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嫡子难为 by 石头与水(上)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强强 宫廷侯爵 种田文 石头与水

  明湛出二门,范维何玉已经在等了。
  两人先给明湛贺喜,明湛咧了咧嘴,赶紧闭牢,咳一声,“些许小事,
  别大惊小怪。”
  两人乐呵呵应了。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如范维,现在不知多少人羡慕范文周这家伙眼力好,提前把儿子送到明湛身边做伴读。
  至于何玉,他是先跟在明湛身边儿的,虽然还有温公公做镇碧竹苑,不过温公公年老,只是在明湛院里把把关,日后还不是他的天下。
  更不必提碧竹苑里的诸人,连里头扫地的婆子似乎也比别处儿高贵了三分。
  凤景南并不是小气的脾气,他迅速吩咐人去打扫装潢甘泉院,命人择吉日,让明湛搬到甘泉院。
  该给的世子的尊荣,通通大方的给了明湛,以至于明湛搞不明白凤景南咋忽然跟变了个人儿似的。
  凤景南一见明湛眼珠子乱转就开始担心,在明湛耳际低声道,“你又要打什么主意!”
  “没有的事儿。”
  “哼!老实些。”凤景南冷声道,“我还不知道你那点儿花花肚皮,坐直
  了,稳当着。”
  明湛切了一声,小声道,“我还说你怎么突然变好了呢,原来还跟以前一样。”
  “你才该好生反省,还有脸挑别人不是!欠捶的混帐!”凤景南斥一句,指了指案上的糕点,“先填补些,晚上有宴会,你没空吃东西的。”
  明湛挺大方的给凤景南递了一盘子,“皇伯父怎么突然宣阿宁回帝都呢?”
  “你没问他。”凤景南咬一口松花糕,反问。
  明湛将点心盘子搁膝盖上,嘴巴里鼓鼓的,咽下去,喝口茶才道,“还是别让他回去了,来都来了,阿宁其实人不赖。之前半点风声没露,忽然召他回去,怕没他的好果子吃。”
  “我发现你对他格外好一些。”
  明湛笑了笑,得到世子位后,明湛的神经明显没有以前绷的紧了,他也乐意这样与凤景南说话儿,“阿宁灵敏又聪明,虽然偶然会做些让人不大愉快的事,不过总的来说,还可以在忍受的范围之内,我挺喜欢他。他会断
  案,有真材实学,虽然身为外戚,不过并不讨厌,做到他现在很不容易。”重要的是,魏宁一时半会儿不会倒灶,只要魏太后健在,皇上便不会真生怎么着魏宁。而且三位长皇子的妻族都与魏家多多少少有牵连,那么与魏家交好,并不是坏事。不要以为一个世子之位就能让明湛昏了头,这小子心里门儿清。
  凤景南道,“他早晚要回帝都,你中间拦一杠子只能适得其反。”
  明湛点头,“也对,那就让他走吧。”
  “我让他留下来了。”凤景南的薄唇弯起,仿若刀锋利刃,教训明湛道,“人情是人情,任何试探都要不着痕迹的还击过去。处在镇南王府的位子,不进亦不退,你退一步,别人就要进一步。能进一步,他自然会进第二步。”
  “至于魏宁,既然他艺高人胆大,就让他住着吧!”
  阿门。明湛为魏宁默默祈祷。
  内院并没有太过铺张,卫王妃只是命各院加菜,晚膳略略丰盛,也就罢
  了。
  卫王妃没料到凤景南会来自己这里过夜,微微有些惊讶,从容的起身行礼,温声道,“王爷怎么来了,我以为前面还在宴饮呢?”
  “今儿是明湛的好日子,我在,他们反而不自在。”从侍女手中接过醒酒汤,凤景南仰头饮下,半眯着眼睛,“内院儿没摆几席酒水么?”
  卫王妃接过凤景南手里的空碗,随手搁在一旁几上,柔声道,“我让膳房各院儿晚膳都加添了菜,明日必有属官女眷前来请安,再热闹也不迟。”
  凤景南微醺,远不到醉的地步,抓住卫王妃的一只手慢慢揉捻着,轻声问,“王妃不高兴吗?”
