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将军的农夫老婆 by 轩辕紫竹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重生 种田文 生子文


许强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到了一个全是男子的世界里,而自己更是悲催的成了个“单亲妈妈”,
一切为了孩子为了孩子的一切,许强结合自己前世的一些经验,努力发家致富。
可是谁告诉他,出现在他家的那个被称为将军的男的是谁啊?
什么?他就是自己这具身体去参军十年多的老公?可不可以不要啊?

前半部讲的是许强穿越到徐连身上,努力发家致富,让自己和他的儿子过上更好的生活。
后半部讲的是薛峰从军营回来后,两人以及他们的儿子发生的一系列事情。

 

1、穿越了? ...
 
 
  “阿么,阿么,快醒醒啊,不要丢下晨儿,晨儿会听话的,阿么。”昏睡中许强迷迷糊糊地听到几声稚嫩的小孩的叫声,想睁开眼看看到底是哪家小孩来他床前扰他清梦的,但是眼皮像有千斤似的怎么也睁不开。只能放弃,改用比较省力的方法,开口用沙哑的声音说了一句:“别吵,让我再睡会。”之后也不管对方听到没就自己又睡过去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盯着头顶上用茅草盖得屋顶,屋子里简单而破旧的几个家具——一个用木板垫着的断了一截腿的旧衣柜,一张看上去用了不知道多久的旧桌子,还有几张凳子。再感受了一□下硬邦邦的床,许强很怀疑是不是有人绑架了自己把自己扔在某个落后的小村庄里。
  动了□子,比刚醒来那会要强点,许强挣扎着要起来,看看自己到底在哪个地方。起到一半,身子一软,眼前一黑,人又躺下去了。不过这回他脑子里跑出了很多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婚后不久就被拉上战场的丈夫,夫家的大伯和嫂么么,五岁大的儿子,以及村里熟悉的其他人和物。
  稍微整理了思绪,将整个故事理顺:这些记忆是属于一个叫徐连的人的,他是一个哥儿,家里比较贫困,从小就被自己的父母送到了相对于自家比较富裕的薛家当他们小儿子薛峰的童养媳,那时候薛老夫人还在,这个薛老妇人就是这个身子的丈夫的亲阿么,后来薛老夫人病重,知道自己不行了,想亲眼看着自己的小儿子成亲,就要徐连和薛峰尽快成婚,没想到婚后不久薛老夫人还是撒手人寰了。给老夫人守完七七四十九天的孝,还没等薛峰和他哥薛山分家,镇里就传来了消息要求每家派出一个壮丁去参军,要知道那时候参军十个里只能回来一个的,参军还真可以说是九死一生的事,那时候薛山的老婆正怀孕不久,家里离不开他 ,于是薛峰想了想,咬咬牙说:“我去,现在大嫂有身子,离不开大哥,我和连儿现在也没有孩子,我去了战场,连儿还可以改嫁------”说完,写了一份休书给徐连,自己跑去参军。可是徐连也是个死心眼的,他拿到休书就当着薛峰的面给撕了,说自己等他,怎么也不肯改嫁。本以为徐连会熬个几年就重新改嫁,没想到在薛峰走后两个月后,徐连突然晕倒,并查出已经怀孕两个多月了,这让徐连又惊又喜,这下更不可能改嫁了,一心想为薛峰生下孩子。生下孩子等身子恢复后,徐连就搬到了薛峰原来打算分家后住的地方去住,可是他们孤儿寡母的,徐连既要养家又要照顾孩子,即使有薛山一家的接济也过得非常的辛苦,而且薛山一家也不是很富有,对他们两母子的帮助实在有限。前几天还在地里干活时候不小心摔了,昏过去,不知道怎么了想来的时候内在的确变成了许强。
  许强甩甩头,搞不懂为什么自己脑海里会跑出这些画面,看了看眼前这双充满老茧的手,这明显不是自己的手嘛,难道自己真的穿越了?许强愣了好久才反应过来,随即想到这个身子生过孩子,马上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身子的构造,发现和以前的没有什么不同,还是正宗的男儿身啊,怎么可能又有丈夫又有孩子呢,而且还是自己生下来的儿子,这简直是天方夜谭嘛!可是脑海里的事却告诉自己这不是天方夜谭,记忆里自己生活的世界里没有女的,只有爷和哥儿两种,爷就相当于以前的男的,而哥儿除了外形和男的差不多外,但比一般的男子要弱小些,其功能居然和以前的女的差不多,一样是要生儿育女的,一样要主持家务。而很不幸他现在充当的就这这个身份。
