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嫡子难为 by 石头与水(上)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强强 宫廷侯爵 种田文 石头与水

  还知道请客套近乎,凤景乾好笑,故意不说话吊着明湛。明湛想了想接着写道,“不会耽误你晚上找妃子的。”
  “你懂个屁!”

  烧烤

  别看明湛是个哑巴,挺会逗人开心。
  凤景乾喜欢这种在掌心写字方式,只有他们两人知道写了什么,不必维持那种高高在上的威严。稍微有些出格,也无妨碍。
  凤景乾打发了冯诚去外头喝茶,明湛出主意,时时辰尚早不到晚膳时辰,便吩咐厨下收拾了新鲜的鹿肉,在炭盆上覆了细丝铁网,烧烤来吃。
  肉香满屋。香飘三里。
  凤景乾笑道,“有酒方好。”
  冯诚在外头正竖着耳朵听吩咐,他是个机警人,早在里面儿要鹿肉的时候就已经悄悄命人烫了酒,正好饮用。
  此时忙捧着银壶玉杯进去伺候,凤景乾笑道,“行了,你出去歇着吧,让明湛执壶就是。”
  冯诚扫了眼细丝网上摆的烤的半熟的肉片,明湛手里攥着一串子,嘴巴里鼓来鼓去,嚼的正起劲儿。闻言点了点头,冯诚方躬身退下。
  冯诚在外头,有清风明月摆了果子,几人静侯里间儿吩咐。
  门忽然被推开,魏宁带着北风的寒气,金丝银绣的织锦大毛披风上带着几片雪花儿,看向冯诚,指了指里面。
  冯诚点了点头,站在门口儿,轻声禀道,“万岁,承恩侯来了。”
  “让魏宁进来吧。”
  魏宁掀帘子进去,笑着请了安,凤景乾瞅他一眼,笑问,“外头起雪了?”
  “嗯,瞧着越下越大了。”魏宁自顾脱了披风,随手搭在一旁的红木衣架上,搓搓冰冷的手笑道,“万岁好兴致。唉,这烤肉臣最是拿手了,火侯不到则夹生,过了火又容易老,不好嚼咽。这是鹿肉吧,明湛你年纪小,还是少吃,这个吃了容易发热、火气大。”说着掩嘴咕咕一笑。
  明湛瞪魏宁,啥意思啊?
  凤景乾意会一笑,“也是,冯诚,再备些牛肉、狍子肉。”
  魏宁笑着接言儿道,“还有香菇、菜卷、豆皮儿、土豆片儿、藕片儿,再用蜂蜜、甜酱、留香、川香调了酱料儿出来,烤时刷在上面,这样烤出来的东西呀,”啧啧两声,“口水都能流出来。”
  明湛已经开始咕唧咕唧的咽口水了。
  凤景乾笑骂,“瞧你这点儿出息。”
  魏宁自己搬了张椅子在凤景乾和明湛的对面,亲自把盏,凤景乾笑道,“你倒是自觉,赶情是掐着时候来吃饭了。”
  魏宁接过明湛手里的长筷,翻烤着肉片,又拈了一撮细盐细细的淋洒上去,笑道,“臣本是奉旨来教明湛乐理的,今儿个来的早些,正赶上了。万岁既没撵臣,臣就厚着脸皮留下了。”
  凤景乾喜他活泼,笑道,“你这样说,朕倒真不好撵你了。”
  冯诚工作效率极高,已经将魏宁说的一溜儿东西置办齐全,放在一张四方小炕桌儿上,抬了进去,魏宁笑指身畔道,“放这儿吧,正好方便我伺候。老冯你也在外头吃些热汤菜暖和暖和,万岁这里有我呢,我今儿得了巧宗儿,放你假了。”
  凤景乾被他逗笑,“罢了罢了,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朕还是先听听你的事,不然容你伺候了,到时不应,怕你心里会埋怨朕了。”
  “臣岂敢。”魏宁单手托起明湛跟前儿的青花瓷碟,长筷飞快的夹起烤炙好的肉片放入碟内。再为凤景乾斟满温酒,温声道,“臣是有事来托明湛的。”
  取了一只单杯,魏宁自己倒了杯酒,抿一口笑道,“听说明湛几日不曾去闻道斋念书了,等闲人见他不着。因万岁指了臣教他乐理,就有人许托到臣的头上来。”
  说着顿了一顿,将新鲜水灵的香菇铺了几朵儿在丝网上,再刷一层酱料,抬眸瞧了明湛一眼,“北昌侯托了魏安,魏安又托了臣,让臣问一问明湛,再过俩月就是如兰和淑仪郡主大婚的日子,什么时候行聘?北昌侯府那里也要开始备着了。”
  明湛拽了拽凤景乾的袖子,眨眨眼。
  魏宁愣了一愣,这是啥意思?有暗号?
