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特种兵侍卫 by 风吹翦羽(上)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穿越 江湖恩怨 强强

他是一名特种兵,在反恐演练中被击杀。

 却大难不死,来到了历史上不存在的朝代。

 成为了教主的贴身侍卫之后,他才知道侍卫不好当!

 不只要挡刀挡剑,教主先走他来死,没死继续挡在前;

 抛头颅撒热血不够,还要负责替教主泄火。

 他觉得,这真不是人干的活。…………

 特种兵忠犬受 V.S. 教主攻
 


☆、第一章 特种兵

    他是一名特种兵。
  他接受过许多专业的训练。每天除了军队的正常训练之外,还有俯卧撑、杠铃、哑铃和五公里武装越野等强度训练。有一名连长曾经这样说过:顽强的毅力、健壮的体力、持久的耐力,是一名合格的特种兵必备的条件。
  除了学会各种特殊作战本领之外,他还掌握了生存本领,他会检验水质是否有毒、能辨别植物可否食用,还学会如何对抗凶猛野兽袭击的生存技能。
  但是,没有任何一种训练教过他,遇上现在的情形该怎么办。
  事情还得从昨天开始说起。
  当时他们部队正在实施反恐演练,他负责解救人质的任务。演练地点在一座山上,人质被关在陡峭悬崖边的一座小木屋,他发挥应有的水平,攀登绝壁潜伏靠近小木屋。
  结果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他被击落了。击落本来没什么,但是当子弹没入他的胸膛时,他有些惊愕,怎么不是空包弹?接着便掉落了悬崖。
  没想到再度睁开眼睛时,却是非常诡异的窘境。他赤1裸1着身体躺在床上,身上压着一个人,还是个男人,还是个和他一样赤1裸1着的男人。
  他顿时不淡定了,而且那男人不只压在他身上,身体的某个部位更是埋在他体内,让他全身鸡皮疙瘩都站了起来。
  士可杀不可辱。
  他闪电出手,正想锁住对方的咽喉,却听“喀擦”一声,他的右手腕被生生捏断,右手掌软绵绵得呈现诡异的角度。
  同时他感觉到一股危险,抬起眼瞪向压着他的男人,心里却有些讶异对方的年轻和好样貌。身上的男人看起来大约二十五六,一双星眸熠熠生辉,不过他没看错眼底隐藏着的杀意。
  就算男人现在正在他身上驰骋着,脸上还是一副淡淡的表情,看不出任何情1欲1的味道,而且全身上下找不出任何破绽。
  这是个高手,他想。
  右手腕的疼痛被他忽略了,毕竟□的疼痛更是明显。或许是刚才想攻击男人的举动惹怒了对方,男人顶撞的力道大了许多,让他微微皱了皱眉。
  男人似乎有些讶异他的隐忍,低笑了出声,凑近他耳边轻舔着他的耳廓,随后一阵低沉的嗓音响起,“你倒是有骨气,不过本座向来最不喜的,便是忤逆本座的人。”
  伴随着话音刚落,男人的速度突然加快了起来,一只手却掐上他的脖颈,他在身体晃动间,瞧见男人额际滴落的汗水,还有眼底的波动。
  他估算着时机,等到男人达到高1潮1的那一瞬间,左手三指屈成爪,向着男人的眼睛便戳了过去。没成想男人的反应极快,只是微微侧了侧脸,便躲过他蓄力已久的杀招。
  随着他第二次对男人出手,似乎真正惹怒了男人,扣在他脖颈上的力道猛然加剧,呼吸瞬间被掐断,他在意识涣散间,彷佛听见男人说道:“只是一条本座养的狗,这就想弒主了吗?”
  眼前已经一阵阵发黑,就在他觉得即将窒息而亡时,男人突然放开了手,略带点玩味的望着他,接着又是一阵颠鸾倒凤。
  他到现在都搞不清楚,男人当时怎么会放了他?而且又要了他好几遍,他连男人什么时候结束的都不知道,因为他早就在第三回的途中便晕了过去。
  再度醒来的时候,是被水给泼醒的,他抹了抹脸,望着床旁边站着的人。心里有些惊讶,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