  整理完脑里的记忆,许强不得不承认自己可能赶上了现下最流行的穿越,还是魂穿的那一种。既来之,则安之。既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的也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回去,只好在这里安安分分的以这个叫徐连的哥儿身份活下去,反正前世的自己也是孤家寡人一个,还不如在这个没有污染的地方好好生活。不过幸好这具身体的丈夫出去打仗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不然自己这么也不可能留在这里。
  正想着,一个看起来只有三四岁大的小孩,端着一碗不知道什么东西,进来了。看见许强已经坐了起来,靠在墙上休息,高兴地差点把手里的碗给摔了。赶紧稳了稳手里的药,高兴地跑过来,一边跑一边喊着:“阿么,太好了,你终于醒了。阿么这是孙爷爷让我熬的药,说这个你喝了很快就会好的。来,阿么,慢慢喝。”
  说着将手里的药递给了许强,许强看着眼前乖巧懂事的孩子,心里也很是喜欢,要知道他以前见过的小孩一个个的调皮刁蛮的厉害,说他们是家里的任性小皇帝,刁蛮小公主可一点也不过分。可是眼前的这个小孩却一点也不,甚至会亲自来照顾自己的母亲,恩,不是,是阿么。看到这个孩子,许强打心眼里喜欢他,不过对于阿么这个称呼,许强表示自己接受不良。
  接过薛晨手里的药碗,看着里面黑漆漆东西,很怀疑这碗东西真的能过医好自己吗?看着那小孩期待的眼神,许强咬咬牙,端起碗,一闭眼喝了下去,马上多咽了几口口水想冲淡嘴里的味道,但是嘴里的苦味却愈加浓郁,幸好一边的晨儿看到他这个样子,马上端了一碗清水给他,赶紧喝了一碗,嘴里的苦味才渐渐淡去。
  “恩,晨儿,我昏睡了多久?”许强觉得既然自己已经成了徐连,那就要好好的以他的身份好好的活着,了解家里的一些事是必须的。
  “阿么,你已经睡了一天了,晨儿好怕你想小胖的爷爷一样,睡过去就不再醒来了,不再理晨儿了。”说着轻声地哭起来了,到后面更是嚎啕大哭起来,他真的是怕了。怕自己的阿么会像小胖爷爷一样丢下小胖一个人,到时候自己会变成没有阿爹没有阿么的小孩。
  许强看到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小孩,心中不忍,而手却自己有意识般伸了出去将这个小孩抱在怀里轻声安慰道:“晨儿乖,阿么不会不理晨儿,不会丢下晨儿一个人的。晨儿这么乖,阿么这么舍得不要晨儿呢?”
  “真的?”晨儿睁着自己又红又大的眼睛,盯着许强,一定要他一再的保证才相信。
  “真的。晨儿,你吃了饭了吗?我昏迷的这一天中你怎么过的。”许强想起晨儿刚才说自己昏睡了一天,他一个小孩在家,谁给他烧饭呢?
  “恩,伯么么有过来,帮我照顾你,和帮我烧饭,刚才大哥哥过来喊他说他们家里有事,现在他回家去了,说等下再回来帮我烧饭。”晨儿盯着许强说。
  伯么么?是薛山的老婆——林月吧,好像因为薛峰自己代替薛山去参军,让他对原来的徐连的态度好了很多,是真的拿他当亲人看,以前虽然也不差,但是没有现在这么尽心。当初徐连要搬出来他还不肯呢,不过最后还是扭不过徐连,让他带着晨儿搬了出来,幸好两家原来盖得时候就离得不远,林月很多时候都会过来帮忙。
  到时候要好好谢谢他才行。现在看了下外面的日头也快中午了,想必薛晨也饿了,这么小的孩子不经饿。自己的身子比刚醒那会已经好很多了,应该可以下地了,快点起来帮他烧点吃的,自己也好祭祭自己的五脏庙。
  想着也不顾薛晨的反对,自己下床到厨房,打算烧点吃的。

作者有话要说:新文开坑了,不弃坑,但是更新较慢。希望大大们多支持!!!!