  凤景乾拍了拍明湛的手,指了指明湛的唇角,蹭了些灰。明湛舌头往外一探,露出粉嫩嫩的舌尖儿,沿着唇角灵活的舔扫了一圈儿,又夹了片肉,咬了一口。
  凤景乾简直无语,对魏宁道,“明年镇南王要来帝都,婚期暂往后推,待镇南王来了再大婚,也喜庆些。”
  这也在情理之中,又是凤景乾金口玉言,魏宁笑道,“哟,这可是大喜事儿。明年是太后娘娘六十五的寿辰,王兄素来孝顺;其二,明湛头一遭离家,王兄定是不放心的,心里挂念着呢;其三,郡主大婚,还有大公子也到了议婚的年纪。”
  明湛有些吃惊,怎么凤景南要来呢?没听到信儿啊?
  明湛又拽拽凤景乾的袖子。
  凤景乾道,“刚来的奏章,朕本想跟你说呢,一时忘了,见着魏宁,又想起来了。”
  这话说的,真是没个天理了。他凤明湛就算跟凤景南感情平平,也是凤景南如假包换的嫡子,怎么见着他这嫡子想不起来?见着个舅家表弟,倒想起来了?
  “你去问问明礼,他那府里可有要收拾修缮的地方?派内务府过去支应,一应帐从朕的内库走。”凤景乾随口吩咐魏宁,忽然又问,“朱之祥的案子如何了?”
  魏宁神色温润,苦笑道,“已经查实了,苦主就在大理寺给租的院子住着,是朱府的管家的外甥在外头瞧见人家小媳妇儿标志,现抢了去。那小媳妇儿贞烈,一头撞死了。他的丈夫带着一双儿女告官,被下了大狱,用了刑,如今一条腿瘸了。朱大人并不知详情,是被那奴才糊弄住了,不过也有一个治家不严的罪过。”
  “这还是面儿上的,知道的,”凤景乾仰头饮了一盏,淡淡地,“都说齐家、治国、平天下,齐家都做不到,朕焉敢指望其他。”
  魏宁不敢搭话。
  凤景乾看他一眼,语气不善,“你这副愁眉苦脸的模样,是什么意思?”
  明湛并不想给魏宁讨情,只是这烧烤吃了一半儿,扫兴就不好了。眼珠儿转了转,捧着个小盘子,夹了一片烤肉递到凤景乾唇边,呶呶嘴。凤景乾见明湛眼里含笑,举着筷子,很是讨喜,张嘴吃了,魏宁忙起身斟酒,捧到皇上唇际,凤景乾忍不住笑,嗔魏宁一眼,“你倒是学的快。”喝了一口。
  魏宁脸一苦道,“臣真是里外不是人。万岁也知道,朱之祥那是臣的大舅兄,臣那媳妇儿妇人之见,天天搁家里跟臣念叨,骂那不晓事的奴才。因这事万岁交到大理寺,臣又生怕处置不好,亏待了苦主,叫人说臣徇私。”指着自个儿的细白面皮,讨好一笑道,“万岁您瞧瞧,臣这脸上都消瘦了。”
  凤景乾自有别的渠道,这件事,魏宁的确没徇私,遂笑道,“是么?如此,今儿你多吃些,权当补补身子吧。”
  “人都说瑞雪兆丰年,臣敬万岁,预祝明年风调雨顺、国富民丰。”果然是碰到了皇上心情好的时候,经朱之祥一案,皇上对他应该嫌隙全消了吧。
  明湛见魏宁烧烤、敬酒、说情、陪笑,四不相误,真乃一奇才也,不由生出敬佩之心,对魏宁竖了竖大拇指。
  魏宁笑着将烤好的花菇、豆皮、牛肉给明湛夹碗里,也不耽误自己填肚子,笑道,“这不算什么,记得小时候家里做完饭,灶膛里的锅灰还是热的,里面埋几个红薯,过一夜就包熟了,香极了。明湛,你知道什么是红薯么?”
