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死忠的死士 by 瑰屿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强强 江湖恩怨 生子文


文案:
死士守则:命令只需遵从,不允许反抗、失败;任务失败,即刻就死,被掳、逃跑仍是一死;护主不利,严惩不贷……以上全都是浮云,你只需要记住主子是天是地是一切,除了对主子的忠心,其他一切感情都不准有!主子要你往东就不准往西,要你脱衣服就不准穿,要你亲嘴就不准亲脸,否则,哼哼!
脱了衣服趴床上去。是。
不准对其他人笑,男人女人都不行!是。
说你爱我。……是

此文架空、生子、或许小白,想好了再点第一章!!!
喜欢的死士的亲包养作者专栏吧,以后有新的包子文侍卫文就可以第一时间知晓了哟


  01 强取

  燕午看着他的兄弟戌软哒哒地被两个人抬出来,身上随意卷着一块破布,渗出的血从刑堂一直延展到看不见的黑暗里。
  他的下场无非就是一把火烧得干净,甚至连灰都不允许留下,他知道早晚有一天自己也会迈上类似的道路,不是暗杀被擒服毒而死,就是像戌一样护主不力受尽酷刑而死。他们很小的时候就被买来,接受严苛至极的训练,忍受常人所不能忍的苦楚,就是为了在主子需要的时候豁出命去。
  主子的命令是天,他们只需要遵从,不允许发问、反抗以及失败;若非必要,他们不允许出现在主子面前,主子和死士那是云泥,接触不得;他们也不允许有感情,除了对主子的忠心,对于任何事情都不能表露出一丁点儿在意,否则,死是唯一的下场。
  燕戌不在了,很快就会有另一个燕戌替代他的位置,天干地支二十二名死士,名字不过是一个代号,没人会在乎这个代号下的躯体是谁的。
  燕午面无表情地盯着地面上的血,直到那血被人匆匆擦去才起身,眨眼间,一抹黑色就融入到无尽的黑夜,消失无踪。
  残月阁,亦正亦邪,是武林黑白两道争相拉拢的对象,然而现任阁主燕向南却实在是一个与江湖格格不入的人物,无论黑白,得罪了他都没用好果子吃,断手断脚那是他高兴的时候,生起气来能灭你满门。武林和朝廷尽量不做牵扯,只会在威胁到自身时才会施加一下压力,燕向南至今日子逍遥,没有被群起而攻之,那是据说他有一个在朝廷做官的哥哥。
  两兄弟一个在朝一个在野,表面上互不来往,但江湖传言,燕向南为了不让自己的哥哥被皇帝施压,被朝臣排挤,明里从不对朝廷之人出手,也不做让朝廷无法忽视的血腥事,暗地里……那就是残月阁自身的买卖,哥哥可管不着,替自己的哥哥清理与他作对之人可是弟弟的本分,你说是不是?
  燕向南可谓是一个风流胚子,只要长相气质和他的胃口,那是男女不忌,庄子里养了一群或刚烈、或娇弱、或魅惑的男男女女,偏生他还长了一副让人不得不赞一句的好面孔,三言两语便打动了一颗芳心,被他撩拨过便再也忘不了。被他带回来的人无一不使劲浑身解数,暗斗连连,希望能在他怀里多留一段时间。
  被他惜心疼爱的时候便忘了传言中他喜怒无常的性格,以致于被抛诸脑后心碎欲绝,再被多看一眼都成了奢望。
  多少红颜在等待中憔悴、绝望,而罪魁祸首却依然随心所欲地流连于花草丛中。
  燕向南只随意在肩上搭了一件外衣踱步于空无一人的竹园,衣衫凌乱,一看就是经过了杯盏间的奢靡,饶是酒醉,双足踏于青石路上仍无一丝声响。素日或凌厉或含情的双眼微闭,头发没有约束地披散在后背,一如他这个人般肆意张扬。
  夜风拂过,酒意稍散,环视自己走过的地方,燕向南不禁皱眉,怎的走到这处地方来了?