  床边站着的人衣着奇怪,看起来像是古代的服饰,却看不出是哪个朝代。他暗自打量着对方和周遭环境,心里又是一片惊涛骇浪。
  他已经不在之前的那张床上,虽然一醒来就被男人压在身下太过惊悚,但是长久的训练还是让他快速得观察了周遭的情形。
  那时候他就发现,周遭的家具和布置都非常古色古香,就连他这种对骨董不是很在行的,也看得出那些古物的价值不菲。
  而他现在身处的房间也是仿古风建造而成,不论是房内的桌椅或是床铺,甚至是衣柜和屏风,没有一样和现代化粘得上边;只不过比起之前的奢华,这间房明显寒酸了许多。
  他在脑中思索着,哪一个恐怖分子喜欢玩角色扮演?还是有哪个国际毒枭喜欢收藏骨董?一一过滤之后,发现自己一点头绪都没有。
  “傻了?别以为服侍过教主便一步登天了,只是个小小的大门侍卫,真把自己当回事儿了?还不快滚起来。”那人骂骂咧咧得说道,语毕还踹了他一脚。
  本来依他的身手,要躲过那一脚很简单,不过他稍微一动,全身上下便疼得不行,尤其是后面的小1穴,火辣辣得抽痛着。
  “还不快起来!误了事儿你担待得起吗?”那人见他瘫在床上,又啐了一口,真不知道教主看上他哪一点,要姿色没姿色,要身段没身段的。
  他见这人表情认真,不像是演戏或作假,心里纳闷,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过被训练出来的沉着和镇定,让他硬是端着一张面无表情的脸,让人看不出他的心绪。
  他慢腾腾得爬起身,发现自己身上已经被清理过了,还换了一套衣服,不过衣服和眼前这人一样,都是繁琐的古代服饰。
  “这位大哥……”他犹豫了一会,再开口便带上了点古腔,太文言的话他说不出来,不过稍微装腔作势一番还是可以的。
  “哥啥哥?叫爷都没用!你别想再说调位置的事儿,没门儿!”那个人不等他说完,便喳喳呼呼得打断了他的话。
  “卫三起了没?教主要见他。”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道嗓音,接着又有一个人推门走了进来。来人看见他起身了,挑了挑眉,阴阳怪气的说道:“呦,能下床了啊。”
  “白公子,教主要见卫三您传个话就行了,怎敢劳烦您亲自过来呢?”房内原先那人看见来人,点头哈腰得说道,语气谄媚得不行。
  “我来看看卫三的伤势,昨晚上他初次服侍教主,怕是下不来床,现下看来……”白公子说完抿唇一笑,后面的话虽然没有说出口,却也让人可以猜到一二。
  他站在一旁没有说话,也不介意白公子和另一人拿话挤兑他,他现在心思都放在名字上面。卫三?他们喊他做卫三?可是他的名字明明不是卫三啊。
  白公子也没有给他太多时间思考,丢下一句,“跟上。”便径自离开了房间。他想了想,步履蹒跚得跟了上去。
  两人走在回廊上,穿过一座很大的花园,他一路上惊讶于看见的景色和建筑,一边暗自记下走过的路线。两人东弯西拐的,最后来到一间花厅门口。
  门口的两个护卫看见白公子,恭敬得向他行礼,白公子淡淡得说道:“帮我传报一声,就说卫三带到。”其中一名立刻进去通传。
  没多久便有一个小厮跟着护卫出来,将两人领了进去。两人跟着小厮绕过外间的屏风,走入另一边的内室,内室的主位上,坐着一个一身紫衣的男子。
  “卫三,上前来。”男子慵懒得靠着椅背,似笑非笑得望着卫三。卫三僵立在原地,眼前的男子不就是昨晚上压在他身上的男子吗?
  作者有话要说:_(:3」∠)_ 我又挖新坑了!本文一样日更,请亲们放心跳坑,小吹是日更党喔!更新有保障的!各位亲们不要大意的跳坑吧!另外打个广告:现耽V文:《(重生)石来运转》简单上辈子是私生子,辛苦了大半辈子;这一次,他只想活得简简单单。豪门私生子重生成宝石鉴定师,注定不简单的人生。古耽V文:《兽人之空间种田记》穿越到兽人世界,种田谈情蒸包子!请亲们多多支持,也希望亲们喜欢喔!谢谢! ^^