  明湛点了点头,魏宁很吃惊,“哟,不简单呐,皇上跟你父王头一遭见都不认得……”
  凤景乾咳了一声,魏宁忙闭了嘴。
  明湛好奇的要命,在桌子底下踹魏宁,想让他一会儿再跟自己说说。不想凤景乾猛的抬头,直瞪明湛,“你乱踢什么呢?“
  魏宁一口酒憋不住,头一歪转身喷到地上,哈哈大笑。
  凤景乾这会儿也回过闷儿,知道明湛是想踢魏宁,结果他的腿拦在了半路,平白挨了一脚。凤景乾叹一声,“你也瞅瞅,阿宁离你这老远,你那小短腿,踢的到么?”
  明湛闷着头往嘴里塞东西,颇觉丢脸。

  魏安

  杜如兰几次托人捎信儿或是直接去闻道斋堵明湛,明湛都推托没空,忙。半点儿说话的机会都
  不给杜如兰。
  杜如兰整个人仿佛要支离破碎一般,形容暗淡,神伤魂离。
  明湛看着不知道多开心。
  该!活报应!当初老子想找你说句话,你不也□的跟大爷一样么?
  杜若兰心为情伤,熬巴了两个月,年前就病骨支离,起不了床了。没别的话,只想死前见一见薛灵和孩子。
  福昌大公主再好强也是做母亲的人,原本的婚期推迟,如今儿子又是这番光景,少不得几番痛哭,跟昌北侯商量着要去宫里求恩典,接薛灵与庶子回府一见。
  昌北侯叹道,“你这一去,这桩婚事怕是保不住了。”此一时彼一时,这事儿闹的沸沸扬扬,就算拼着失了圣心,解除婚约。可儿子以后,哪里还能娶到门当户对的女人呢。
  福昌大公主拭泪道,“难道就看着兰哥儿这样一天天的病下去,你瞧孩子瘦的,皮包骨了。他若有个好歹,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总得想个妥当的法子才好,”昌北侯皱眉,“你想想,连凤明礼都不知道人去了哪里,如今镇南王府又推迟了婚期,凤明湛不会轻易松口的,他这是耗着咱们呢。如兰这样不争气,正被他拿捏住。”
  “咱家已是失礼在前,今你若为这事儿进宫求太后,太后岂有不恼怒的?淑仪郡主毕竟是太后的亲孙女。就是皇上,也得说咱家不知礼数。这样的把柄,再落到凤明湛手里,还不知道要生出多少是是非非。”靠在榻上,昌北侯无意识的转动大拇指上的白玉题诗御赐扳指,良久方道,“罢了,这事待我去见一见凤明湛,再做理论。”
  昌北侯并不是杜如兰这样的愣头青,他先备了礼,去了承恩侯府。
  魏宁刚吃过晚饭,听到昌北侯来访,便将人让到小书房奉茶。帝都里人际关系复杂,如昌北侯与魏家的姻亲关系,就极其的不大与辈份相符。
  按理,魏宁魏安兄弟是魏太后的亲侄子,福昌大公主虽不是太后的亲女,也是庶女,昌北侯是正经的驸马,与魏氏兄弟一个辈份。
  偏偏后来魏安娶了昌北侯的女儿,这样一来,又低了一辈。
  论到现在也没法称呼了,只得含糊一过,索性叫彼此的官称——侯爷。
  魏宁其实有些后悔管福昌大公主家的一摊烂事儿,他是个相当机敏的人,已瞧出明湛似乎不大乐意与昌北侯家结亲,只是碍于婚事是御赐罢,若有了名头儿,明湛并不介意解除这桩婚约。
  昌北侯也难启齿,这婚事是他的公主老婆亲自为儿子求来的,如今又是他家弄出这一出出没脸的事儿来。如今送到人家手上的人还想再要回来,自个儿想想都没脸。
  昌北侯不开口,魏宁正乐得轻松,便拿着茶叶说事儿,从茶叶的品种——红茶、绿茶、白茶、黑茶、青茶、黄茶,一直说到茶的产地——洞庭山、车云山、岳阳君山、黄山、齐云山,再从山水说到人物,从人物侃到风俗,并且还有继续侃下去的趋势。
  “不瞒子敏,我这次来是有事相求。”昌北侯不得不打断魏宁对茶的兴致,开门见山,单刀直入。
  魏宁,字子敏。
  魏宁脸色一凛,坐直了腰身,关切道,“咱们本是姻亲,侯爷有事不妨直言。”
