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嫡子难为 by 石头与水(上)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强强 宫廷侯爵 种田文 石头与水

  装B装到一定境界,实在是会给人造成巨大的心理压力,铁面如杜如方竟然有一种御前对答的谨慎小心。
  在明湛觉得自己要被冻僵前,杜如方终于开口,“如兰自入冬一直病着,有些不大好。”
  明湛点了点头,以示自己听到了。
  杜如方心里更加没底,几乎冒出冷汗,咬一咬牙,继续道,“我说句掏心窝的话,我们兄弟与四公子本就是姑舅兄弟,不论有没有姻亲,血缘是真的。我大妹妹嫁给了魏子尧,当年母亲看魏子尧年轻俊俏嘴甜乖巧,便以为是良配。结果,大妹妹嫁过来后是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多少情份也架不住这样消磨。如兰是我的弟弟,我比四公子了解他,如果我是四公子,绝不会把姐妹嫁与他。”万事开头难,既已开口,后面则越说越顺,杜如方郑重道,“他自甘下流,拿着个婢女当命根子,要生又要死。做哥哥的,不能眼睁睁的看他去死,只是他这样的心性,断配不上好人家的闺女。”
  明湛还是那种淡淡深浅不定的表情,不喜不怒,深不可测。
  杜如方继续硬着头皮道,“如果四公子不怪罪,赐婚的事由我家出面解决,断不会影响到郡主的名节声誉!”
  真是天助我也!明湛的内心已是仰天长笑,省了大事了,没用他出手,杜如兰就倒了。杜家出面要解除婚约,太妙了。
  明湛从毛口袖子里摸出小本子写道,“婚事一除,人即奉上。”
  杜如方自然同意,此时他也明白,镇南王府果然早已厌弃了这桩婚事。明湛再写道,“你们自去安排,皇上那里我不会多说。只是不要影响我大姐姐才好。”
  “四公子如此明理通达,杜家谢您还来不及呢。就是郡主,也是我那三弟无福,这与郡主再不相干的。”凤明湛没有为难于他,杜如方已经很是感激庆幸,毕竟是他家数次理亏。
  明湛笑了笑,起身跺了跺冰冷的脚,和杜如方一前一后的下了敞亭,继续回去看堂会。
  明湛刚坐下,魏安后脚便捧着戏本子到了,脸已洗的干净清爽,下巴上两处新伤,却混不在意,笑的热络洒脱,“刚还说叫你点戏呢,一转眼就不见了人。瞧一瞧,喜欢哪出,我叫他们提前预备了扮上,一会儿唱给你听。”
  明湛的身份,点戏也无妨,眼珠儿在数十个戏名儿上扫过,轻轻一笑,手指落在《贵妃醉酒》上面。魏安用笔勾了出来,赞道,“你倒是眼力好,这是福禄班儿小桂花儿的拿手戏。”
  杜如方的坐位与明湛只隔了一人,魏安笑着递上戏本子问,“大舅兄要不要点一出?”
  杜如方的眼睛凝视着被圈起的《贵妃醉酒》这四个字,端庄有脸上露出一分笑,看了明湛一眼,点头赞同,“这出戏原就极好,我不点了。”
  魏安守着杜如方废话几句,跑去传戏。
  明湛坐到晌午刚过便带着漏风的嘴告辞回宫。
  事后,凤景乾骂魏宁,“就为去给你拜寿,门牙嗑掉俩儿。”明湛早事无巨细跟他讲了,凤景乾颇恨魏宁事儿多。