☆、第二章 穿越

    男子见卫三僵在原地没有动作,脸上的笑容淡了几分,一旁的白公子见状赶紧推了推卫三,给了他一个严厉的眼色,催促着他赶紧上前去。
  卫三顿了顿,缓缓得走上前,等到走到男子座下时,一旁的小厮皱了皱眉,踢了他的腿弯一脚,他一个踉跄,差点跪了下去。
  “大胆卫三!见到教主竟不下跪!”小厮见卫三竟然稳住身形,还站直了身子,低声喝道。
  这时候卫三心里的疑惑和惊惧越来越深,这些人不像是作戏,这一路走来见到的花园和琼楼玉宇,也不像是临时搭建出来的。
  难道他大难不死,却跑到古代来了?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让他有些无所适从。他是唯物主义者,不相信世上有鬼神之说,但是现在这个情况该怎么解释?他所受的训练当中,没有一项教过他,穿越了该怎么办。
  是的,穿越。他觉得他遇上了所谓的穿越。
  他站在原地低垂着头,看似恭敬其实在打量着周遭环境,也在心里快速拟定了几条撤退路线。他不晓得这里的人身手如何,但是他知道,眼前这个穿紫色衣服的男子,不好惹。
  而且听旁边小厮打扮的人说他是教主,教主应该都是身手不凡的,所以他没有打算和对方硬碰硬;再说他现在身上还带着伤,被捏断的右手腕也还没接上。
  所以他打算识时务一些,再找机会离开。因此他整了整心思,缓缓得跪了下去,嘴里含糊得念着什么文成武德,一统江湖之类的。
  这些是他从书上看来的,不晓得这里兴不兴这一套,不过反正是好话,应该没人不喜欢听好话吧?谁知才刚想完,颊边一道劲风扫过,生生削断了他耳旁几缕发丝。
  他瞳孔一缩,心跳如鼓。刚才那一瞬间,他感觉到森冷的杀意。虽然这么说很奇怪,但是他真的体会到了,所谓的杀意是怎么一回事。
  他左手紧握成拳,抿着唇跪在原地,额上开始有冷汗冒出来。不只是因为刚才与死亡太接近,也是因为身体的不适。
  “下次再让本座听见废话,断的就是你的头了。”教主淡淡得开口说道,语气温和,一点也看不出来刚才欲取人性命。
  “哑巴了吗?!”小厮觉得今天卫三特别古怪,一点进退都不懂,难道真是爬上了教主的床,就失了分寸吗?
  “属下知道。”卫三斟酌了一会,低声应道。好在这样的回答似乎没错,他在心里吁了一口气。
  “嗯,这些是赏给你的。”教主挥了挥手,小厮赶紧拿出一个木匣子,递到卫三面前。
  卫三双手接了过来,也不马上打开,只是恭敬得说道:“谢教主赏赐。”教主挑了挑眉,笑着说道:“倒是个好调1教的。”
  一旁白公子眼神闪过一丝晦涩,不过脸上还是带着得体的笑容。教主彷佛这时候才看见他,对他招了招手,“小容,过来。”
  白公子立刻眉开眼笑的走了过去,依偎在教主身边,教主揽着他的腰,和他调笑着。卫三跪在下面,感觉双膝都麻木没有知觉了,小腿也微微抽搐着。
  这时候他才觉得不对劲,从昨天到现在,发生太多事情夺去他的注意力,竟让他忽略了身体的状况。原本以为是因为被男人折腾得厉害,现在才发现,这副身体似乎不是自己的?
  不过这身体的身高和身材,和自己的很像,才让他疏忽了。再加上他没看见镜子,自然不知道自己已经变了个样。
  直到跪在地上久了,小腿开始抽搐,他才发现异样。这身体的左腿受过伤,所以无法久跪,若是他原本的身体,不会发生这样的现象。