  昌北侯便将杜如兰病重的事说了,并隐晦的提了提想接薛灵母子回府的打算。魏宁略一思量,也很是为难,“侯爷,咱们都不是外人,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如兰如今病的难以起身,若是想接人回来见一面并不算离谱,可是侯爷,镇南王府怕不会这样想。不说皇上、太后,若是镇南王知道了,如兰的前程怕是难保,更别说他与淑仪郡主的婚事。”
  昌北侯心里酸涩,对杜如兰又气又痛,叹一声,“那小子怕是没有尚郡主的福气罢。如果镇南王府能够谅解,此大恩绝不敢忘!”正色的望向魏宁。
  魏宁摆手,无奈苦笑,“侯爷,咱们都是一家子,何必说这样见外的话。侯爷也知道这是御赐的婚事,镇南王府不会主动开口的,还是得侯爷这边儿想个两全其美的法子才好呢。若是没有婚事制约,那女子本就是侯爷府上的婢子,那孩子更是如兰的庶长子,自当归还杜家。凤明湛也并非不通情理之人。”
  “若婚约尚在,侯爷便提接那女子孩子回府的事,凤明湛定会恼怒。可千万别婚事不成反添仇怨。”
  昌北侯也是做此考虑,可这御赐的婚事,要如何做才能两不得罪的让皇上取消指婚,这倒是个难题了。关键还有个只剩半条命的儿子在床上等信儿救命呢。
  这事事涉欺君,魏宁是一个字都不会再往外吐。昌北侯想亲自见凤明湛一面儿,托了魏宁帮着去问问,凤明湛什么时候得闲儿,他过去相见。
  机会来的很快,腊月二十四是承恩侯魏宁的寿辰,魏宁教了明湛一场乐理,也给明湛下了帖子,提前跟明湛打了招呼,委婉的提了一提昌北侯家的事儿。
  明湛心里冷笑,病的好,如果直接病死就更好更省事儿了!
  凤明湛命方青和温公公两人商议着拟了送给魏宁的礼单,第二日里三层外三层的装扮好了,便上了马车,如同上次去福昌大公主府贺寿一般,带的人、跟的人完全没有半分差别。
  方青长了心眼儿,头一天晚上去凤景乾那里打报告,连凤明湛晚膳时心情好多吃了一碗饭都说了。当然,更深一层,例如凤明湛神秘的内心世界,方青是无法探查到的。
  凤景乾打发方青去了,琢磨着凤明湛心情大好,指不定又要发坏水儿。不过反正是去魏宁府上,魏宁滑的跟个玻璃珠子似的,断不会与明湛有过结,看来不是应在魏宁身上。反正等明天晚上也就晓得了,凤景乾暂且放下此事。
  凤明湛出门向来是坐车,大冷的天,坐车里还哆嗦呢,何况骑马。
  魏宁的弟弟——魏安在门口迎宾。
  魏家其实人口简单,魏宁也就是一个弟弟,三个姐姐,其中大姐在宫里为贵妃,二姐在镇南王府为侧妃,三姐嫁了寿宁侯嫡长子,如今一儿一女养在膝下。
  其他什么族人,一个没有。
  说起来也是有缘故的,魏宁的老爹,老承恩侯——魏净,带着幼妹魏太后自山东逃荒逃到了京郊,后来机缘巧合入赘到了魏宁的外公家为婿。
  魏宁的外公也只是普通农户,只是家中仅有一女,不忍女儿外嫁受苦,便招赘了外乡人魏净为半子。
  若干年后,魏太后从坤宁宫偏殿里的小贵人一跃为慈宁宫太后娘娘,魏净鸡犬升天。不过魏净没能享了侯爷的福祉,倒是两个儿子魏宁魏安过得不赖。
  魏家发达之后,也有山东族人过来认亲,魏宁心道老子吃糠咽菜的时候咋没人来,心头积火儿直接让人拿笤帚撵了出去。再有人不服,说魏宁富贵便忘了根本,魏宁直接把人告到大理寺安个冒认皇亲的罪名儿。
  如此几回,魏家终于清净了。
  魏安此人,正职礼部员外郎,兼职吃喝玩乐,养相公包戏子。
  福昌大公主把女儿嫁给他,真是瞎了眼,人生一大憾事。不过女儿嫁都嫁了,煮熟的鸭子也飞不起来了,只得认命。
  福昌大公主是个厉害的,教出的女儿也不逊色,可魏安也是正经皇亲,皇上的嫡亲表弟,俩人谁也不檚谁,时不时干上一仗。有时打的太厉害,福昌大公主带着女儿一状告到魏太后跟前儿,魏太后叫了魏安去责骂,魏安便道,“大婚三五年,连个蛋都下不出来。还不让我亲近丫头,难道让我绝后!”