  魏宁冤死了,魏安下巴上留下了两个米粒大小的粉红肉疤,这幸亏魏安是男人,若是个女人岂不是破了相。他略动动脑袋也知道凤景乾气从何来,先认了错,方道,“臣有什么法子,昌北侯找到臣家里来。臣想着,大家都是亲戚,别为这事儿翻脸成仇,一团和气岂不好呢。臣这才请了明湛去,让他们两家通个气儿。臣也后悔的要命,人都说宁拆十座庙不破一桩姻,臣之前总想着给他们说合呢,谁料走到这步儿。”
  “自作自受。”凤景乾没有半分同情。
  魏宁不说话了,一脸委屈。
  “少在朕跟前儿惺惺作态,滚吧。”
  魏宁滚了。

  满意

  昌北侯家的动作很快,马上便传出福昌大公主暴病而未毙,太医院太医俱束手无策的消息。
  太医们的确无策,开了方熬了药,福昌大公主只捂着胸口唉呀,估计就是太上老君的仙丹吃了都没效用。
  魏太后一日三问询,赐医又赐药。
  眼瞅着药石罔效,福昌大公主就要归西之时,昌北侯病急乱投医,请了天祈寺高僧前去测算一番,说这本是大公主命中的业障,须要有至亲之人去庙里为母祈福,短则三五年,长则十年二十年。
  昌北侯代子上书,情愿去庙里为母祈福消灾。
  杜如兰痛苦流涕(欢喜的眼泪和鼻涕),“为人子者,焉能见母亲身受疾病之苦而无动于衷。臣尚未婚配,亦无差使,正可去庙中为母亲祈福,只望有万一之灵验,佑母亲平安。”
  佛门是很干净的地方,例如武则天,在庙里住了一阵子,便跟了唐太宗的儿子唐高宗;再比如杨玉环,带发修行后,转而嫁给了公公唐玄宗。
  于是,这门婚事作罢。
  腊月二十八,凤景乾恩旨允明湛回府过春节,正月十五再回宫。
  明湛命人将薛灵母子自别院里带回来,亲自交给杜如玉。杜如方是不屑于来的,先前杜如方出面儿纯粹为的是自个儿亲爹,如今一个狐媚贱婢,依杜如方刻板保守的性子,怕是看都不屑于看上一眼。
  杜如玉以往只知道明湛不好招惹,如今才真正认识到,明湛还颇有本事。
  薛灵以前在杜府时,杜如玉是见过的,觉得这丫头模样身段儿都不赖,也难怪他家三弟着迷。如今乍一相见,吓一跳,真没认出来。
  以前薛灵那身条儿,袅娜多姿,盈然轻灵,可作掌上舞的轻巧。今儿一瞧,天哪,那脸那腰那身子,原封第二个凤明湛,真叫一个富态。
  明湛很满意杜如玉的反应,笑了笑,给范维一个眼色。
  范维上前道,“二公子,我们四爷知道薛姑娘乃是三公子心上之人,半分不敢怠慢,平日里的供给也不敢简薄。尤其这产后,生怕供不上营养使得薛姑娘调养不当,岂不是我家四爷的罪过,故而特意延请了懂得滋补的嬷嬷伺候薛姑娘。如今瞧着薛姑娘比往日更加有福气,小公子也是满脸的福相。二公子瞧可是放心了吧。”
  杜如玉真是好奇镇南王府有什么调理的妙方,怎么就把个风吹吹就能飘起来的美人儿调理成了个大发面馒头呢?杜如玉笑的客气,“表弟办事,我再没有不放心的。这些天麻烦表弟了,些许小玩意儿,是家父母所备,留给表弟赏玩吧。”
  主要目的,还有送礼一项。
  镇南王府高抬贵手放了杜家一码,他们也不能不识趣,否则真结下镇南王府这样的大仇家,后半辈子就不必混了。
  范维双手接过,转呈给明湛,一捏礼单薄厚,明湛便知是什么意思了。在小本子上写道,“自家骨肉,二表哥太客气了。”
  两人寒暄一番,杜如玉还有任务,并未久留,带着发福的薛姑娘母子回家去了。
  且说杜如兰在家痴等,乍一见到爱人竟然未能认出,还是薛灵抱着孩子,眼含热泪,唇瓣颤巍巍的喊了声,“杜郎——”
  杜如兰方回了神,“灵儿……”你怎么变成这副模样了?
