢大家。(鞠躬~~~)。

 第四章 牛牛

    “月儿,月儿?”回到他们住的茅草屋,小翠摆好碗筷,却发现流月正坐在一边发呆,忍不住叫着。

    “啊?怎么了?翠姨?”流月回过神来,看着小翠。“你在发什么呆呢?吃饭了?”小翠看着流月那亮晶晶的眼睛,本来责备的话,也说不出口了,“快,吃饭吧,今天口有你喜欢吃的蒸鱼哦,是隔壁的吴叔送的,很鲜嫩呢。”说着给流月夹了一块鱼放在碗里。“怎么样?很好吃吧?”

    “嗯,很好吃呢,谢谢翠姨,”流月吃了一口鱼,对着小翠,笑的淡淡的。“咳~~咳~~好了别笑了,吃饭吧!”看见流月的笑,小翠脸色红红的,唉~~这般年纪就这么迷人,长大后那些公子小姐的不都得被他给迷的团团转了呀?唉~~~罪孽呀!

    “月月,你看我给你送什么来了。”在流月和小翠安静吃饭的时候,同住在镇东的小孩牛牛捧着一个大碗跑了过来,然后“嘭~~”的一声放在桌子上,对着流月讨好的笑着。

    “什么呀?看你那么宝贝的?牛叔又去打猎了?”牛牛的爹爹牛叔是一个没有任何魔法力的武者,不会做其他的事情,所以他们家一直靠打猎为生,柳镇后面就有一座小型的森林,里面大多都是一些低级的魔兽,那些魔兽体积不大且肉质鲜美,最适合拿来做食物。

    “恩恩,这是金丝鸡哦,是我爹爹今天去后面的森林打到了,可好吃了,特别是鸡腿哦,那个肉滋滋的,可香了,我给月月拿了一个最大的过来,嘿嘿~~~”牛牛见流月跟他说话,脸蛋红红的,对着流月说道。

    “哦,是金丝鸡呀,牛牛,这金丝鸡可不常见啊,是二阶魔兽了吧,你娘亲就舍得拿出来送人?这一个鸡腿也要值10个铜币吧。”天宇大陆上的通用货币是铜币、银币、金币和紫金币四种货币,其中一个紫金币等于1000金币,一个金币等于1000银币,一个银币等于1000铜币,一个银币就够像牛牛这样的一家三口吃上两年,所以10个铜币,并不算少。所以小翠才觉得奇怪。

    “当然啦,我长大要娶月月做我的媳妇,娘亲说了,媳妇就是要用来疼的,所以我要疼月月。”牛牛挺直了他的小腰板,说道。

    “什么?媳妇?牛牛,你跟我们家月月可都是男的啊?你怎么娶他当媳妇啊?”小翠觉得这样的牛牛很可爱,忍不住想逗逗他。

    “哼,我不管,反正月月是我的媳妇,谁也不能抢。”牛牛怔了一下,随即大声的说道。“月月,你一定要等我哦,我会快快长大的,等我长大了,我就娶你做媳妇。”说完就跑了出去。

    “嗳~~牛牛~~~”,流月看着牛牛跑出去,连忙叫着,可牛牛早就跑的不见了踪影。

    “哈哈~~~月儿,翠姨怎么没发现,你的魅力这么大呀,哈哈~~~~”听见牛牛跑出去之前说的那番话,小翠不顾形象的笑了起来。流月无奈的看着她。“翠姨,在不吃饭,饭就凉了。”“唔~~咳咳,好好好,吃饭吃饭,呵呵~~~”被流月看着,小翠有些不好意思了,连忙整理自己的面部表情。

    吃完饭,小翠把碗收去厨房,流月便帮着小翠将家里收拾了干净,并找了两个篮子,准备下午去后面森林采草药和果子,来到柳镇之后,他们一直都靠着去后面森林采草药,然后将药晒干卖给镇上的同安药铺来维持生活,同安药铺是柳镇唯一的药铺,老板安叔是一个很和善的人,本来同安药铺的药材都是由安叔的儿子安康组建的一个专门为同安药铺采药的小佣兵团“同安佣兵团”提供的,但是安叔可怜小翠和流月孤儿寡母(小翠和流月对外一致对外说他们是母子,免得惹来麻烦),所以就让他们也帮着同安药铺采药,以此来补贴家用。

 第五章 遇险

    两人将家里收拾妥当之后,又去柳荫湖边休息了一会儿,然后就拿着篮子朝着森林而去,这座森林没有名字,因为它太小了,仅仅是由七座不大的山组成,里面也都是一些小型低阶的魔兽,所以流月和小翠两人才敢进入森林,他们来到往常经常去的一个小山谷中,那个山谷里面有很多常见的药材,同安佣兵团采药一般都是要进入森林内部采一些珍惜的药,所以也没人来跟他们争抢这一块地盘,对此,小翠和流月一直都很感谢他们,不然,他们两个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

    不过近日好像不太对劲,往常他们来得时候,这里总是有着很多蓝雀叽叽喳喳的叫,蓝雀是一种以药草为食的小型一阶魔兽,一般都生活在药草繁多的地方,今天来这里的时候,竟然一只蓝雀都没有,安静的没有一点声音。