 


2

2、赶集 ...
 
 
  徐连从床上下来,到厨房看了下厨房里有什么可以吃的,但是找遍了厨房,发现里面只有少量的发黄的小米,墙角堆着一些快要腐烂的番薯,和一些不知名的野菜。
  徐连盘算了下这些食物,想了下要做的菜,就准备炒几盘小菜,再烧一锅番薯小米粥,这样中午饭就能应付了。
  可是,正准备烧饭却发现一个大问题,他不太会用这种灶,这个时代可没有以前的那些个鼓风机、风箱之类的。烧灶只能用自然风或者用被打通的竹筒将风吹进去,这些他只会些理论知识,他操作起来还真不太会,不是火点不着,就是自己被烟熏得灰头土脸的。没办法他只好让薛晨这个小家伙来帮忙,这小家伙虽然小,但是一些简单的活,以前看徐连做过,他还是会点的。
  于是,就薛晨在下面烧火,他在上面炒菜。因为做的是两人的份,需要的量不会是很多,两人很快就烧好了。
  正准备吃饭的时候,林月就走了进来,闻着屋里的菜香味,奇怪地向里面看去,发现徐连已经清醒过来,两人正准备吃饭呢。看到徐连清醒,林月一阵高兴,昨天徐连在地里昏倒,还真的是吓了他一跳,没想到现在竟然醒过来了。
  正准备坐下吃饭的徐连,突然看到门外站着一个人,感觉有点眼熟,还没反应过来,薛晨已经很乖巧地喊了声伯么么。徐连马上反应过来他就是林月,自己的嫂么么。想到刚才薛晨说林月回来帮他们烧饭,想来他是家里那边忙完了,现在赶过来吧。
  想着,徐连立马站起来,迎了出去:“嫂么么,你过来了。我真是糊涂了,刚忘了让晨儿去告诉你我已经醒了。劳烦你还赶过来,你吃了饭没,我刚烧了点吃的,要不要一起吃点?”
  “不了,我家里已经准备好饭了,我本来以为晨儿一个人在家,想来看看的,没想到你已经醒了,那我就放心了。你呀,以后要好好休息,有什么困难的,来我家说声,不要一个人硬扛着,现在阿峰不在家,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晨儿可怎么办啊?”林月看到徐连醒来虽然放心但怕他以后还不顾自己的身子,叮咛道。
  徐连已经很长时间没听到这老妈版的叮咛了,虽然从林月那听着感觉奇怪,但还是应下来说自己知晓了,以后会好好照顾自己和薛晨的。
  林月看徐连醒了,这里也没有什么自己要做的事了,心里惦记着家里的两人,就向徐连告辞回家了。
  吃完饭后,徐连查看了家里的一些情况,盘算了这个家里还有些什么东西,凭着脑海里的一些记忆,和薛晨告诉他的一些内容,好好地清算了一遍。现在正是春耕的时候,家里的一些地急需要种下去,虽然家里的一些地让给薛峰的大哥薛山种了,但是他自己家里也留了一些,自己也需要下种。
  幸好,许强以前也是农民子弟,他的父母就是地地道道的农民,他以前也跟着父母下地干过活,虽然不是很精通,但让他现在不至于手忙脚乱,什么也不会干。看着家里库存的一些番薯和常见的蔬菜种子,以及高粱种子和麦种等粮食作物。许强想了想,现在可以将这些种子种下去了,应该还赶得及。
  这天下午,徐连就留在家里,整理这些要种的种子和以后需要用到的东西。不过想到家里剩的东西不多了,这几天也该去集市一趟补贴些家用。
  回忆了一下,这里赶集的日子,正好就是明天了,也好!可以乘此机会看看这里的集市是什么样子的。
  第二天早上天还没亮,徐连就起来了,准备了一下,烧了一些粥,当早餐。本来想将薛晨留下家里的,但是看他还那么小,将他一个人放家里他也不放心,而薛山家里呢,林月也要去集市卖鸡蛋和买些家用。所以徐连想了想还是带着薛晨一起去集市。
  听说要一起去集市,薛晨高兴地直跳,马上从床上起来,也不觉得困了,缠着徐连直乐呵呢。徐连说他几句他才安静下来。