  此处竹园因靠近刑堂,白日里也不见人来往,更遑论这漆黑如墨的黑夜,空气中似乎还飘散着声声凄厉的惨叫,让人毛骨悚然。燕向南脚步一转,正待离开,却听到附近有哗哗的水声,何人这么晚还敢在此?
  河水在微弱的月光下泛着银白的色泽,竹林掩映下有一人正站在河里洗澡,身形修长劲痩,随着弯身撩水的姿势勾勒出的曲线和月光下某个异常**的部位……燕向南的双眼比之以往更加暗沉,身体的某个部位也热了起来。
  燕戌身死,接替的人不能马上到位,所以委派给他的任务就交给了燕午,今晚正是他得手的日子,满身的血腥气他不想带到房间,所以一如往日般在这处活水清洗身体,只是没想到……腰间忽然缠绕上一只手臂,温热的吐息近在耳边……燕午大骇,他从不曾失了警觉,睡觉时亦不会例外,这次竟然被人近了身也不曾察觉?!到底是什么人?
  惊骇转瞬即逝,燕午马上曲起手臂反抗,两人在水里过了两招,只两招,双臂再次被那人钳制住,动弹不得,有只手甚至触碰到了他的臀部,放肆地揉捏起来。燕午咬牙,正欲不顾双臂的制衡痛下狠手,耳边却响起那人带着酒气的声音。
  “你敢反抗?”
  “阁主?”燕向南的脸他虽然没有就近仔细看过,声音还是识得的,燕午松开了蓄力的双手。
  “很好。”燕向南松手把人往水里一推,燕午就不受控制地撞上了河边的石块,阁主面前他不允许用内力,于是这下撞得胸口隐隐作痛。
  燕午心里隐隐有些想法但不确定,直到涉水声在自己身后停止,一只手按上自己的后背把自己牢牢地钉在石块上,另一只手在后腿根上拍了一下,他的心才沉了下去。
  “自己趴好了,分开双腿。”
  “是,阁主。”阁主的命令只能答是,无不服从。
  依言把双腿张开到阁主满意的程度,燕午脑中一片空白,只在臀部触碰到一根火热硬`挺的东西时闭紧了双眼。
  没有丝毫前戏,没有润滑,燕向南腰部一挺,把自己送入那干涩的部位。
  痛,从没有过的痛,像是把人生生撕成两半,燕午死死咬紧牙关,剜肉之痛他尚能忍,这些算的了什么?
  啪啪的肉`体撞击声逐渐在寂静的竹园内响起,伴着些许水声和微弱的喘息,不显**倒显出几分诡异。
  前胸、小腹、胳膊肘……所有与石块接触的地方由于剧烈的摩擦破皮出血,饶是手指用力到发白,手臂肌肉青筋隆起,燕午也只在刚开始的那一刹那从喉咙深处发出过犹如困兽般的悲鸣,然后再也没发出过任何声音。
  身后两人相连的部位有血水顺着大腿滑落,落入水中随着水流蜿蜒而去……
  不知过了多久,燕午感觉身后阁主加快了撞击的速度,放肆的低吼声后,一股热流冲进自己早已痛到麻木的部位,引得浑身冰冷的他一阵战栗。
  燕向南发泄过欲`望,酒是彻底清醒了,也看到身下这人脸上戴着的面具,想到自己刚才与一名不知是暗卫还是死士的男人发生过关系,不禁有些恶心,但是……嘴巴一咂,刚才确实爽到不行,有点食髓知味了,燕向南不甚在意的想,偶尔压压这样强健的男人得点乐趣也不错。
  “明日此时在这里侯着本阁主,别忘了把身体洗干净,”燕向南把刚才用过的地方清洗干净,右足踏在惨遭自己**的臀上,意有所指,“尤其是这个地方,本阁主不想跟污秽的人□做的事。”
  燕午强忍住疼痛,“属下遵命。”
  燕向南心满意足地抬脚就走,留下燕午一人在石块上趴了许久。待他终于动身,却是由石块缓缓滑至水中,几近淹没大半个身子,他低着头看不清神色,只左臂不知在水底折腾什么,片刻后,些许白浊漂浮在水面上……

  02 豪夺

  “阁主~喝酒~”艳红衣服的娇俏女子嘴角挂着讨好的笑,把柔软的身子靠到燕向南身上,酒杯周到的凑到他的嘴边上。
  “好~”燕向南豪放地接过,一口仰尽,惹来女子的娇笑声。左手揽着女子柔软的腰肢,像是一折就会断了般,燕向南忽然觉得有些乏味,不禁想起那具劲瘦柔韧的身体,似乎怎么弯折都没有问题。想到此,燕向南收回了手。