    “这是怎么回事儿?今天的那些蓝雀呢?”小翠觉得奇怪,以前他们来得时候,那些蓝雀还会围着他们叫,今天怎么一只也没有。

    “不大对劲,小心一点。”流月也觉察到了这怪异的气氛,拉着小翠,两人慢慢的往山谷中行去。

    “嗯?这里怎么有这么多蓝雀的羽毛?”走着走着,流月发现一旁的草地上全是蓝色的羽毛。觉得很奇怪。

    “不光这边,那边还有更多。”小翠人比较高,看的比较远,一下就发现了在他们的左前方有着更多的蓝雀的羽毛。“啊~~,还有好多血。”

    “这是怎么回事?这些蓝雀怎么都死了,难道,这边来了二阶或者三阶的食肉魔兽?”流月也看到了,惊讶到。“不好,快走。”

    突然“嘭~~”的一声,吓的流月和小翠赶紧往回跑,在他们刚才站立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大坑,一条双头蛇慢慢的探出了脑袋。

    “啊~~~竟然是三阶魔兽双头蛇,这里怎么会出现这样的魔兽,月儿,快跑。”说完,小翠拉着流月,头也不回的往回跑,双头蛇是一种毒性很强的魔兽,他们喷出的毒雾能将一头四阶的虎鹫兽全身麻痹,小翠是异能者,只会隐身术,而流月才五岁不到,更是没有任何战斗力,若是落到了这双头蛇的手上,他们肯定是没有半点活路的。

    双头蛇见两个人类闯进它的底盘,本来想着大吃一顿,去发现这两个人类竟然敢逃跑,双头蛇觉得自己的威严被挑衅了,愤怒的追了上去,顺便喷出了毒雾,毒雾随风飘向小翠和流月,小翠和流月吸入了双头蛇的毒雾,摔倒在地,动弹不得。

    “滚开,滚开,不要过来。”小翠和流月中毒摔倒在地,见双头蛇晃着两个脑袋游了过来,小翠连忙叫道。

    三阶魔兽未开灵智,当然听不懂小翠的叫唤,它慢慢的游到小翠和流月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四只倒三角眼睛发着幽幽的绿光,两张嘴张开着,黑色的毒液从尖尖的牙齿上滴到地上的草丛,那草丛便以肉眼能看到的变化,慢慢的变黄,枯萎了。

 第六章 被救

    小翠虽然浑身无力,但却下意识将流月护在身后,不让双头蛇伤害流月。流月看着小翠这般举动,觉得很感动,或许是因为前世被兄长和最信任的侍女所背叛,让得他此生从未与人交心,就算是跟小翠一起生活了五年,小翠待他也是极好的,但他始终未曾放下心房,虽然对谁都是笑意盈盈的,可是却没有任何人走进过他为自己筑的心墙,今天小翠举动,让他本来坚硬的心墙,悄悄融化的一些,能用命守护你的人,还有什么不能相信的呢?

    “月儿,等我体力恢复一点了,我就给你施展隐身术,你尽量在一边躲着,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出来,知道吗?”小翠看着双头蛇,知道今天他们定然在劫难逃,不过她就算是死,也不会让流月受到丝毫的伤害,这并不只是因为小姐的嘱托,更是因为在这几年的相处中,他是真心的喜欢着这个听话懂事的孩子,早已将流月当做了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那个当娘的会看着孩子受伤呢。

    流月听着小翠的话,嘴角泛起了淡淡的笑容,这就是被人真心对待的感觉啊,真是好久违了呢,“翠姨,月儿怎么可能抛下你自己逃生,这几年来我们相依为命,多少次化险为夷啊,我相信这一次肯定也不例外,所以,我们都不能放弃希望,知道吗?”流月看着小翠,严肃的说道。

    “嗯,好的,我们一定会脱险的。”是呀,这几年来他们一边要躲藏皇宫的探子,一边还要生存,什么危险没有遇到过啊,这次定然也不例外,总会脱险的。

    小翠想着,从篮子底下拿出两把匕首,给了一把给流月,这是他们用来防身的,虽然森林里面没有什么高阶魔兽,但是有些也很危险,有个东西防身比较保险,之前只是突然见到双头蛇给吓得忘了,现在想了起来,不管怎么样,总要拼一拼,拼了还有一丝活路,不拼,那就死定了。

    “虽然我现在没有什么力气,但是,想吃了我们,那也的让你掉一层皮。”小翠和流月紧握匕首,扶着一旁的树慢慢的站了起来。

    “吼~~~~”双头蛇看到这两个被自己的毒放到的人类,竟然还有力气站起来,怒气横生,大吼一声就向着两人扑了过来。

    “啊~~我杀了你”,小翠拿着匕首,朝着双头蛇冲了过去,可是双头蛇只是轻蔑的看了她一眼,就用尾巴将小翠扫到了一边,小翠本来中了毒,就很虚弱,此时被双头蛇扫到一边,立马晕了过去,双头蛇看也不看小翠,就向着流月扑过去,流月见双头蛇扑过来,将匕首举在身前,闭上眼睛,大有同归于尽的气势。可是流月等了一会儿,双头蛇都没有扑过来,将眼睛睁开一看,才发现双头蛇的两只脑袋被一枝箭刺穿,双头蛇还保持着张着嘴向前扑的姿势,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过了好一会儿,才倒向地上,扭动了几下巨大的蛇身,然后没了气息。