  起床洗漱好,吃完饭,就带着薛晨到村口和其他人一起乘着村里的牛车或者是驴车一起到几里外的镇上赶集。一起乘村里车的人挺多的,不过村里有两家牛车和一家驴车,这么多人还是能够装的下的。村里坐牛车,每个成人需要两个铜钱,小孩是不需要的。所以徐连就付了两个铜钱,抱着薛晨一起上了车,等人齐了大家才一起出发。
  等人渐渐的到了,很多人以前和徐连都是相熟悉,看到徐连带着薛晨一起来乘车去集市,都纷纷和他打招呼,也有些人听说前天徐连在地里昏倒了,都纷纷过来问他身体怎么样了。徐连怕自己多说让别人发觉他是个假的,就简单的回了几句,并感谢他们的关心后,抱着薛晨窝在车子的一角。
  徐连注意了一下,这去赶集的人,以么么占多数,也有些爷儿在里面,还有一些小孩也去凑热闹,想来这里的爷儿都要下地干活吧。这里的爷和哥儿从外貌上看没有什么区别,和以前的男子差不多,但是爷在体型上更像以前的男子,而哥儿骨骼更为纤细,而盆骨却更为宽阔,这大概就是为了生孩子准备的,而且哥儿的眉心处会有一个象小山似的红色的标记,据说颜色的深浅可以判断他的生育能力。徐连眉心也有一座小山,但是它的颜色只是一般。
  很快的,他们很快就到了镇上。这个镇叫做山河镇,大概这个镇周围有山有河所以就起名为山河镇吧。进入城门,就看到里面人来人往的好不热闹,周围还有很多的小贩在贩卖各类的物品,有吃的,也有用的。但是这里还不是集市。集市在城西那边还要再过几条街才行,众人约定了等会见面的时间后,大家都各自散去了。
  “阿莲,我要先去集市上,把这些蛋卖了,你呢?”林月走到徐连的面前问道。
  徐连将早就盘算好的打算和林月说了下,两人告别之后就各自行动。徐连带着薛晨向周围的店面走去。现在进入春季了,有一些种子要买,再买些小鸡或者小鸭这类的拿回家养,以后可以鸡生蛋、蛋生鸡的好挣钱。昨天徐连看了下薛晨的衣服,很多的都已经破旧,变小了,本想要给他买些布给他做一套衣服了。但是他们家里现在钱不是很多,需要节省着用,只能等下回来才能买了。而且家里的米、油、盐这些都快没了,也要备一些才行,另外也要买些肉或者骨头之类的给薛晨补补,他已经快六岁了,却还想三四岁的小孩一样小小的一个,可能是以前的营养没跟上吧,现在应该好好的补补,不然以后长不高怎么办?
  打定主意后,徐连就抱着薛晨向那些店里走去。薛晨到底还是小孩子,看到周围热闹的场景,高兴的一直转着头,这边看看那边看看,还一边和徐连说着自己看到的。徐连也任他高兴的直蹦跶,也笑着回应他。徐连本就是个喜欢小孩的,现在看薛晨这样懂事乖巧的小孩更是喜欢,看他瘦瘦的小手、稍显得有点尖的下巴,更是下定决心要将这个小孩养得白白胖胖的。
  买完一些需要的种子后,徐连走向以前这个身子熟悉的几家店去买了些盐和米,这里的盐都是官盐,盐都掌握在官府的手里,所以买的比较贵,徐连估摸了下自己带的钱,就买了一斤的盐回去。接下来又到了其他的店里买了些菜籽油,以前都听说动物油吃多了会得些心血管堵塞、胆固醇什么的,吃植物油相较比较安全,而且这里的菜籽油比那猪油可便宜很多,所以徐连高高兴兴地买了一些回去。接下去徐连拿着剩下的一些钱到猪肉店里买些猪肉吃。
  到了猪肉店,徐连问了猪肉的价格,发现这里的猪肉越肥越贵,幸好这里的骨头比较便宜,而猪内脏呢则更是便宜。徐连想了下决定买些瘦肉和后腿骨,再向老板要了些他们不要的猪下水。
  买了这些后,算了下钱,发现自己杂七杂八的话了大半的钱,想想还有些小鸭小鸡没有买,就带着薛晨,到专门卖这些小动物的地方去两种各买了三只,都是二母一公的,想着以后可以实现鸡生蛋、蛋生鸡的计划。
  沿途徐连还为薛晨买了些点心和糖果吃,奖励他今天这么乖巧懂事,乐得薛晨一直笑个不停。