  “阁主?”原本还娇笑的女子脸色大变,惊疑不定地看向燕向南,却忽然记起什么似的低下了头,不敢有任何疑问。
  “阁主,”站在帘后的残月阁主管原啸缓缓踱至燕向南身后,躬身道,“是否传唤司君公子前来?”司君是阁主的新欢,菱州首富司远山的小公子,也是阁内为数不多的几位公子之一,怕是阁主腻了红颜,偏爱这蓝颜。
  燕向南原本是贪图新鲜,几位公子的住处也甚少去过,那司君就如其名,谦谦君子,气质不凡,可能是年纪轻些,脸皮也薄,被人一逗那是满面飞红,就是这不知道戳了燕向南哪根筋,硬是把人“掳”了来,摆在院子里,时常过去逗逗。
  原啸以为燕向南逗猫兴致又来了,孰料这次猜错了主子的心思。
  燕向南把人挥退,命令谁也不许跟着,穿过长长的回廊和几道拱门,来到竹园。竹园里仍是死寂死寂的,燕向南还没走过拐角就看到河边上笔直地站着一个人,低头看着河水一动不动。很好,燕向南满意点头。
  燕午不知站了多久,听到后面刻意传来的脚步声,连忙回身跪下,“阁主。”
  “起身,把衣服脱了。”干脆利索的命令。
  “是,阁主。”燕午站起身,腰带一松,外衣、里衣纷纷落地,不一会儿就(内容很健康)地站在燕向南面前。
  燕向南也不说让他怎么做,只拿一双暗沉的眼睛在这具身体上四处巡视,其实黑夜里本就看不出什么,就算燕向南视力惊人,也只能看清楚大概。只不过这线条流畅充满力道的轮廓已经足以引起他的(内容很健康)了。
  “会(内容很健康)吗?”
  “……属下无能,阁主赎罪。”
  “也罢,本阁主也没期望过高,到上次那地方趴着。”
  “是,阁主。”
  一模一样的姿势,只不过这次的上位人很清醒,燕向南轻佻地拍拍(内容很健康),不怀好意地问道,“这里,洗干净了?”
  燕午反射性地握紧了拳头却又似烫着般松开,“回禀阁主,洗干净了。”
  身后的人肆意地笑出声(和谐内容没法更改,放点健康内容)
  菊花茶的作用:
  菊花茶:有明目清肝的作用,有些人就干脆菊花加上枸杞一起泡来喝,或是用蜂蜜菊花茶都对疏肝解郁很有帮助。
  决名子茶:决名子有清热、明目、补脑髓、镇肝气、益筋骨的作用,若有便秘的人还可以在晚餐饭后饮用,对于治疗便秘很有效果。
  杜仲茶:杜仲具有补血与强壮筋骨的作用,对于经常久坐,腰酸背痛很有帮助。
  菊花茶对眼睛的保健作用:
  菊花对治疗眼睛疲劳、视力模糊有很好的疗效,国人自古就知道菊花有保护眼睛的作用。除了涂抹眼睛可消除浮肿之外,平常就可以泡一杯菊花茶来喝,能使眼睛疲劳的症状消退,如果每天喝三到四杯的菊花茶,对恢复视力也有帮助。
  菊花的种类很多,不懂门道的人会选择花朵白晰且大朵的菊花。其实又小又丑且颜色泛黄的菊花反而是上选。菊花茶其实是不加其它茶叶,只将干燥后的菊花泡水或煮来喝就可以,冬天热饮、夏天冰饮都是很好的饮料。
  另外如果早上起来眼睛浮肿,还有一法:用棉花沾上菊花茶的茶汁,涂在眼睛四周,很快就能消除这种浮肿现象。 [原料]野菊花15克、冰糖20克。[做法]取野菊花,沸水冲泡10分钟,入冰糖溶化即可。[用法]每日2剂,代茶饮用,冲至无味。[作用]清热解毒、凉血明目。用于防治鼻咽癌。[评注]野菊花甘苦微寒,清热解毒,用于治疗毒痈疥肿。
  现代研究证实具有抗菌、抗病毒、抗癌作用。配冰糖甘凉润燥,矫味适口,凉而饮之以增清热之功。
  菊花茶是一种比较清香的茶饮,它的妙处就是在于,当你的眼睛很累的时候,用菊花茶的热气薰眼部,1分钟,眼睛马上感觉到很舒服,大家不妨试一试。