  卫王妃眼神恬淡不惊,看一眼周边的侍女,绿茶便引着丫头们悄不声的退下了,卫王妃道,“我没想到王爷这么快为明湛请封。”
  凤景南“嗯”了一声,卫王妃是个很冷淡的人,平日里不悲不喜的模样,保养的却十分到位,一双手软玉般的精致漂亮,凤景南把玩着,欲念渐生。
  “王爷,明湛嗓子的事可有眉目了?”
  凤景南手里的动作一滞,眼中多了几分冷静,摇头,“十几年前的事儿,许多老人儿都不在了。不过,当年明湛年纪小,伺候过他的人是有数的,一个个的查,总有蛛丝蚂迹。”
  “我很担心,这些天闲着没事,我又将当时在明湛身边伺候的人过了一遍。”卫王妃温声道,“实在想不出哪个是不可靠的。我一直在想,当初有人对明湛下手为的也不过是世子位,如果王爷这么快为他请封,若幕后之人知晓,不知道又要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来。一想到这些,我这心里就没有半刻安宁。”
  “我已在明湛身边安排了人手。至于王妃说的事么,也不能因这事便一辈子不为明湛请封,既然打的都是世子位的主意,正好引蛇出洞。”凤景南经过多少风浪波折,这事虽然入了他的心,却也不会因此改变主意,他没有告诉卫王妃的是,这件事真的有了些许眉目。

  73、当年(二)

  云南四季如春,繁花似锦。
  丽景轩不是王府最气派的庭院,却是最精致最漂亮的。魏妃是个好强的人,她的院子里,四季有不败的鲜花,总是透着勃勃的精气神儿。如今不知为何,再如何用心收拾,丽景轩都有着一种繁华即去的萧条。
  魏妃时不时会叫魏宁来说话儿,却明显心不在焉。
  魏宁来的早,刚用过早膳,一身天青软缎绣竹枝衣衫,与姐姐煮茶聊天,笑问,“姐姐不要去王妃那里吗?”
  “王妃素来宽仁,初一十五过去即可,纵去了也没什么事。”魏妃独爱香片,水中花香袅袅,望去魏妃的面容有些模糊不清。卫王妃素来如此,她不用侧室立规矩,也从不苛待侧室,任谁都挑不出半分不是。
  这是个滴水不露的女人,她不受宠,却也不嫉妒,只管把持着内闱权柄,却比任何宠爱都要可靠。
  香片配上茉莉饼、玫瑰酥,魏宁话不多,只一心吃茶,一壶茶下去大半。
  “王爷整整一个月没来我这里了。”魏妃低喃,她并是个有耐心的女人,而且已经叫了弟弟来,必然是有话要说的。说话时抬起眼睛,眼尾上一丝细纹如同上等瓷器上的一抹伤痕缓缓绽开。
  魏宁不以为意,温声道,“后宫中,虽中宫无后,也有两位贵妃、四妃、八嫔,贵人侍婢无数呢。姐姐有儿子,日后可效仿宫中有子太妃,随明礼出府,安享天伦。”
  魏妃眼圈儿一红,一滴泪落在冷却的香片中,白玉盏中荡出一抹小小涟漪。
  “姐姐。”魏宁递上锦帕。
  魏妃摇头,眼泪只含在眼框里摇摇欲坠一般,却始终没有落下来,只是湿了长长的眼睫,望去一抹凄然。
  “当初你劝我不要入府,是我没有听。”魏妃幽声道。
  “我早知姐姐与表哥有情。”魏宁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在他看来,凤景南愿意同姐姐生下三子一女,已是恩爱。
  “我第一次见王爷是大姐被纳入皇上潜邸为侧妃后,父母亲相继病故,家无所依,带着你们去城里投奔王爷。”魏妃声音无比幽婉动听,“那会儿我只想,他们是天潢贵胄,肯收我在府里做个丫头就行了。我们姐弟也有个安身立命的地方,没想到他那么好,为你们请先生教念书习武。”
  “姐姐也是在那会儿学了些皮毛吧。”魏宁笑了笑,初时姐姐并不识字,如今琴棋书画皆有小成,可见时光带给人并不定只是感伤。
  “我怕被人瞧不起,刚进去的时候,丫环婆子穿的都比我要体面。”望着细滑粉嫩的指尖儿,几上的华仪美器,魏妃执起玉盏,抿一口茶香,想到当年仓惶青涩的时光,浅笑道,“换了新裙子新绣鞋,紧张的不知道该先迈哪知脚,抓住裙袄的手都会发抖,还好有黄嬷嬷在一旁指点教导我。”
  魏宁抿了抿唇,问道,“姐姐,这些年过的好吗?”