作者有话要说:从这一章开始许强改名了徐连,除特殊情况下使用的都是徐连了。

 


3

3、赶集归来 ...
 
 
  徐连看着有少了大半的钱,心里直心疼,这下家里的钱可不剩多少了,诶自己都快成为“月光”一族了。
  不过,这些钱还是要花的,徐连在心里暗暗埋怨,原来的徐连怎么不多留些钱呢。算了,要花的还是先花了再说,钱以后再想办法赚好了。
  放好剩余的一些钱,徐连看看时间已经差不多了,就提着刚买的那些东西,回到和村民约定的地方,等其他人一起会村里去。
  回到原来约定的地方,这时候只有几个人回来,但大多数人都还在集市里逛呢,一个同村的叫林晓的林么么,他是住在村头的张大河哥儿,他也早早的就回来了,看着徐连带着薛晨这么早就回来了,奇怪地问道:“徐么么,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不带着晨儿多逛会儿?”
  徐连抱着薛晨,对刚刚林么么叫他徐么么囧了一下,但还是礼貌地回道:“逛了那么久了,我们也累了,而且这么多东西提在手里也不合适,就先回来了。”刚说完,薛晨就很应景的打了个小小的哈欠。这两天薛晨看徐连昏倒,本来就担心,今天天还没亮就一早被他叫醒来赶集,现在会累也不奇怪。
  徐连抱着薛晨换了个方向,让他更舒服地睡在自己的怀里,薛晨揉揉自己的小眼,打着哈切,眨着眼睛,柔柔地喊了声阿么就将头窝进徐连的怀里甜甜地睡着。徐连看着怀里睡得香甜的薛晨,心里泛起一阵暖意,突然觉得有这样一个儿子也听不错的嘛,这样想着徐连的嘴角也不自觉得向上弯,让一旁的林么么等人看得神情一晃,而徐连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刚才的样子有什么会多么的充满了母性,多么的让人耀眼。
  “徐么么,你们家薛峰都离开这么多年了,也不知道现在怎么了,你就没想过再找个爷过日子。”也早就回来的同是林姓的另一个叫林三儿的林么么在一旁问道。
  “恩------”徐连傻在那了,来的这两天里,他脑子里还没意识到哥儿要嫁爷呢,被他这一问,一下子傻在那了,好一会才反应,才呐呐地说:“现在的生活很好,而且我已经有晨儿了。”说完,徐连还有点庆幸这个身体的丈夫现在不在了,不然如果那个丈夫要求自己和他同房,自己还不知道要怎么办呢。
  听到徐连这么说,旁边的几个人都不知道怎么说,总不能说薛峰去参军不一定就死在那了,现在应该称自己年轻找个可以照顾自己的爷,这样也不用那么辛苦吧。所以大家都很识相地不再说这个话题了。
  等了小半个时辰,就到了大家约定的时间了,大家都相继赶了回来,大家相互打了招呼,就将自己买的东西都放到车上,由于每个人都买了一些东西,回去的时候,车上的东西比来的时候多得多。车上的几人只好一起挤在一起,一起乘车摇摇晃晃的往村里赶。
  回到家后,已将近中午了。徐连放下怀里的薛晨,有将刚买的那些小鸭、小鸡养在院子里,丢了些菜叶给它们吃,徐连以前自己只养过两个月的小鸭子,现在也不知道能不能养大他们。不管了以后,有空再挖些蚯蚓,养些蚯蚓来喂它们好了。