  人们使用电脑越来越广泛,电脑虽然给人们的工作、学习和生活带来方便,但是使用电脑的室内环境正负离子失去平衡,对人体的健康有一定副作用,会引起自律神经失调、忧郁症。
  菊花对治疗眼睛疲劳、视力模糊有很好的疗效。
  很多人喜欢喝,特别是常用电脑的上班族,菊花茶确实对保养眼睛有好处。
  睡前喝太多的水,第二天早晨起床眼睛就会浮肿得像熊猫一样,民间有一方法:用棉花沾上菊花茶的茶汁,涂在眼睛四周,很快就能消除这种浮肿现象。此外平常还可以泡一杯菊花茶来喝,能使眼睛疲劳的症状消退,如果每天喝三到四杯的菊花茶,对恢复视力也有帮助。
  不过,专业中医师告诫读者,不同体质应选择不同的凉茶,随便乱喝不仅不能达到保健作用,有时反而会引起副作用。上火,须辨明虚实,夏枯草、菊花茶等有清热去火、清肝明目之效,对于这两种火旺都有对症灭火的作用。但须注意,由于性偏苦寒,体虚之人不宜多喝。
  “属下谢过阁主。”
  “腿抱好了!”
  烟火是各地堂主进入残月阁时放出的,表示有事禀报,如果不放,他当然是自顾自逍遥……
  燕午带着一身水汽推开了房门,看到燕癸坐在屋子正中的桌子旁,暗沉的眼睛在他身上扫视,若不是笃信竹园附近无人,他几乎以为燕癸知道了他在竹园的作为作为。“癸哥,可是有什么任务?”
  死士一般不私下往来,除了住在同一间院子的几个,燕癸做为天干的一名,与他素日里也只有任务上的接触,这次来,恐怕也不例外。
  燕癸起身,把一张纸拍在桌子上,“此次任务不能有丝毫差错,务必做到神不知鬼不觉。”
  燕癸走之前瞪了他一眼,燕午全当没看见,把房门关了打开纸条看了一眼,就在油灯里烧了,他自小学习的就是如何做好一名死士,自然知道任务与自己的性命挂钩,又怎会想要出错。燕癸有此叮嘱,必是任务与阁主在朝堂的哥哥有关,自己任务失败死了不要紧,但不能让别人抓到把柄。
  是夜,燕午静静地盘腿坐在琉璃瓦的屋檐上,冷眼看着屋里官员们的丑态,他们抱着美人喝着美酒,各种不堪入目的动作,并且肆意地嘲笑、讥讽与他们对立的人,完全不知道即将会有一个人成为刀下亡魂。纸条上只有地点、人名,他只需要到指定的地点干净利落地做掉这个人,不需要知道他是谁,为何要杀他。
  杀掉一个不会武功的朝廷官员很简单,关键是这家伙也知道自己做了天怒人怨的事情,门里门外派了许多高手护卫,他必须保证一击成功之后不会让他们搜寻到自己的踪迹。燕午闭上眼睛,脑海里瞬间浮现视野内各房各处的构造以及各房间角落里站了多少人,心里默默算计着脱身路线。
  燕午准备出手的时候,那官员府内又来了一人,但他内息已出,如若收回想要再出手恐怕不知要等到何时,内息反弹他必重伤,他不知后来这人深浅,不能冒险。谁知等他取了那官员性命,那人竟不能有丝毫反应,燕午回身瞅了一眼,见那人望着他的方向似有所觉,不敢懈怠,他飞速遁于黑夜之中。
  身后这才惊叫声四起。
  燕午回到残月阁的时候,但见阁内灯火通明,大堂中人数比之前多了许多,侍女们长裙摇曳,端着银盘在大堂各席位穿梭。燕向南坐在主位上,与下方各堂主同举酒杯,满脸肆意张扬的笑意。
  燕午静静地看了会,飞身回了房间,他的下裳早已湿透了……

  03 新宠

  后面裂伤严重,燕午是绝对不会为了这个去看大夫,房间里也没有能医治那里的药,索性抹了些药性温和的金疮药,大不了最近几天少吃些东西不上大号……燕午佯装轻松的想,一不小心屁股沾上了硬邦邦的床垫,登时疼得立起了半边屁股。
  真是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燕午破天荒晚上吃饭时间还没到就爬上了床。
  燕巳回来的时候见燕午房门紧闭,敲了一下进来惊诧地见到他正躺在床上,“燕午,怎么睡这样早?受伤了吗?”