  虽然杜如兰对于薛灵的变化大为吃惊,不过二人久不相见,又有儿子在怀,自然少不了一番重逢之喜,这病便好了大半。
  明湛料理了杜家的事,便已到新年。
  偌大府第,正经主子就是明礼明湛兄弟二人,因宗祠并不在帝都,兄弟二人便设了香案,朝南边儿嗑了三个头算是全了礼。除夕晚上摆了席面儿,索性叫了老范小范一道坐,余下有脸面的管家管事也开了一桌。
  明礼说了通祝酒词后便开始吃饭,明湛在换牙,吃不得硬的。只挑了酥软的下口,明礼挺有兄长的风范,给他夹饺子,笑道,“尝尝,包了好几样馅儿。有羊肉的、牛肉的、三鲜的、蟹黄的、韭菜的。”
  明湛挺喜欢吃饺子,厨下调的酱料也喷儿香,捏着牙箸夹一个小元宝似的饺子,张嘴一咬,叮的一声,明湛一咧嘴,饺子啪哒落在碟子里,溅起几许醋花儿。
  眼角含泪的捂着嘴,低头一瞧,碟子里除了被咬成两半儿的饺子,还有枚明晃晃的外圆内方的铜钱,明湛差点儿没哭出来,好端端的饺子里竟然有暗器。
  大管家李忠忙起身恭喜,“恭喜四爷,四爷好运道。”
  “是啊,这么些饺子就一个里面包了铜钱,谁咬着,明年定是一年的好财运。”管事也跟着拍马屁。
  如今明礼在这王府里住着,可是四公子明湛也不是吃素的,难得有巴结明湛的机会,于是诸人便十分默契的往饺子上做了文章。
  明湛脸色古怪的看了大管家与几个管事几眼,从袖中摸出帕子,覆在嘴上,扑扑两声,吐出两颗碎玉似的小乳牙。
  众人傻眼。马屁再也拍不出了。
  明礼嘴角不受控制的抽动两下,侍女已捧来温水,明礼咳了两声方控制住心中笑意,招呼明湛道,“来,漱漱口再接着吃吧。”
  明湛一张嘴,门前四位守将全部缺席,露出粉嫩嫩的牙床,明礼实在忍不住,侧脸大笑出声,满屋人皆忍俊不禁。
  明湛由着他们笑了一回,从此笑不露齿。
  过了春节,明礼打算带着明湛去各处亲戚家赴宴,明湛宁可宅在家里,死活不去。明礼劝他半天,“咱们不在帝都时自不必提,既然来了,这么多亲戚,难道都不理会?岂不让人说咱们傲倨失礼?”
  明湛烦的耳朵流油,窝在床上,把小本子叠在膝盖上写道,“你去吧,我不去。你去就没人挑理了,反正我也不认识。”
  明礼在屋里转了几圈儿,其实他心里也矛盾,他并不是个傻瓜,如今明湛风头比他盛。他自然不愿明湛越过他去,可如果出门应酬不带着明湛,又怕人说他们兄弟不和之类的。
  明湛已经翻身拉开被子躺被窝儿里了,明礼只好作罢,问他,“那要是亲戚们问起你来,我可怎么说?”
  “就说我病了。”
  “胡闹,大正月的,哪里有咒自个儿的。”明礼绞尽脑汁,才想出个极不高明的理由儿,“我就说你在家念书吧。”
  只要不拉着他出去走亲访友,明湛也由他编派。
  正月十五,宫中有灯节,皇子王孙各带了自己做的灯去,比一比谁的精致可爱,凤景乾还设了百两黄金的彩头。
  明湛在家宅着,啥也没干,就窝家里做灯笼了。
  范维出主意道,“四爷,这元宵节向来是做兔子灯的。咱们用貂毛缀到花灯上,弄两颗红宝石做眼珠,一准儿不赖的。”
  这是灯,还是珠宝展示啊?还红宝石!败家子儿!明湛鄙视的看了范维一眼,没理会,自己住的院子叫石榴院,索性做两个石榴灯,到时就挂在屋檐下,又可爱又实用,还不浪费。
  明湛是个很认真的人,他完全不叫工匠帮忙,只命下人把细竹和糊灯笼的薄纱准备好,都是自己动手。后来避免不了的在石榴嘴儿处缀了几串大小不一的玛瑙石,这是他府里最便宜的石头了。
  还要给灯笼上色,范维在旁边儿急道,“四爷,这石榴熟的时也不都是一样的红色,离石榴嘴儿近的地方是深红,然后颜色逐渐变浅,你这么一老块红抹上去,真是又拙又笨。要不我来吧。”