    “哎~~那边那个小子你没事吧?”这时从流月的左后方传来说话的声音,流月回过头,发现后面的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身穿一袭黑色的武者装,手上拿着一把弓,流月正要道谢,却听那个少年继续说道“嗳~~不会是吓傻了吧,唉~~~真可怜的孩子,不过,难道我这是救了一个傻子?”少年在那边自言自语,少年说的不算小声,所以流月也听到了,流月无奈的笑笑,对着少年一抱拳“多谢这位少侠相救,如果不是少侠,说不定流月现在已经葬生蛇腹了。”

    “嗳~~没傻呀,幸好幸好,刚才你在那边愣愣的,我还以为你吓傻了呢?”听见流月说话,那少年做出一副放心了的表情,走向流月“谢谢我收了,不过可别叫我少侠,我叫若锋,你叫我若锋就好了,嗳~~你长得可真可爱啊,不过,你才五六岁吧,学什么江湖人抱拳啊,真是的。小孩就该有点小孩的样子嘛。”说着用手捏了捏流月的脸。流月吓了一跳,赶紧后退一步,可是少年,也就是若锋的手还拉在流月的脸上,流月这一退,结果一扯,流月的脸当场就红了,“啊~~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捏一下你而已,没想到你突然一退,对不起啊,来我给你吹吹~~~”若锋说着就要凑上来吹流月的脸,“不用了,不用了,没什么事,一会就好了。”流月已经被他吓怕了,连忙后退几步,“少侠~~哦不~~若锋,你可以帮我把我扶一下娘亲么?我带娘亲回镇上看大夫。”流月本来还想叫少侠,但若锋狠狠的盯着他,所以赶紧改口。“好好,我帮你背她一起去看大夫。你在前面带路”若锋见流月叫他的名字,高兴的跑去将小翠扶了起来,背在背上向前走去。流月赶忙捡起地上的篮子和匕首,跑到若锋前面去带路。“说起来,怎么你娘就跟你就来这么危险的森林啊?你爹呢?真是的,幸好今天是遇见了我,不然的话你们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嗳~~你走快点呀。”若锋在前面边走边说,就算背了个人也走的飞快,见流月一直没有跟上来,便回过头来催促,可是流月刚才中了毒,虽说小翠在前面替流月挡了大部分,可是对于流月的才五岁小身板来说,那一点毒已经够让他全身麻痹了,方才一直都在坚持,现在脱了险,一放松便一头栽倒在地。

    “哎呀,你怎么啦,你中了毒怎么都不跟我说呢,早知道我就抱你走了嘛,来,我抱你。”若锋见流月栽倒在地,吓了一跳,赶紧将小翠放在一边,过来扶起流月就要抱着,“不用了,若锋,你抱着娘亲吧,我自己能走。”流月借着若锋的手站了起来,边推开若锋说道。

    “算了吧,你都这样了,还怎么走啊,这样吧,我一只手背着你娘,然后你扶着我的另一只手,我带你走,行吧?”若锋见他这般虚弱,却还是要坚持自己走,肯定是放心不下他娘亲,所以提议到。

    “嗯,好的,那边多谢若锋了。”流月见状也不再推迟,小翠已经昏迷好一会儿了,得尽快带她去看大夫才是。

    “别谢呀谢的,举手之劳而已嘛,来扶着我的手。”若锋将小翠从新背在背上,伸出一只手给流月扶着,“对了,拿好我的弓。”说着将弓也递给流月,流月看着这比他还高的弓,将弓放在肩膀上用另一只手扶着,便带着若锋往柳镇的方向走去。

    回到柳镇,流月并未带若锋回家,而是直接带他到同安药铺,小翠可耽搁不得。

    “安爷爷,快,帮我看看我娘亲。”流月和若锋到达同安药铺,便向里面喊着。“哎哟,这是怎么啦,快,快进来。”同安药铺的安叔听到流月的声音,出来一看,就见小翠被一个陌生的少年背着,没有一点意识。“快快,小心点啊,放在这边,对对,小心小心。”安叔招呼着若锋将小翠小心的放在药铺一边的椅子上,这才过去给她查看。“这是,中毒了,你们今天去遇到毒性魔兽了?”安叔见小翠脸色微微发紫,一看就知道是中毒了,赶紧向流月询问,流月点点头,并将今天发生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还好,还好,双头蛇的毒性只能麻痹人的身体,喝些解毒汤就可以了,小月啊,你也中毒了,快坐着歇一会啊,我去给你们熬解毒汤。”安叔说完就进里屋熬解毒汤去了。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笑看盛世繁花开 by 花闲闲 下一篇:宰相的霸道情人 by 诗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