  福昌大公主的女儿杜如梅反唇相讥,“你成天与那些兔爷相公鬼混,我一个人如何生得出孩子来!”
  魏安怒,“就你这泼妇嘴脸,我情愿去找兔爷相公!”
  魏太后头疼。想让魏安好生做一番事业,魏安答,“姑妈您都是太后了,我还用那辛苦做什么。皇上每年赏我那么些东西,足够我花用了。”
  魏太后的头更疼了。

  门牙

  魏安其实长的一表人材,他穿着湖蓝暗绣云锦面儿貂绒里的长袍,腰束墨色蟒带,脚踩鹿皮绣金靴,头戴赤金冠。桃花眼、斜飞眉、直鼻方唇,论及相貌并不比其兄承恩侯逊色。
  只是这人什么时候都是一副懒洋洋的模样,没个正形,在帝都又有个花花声名,古板方正之人最看不上的就是魏安这类人。
  如今帝都世族大家长教训子弟时都爱说,“混帐东西,你是想做第二个魏子尧是不是?告诉你,死了这份儿心吧!”
  可见魏安名声之臭。
  魏安却觉得这些人都是在嫉妒,赤果果的嫉妒。有御史参他,他便跟凤景乾道,“臣没偷没抢,就算包个相公姘个戏子,那是臣自己的银子,臣愿怎么花怎么花。大凤律哪条说了养相公犯法了?不过是因为臣是万岁的表弟,招人嫉恨而已。”
  凤景乾也拿他没辙。
  魏安站在门口,笑着与前来贺寿的人说话招呼,远远瞧见一抬四人青昵小轿落下,然后轿子向前微倾,从里走出一位青衣锦带的青年,那青年四方端正脸,敛眉肃目。魏安眼睛陡然一亮,大步迎上前,朝着青年猛的一扑,抱在怀里,拍拍青年的脊背,一脸亲热的笑道,“唉哟,大舅兄,你可来了,我想煞大舅兄了,都在这儿望了大舅兄半天呢。”
  此人正是魏安的大舅子杜如方。
  杜如方是棵奇葩。
  他娘福昌大公主、他爹昌北侯那都是有名的八面玲珑的人物,杜如方却是人如其名,方正的不像话,一言一行以圣人为标准。他是真正念书念出来的两榜进士,从翰林出来便进了都察院,做了个小御史。谁的面子都不给,六亲不认,包青天再世,连妹夫魏安都给参上好几本,把他家的那些亲朋密友得罪了十成十。搞到如今昌北侯府门庭冷落,大不比从前。
  由于他干活儿实在卖力,二十五岁便升至正三品副都御史,也是帝都有名的才俊。
  杜如方一见魏安便满心厌恶,如同见了什么脏东西,推开魏安,掸一掸衣袍,径自往里走去。
  魏安后脚跟上,嬉皮笑脸地,“大舅兄,你可好些日子不来了,今天我陪大舅兄好好喝几杯啊。”
  杜如方向来看不上魏家,后来妹妹下嫁魏家后的鸡飞狗跳的生活更说明了魏家的种种不堪之处。初始杜如梅刚刚大婚,三不五时的便和魏安干架,然后回娘家告状。杜如方奉父命来为妹妹出头儿,来一回揍魏安一回。这两年,杜如梅已经认命,不再和魏安干仗,也少向娘家哭诉,杜如方便来的少了。
  杜如方沉着脸,迈着方字步,这副神情真不像来贺寿的。就听身后魏安一声笑,“哟,这是四公子吧。听大哥说起过,四公子,你慢些……”
  明湛穿的太多,鼓鼓囊囊的怀里还抱着手炉。马车一到了承恩侯府,魏安眼色伶俐,见马车是宫里的规制,又一露脸儿的人,嗬,面儿生,他哥魏宁头一天已经跟他讲了,凤明湛要来。魏安再忖度着年龄儿,随便一猜,再细瞧,哟,你长的可真不像你爹。