  “我以为你不会问呢。”魏妃望着弟弟的清眉秀目,笑叹,“记得你当初说,我若给王爷为侧室,便老死不相往来。”
  “那会儿,我还小。”魏宁沉吟,垂眸道,“因这话,我也挨了不少教训。姐姐还给我求情来着。”
  “虽然你后来服了软,我却知道,你始终介意,”魏妃轻声道,“那时我想着,只要我是真心的,只要他喜欢我,做丫头、做妾,我都愿意,谁叫我出身不如人呢。”
  “现在却觉得你的话很有道理,当时你说,王爷既然因情势娶了永宁侯家小姐,将来有子嗣,必也会因情势所迫立嫡子为世子。”魏妃眉眼仿似都凝在过往有时光中,恬淡满足,眷变难舍,“我那时满心天真,只想着成全着我与他的情份,不曾听你苦口良言。”
  “姐姐嫁给了心爱之人,育有三子一女,虽为侧室,好在王妃宽仁,用度周全,并无怠慢。将来若有机会随着明礼出去做个老封君,亦是逍遥。”魏宁看向姐姐,温声道,“如今回头看,若那时姐姐听我的,另寻夫婿,最好的结果也不过如此。至于嫡庶,明湛得封世子,并非他是嫡出,而是因为他才干比明礼出色。姐姐,只要安生的过日子,姐姐会后福不尽。表哥已经仁至义尽,姐姐并没有看错人。”
  魏妃手一颤,五指拢住袖中的碧玺手串儿,“是吗?”
  “是。”
  魏宁答的笃定,“姐姐虽为侧室,每月只需初一、十五去梧桐轩请安,日常份例都是上上等,并无克扣。子女都是同嫡出子女接受一样的教育,并且更得表哥的欢心。姐姐此生,锦衣华服,夫荣子孝,夙爱得偿,若说还有不如意,便是世子之位了。内宫之中尚有后宫不得干政的铁券。这些事,姐姐便不要操心了。人生总有一二不如意。”
  “当年,他曾说,此心此意,不离不弃。”魏妃几乎要痛哭失声。
  “当年,我问姐姐,表哥是否胜过一切,姐姐说爱他胜逾自己的性命。如今呢?”
  魏妃苦笑,“子敏,你此生的刻薄都用在我身上了吗?”
  “我只是希望姐姐能好好过日子,总该多为孩子们想想。”魏宁轻叹,“我虽无甚本事,若姐姐肯听我劝,一世平安总是有的。”
  魏妃露出一个飘忽的笑意,眼睛落在院中正艳的蔷薇上,大红的颜色似能灼伤人的眼睛。
  “明菲的请封还未下来,比明湛请封世子折子还要早一个月便递了上去。”
  “公主都是指婚前册封,宫里既有姑妈在,姐姐是不必担心的。”魏宁的手很稳,为姐姐添一盏茶,微侧的脸细美如玉。
  “可惜明年姑妈大寿,我不得去。明菲的事,我想托给弟弟。”
  “明菲父亲嫡母都在,哪里轮得到弟弟说话,姐姐,王妃的手段你是知道的,我略有行动,怕就要有把柄落在她的手里。”魏宁淡淡地,他不想再给魏妃任何期望,“纵然有姑母为太后,万事离不开一个理字,总要过了王妃那关,才好给明菲议亲。”
  一壶茶喝完,魏宁告辞。
  魏妃倚在榻中望着庭中落花,久久未回神。

  欲言

  魏宁虽然被凤景南留在镇南王府,不过他仍然逍遥自在的过日子,事实已然如此,索性随波逐流去吧。
  明湛拿着个荷包往身上比划,还问魏宁,“我这衫子配这荷包还成吧?”