  他有些苦恼,不晓得这副身体除了左腿和右手腕,还有哪里受伤了?看来得赶紧养好伤,恢复平常的锻炼,才有办法离开这里。
  “教主,卫三昨儿个才刚服侍过您,现下又跪了这么久,只怕……”白公子见教主脸色温和,因此撒娇得开口说道。
  “嗯,下去吧。”教主淡淡得说道,卫三颤巍巍得爬了起来,谢过教主之后,才捧着木匣子离开花厅,回到原本寒酸的房间。
  他一进房便关紧房门,靠在门板上吁了长长的一口气,随后弯腰揉了揉左小腿,跛着脚走向桌旁坐下,替自己倒了一杯茶。
  茶水自然是冷的,他连续灌了好几杯,才压下心里的惊慌。他成为特种兵已经有好几年了,什么样的大场面没有见过。
  他试着让自己冷静下来,却效果甚微。在得知自己成为另一个人的那一瞬间,他脑袋一片空白,甚至有一种庄周梦蝶的感慨。
  他揉了揉额角,自己原本的名字是晏南之,到了这里却变成卫三,他对这里的一切都非常陌生,只知道自己的身分应该是个侍卫。
  侍卫,指的就是侍从并护卫吧。不过大门侍卫什么的,听起来就像是最低等的侍卫。另外,那个紫衣男子是教主,莫非这里还是什么教不成?一般无缘无故的,不会有人自称教主吧。
  他觉得有些头疼,现在的信息太少,他无法做出最恰当的判断。他得早一点摸透身边的状况,不管是人事物都要赶快掌握住才行。
  不过最重要的,他得先调理好自己的身体。手腕上的伤势还好说,虽然伤筋动骨要养一百天,不过至少他知道右手腕是怎么伤的;不像左小腿,连受了什么伤都不清楚,养起来自然麻烦得多了。
  他在房里翻了翻,找到干净的布条和伤药,咬牙接好自己的手腕,然后单手熟练得帮自己包扎。处理好手腕上的伤之后,他撩起裤管,查看着左腿的伤势。
  似乎是因为伤在膝盖附近,又没有及时处理,所以落下了毛病。好在还不至于影响走路,只不过下雨时,恐怕得受点苦了。
  接着他又在床头附近的小柜子,翻出些银票和碎银,看起来应该是原本卫三的全部财产了。他把银票和碎银又放回原处,接着又翻出一把宝剑。
  他面无表情得望着宝剑,脑筋有些转不过弯来,动刀动枪什么的,对他来说稀疏平常,不过舞刀舞剑他就不在行了。他拔剑出鞘,看着剑身泛着森冷的白光,体内似乎生出一股兴奋,握着剑柄的左手抖了抖,剑身发出嗡嗡声响。
  随后他突然眼神一凛,脚步不自觉得向前跨,走了几个步法,同时左手也跟着手腕翻飞,唰唰唰地使出几个利落的招式。
  他觉得身体像是有自我意识一般,自己动了起来,等到他挽了个剑花收剑入鞘,才猛然回过神来,惊愕得瞪着自己的左手。
  他回头看着身后几步开外的床榻,回想着刚才踩出来的步伐,却怎么再也无法踏对,更别说左手刚才比划的招式了。
  难道刚才那就是‘武功’?看来这副身体的武功还在,不过他却无法使出来。这就像是一个人得到了巨大的藏宝箱,却没有钥匙可以打开,只能想着里面的宝物兴叹。
  作者有话要说:广告时间:现耽V文:《(重生)石来运转》简单上辈子是私生子,辛苦了大半辈子;这一次,他只想活得简简单单。豪门私生子重生成宝石鉴定师,注定不简单的人生。古耽V文:《兽人之空间种田记》穿越到兽人世界,种田谈情蒸包子!请亲们多多支持,也希望亲们喜欢喔!谢谢! ^^