  气的明湛抬手在他脸上抹了一块儿,范维呀呀叫着出去洗脸了。明湛的耳朵边子才清净下来,这群土包子,印象派懂不懂啊,明湛哗哗上好色,亲自拿了出去,踩着小椅子挂在廊下风干。
  到正月十五进宫时,明礼再三劝他,“我叫人做了好几盏花灯,赶紧换一盏去,看你这两只红糊糊的是什么哟。”明礼带的是一只兔子灯,像范维说的,用红宝石嵌的兔眼儿,兔身是用细纱缀了兔毛儿做成,里面点一支短蜡,整个兔子都盈盈发亮,精致可爱。故此,十二万分瞧不上明湛的石榴灯。
  明湛根本不需要明礼的认同,反而朝着明礼的兔子灯撇了撇嘴,做出一副不屑的模样。
  明礼劝他不动,也只得由他去。事实上明礼从未成功的劝服过明湛。
  明礼觉得明湛是个很识进退的人,例如,明湛就算回家这些日子也很注意保持他这个做大哥的威严,等闲亲戚也不去走动,镇南王府对外发言人一直是他,明湛很知避闲。所以明礼也得拿出大哥的气度来,从袖子里摸出个小匣子给明湛,低声道,“这里头是银票,若是有花用,我又不在宫里,你手头儿也方便些。”
  明湛点头,也没客气,收了塞自己袖子里藏着。
  明礼又道,“给你送进宫的东西,有一只红木箱子,里头是一箱子银锭,这次回去,你留着看院子的奴才别忘了打赏。”
  明湛点了点头,虽然是迟来的关怀,到底也是明礼的心意。
  不过,明礼大哥啊,我要等着你的提醒,早死了八百回了。明湛裹着大氅,托着小下巴琢磨,看来明礼大哥对自己年下的表现十分满意啊。

  花灯

  明湛是不想得罪明礼的,他在宫里其实手上没有任何力量,如果想办什么事,用到明礼的地方很多。虽然他也认为明礼这人不大聪明,但总比无人可用强。
  他明白明礼的心思,便顺着他,让着他。投之以桃,报之以李,看来明礼这人虽有些小心思,却不算坏。
  明湛阖上眼睛,马车晃悠悠的朝皇宫驶去。
  到了宫里,范维押着半车吃食用物先去了石榴院安置,打赏的事也交给他来做。
  明礼明湛身后各有内侍提着灯笼,经过装饰着满树花灯耀眼的御花园,去正德殿领宴。此时,为了应景儿,诸人都把各自的灯笼点亮,时不时互相攀比一番。
  像凤明禇拎了一盏金鱼灯,也极是豪华,金鱼灯身上的鳞片竟是一片片玛瑙磨薄嵌上,鱼的眼珠儿是点的黑珍珠,真不愧是鱼目混珠啊。
  凤明禇见了他们就颠颠儿的过来打招呼,先俯身用小手儿摸了摸明礼的兔子灯上面软绒绒的软毛儿,觉得可爱。又皱着小眉毛盯着明湛的石榴灯看了半天,才奶怕奶气的问,“明湛哥,你这是什么灯啊?”
  明湛心道,小小年纪,眼神就不好!明礼解释道,“明湛这个是石榴灯。”
  “哦~”这一声拉的很长,凤明禇围着转了一圈儿,很实在的品评,“是有点儿像石榴,不过也像桃子,刚刚我还以为是桃子灯呢。”
  死小孩儿,一点儿不可爱。
  明明就是石榴灯!
  “哟,明湛,咱俩这灯是一对儿啊。”凤明祥一身皇子服饰,提着个孙悟空走过来,一手比划着做个挤眉弄眼猴子样儿,“猴子偷桃儿。”
  “三哥,明湛哥这个是石榴,不是桃儿!”凤明禇的声音又尖又细,引得数人侧目。
  “分明是桃儿么,哪里是石榴。”凤明祥根本不信凤明禇的话,转而指着明湛的灯问明礼,“这是桃儿灯吧?”
  明礼都有些不确定了,墙头草的问明湛,“是石榴还是桃儿啊?”
  明湛索性不朝理这三个瞎子,伸长脖子瞧见魏安提着个美人儿灯来,举步过去,魏安的灯扎的实在漂亮,那美人画的明眸皓齿,是件极精美的工笔画儿,翠袖长裙,脚踩祥云,怀抱玉兔儿,飘飘欲仙,竟是嫦娥奔月图儿,魏安炫耀道,“怎么样,我自个儿亲手扎的?”