  魏宁虚眼细瞧,伸手取过明湛手里的荷包,见上头绣了碧青竹枝,针脚虽有些青涩,做工却仔细,尤其明湛现为守妻孝,颜色也素雅,正适合戴呢。
  “看完了没?我今儿戴这个。”明湛去拿,魏宁的手一躲,明湛的手便落在了空处。
  魏宁神秘兮兮的笑问,“这是哪个给你的?定不是针线房的东西。”针线房也没这么稚嫩的手艺。
  “你别想差了,这是四妹妹专门儿给我做的。”明湛抬起脚给魏宁瞧道,“鞋子也是四妹妹做的。以前大姐姐也给我做过荷包。”
  “四姑娘真是手巧。”魏宁拉过明湛,将荷包给他系在腰间,如果是镇南王府的四姑娘做的,那手艺真的算不错了,大户人家女孩儿多是娇养,针线房里有的是嬷嬷绣娘,女红只是锦上添花的事儿。这位四姑娘也是庶出,平日里名声不显,却将工夫用在细处,是个稳当人儿。
  明雅的确是越发稳重了,她不居嫡不为长生母也不受宠,却十分懂事。每日早晚都要去卫王妃屋里请安,时不时孝敬些自己的针线,如今学些烹调,还会指点着厨下做了汤菜送过去。
  明雅并不善言语,不过十来年的工夫磨下来,纵是铁石人儿也会有些许感情,何况卫王妃并不刻薄。
  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卫王妃向来无私,明艳已经出嫁,明淇是嫡女,其余两个庶女明菲、明雅,纵有赏赐也是向来公正,只是明雅渐渐发现,她得的一份儿肯定是自己偏爱的东西。
  如果一次是偶然,两次是巧合,那么几年下来,明雅已经信了,王妃刻意在关照自己。
  卫王妃是个大方的人,还有时不时的一双镯子一副头面一盒宝石一些衣料啥的,这些可是卫王妃随手给明雅的。不说明雅,就是杨妃也是满心感激。
  “女孩儿大了,这些东西想来你也早给四丫头预备着呢。”卫王妃温声道,“四丫头时常孝敬我,她的孝心,我知道。咱家女孩儿向来尊贵,四丫头日后得了封号,嫁妆那块儿公中按品级置办,我给她的这些你只管好生给她存起来,为四丫头添私房。”
  杨妃是个规矩谨慎的人,对卫王妃谢了又谢,愈加恭敬。
  明雅得了卫王妃的肯定,便差人要了明湛的尺寸,给明湛做了双轻便的布鞋、袜子、荷包,她还不大会做衣裳。当然,凤景南也得了一双袜子。
  凤景南还是头一遭收到女儿的针线,他对这些没什么要求,四个女儿,明艳是没做过针线的,明湛更不必提,估计她连针长什么样都不知道;明菲又骄纵,只有明雅,寡言却有几分细心稳重。
  凤景南差人给明雅送了一匣子珍珠赏玩。
  明雅就这样慢慢的走入了众人的视线,她颜色不若明菲明媚,出身不若明淇高贵,感情不比自小养在王妃身边儿的明艳,可是人们渐渐发现,这位有些寡言有些害羞的四姑娘,挺得王爷王妃的喜欢,连明湛也挺怜惜明雅。
  明湛自幼跟在卫王妃身边儿,不得不说,他受到卫王妃的影响偏深。对庶出的兄妹,只要够乖巧懂事,明湛也是很大方的。
  收了妹妹的礼,没有不回礼的道理。
  明湛问清风,“可知道四妹妹喜欢什么物件没?”