  这丑的。
  方青何玉跳下车,摆好了马凳,准备扶明湛下车。偏明湛素来怕冷,穿的太多,没以往的灵巧儿,腿伸出去竟然够不到马凳。绷直了脚尖儿,倒挨上了。
  “主子,奴才抱你下来吧。”侍卫方顺道。
  明湛摇头,他一把年纪了,还要人抱下车,承恩侯府外人来人往,都是高官显贵,传出去他面子何在。瞧一眼马凳,想着自己纵身一蹿,注意平衡,踩在马凳上就行了。谁知脚心刚挨着短凳上便翻滑了出去,整个人向前飞扑,眼瞅就要五体投地。
  魏安真的只是为了表示承恩侯府的热情才上前相迎明湛,他真没想到英雄求美,唉,如果明湛真是个美人儿倒也值了。
  明湛扑跌过去时,魏安下意识的伸手去接一把,哪知明湛不仅人胖,穿的也多,狗熊一般连带魏安一块儿撞到地了上,然后,魏安一声凄惨长叫!
  魏安文不成武不就,也没有太强健的体魄,被大几十斤的明湛除些砸去半条命,关键是,明湛的门牙正横嗑到魏安的下巴上,鲜血横流。
  明湛头晕脑胀的被何玉方青七手八脚的扶起来,俩人脸儿都白了,叠声问,“主子,摔着没?嗑着没?可有哪儿疼?”
  明湛眼泪汪汪的指了指嘴巴,咧开嘴,碎瓷一般的小米粒门牙没了。
  魏安跟着爬起来,往下巴上一摸,不意外摸着一手的血,外加两颗圆圆小小的东西,何玉眼尖,扑过去一把抢来,递给明湛瞧,安慰他道,“反正早松了,也是要换的。掉就掉了吧。”摸出块儿小帕子小心翼翼的包好,揣怀里说,“等回去放在门儿后头,以后长出的牙才齐整。”
  明湛点了点头,对魏安作揖道谢。
  魏安用帕子捂着下巴,想发火也发不出来,看明湛一眼,问他,“你没摔着吧?”
  明湛摇头。
  魏安顿时一把邪火撒到何玉方青头上,怒道,“他这么小个儿,你们倒是备个高些的马凳,摔着了你们有几条命赔!”
  何玉方青都不敢说话,明湛原本心里挺感激魏安救自个儿一次,听到“小个儿”俩字,顿时恼了。不过此人颇有些城府,面儿上不显,嘴上说不出来,一手拉住一个笑笑,示意并不怪他们。
  魏安一把拽过明湛往里走,捂着下巴,边走边道,“真是不叫人省心,二表哥也是,怎么就把你这么小搁京里来,弄这么两个着三不着两的奴才,不顶个鸟儿用。”到门口喊过魏府的管家——李明,吩咐道,“你招呼着,我先进去上药。”
  李明忙问,“二老爷,可要请太医?”
  “请个屁的太医,大老爷过寿,弄个太医进门,吉利么?找骂呢。”魏安带着明湛到二门外自己院儿里,让人打了水来,给明湛漱口。自己也由丫环们伺候着清洗创口,上了创伤药。
  古人也没胶带、OK绷之类的东西,魏安下巴被明湛的牙戳的挺深,这裹又没法子裹,魏安摆摆手,“罢了罢了,就这么着吧。勤上药就是了。”又去掰明湛的嘴,“来,我看看你的牙。”
  明湛露出漏风的嘴,魏安“扑哧”就笑了,捏他的胖脸,安慰道“没事儿没事儿,过几天就长出新的来了。幸亏你是赶上正换牙的时候儿,要是换好的新牙撞掉了,可没处儿换去了。”
  魏安完全拿明湛当小孩儿,捏他身上棉衣,“你穿这么多,热不热啊!”