  燕午恹恹道,“无事,就是困了。”
  燕巳哪里肯相信,坐到床边探手朝燕午额前试了下温度,接着掀了被子就要扒人衣服,“你前科累累,不让我看我哪里放心得下!快脱了衣服我看看!”
  被子一时不察被掀到床角,燕午只得死死守住自己的衣服,“说了无事,你无需……”
  撕拉——话说半截,脆弱的衣服已经禁不住两高手的拉扯,含恨裂成两半,燕午上身斑驳的痕迹落于燕巳的眼中,燕巳惊道,“还说没有受伤,这是怎么回事?这、这伤……”胸前血痕连连,红肿破皮,根本不像是兵器所伤,反倒像是……
  燕午趁机把被子拉回来,盖上躺下,却又不小心碰到伤处,疼得皱了下眉,不着痕迹地改为侧躺,“嗯,不小心在石头上睡着了,硌的。”
  “硌的?”燕巳不相信,“你是怎么睡才能把身上硌成这样?”
  燕午不说话,装死。燕巳恨恨道,“不说便罢!怎的也不涂药?这样何时才能痊愈。”
  燕巳从怀中掏出伤药,再从柜子里翻出绷带,坐在床边等着他。燕午知他担心自己,也不扭捏,在被窝里确定自己裤子好好地穿在身上便掀开了被子,由着燕巳为他上药。燕巳边涂药边腹诽,这小子莫不是觉得自己是笨蛋好欺骗,睡个觉能把身上的皮揭下来?“后面。”
  燕午身体一顿,慢慢转身,身后只一两处伤痕,但是挺重的,燕巳耸耸鼻子,忽然低下头去在燕午身上细细嗅闻,“咦,我怎么闻着你身上还有其他伤药的味道,还有什么地方受了伤?怎么也不一起上药?”
  燕午不自在地把下身往被子里蹭蹭,他自小接受严苛的训练,直到几年前才被派出任务,有些事情即使没有经过特意教导也知道不能轻易让他人知晓,他和阁主的事,阁主一定不希望第三个人知道,否则不会次次都在无人的竹园。阁主身份尊贵,必是司君公子之流才能与之相配。
  燕巳一把按住他,执意要闻出哪里抹了伤药,从颈背一直嗅到腰部,燕午正要使力推开他,就见门哐当一声被踹开了!
  “燕午你怎么不去吃饭今天有超好吃的红烧……肉……对不起,你们继续。”门外的人咋咋忽忽一阵忽然看到闪瞎人眼睛的画面,赶紧夺门而逃,非礼勿视!