  清风笑道,“奴婢们刚随主子回来才半年,倒是听说四姑娘每日下午都会煮茶吃。”
  “我记得有人送了几套不错的茶具,你找出一套来给四妹妹送去,跟四妹妹说,多谢四妹妹的针线,做的很漂亮,连咱家的表叔魏大人都赞不绝口。”明湛笑睨魏宁一眼。
  魏宁这身份其实有些尴尬,他是凤景南正经表弟,并且凤景南表弟不多,挺看重魏宁。可偏偏魏宁又是魏侧妃的亲弟弟,脸皮不够厚的还真在镇南王府住不下去。
  如现在,他与明湛住在一处儿,就避免不了这些事。
  想到曾与明湛大打出手的明菲,魏宁只得一声叹息。当年,是他给明菲定的罪。
  明湛笑道,“再收拾一套给三妹妹送去赏玩。”
  清风明月自去操持打点,魏宁无奈的问,“你这是给我面子么?”
  “阿宁,你本就是我的表叔。我们朝夕相处这么多年,你觉得我是个小气的人?”明湛握住魏宁的手,“父王为两位妹妹的请封奏章已上递上去了,三妹妹是郡君,四妹妹是县主的衔儿。你曾照顾于我,我也不会让你为难。”明菲已经是个失败者,而明湛却已封世子,那么何不给予失败者一些宽容,好展示自己的心胸。
  明湛笑道,“我又不是女人,何苦与个丫头计较。女人原就立身艰难,我与三妹妹以前虽有嫌隙,不过,如今她已威胁不到我。只要她够安份,我不会为难她。”
  “世间事大抵如此,你敬她,她敬你。”魏宁微笑着抽出手来,点了点明湛的眉心,“不过,这个人情我不领,这是你们镇南王府的事,也是你们兄妹之间的事儿。你要如何做,不必看我的面子。”小子,你世子位还没坐稳的吧,亲爹尚在,你敢找庶妹麻烦?你巴不得有这么个的表现你的宽仁大度吧。
  “阿宁,你可真精明哪。”
  “不敢,比起世子差的远。”魏宁拈了一颗蜜饯,递到明湛唇际,明湛张开嘴等着吃,魏宁却晃了晃搁自己嘴里了。
  魏宁吃东西细致而优雅,贵公子中的贵公子,明湛不明白,听说魏宁的老爹就是一土著,究竟怎么生出这样斯文俊秀的儿子来着。
  明湛凑近,笑兮兮的问,“阿宁,舅公是个什么样的人哪?”
  魏宁意外的看向明湛,明湛笑,“他培养出你这样出色的儿子,真不简单。”
  “父亲啊,倒是少有人问起我父亲。”魏宁笑,“他一辈子都在郊外种田,后来听说姑妈在宫里产下皇子,父亲没什么本事,也帮上不忙。还是在姑妈生下你父王后,曾经请求见娘家人一面儿。父亲想了想,也无甚好进献的,便让母亲带了一袋苞谷进宫,引得众人发笑。废后何氏那会儿还是中宫皇后,听说后央着先帝赏了我家十顷田地,总是皇子外家,也不好太萧条。”
  “皇上那会儿还是皇子,后封了王,大婚后出宫。想为他谋个官职,可惜父亲不识字,只得作罢。皇上便让他帮忙管理王府的庄子,他种田是一把好手,很知感恩,并不贪银两,我少时家中生活平常。他常与我说,要知足惜福。不过,庄稼人有庄稼人的智慧,他一直想要儿子,四十上才得的我,待我到了启蒙的年纪,就让二姐姐带着我去投奔你父王。”魏宁笑了笑,“其实那会儿我家虽不富庶,学堂还是念得起。只是郊外乡下,也没什么好先生,他安贫乐道,大概心里还是羡慕读书人的体面。他认识的人有限,最富贵的就是两个皇子外甥,他不大会说话,见到做官的就紧张,在你父王面前只会说一个字‘嗯’,要不就是点头。他知道自己的毛病,怕被你父王拒绝,嘴也笨,不会说话。只让二姐姐带着我去,还教我说撒泼打滚儿也要留下。”
  明湛琢磨着,老头儿虽然没见过世面,土包子一个,却是个讲究实际的,不好也不坏,笑道,“舅公是个能耐人。他怎么不让你们去皇伯父府上呢?”