☆、第三章 贴身侍卫

    那一天他见过教主回来之后,便有人来告诉他,以后不用再去看守大门了。他客气得询问那么自个儿换到哪儿了?来传话的人掩不住羡慕得说道:“教主把你调到他院子里去了。”说完还特意看了他一眼,似乎非常不能理解他的好运。
  等到传话的人离开之后,卫三叹了一口气。其实说真的,他还比较想看守大门呢,到时候若是想离开也比较方便。
  不过现在被调到了教主的院子里,看来以后要格外小心了。随着想起紫色衣服的男子,右手腕似乎也在隐隐抽痛着。
  隔天一早便有人来带他去教主的院子,还告诉他,以后就住在教主院中的偏房,不用再回到这里了,他微微一愣,迟疑得说道:“要搬地方?可是我还没收拾行李。”
  “什么?!昨儿个不是就让人过来告诉你了?你怎么这么磨叽,到现在还没收好!”带路的人很不耐烦,瞪着眼吼了一句。
  等到卫三收拾好,带路的人脸色已经极其不好看了,对方以为卫三调了位置之后,便开始拿乔,故意让他站在门外傻等。
  “哼,以后有你哭的。”他啐了一口,愤愤得转身就走,也不管卫三有没有跟上来。卫三虽然不知道对方在不高兴什么,却也只是摸摸鼻子便快步跟了上去。
  他没有想到,这个不知名的教派占地辽阔,光是从他原本的房间到教主的院子,就要走上一刻钟,而且一路上守备森严,到处可以看见穿着同样衣服的教中子弟。
  到了教主的院子之后,带路的人也只能站在院门口,院里自然会有人出来带卫三进去。卫三等在院子外的时候,远远得走过来一个人。
  他定了定神,是昨天那位白公子。白公子穿着一身白衣,倒是和他的姓氏很相衬,白公子缓缓而来,看见他时怔愣了一瞬。
  “谁让你来这儿了?”白公子皱了皱眉问道。
  “卫三今天开始到教主院子里当差。”卫三还没回答,昨天在花厅见过的小厮刚好走了出来,便顺口帮他答了。
  “什么?!这是教主的意思吗?”白公子有些不敢置信,这个卫三怎么就入了教主的眼了?
  “白公子,教主还在等您呢,您还是快进去吧。”小厮提醒道,白公子才恍然惊醒的样子,不再理会卫三,匆匆得和他们擦身而过。
  “随我来吧。”小厮望向卫三,淡淡得丢下一句话,卫三赶紧跟着对方。
  走入院子才知道,这个院落很大,一进入院子就是一片花团锦簇,不远处还有小亭子,亭子旁波光潋滟,是一个小池塘。
  穿过花园便是正厅,正厅两旁各有一个花厅,除此之外,回廊后面连接东西两边的一排厢房,穿过回廊上的一座拱门,院子后面还有一栋小楼。
  小厮带着他来到小楼前才停下脚步,他对卫三说道:“前些日子小楼的一个守卫有事离开了,以后你便替了他吧。”
  接着小厮带他到小楼后面的偏房,指了指其中一间房间对他说道:“喏,以后你就住那,轮值的时间会有人告诉你的。”
  卫三向他道谢,便缓缓得走向房间,进了房之后,他揉了揉酸疼的左膝盖,昨天才刚跪了很久,今天又走了一大段路,他的左腿有些吃不消了。
  而且身后那个难以启齿的地方,也火辣辣得抽痛着,他皱眉忍着不适,重重得吐了一口气。好在接下来一天都没有人来打扰他,除了有仆人按时送饭上门。
  整整休息了一天,左腿和后面都好了很多,隔天一早便有人来敲门,卫三走上前拉开房门,门外站着一个凶神恶煞的壮汉。
  “你就是卫三?”壮汉问道。卫三点点头,壮汉接着说道:“看起来还算强壮,我还以为是个肩不能挑的白面书生呢。”
  卫三不晓得该说什么,只好沉默不语,对方也不在意,继续说着,“我是邢七,大家都叫我老七,你既然调到这里来,我便不管你之前在哪当差,以后就是教主的贴身侍卫了。”