  做好这些,徐连来到厨房,将今天买的肉好好地处理了一下,切了一些刚买的瘦肉,等会好炒些肉吃,剩下的用盐腌制了一下,挂到梁上,以免坏掉。接下来,徐连将昨天剩下的一些菜烧了几盘,旁边的锅里也蒸着刚买的米,这样中午就有新鲜的米饭吃了。
  等烧好了饭之后,徐连回到房里,看了下薛晨,发现薛晨也刚刚醒来,正坐在床上揉着眼睛找他呢。看到徐连进来,迷糊地喊了句:“阿么。”
  徐连看着他的样子,心里又是一暖,大概穿越到这里后最大的幸福就是这个小小的小娃吧。徐连走进他帮他把衣服穿起来,拍拍他的小屁股,“小懒猪,起床了,该吃午饭了。”
  “阿么,晨儿不是小猪猪。”薛晨还迷糊着,还没清醒呢,但是听到徐连叫她小懒猪,立马反对道。
  “晨儿,太阳都晒屁股了,晨儿都还没起床不是小懒猪是什么呢?”徐连笑着说,但手上的动作却没听。
  “不是,晨儿不是小猪猪。”薛晨嘟着嘴反对道。
  “好,好,晨儿不是小猪猪。来我们去吃饭,吃完饭,我的晨儿好快快长大。”将穿好衣服的薛晨抱起来,向厨房走去。
  到了厨房,薛晨看到一桌好吃的,高兴地一直笑。
  “来,晨儿,我们一起来吃饭,吃完饭我们一起去地里种番薯,种好番薯,我们以后可以吃好多好多的番薯。”徐连一边喂着薛晨,一边说着。
  “恩,晨儿,好好吃饭,以后好长得壮壮的,帮阿么种好多好多的番薯和其他的菜菜。”薛晨含着嘴里的饭说着幼稚可爱的话,但是却让徐连感到窝心。
  “嘴里含着饭不准说话,把饭咽下去再说。”徐连点着薛晨的鼻子说。
  “哦。”薛晨点点头,将饭咽了下去后应道。
  吃饭后,徐连将用过的碗筷用水洗过后,放回碗柜子里。就拿着昨天下午整理出来的番薯拿出来,带着去地里准备种下去。
  这个番薯以前看自己的父母种过,是最好种的几种蔬菜之一,只要将番薯埋到地里,浇些水,等它成长起来就好,而且这番薯发芽后,还可以将带根的番薯藤种到其他地里,这样的番薯也能长得很好,而且那些番薯藤还可以用来炒菜,炒面吃,那味道可不错呢。
  不过种番薯需要拢地基,将地弄成一列列的,然后将番薯埋下去,这种番薯的密度也很重要,既不能太密,这样会因为彼此之间争夺养分长不大,也不能太疏了,这样这块地的产量会降低很多的。徐连努力回忆了一下,自己父母原来种番薯的方法,自己动手操作了下。
  当他满是信心的动手干了起来,并让薛晨坐在旁边看他干活,现在真是初春,太阳不是很猛,这样的阳光多晒晒对身体好,而且多晒阳光能够促进钙的合成,所以徐连就让薛晨在那边晒太阳。
  不过干了三四个小时后,徐连已经累得快直不起腰了。这时的他分外想念自己家里的那架铁牛,有了它在地里来回的跑几趟,那些地绝对一下子就弄好了,不用向自己这样弄得超辛苦的。不过也幸好徐连的这具身体以前就干过不少活,如果是原来的那具身子,干了两个小时,大概自己就要累趴下了,看了看自己这近四个小时的奋斗结果,恩,很好,虽然不是很齐但是样子还是有的,这样种下去之后,番薯应该能长成。
  将番薯种下去后,徐连从不远处运来水,细细地浇了一遍自己刚刚种下的番薯,才收拾东西,带着在一旁玩耍的薛晨一起回家。今天下午薛晨很乖,一个人在一旁的树底下,很乖的玩耍着,不吵也不闹。让徐连连连感叹徐连拥有一个好儿子呢。

 


4

4、准备上山 ...
 