  “他啊,父亲见到你父王还会说一个‘嗯’字,在皇上跟前儿,连个‘嗯’都不会说。”魏宁眼睛弯弯地,并不将先前贫贱放心上,“大概是害怕皇上的威仪吧。二表哥心软,看我跟姐姐小的小、姐姐又是女孩儿,便让我们留下了。其实父亲一直希望我能科举考个秀才进士的,不承想皇上福分非常,没待我科举便登了基。我家也跟着鸡犬升天,满门富贵,父亲却未能等到赐爵,一场急病在梦中便去了。许多人都说父亲无福。”
  明湛道,“能在梦中过逝,真是前世修福。”
  “我也这样想,许多人**病榻多年,零零碎碎的受了许多罪,父亲能梦中过逝,也是常人没有的福份。”魏宁声音柔软,捏捏明湛的脸,笑道,“哪有你这胖子的运气,生来就高人一等。”
  “我现在又不胖。”明湛嗔魏宁一眼。魏宁已经很不错,他的侯爷坐的稳如泰山,掌大理寺实权。凤景乾虽防他,也在实打实的用他。
  自古权臣,哪个不是如此。
  魏宁外戚出身,能做到这个地步儿,已属罕见。如果在主弱臣强的时代,他再进一步也并非难事,只可惜,凤景乾精明强势,能在他手下讨得好处,魏宁可以说是极有手段的。
  “阿宁,小郡君的案子可是有何妨碍?”
  “为何这么说?”
  “二皇子虽然与我不睦,不过他不会做出这样粗糙的局的。就算要解决那个管事,不至于就这样大咧咧的陈尸院中,不做处理。”明湛道,“如今马上就要过年了,这样大半年的时间,还未能查出结果,就说明事件比看上去的还要复杂。我必竟是小郡君的丈夫,若有结果,皇伯父必会知会我一声的。”
  魏宁看明湛一眼,并未相瞒,“那个死去的二皇子府上的管事,在死前一个月曾经娶妻。”
  “不是二皇子府上的婢女,是外头茶楼着卖唱的歌女,那小管事在二皇子府有些体面,家资富饶,又仗了势将人弄到家里,先时只当妾室,这女人却颇有些手段,后来小管事事事听从于她,不承想,不过一个月就发生这样的事,那女人如今不见了踪影。”
  “既然是卖唱女,总该有人见到过。”
  “已经在画影找人,只是帝都这样大,平白要找一人,不异于大海捞针。”魏宁长眉微蹙,看向窗外荫荫碧树,“也就这么多了。”
  “阿宁,你是不是……”明湛欲言又止。
  魏宁知他意,轻轻摇头,“这不是小事,每个结论都需要证据,才好说出口。尤其你我,身处高位,就更不能随便言语,不然一个失误,影响的不是一个两个。”
  明湛小声道,“你可以偷偷跟我说,我绝不会说出去。”
  “我干嘛要跟你说。”
  “咱们亲近么。”明湛跟魏宁套近乎儿,瞅瞅门口儿悄声道,“你可是那个过我。”
  魏宁不动声色的捏捏明湛的脸,笑,“知道为什么说后宫不得干政么,就是为了避免以私害公。我信你,不如信我自己。”
  “阿宁,你可是占过我便宜的。”欺上前,摸一把魏宁的腰。
  魏宁撂开手,斜倚在榻上,斜瞟一眼明湛,那似笑非笑的一眼,仿佛能把人的心脏吊起来再搔上一搔,明湛只觉得混身不大得劲儿,心呯呯跳的厉害,捂着胸口唉哟了两声,凑过去得寸进尺的再摸人家的手。
  魏宁声音压低,喑哑而性感,眼睛里有一丝丝含笑的挑衅,“你有本事,只管再占回去。”

  阮家

  明湛觉得自己好生窝囊。
  从身高架式、力气武功、技巧敏锐,他样样不及魏宁,没占到魏宁的便宜,反被占便宜。
  又一次在魏宁手里哼哼唧唧的爽了。
  他能占的只是口头儿便宜,提上裤子,揉揉脸,给魏宁一个鼓励的微笑,“阿宁,你比上次更舒服了。再这样下去,我得考虑给你发俸禄了,总不能让你白辛苦。”
  这话真叫一个刻薄,向来能言会道的魏宁却未曾理会,冷冷一笑,魏宁闪电般的伸手、扣住明湛的肩,手腕一转便将人拽到身上,接着清脆响亮的一巴掌落在明湛的屁股上,不痛,却极羞人。好在明湛脸皮厚,抱怨道,“你干什么?”