  “我知道了。”卫三点点头,原来他不只是侍卫,以后还要当个贴身侍卫。贴身侍卫就是要替教主挡刀的吧?
  “行了,今天我先带你熟悉一下环境,之后再安排你守卫的时段。”邢七说完便带着卫三走向小楼。来到小楼前,便看见有几个侍卫守在底下。
  邢七说了,除了这些侍卫之外,还有躲在暗处的暗卫,每一个人都有自己负责的岗位。由于卫三是新调进来的,所以目前负责看守小楼大门就行了。
  小楼有三层楼,邢七说除非教主召见,否则不许私自进楼。卫三想,他们不能进楼怎么贴身保护,不能贴身保护还算什么贴身侍卫?
  邢七带着他大略走了一遍,接着又告诉他,没有教主允许,侍卫不可以穿过拱门到前院。卫三一一记下邢七交代的内容,只希望到时候不要出差错。
  熟悉完环境之后,邢七又带他认识了几个侍卫同僚,他友善得打了招呼,但是其他人都很冷淡,只是点了点头,只有一个人对他笑了笑。
  卫三也不在意,之后邢七便放他回房,还说了教主恩准他休养三日。卫三敏感的发现,邢七说完这句话之后,其他侍卫的视线便似有若无的刺向他。
  他回房之后想了想,想到昨天那人和白公子的谈话,还有刚才邢七看见他的反应,他顿时悟了。
  看来大家都知道,他爬上教主的床了,其他侍卫肯定认为他是用身体才换得升迁的吧。从刚才白公子的惊愕,还有一路上接收到的视线,都让他知道,调到教主院中肯定是个肥缺。
  不过其他人想不到,他的芯子已经换了个人,他不知道以前的卫三怎么想的,他只知道在其他人眼中的肥缺,对他来说却是龙潭虎穴。
  他可没忘记,他曾经对教主下手两次,虽然不知道对方怎么会放过他,但要是换做是他,肯定不会放过想杀自己的人。
  他光是想到这茬,就觉得前途堪虑,因此更加确信,对方把他调到身边,肯定不安好心。
  之后卫三用了几天的时间,好不容易摸清了现下的状况。他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叫做天山教的教派,天山教位于昆山上,因为昆山又名天山,天山教的名称也由此而来。
  至于天山教原本叫做什么,似乎已经被众人遗忘了。而天山教现任的教主,则是在十年前就接任了教主之位。
  卫三粗略估算了一下,心里有些咋舌,看来这个教主果真是个狠角色,十年前对方也不过十五六岁吧,就能掌管一教之众,还能稳坐教主之位十年,实在让人不得不佩服。
  三天过后他便开始了贴身侍卫的工作,邢七分给他的时段是晚上,不过对方告诉他的时候,脸色有些古怪,让他心里瞬间有了不好的预感。
  果然接着就听对方说道:“教主说了,让你守在他的房前。”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愣了几秒后才问道:“房前?不是小楼的大门?”
  “嗯,教主让你上三楼,守在他的房前。”邢七一字一顿缓缓的说道。
  作者有话要说:_(:3」∠)_ 突然感觉自己好恶趣味......守门神马的,真的大丈夫么??????不过咱家教主说了,守门是必须的。所以卫小三你认命吧...... Σ(⊙▽⊙"a!我才发现卫三的名字有歧义,不能喊他小名...... ┭┮﹏┭┮  好吧,我二了......广告时间:现耽V文:《(重生)石来运转》简单上辈子是私生子,辛苦了大半辈子;这一次,他只想活得简简单单。私生子重生成宝石鉴定师,简单的人生,注定不简单。古耽V文:《兽人之空间种田记》穿越到兽人世界,种田谈情蒸包子!请亲们多多支持,也希望亲们喜欢喔!谢谢! ^^