 
  回到家,徐连累得动也不想动,但是想到一旁的薛晨还没吃饭,就挣扎着起来到厨房看有什么可以吃的。可是翻了下厨房,发现,厨房只有今天上午刚买的那几块肉了,蔬菜之类的都已经吃完了。想了想,徐连想到自家后院还种着一些常吃的蔬菜,就到后院看了下。
  发现后院那块不大的地方,还种着不少的蔬菜呢,有常见的菠菜、韭菜这些时令蔬菜,但是量都不多,只够自家吃的。
  拔了些够今晚吃的菜,徐连就回到厨房。薛晨跟在徐连的后面,跟着徐连有样学样的,跟个小大人似的。徐连看薛晨跟在他身后一起干活的小摸样,摸了摸他的头,问道:“晨儿好乖啊,都会帮阿么干活了,要不要和阿么一起来洗菜。”
  听到徐连夸他乖,薛晨笑得见牙不见眼,连忙喊着要帮他一起洗菜,还要帮他一起烧火呢,看着做得头头是道的小家伙,徐连想他以前和原来的徐连在一起怕也干过不少话吧。想想以前自己见过的那些小恶魔,再看看眼前的薛晨,徐连不得不感叹真的是穷人的小孩早当家啊,即使当不了家,也是个小大人。想着徐连加快了手上的动作,不然饿到小晨儿可不好。不一会儿功夫,徐连就烧好了三菜一汤,汤是用上次集市买的骨头熬制的,用来给薛晨补钙的。吃完饭,和薛晨一起收拾好后,徐连就带着薛晨一起回屋休息了,这里是古代,大家都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夜间根本没有什么活动,再说今天累了一天了,徐连帮薛晨梳洗过后就一起上床睡觉了。
  接下来的几天,徐连带着薛晨一起将家里有的和自己从镇上买的那些种子都种了下去。说真的,徐连亲自种这么多的东西还是头一回啊,以前,虽然父母都是农民,但是自己是家中独子,疼爱自己的父母一心想要自己多读书,以后考上大学,找个好工作,地里的活自己大多都是看着父母在干,最多是农忙的时候,忙他们收下菜,打个下手,什么重活也没让自己做过。但是现在自己重生在这个农场里,家里除了自己也没有其他的劳动里,为了不挨饿,为了能过上更好的生活,徐连只好努力回忆以前在父母那学到的知识和电视书籍上看到的方法,再结合原本就存在徐连记忆里关于种田的一些常识,让自己能够更好的种好这一亩三分地。
  当然,因为有这些记忆在,徐连多了很多的理论知识,实践知识吗,只好自己摸索,或者去问薛山或其他村民,这里的人都很淳朴,没有前世见过的那些人的世故。不然薛峰离开家这么多年,林月他们还会照顾自己和薛晨?如果有点恶心早就将他们列为不再往来的住户了,不可能经常给自己送这个送那个的。
  在忙了近半个月后,徐连终于将家里大半的急需种下去的都种下去了,至于以后长得怎么样,徐连自己心里也没有底,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忙完地里的事,徐连才有空想其他的,上次去赶集家里的钱被他用的差不多了,都说有钱好办事,自己身边没有些钱存着,这心里总是不是很踏实的,如果有什么感冒发热的,看病总需要些钱吧。以前的自己从来不需要为钱担心,但是现在的这些自己不得不担心了。而且自己还要想办法帮薛晨进补呢。自己醒来看到他的时候还以为他只有四岁呢,哪里象个快六岁的小孩那样啊,一定要帮他好好补补才行。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狱卒 by 小猪雀(下) 下一篇:瞎娘娘 by 洗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