  明湛指指自己的灯,他这个也是自己扎的。
  魏安摇头笑道,“我五岁做的灯都比你的好。唉哟,你这是,嗯,石榴灯吧?”
  明湛笑着点头。
  “白瞎这么些玛瑙珠子。”魏安一身玄色大氅,人物俊美,拎着个美人儿灯,远望去真似一对璧人。这会儿他正在品量明湛的兔子灯,指点道,“看你细纱上这着色,调色不均,着色不匀,一点儿层次变化都没有,难为你怎么做的出这种烂灯出来?”
  “你口下积德吧。我看明湛的灯就很不错。”魏宁徐步而来,温雅的笑了笑,他穿的是正二品官服,手中一盏石榴灯,是薄瓷烧制而成,活灵活现,是那种熟透的石榴,豁了一个小口儿,露出绯红的玛瑙一样的石榴子。垂涎欲滴,如果不是大庭广众下,明湛非捧起来舔一口不可,看看是真是假?真漂亮,那种色韵光泽,极品中的极品。石榴底托处还有两片嫩绿欲滴的叶子,是用上等翡翠打磨而成。
  跟魏宁的一比,明湛只想把自己的灯笼藏起来或者去毁尸灭迹。
  魏安温雅一笑,略提高了些,灯光映着明湛的脸儿,细白如瓷,魏安笑道,“这灯重了你院儿的名儿,不嫌弃的话,一会儿送你吧。”
  明湛笑着点头,又指了指魏安的美人儿灯,魏安宝贝一样,把灯藏身后道,“休想,休想。这是我老婆,哪里能送人。”
  “快闭嘴!这是什么话!”魏宁脸一板,训道,“又不是在家里,你给我说话儿过过心!哪个是你老婆,你老婆在慈宁宫陪太后说话儿呢。”
  魏安闲闲道,“这个可比那个强。”
  魏宁脸一冷,魏安无趣的别开脸,搔一搔头,嘟囔,“知道了。”
  明湛绕到魏安身后,他现在个儿头矮,那美人儿灯恰是与他一般大小,近看也是朱颜红唇,可爱的很。明湛禁不住一圈美人儿的腰,凑过去,在美人儿的嘴巴上,啾~
  魏安跳手跳脚、呼天抢地,真仿似自个儿老婆被占便宜,撸袖子要找明湛麻烦,明湛早提着灯笼摇摇摆摆地跑出老远,边跑边回头瞧,见魏安已经提着美人儿灯追上来了,小短腿儿捣鼓的飞快。一人正在花木拐角处走来,咚的与明湛撞个满怀。
  明湛向后跌去,腰身一紧,继而被人长臂捞起,稳住了身子,明湛摸摸鼻子抬头望去,如果他会说话,此刻肯定会喊俩字儿,娘亲。
  真像,估计他娘亲年轻时就是这个模样吧。此人蟒袍玉带,一品侯爷的衣袍,漆发乌黑,眉目恬淡,正是明湛从未见过面的小舅舅——卫颖嘉。
  旁边儿一人将明湛掉要地上石榴灯捡起来递给他,“四公子,你的灯。”正是杜家老大,杜如方。
  “里头的蜡灭了,幸好灯没烧坏。”杜如方对明湛感观不错,重为他又点起石榴灯。
  明湛接过,笑了笑,作揖道谢。
  卫颖嘉笑,摸摸明湛的头,“好好走路,跑什么,跌了怎么办?”
  唉哟,我的娘诶,这浅浅的笑容、这说话的腔调,真是与卫王妃一个稿子描画出来的,明湛拉过卫颖嘉的手写道,“你跟我娘亲真像。”
  卫颖嘉淡定的点头,“娘舅娘舅,像也是正常的。”
  “卫颖嘉。”魏安也走过来,敲了明湛的大头一记,显摆自己的灯,“瞧瞧爷这灯,怎么样?”