  燕巳直起腰,嘴角抽抽,继续擦药。燕午放心了。
  不一会儿,燕未的头又从门外伸进来,如果他没看错,屋子里应该是燕午和燕巳,他们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燕午,你受伤了?”看清楚燕巳正在给床上的燕午涂药兼包扎,他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同时为自己错怪兄弟而羞耻。
  燕巳缠好绷带,把药收好,临走时丢下一句,“大惊小怪,你的脾性该改改了。”
  燕未不满,但也不敢叫嚣,从怀里掏出一个油纸包,打开献宝,顿时一股扑鼻的香味儿窜进燕午的鼻孔,久未进食的胃开始打鼓抗议,但是想到自己正在受苦的伤处,燕午忍痛撇开了头,“不饿,你吃吧。”
  燕未瞪大眼睛,“这可是红烧肉,特地给你留的!再说你怎么能不吃晚饭,万一有任务呢?”
  燕午一想,也是,吃饱了才好做事,再说这肉看上去挺香的,许久没吃过了。于是趴在床上直接用手拿着吃,燕未嘴馋又抢了一个,“怎么不坐起来吃?这样多难受!算了,你这背上胸前都是伤,下面没伤到吧?”
  红烧肉在嘴里哽了一下,摇头,燕未嘲笑他,“没伤到就好,我想着若是受了伤我帮你揉揉呢!你肯定是睡觉不老实摔到石头上了吧。”有时候天热,他们会图省事在树上边乘凉边休息,还从没有发生过从树上掉下来的例子,燕未可逮到机会嘲笑一下别人了。
  燕午:“……”
  燕向南再风流,也不会夜夜笙歌,越是武功高强的人越是顾惜自己的身体,不想过早地被酒色掏空。但一连几日阁主都没有在任何一位侍妾或者公子那里留宿,不免让人胡思乱想,院里的人以为阁主终是腻烦了他们,想是以后都要被冷落在院子里甚至被赶出去,不禁泪水涟涟。
  原以为阁主只是尝鲜,没想到每次结束后阁主都要他隔日在竹园等候,从一开始总是受伤,燕午学会了如何保护自己,每次去之前都会好好把后面弄软了,回来上点药再吃点流食,可不敢再吃肉了!上次吃肉导致自己恩恩的时候痛得冷汗直流,那滋味真比刀子剐得还难受……
  直到某晚,燕午一如往常侯在竹园,却直到天色将亮也没有等来阁主,这是阁主头次食言,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燕午拍拍屁股回了小院,躺在床上开始补眠。
  阁主出门带回来一绝色佳人,每天你侬我侬竭尽宠爱,以往的侍妾公子根本不能与之相比,怕是阁主真的动了心了!最近阁里大肆传言,阁主却没有着人惩治流言的源头,大有默许的意味,院里昂首以盼的人绝望了。
  燕午算算日子,了然点头,便把这件事情彻底抛诸脑后。
  江湖最近风平浪静,残月阁也极少是非,死士们也迎来了每隔一段时日就会有的悠闲期。
  其实自燕向南成为江湖上第一势力之后,敢上门找茬的人是少之又少,朝廷暂时也无大风波,死士们吃饭睡觉偶尔练练功,即便是有任务,也不至于二十二名全部出动,剩下的人就猫在各自喜欢的角落偷闲。
  这日,很久不见的燕癸登门了,屋顶上一抓、树上一摸……两名死士端端正正地站着领任务。
  燕癸一个一个看过去,说话依旧铿锵有力,“想必你们两个都知道阁里新来了一位公子,阁主宠他,要带他去碧县蝴蝶谷游玩,并指派人手贴身保护他,你们两个领得此任务,定要不惜一切护他周全,明白吗?”
  燕巳燕午恭敬道,“明白。”
  阁主新宠当真是美人如玉,身材修长堪比青竹,眉目如画,发丝如墨,看着清新自然,却又透出一股子弱柳扶风的味道。不过新宠不让别人搀扶,潇洒自如地跳上马车的时候,他们就知道这人果然不是弱柳扶风,是有些功夫的。
  马车缓缓起行,燕巳燕午各自骑着马跟在马车的后面,说是游玩,自然不会带很多人,凭白搅了出行的兴致。
  燕午行在马车右侧,就见帘子被掀开,露出那张如画的脸来,灵气的眼珠子前后转转,定在他的身上,嫣然一笑,“侍卫小哥,没见过你呀~你叫什么?”