☆、第四章 教主

    卫三非常讶异,但是脸上并没有邢七预想中的兴奋或高兴,若真要说,似乎还有些担忧和不情愿。邢七微微挑了挑眉,这个卫三的表现倒和传闻中不大一样。
  不管卫三愿意不愿意,当天晚上他还是得到小楼上。他来到小楼时,那天在花厅见过的小厮已经等在楼下,似乎是特地来带他上去的。
  “跟我来吧,教主正在等着你。”小厮淡淡得说道,卫三跟着他走入小楼。
  小楼里面很精致,不管是家具还是布置,都透着一股尊贵和奢华,一楼只有一个大厅,小厮带着他爬上二楼,二楼有几间厢房,门外都站着侍卫。
  卫三匆匆一瞥,那些侍卫的衣着和他的有些不同,看来是不同等级的侍卫。两人来到三楼的楼梯前,小厮停下脚步,对着卫三说道:“从这里上去,左手边的房间便是了。”
  “……我自己上去?”卫三看小厮站着不动,过了一会后才开口问道。
  “教主有令,不得他传召,擅入者死。”小厮面无表情的说道,卫三望了望楼梯,只好认命得自己走了上去。
  三楼只有两间房间,卫三按照小厮所说的,走到了左手边的房间门口,想了想,还是开口说道:“教主,属下就在门外。”说完便打算站在门口当雕像。
  他觉得这个教主也太怕死了吧,这一路走来,不说院子外的重重守卫,光是小楼下面和里面,就站了一堆侍卫,听邢七说还有暗卫呢。
  他不晓得教主让他守在门口的用意为何,或许对方是想刁难他吧?又或许想把他摆在眼皮子底下,等逮着了错处,便可以借口除掉自己?
  不过才刚想完自己就先笑了,他只是个小人物,教主要对付他,何必这么大费周章的?看来应该是想要刁难他,好教训他之前胆敢对教主出手吧?
  “进来。”不过他还没笑完呢,里面就传来教主的声音,卫三有些惊疑,教主是在叫他?过了几秒门突然开了,他被一股力道拽着,直接就给拖进了房里。
  等他稳住身形后,人已经在教主的房内,而刚才突然打开的房门此刻已经又紧紧关上了。卫三错愕得瞪着门板,他算是领教到教主高深的武功了。
  “过来。”这时从房间内室传来教主的声音,卫三不想再被揪着衣领拖着走,因此这一次乖乖的迈步走了过去。
  转过屏风来到内室,就见教主侧卧在榻上,手边还摆着一本书,瞧见他的人影,淡淡得说了声,“倒茶。”
  卫三走向桌旁,替他倒了一杯茶,然后双手捧着递到教主面前,没想到教主看都不看,只说了声,“倒掉重来。”
  他只好将杯中的茶倒掉,又重新倒了一杯,一样双手捧着,恭敬得递到教主面前。教主还是眼皮子都没抬,说了句,“重来。”
  饶是卫三修养再好,此时在心中也忍不住骂娘,他觉得对方只是纯粹耍着他,才会来来回回得让自己倒茶。因此第三次时,他的动作大了些,弄出了不小的声响。
  他也不管教主听见了作何感想,他一见到这个男人,就忍不住想起被他压在身下的情景,实在很难给对方好脸色。若不是碍于对方身手太好,他肯定会想尽办法刺杀对方。
  “脾性倒是不小。”不过教主似乎不介意他的无礼,笑着说道,只不过第三次倒的茶水,对方还是没有接过去。卫三一怒之下,“碰”地一声把杯子放得震天响。
  “怎么,放了你几天,倒是觉得本座疼惜你了?”教主坐起身来,似笑非笑得望着卫三,眼底透着一股讥讽。
  卫三心里咯噔一下,左手悄悄护住右手腕,低声答道:“属下不敢。”对方的眼神让他的右手腕又开始隐隐作痛。
  “上去。”教主也懒得再看他似的,又侧躺了下去,继续翻阅着榻上的书籍。
  上去?卫三觉得脑袋有点转不过弯来,上去哪?还没想通又听教主凉飕飕的语气说道:“你杵在这,是想让本座帮你吗?”
  “属下愚昧,不知道教主要属下上去哪?”卫三迟疑了一会,还是开口问道,下一秒右脸颊一痛,他被扇了一巴掌,整个人往左边倒了过去。
  才刚回过神来,就看见教主不知何时已经欺到身前,正冷冰冰得瞪着自己,卫三吞了吞口水,还没开口就听一声“嘶啦”,他的前襟整个被撕扯开来。