  “自然是好的。”卫颖嘉手里是一盏莲花灯,不好也不坏。
  魏安的眼睛落在杜如方的灯下,良久不说话,忽然“噗”的一声大笑起来,拍着腿指着杜如方的菊花灯顿足大笑,“唉哟,唉哟,大舅兄,要早知道你做菊花儿灯。我该做个黄瓜灯才是。”
  卫颖嘉忍不住低笑,啐他道,“子尧,你这张嘴就是欠哪。”
  明湛也捂着漏风的嘴巴,露出一个大大的无声的笑容。
  魏安嗓门儿大,许多人听到,来这里的都是帝都数得上的人家儿,大家也没客气,哄笑出声。杜如方狠狠的一拳捅在魏安的小腹,魏安瞬间蜷成了一只帅气的虾米。
  一时,凤景乾奉太后驾临,诸人行礼。
  魏太后穿着正式的太后大礼服,头戴凤冠,华美尊贵,满脸含笑。魏太后对自家侄子的另眼相待此时就表现出来了,其实满园的花灯,大家为了讨得皇上太后的喜欢,哪个不是请了最巧手的工匠,用最华美的装饰,不计成本的做了来。魏太后指指这个,又看看那个,满嘴的好,偏偏一见着魏安的灯,眼睛便亮了。
  “安儿,你弄个假美人儿来,是不是想皇上赐几个真美人儿哪?”魏太后笑呵呵的。昌北侯府与镇南王府的婚事,魏太后什么不明白?只是为了让福昌大公主好下台阶儿,方顺利的让杜如兰出家罢了。明艳在魏太后身边儿大半年,感情已经培养出来了,又是自己的亲孙女,没有半点儿不好儿,福昌大公主为了个贱婢,竟然退了婚。
  每每想到这事,魏太后便对福昌大公主有一千万个不满,当初可是福昌大公主求到魏太后跟前儿,魏太后想着姑表做亲,亲上加亲,又有福昌大公主素来会奉迎,魏太后才跟皇帝开的口。不成想,人也是她,鬼也是她。
  如今福昌大公主在家生“病”,魏太后瞧见自个儿侄儿,想这孩子成亲五年,别说子嗣,就是个女儿都没有。他家杜如兰又是丫头又是妾的围逢着,既这样,怎么偏又养出个善妒的女儿来。魏太后不由有几分迁怒,只待魏安一开口,便要赐贵妾。魏安却未顺着魏太后的意,展眉笑道,“要这样,臣便不做美人儿灯了,该做个元宝灯来。”
  魏太后给逗的哈哈大笑,凤景乾亦笑道,“子尧这张嘴呐,看来早就盯上了朕的彩头。”轻轻松松的便将话题转移开来,大庭广众下,总不好这样给福昌大公主没脸。戏,还是要做圆的。再者,一码归一码,如非必要,他不会把手伸到臣子的内闱去。
  待看到明湛的灯笼,凤景乾很是笑了一番,指着明湛的灯笼笑道,“这个是寿桃吧?虽朴拙些,倒也可爱。”回头对魏太后道,“母后,明湛记得今年是您五十五的好日子呢。这孩子虽是安静了些,却是实实在在的一片孝心。”
  明湛一口气憋喉咙里,算了,就当这个是桃子灯吧。
  魏太后点头笑道,“是个好孩子。”大过年的,皇上解了魏贵妃的禁,魏太后的心情也就格外的好。再者,经过这大半年的相处,虽然她依旧不大喜欢明湛,其实这里面也有明湛的原因,他对于魏太后始终冷淡,难道还指望着魏太后去讨好他。不过两人总算达成了默契的和平公约,明湛已经证明了自己的杀伤力,魏太后认为与个哑巴孙子较劲挺掉价,只管淡淡地,明湛也不敢故意找事儿,不然皇上就饶不了他。
  顺着皇帝的意思现成说了句好话,其实只要仔细看就能看出魏太后脸上的笑容太标准了,完全没有对魏家兄弟的亲近和对皇子们的慈爱,魏太后笑指明礼的兔子灯,“明礼这只小玉兔儿也玉雪可爱,哀家就是属兔子的。你们兄弟都是有心的。”
  凤景乾笑道,“是景南教子有方,母后只待景南到了打赏他吧。”
  魏太后的注意力马上转移到小儿子将至的欣喜上,笑问,“不知景南什么时候到?”