  阁主的新宠当然要保持距离,燕午从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不知该不该回答,想了片刻只礼节性地点了点头,继续骑自己的马。新宠见他如此,却开心地笑起来,扒着车窗执意要跟他说话,“哎,我是阁主家的,也算是你的主子了,主子的话难道不该答……哎呀哎呀你做什么?”
  马车里一阵嬉笑,然后是阁主的声音,“敢跟本阁主的侍卫**,胆儿挺壮的,看来该罚的应该是你~”
  “阁主您想怎么罚我?”
  “嗯,罚你……用嘴呵呵呵~”一阵你好坏好坏的娇笑后,马车里没了人声,只余几许**的声响丝丝缕缕的传出来。
  所有人眼观鼻鼻观心,只当没听到,专心走自己的路。
  碧县十几年前还是默默无闻的小县城,自从世外桃源般的蝴蝶谷被世人挖掘出来,每年都有许多达官贵人、江湖儿女来此游玩,给县城上添了许多生意,客栈、饭馆、茶摊……一些人借此暴富起来,在城里盖了几间庄园,更有些官员商户在此另置别院,当做闲暇时逍遥的场所。
  马车在一处茶摊停下,燕向南率先跳下马车,一身暗红色衣裳愈发显得邪魅逼人,茶摊以及路过的女子无一不被吸引住了视线,想要付钱走人的又再要了一碗茶,不打算喝茶的也拉着身边的人抢了个位子坐下。一直到燕向南伸手,马车里又出来一位如画的公子,所有人都托着腮看得如痴如醉。
  这一邪魅一清新,端的是让人目眩神迷啊!
  燕向南和他的新宠找了个边上的位置坐下,叫了两碗菊花茶和这家茶摊非常有名的豌豆黄,你一口我一口甜蜜蜜地吃起来,丝毫不管旁人惊异的眼神。
  侍卫们自然不能与主子同坐同食,他们不远不近地守在茶摊周围,始终保持最高戒备状态。燕午直视前方,全部心神都放在周围的风声鸟鸣中,只待一有动静便立刻出手。破空声响起,但又不像是暗器,燕午眼神一凝,快狠准地抓住袭到眼前的东西,却是满手黏腻,打开一看,瞳孔猛地收缩——
  一摊黄不拉几的软滑的物体正好整以暇地糊在他的手上……

  04 同眠

  燕午条件反射就想呕吐,却在听到一串悦耳的笑声后止住动作,不着痕迹得放下手藏在背后。
  新宠笑得欢快,丝毫不在意这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但不得不说,就算笑出满口白牙他还是那副如画的美人模样,依旧让人目眩神迷。
  新宠差点拍桌子了,“阁主,那个侍卫小哥真好玩~不过,我好心好意送给他的豌豆黄却被他捏成碎渣渣,真是好伤心哦~这次你可不能再护着他了,我要罚他!”
  燕向南脸一沉,“你又调皮了!怎么总关注那个侍卫,是不是看上他了?你要说是,我可会要他的命!”
  新宠撒娇,“阁主,他哪里有您的威武霸气,我怎么会看上他?”
  燕向南脸色稍缓,“是吗?那你说,要怎么罚他?”
  新宠双手托着下巴,语出惊人,“我要……我要侍卫小哥把他手上的豌豆黄喂给旁边那个人!”
  躺着也中枪的燕巳:“……”
  燕午一怔,下意识松开了虚握的右手,被手掌温热化掉的豌豆黄滴滴答答落在地上,很快,手心就只剩薄薄的一层。
  燕向南的双眼终于在他的身上停留了一瞬,却是道,“这算惩罚吗?宝贝你真善良~”两名死士懂了阁主话里的意思,燕午朝燕巳看去,见他淡定地走过来,眼睛似乎在说:这有什么,又不是吃SHI,豌豆黄可是碧县人人都要来尝的美味。
  伸出手,燕巳看着他手心里寥寥无几的残留,心下安慰,作势舔了几口。手心里麻麻痒痒,燕午用力伸直了手掌,强忍着没有收回。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寒雨连江 by 薄荷酒 下一篇:日暮途远 by 拐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