  明湛摇头,打掉魏安的手。
  “哟,小家伙,还生气呢。”魏安想着外头正忙,也没空逗小孩儿,起身牵着明湛的手出去,将人交给管事,吩咐带着明湛去了正厅。
  魏安的手很暖和,又干又暖,在许多年后明湛甚至已经忘记了魏安的容貌,仍然记得他温暖的掌心。

  堂会

  魏宁在朝中人缘儿不赖,人们对外戚总是有许多偏见,做到魏宁这个地步,已属难得。
  宾客满座。
  魏府请了帝都最有名的福禄班儿来唱堂会,凤明湛对于戏曲没什么兴趣,不过他随大溜儿,并且装出一副很懂行的模样,半眯着眼,晃着脑袋,一脸陶醉。若是会说话,估计还会用漏风的嘴哼唱几句。
  戏台上凤眼蚕眉须苍白的关公亮嗓唱道,“多蒙大夫情意厚,醉酒饱德意悠悠,常言三杯和万事,一醉便能解千愁……”
  “魏二平日里只爱弄些花红柳绿,不过这扮相唱腔都是极好的。”有人道。
  明湛侧耳听到,细看台上扮关公者,俊眉斜飞,桃花含笑,可不正是魏安,不由抿嘴儿一乐,这人倒是多才多艺。
  “上次永宁侯家的堂会,魏二来了兴致,串了一段儿《西厢》,那才是绝了……”又有人道。
  “好的不学,偏往下流走。”一句话,噎死数人。
  明湛扭头去瞧,见是杜如方。他上次在福昌大公主寿宴上见过杜如方,不苟言笑,端庄肃穆,不是个好打交道的人。此时杜如方眉心微皱出细小的褶子,眼中满是厌烦,低头拈了一杯酒,别开眼时,恰好撞进明湛的眼睛里,四目相对。
  杜如方微颌首致意,明湛也略一点头,再看台上,一折戏已致尾声,满脸油彩的鲁肃念道,“用尽千般计,仍旧一场空……”
  接着一个清亮的嗓音道,“赏——永宁侯赏魏二公子——”
  一盘子亮灿灿的珠宝首饰飞上戏台兜头砸在魏安身上,魏安随手一扯扮关公时戴的假须,露出被明湛嗑出两个小肉坑的下巴,跳脚指着台下骂,“好你个卫颖嘉,敢拿你大爷开涮!”
  翻身跳下去,众人又是一阵嬉闹罚酒。
  台上重新吹起锁呐敲起小鼓,倒栽桃戏妆的孙悟空连翻十几个跟头,腰身轻灵,如猫落地,叫好声迭起,渐淹没了魏安的嬉骂热闹,转眼又是一出新戏开锣。
  杜如方起身至明湛身畔,俯身低声道,“四公子,可有闲暇?”
  明湛看了看杜如方,倒没拒绝,何玉方青自然跟随。魏府的管家李明不何从何处冒出,引着几人到一处儿清静地界儿。
  敞亭。
  这亭子建于后园假山之上,四面透风,别提多冷,明湛展眼望四周,人兽不致,真是处儿好地方。李明、何玉、方青皆侯在假山下面。
  明湛原本以为是昌北侯要跟他说呢,不成想竟然是杜如方出面儿。
  杜如方倒是个坦荡的性子,“四公子,我那三弟屡次三番得罪于您,我先在这儿代他给您赔罪了。”先是深深一揖。
  明湛侧身坐在亭中挡板上,伸手虚扶。
  杜如方直起身子,呼出的气息化作白雾,他身为人子不忍老父在凤明湛跟前儿低头赔礼,如今要开口,望向眉眼淡定的明湛,心里却觉倍加艰难。
  凤明湛如此淡定,像什么都知道,又像什么又不知道。
  明湛的眼里没有半分好奇,虽然冷,他仍有十足的耐心等待杜如方开口。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微臣惶恐 by 颜樱 下一篇:嫡子难为 by 石头与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