  “说是过了十五就出发,二月初也就到了。”

  王至

  卫颖嘉的身材很不错,肌肉紧致,宽肩窄臀,腿长腰细,标准的九头身,还有着长期习武留下的八块儿腹肌,矫健柔韧,蕴含着勃勃欲发的力量。
  随着卫颖嘉不紧不慢打夯似的动作,魏安终于被他搞的抓狂,怒道,“你他娘的快点儿,老子还得回去吃元宵呢。”
  卫颖嘉脸上仍是那副恬淡的神态,只是身下猛一用力,一刺到底。
  魏安轻声呜咽,似甜美又似痛苦,眼睛湿润而清亮,捶床,“娘的,轻点儿。”
  两人都衣冠完整,只是脱了裤子,方便办事儿。
  卫颖嘉的慢调斯理,不紧不慢的,“你这处儿娇贵,伤了岂不麻烦,如何快得?再让你那狐狸大哥瞧出什么,我是无妨,你可是要吃苦头儿的。”
  “那你还拉着我来!”
  “黄瓜灯没做成,让你尝尝黄瓜的滋味儿解解馋呗。”卫颖嘉并不嫉妒,男人讲究实际,不管魏子尧心里想的是谁,他是跟自己在一起滚床单。再者,他爱魏子尧吗?
  卫颖嘉做事条理分明,从容坚定,欢爱之中,也是如此。男人与男人欢爱和同女人欢爱是不一样的,要更加小心温柔。开始有些痛,魏子尧总是紧蹙着眉,卫颖嘉便会忍着些,待他眉头渐开,□一点点染上双眸,才会放开了去做。
  为了最后一刻的欢愉,前面总有太多忍耐。
  魏安躺在床上,待余韵散去。卫颖嘉已经提起裤子,又用帕子沾了水给魏安擦洗后,扶他起身,打理好衣物,瞅一眼更漏,拍拍魏安的腰,温声道,“现在回去也不晚。”
  魏安扶了卫颖嘉的手,腰有些酸,不过身体又很快活,叹道,“跟你做实在是爽,卫颖嘉,你很不错。”
  “多谢赞美。”卫颖嘉波澜不惊,“我让他们备了马车。”
  魏安回府时已近初更,魏宁已在中厅相侯。
  碗筷摆置齐整,骨瓷青花,精致漂亮。
  “让他们开始下锅煮元宵吧。”魏宁淡淡的吩咐身畔的侍女,侍女领命而去。
  魏安径自坐在兄长的对面,腰有些酸,不过脸上不露丝毫。厅中气氛低凝,魏安开口解释,“今晚没有宵禁,我出宫后去了朱雀街,灯市很热闹。”
  “走了很远的路吗?”
  “没,没有。”
  魏宁略一抬眼睛,微微一笑,细瓷般的牙齿闪着微光,淡然道,“看你腿似乎有些软。”
  魏安的脸皮早是历练过的,虽然有些窘,也不大显,嬉脸笑道,“大过年的,回来晚了,怕哥你生气,我这是吓的。”
  哼哼。魏宁不知是在冷笑还是在轻笑还是在冷哼,魏安只觉身上皮肉发紧,生怕魏宁突然发作打他一顿。跟着魏宁这种文武双全的精英哥哥在成块儿,真的压力很大。
  魏安兀自紧张,侍女已经捧来热腾腾的元宵。
  魏宁先舀了两个给魏安,魏安起身捧着碗接了,规矩的说,“谢谢哥。”
  食不言。
  兄弟二人吃过元宵,魏宁便打发魏安回去休息了。
  石榴院也煮了不少元宵,今天范维代明湛重赏了留守的奴才,其他人也得了赏,所以人人脸上欢喜,当差更加仔细。
  只要安守本份,明湛很好说话,也不难伺候,出手还大方。能跟他来帝都的,都是卫王妃挑了又挑的家生奴才,一家子都在卫王妃手里捏着,都极守本份,搞得明湛初始想杀鸡儆猴儿都找不到鸡来杀。
  清风捧来几小碟元宵,笑道,“四爷尝尝,好几样的馅儿,芝麻的、红糖的、果仁儿的、山楂的、花生的、莲蓉的,奴婢每样儿盛了两个,四爷试一试,看喜欢哪种,奴婢再去多盛些来。”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微臣惶恐 by 颜樱 下一篇:嫡子难为 by 石头与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