  卫三这时才觉得不对,他身下是软软的床铺,身上压着一个一脸怒容的男子,他怎么想都觉得危险,尤其对方还将他衣服给扯破了。
  他正想挣脱身上的桎梏时,教主低下头,在他耳边轻声说道:“看来你连左手也不想要了。”一句话说得他立马僵住了,原本偷偷蓄力要攻击对方的左手,此刻也泄了气瘫放在床榻上。
  教主低笑了两声,便把他的衣服全脱了,卫三白着一张脸,心里是怒火滔天,这个教主为什么一定要找他做这种事?他身为一个男子,还要被对方压在身下,对他来说是极难忍受的一件事。
  但是对方身手不凡,让他根本无法抵抗,否则便是落得双手尽废的下场。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他只能咬牙承受着屈辱,不断安慰自己,忍一时之气才是大丈夫所为。
  若是为了争这一口气,怕是不只双手废了,连命都没了,到时候也不管你是大丈夫还是识时务的俊杰,眼一闭就只是一缕冤魂罢了。
  卫三不断催眠自己,忍受着身上男人的冲刺和撞击,整个房间只听见喘息和肉体的碰撞声,等到声音停止之后,卫三已经累得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了。
  不过这一次他倒是没有昏过去,缓过劲来之后,发现教主已经不知去向,只剩下床榻边散落着的凌乱衣物。
  他撑着酸软的身体,将自己穿戴好之后,艰难的下了床,缓慢得挪到了房门口,还没走出去,就觉得背后一道劲风袭来,接着他又被拽回床榻上。
  “没有本座的允许,你想去哪?”教主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回到房里,站在床榻边,沉着一张脸,阴恻恻得瞪着他。
  卫三被摔得眼冒金星,身后那个地方也难受得厉害,一时之间连话都说不出来,教主没听到他的回答,自是怒火更盛,几步上前便扣住卫三的脖颈。
  “哑巴了吗?本座养的狗尚且能吠一吠,你整晚不出声,养你还不如养狗!”随着恶狠狠的话语,教主手上的力道加重。
  他这是要被掐死了吗?卫三晕呼呼得想着,双眼迷蒙看着眼前的男子,心里不由得想着,死了也好,没准死了又回到原本的世界呢。
  因此他嘴角微微一勾,脸上竟是带了些笑容,教主看见他的笑容,怔楞之后却是放开了手,看着对方捂着喉头剧烈得咳着,眼眸沉了一瞬。
  “你想死?也得看本座答应不答应。”他凑近卫三耳边,温柔的低喃着,不过话中的冷酷和警告,却让卫三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下次再让本座知道你想寻死,本座有的是法子让你不死不活的。”教主直起身,脱下刚才随手披上的外袍,语气恢复原本的温和。
  卫三惊惧得望着对方又压了过来,随后左手腕一痛,和右手腕遭受一样的命运,接着又是一阵颠鸾倒凤,他被狠狠折腾了一宿,等到天微亮时,身上的男人才放过了他。
  “记住,你的命是本座的,除了本座,没有任何人有权利决定你的生死,包括你自己。”他昏迷前,耳边钻进教主的声音,话语温和却叫人无端端得浑身发寒。
  


☆、第五章 身分可疑

    卫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时分了,房间内静悄悄的,只有他一人。他缓缓得坐起身来,忍受着□的疼痛,不过却发现他的衣服不翼而飞了。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小葡萄追夫记 by 十世 下一篇:特种兵侍卫 by 风吹翦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