  “你知道我不缺银子,什么时候给我上一次,就当抵了我的辛苦吧。”一面说话还击,魏宁□的揉捏了两把。
  明湛呆了呆,魏宁不是最恨这种事情的么,上次差点儿把卫颖嘉剁成泥去喂狗,他……
  不过如今不是想这事儿的时候,俗话说,输人不输阵,在自己地盘儿上,男子汉大丈夫,明湛屁股一抖,魏宁的手却偏僻粘在明湛的后面,透过衣衫,感受到彼此肌肤的热度。明湛打开魏宁的手,挺了挺胸脯,嘿嘿笑几声,伸手去摸魏宁的下巴,想捏住,做做势,**一番。
  哪知魏宁头一偏躲过,反是扣住明湛的手,一个乾坤大挪移便将人压在身下,接着那只灵蛇般的手扯开汗巾、探入**,揉搓两把,踢开明湛的腿,一指尖儿以一种前所未有的强势插了进去,明湛说不上是什么滋味儿,浑身一抖,腰上一挺,又被人压回榻间,魏宁接着又进入第二指,明湛心里一慌,怒吼道,“老子有痔疮的!”
  明湛是男人,纵然那地方被冒犯,也不可能寻死觅活,只是心底有些不舒服,虽然重提起裤子,还是觉得怪怪的,瞪魏宁,“你弄得我好想大便。”
  “你的反应很特别。”魏宁慢吞吞的给明湛重新整理好荷包玉佩,“赶紧去议政厅吧,估计王爷已经到了。”
  “还不都是你,一把年纪,还不正经。”明湛人模人样、一本正经的叮嘱道,“以后可别这样了。”他可是不敢招惹魏宁了,这家伙的武力值比自己高出不止一个档次,而且胆子很大,在镇南王府里,就敢玷污镇南王世子的菊花儿,胆大包天,看来只能智取,不可强攻。
  明湛总觉得菊花儿里怪怪的,想着便秘时的痛苦,若是真给人攻了,还不得痛死。
  魏宁命人打来清水,想到明湛那句“痔疮、大便”的,他恨不能将手上的皮搓下来。这个混帐小子,估计能安份一段时间了。
  魏宁是理智刻在骨子里的人,明湛是什么人,他又是什么人。对于男人来说,上床交欢不算什么。只是也得注意对象,明湛的便宜岂是好占的。
  香滑的皂角打在手上,散发着玫瑰的香气,清水涤荡过手指,仍然白皙细腻。
  魏宁自侍女手里取过香罗帕,细细的擦净指尖儿的水渍。明湛到底在打什么主意,魏宁可没自信到他能让明湛日久生情,一时倒迷惑了。
  明湛到议政厅较往时晚些,凤景南也没说什么。
  一般,凤景南下午是不去议政厅的,只明湛过去看公文写批注。
  这次是特例叫明湛来,明湛也没想到自己跟魏宁那一出儿,结果迟到,凤景南脸色臭也是没办法的事。
  凤景南只是瞪明湛一眼,并没多说,直接将一封信推上前,道,“你媳妇的案子有结果了。”
  明湛拆阅,里面只简单写了结果:凤景乾斥责凤明澜治家不严,然后罚俸一年,最后由刑部定为惊马误伤。
  “太快了。”明湛轻声道,又将信折好放回信封。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微臣惶恐 by 颜樱 下一篇:嫡子难为 by 石头与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