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嫡子难为 by 石头与水(上)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强强 宫廷侯爵 种田文 石头与水

  胡子最长的太医轻声道,“臣有下情回禀。”
  其余人自然识相的退下,房里只余这一家三口外加回禀下情的太医,此时长胡子太医方道,“臣以往倒见过一件与四公子类似的病例。当年臣随王爷驻帝都时,皇后宫中有一小婢,少年时当差不谨曾被赐了哑药,后过十数年,这小婢忽然又能说话了。臣曾验过这名小婢喉间的伤,皆因当时药剂不大,后因年纪渐长,缓慢调理,便渐渐好了。如今瞧四公子这症状倒是略有相似。”
  太医说话用语十分谨慎,不过“略有相似”四字已经让凤景南和卫王妃颜色大变,那名小婢能被赐哑药不稀奇,可明湛是什么人,他是镇南王唯一的嫡子,谁敢、谁又能给他赐哑药?
  就是凤景南,往年对明湛的冷淡也大都从他这个“哑”字上来。
  卫王妃手一哆嗦,攥紧帕子,看凤景南一眼,低声道,“刘太医再多瞧瞧吧,我在弘明寺的菩萨面前请了愿,恰好昨儿个晚上睡觉梦到有从天上有异宝落在碧竹苑,光华耀耀,依我的短见,今日明湛忽然就能说话了,这都是菩萨保佑呢。”
  明湛如今已经十五岁,十五年前的旧事,再掀出来不知要翻出多大的风浪,即便要查也不能明面儿查,更不能传出明湛曾被下药的消息去。凤景南深深看卫王妃一眼,这女人一直都这样敏锐,不过如今也只得如此解释了,遂道,“既如此,今年给弘明寺的赏银略加厚些。刘太医,不拘什么药,将明湛的嗓子快些调理好。”
  刘太医开了药方,卫王妃轻声吩咐道,“这药,不要经第二人手。”
  “是,臣明白。”这事自然不能再经第五人耳。
  如果在往时,明湛忽然能说话了,便是凤景南也得觉得惊喜。可是经过刚刚的事,凤景南脸上的神色就渐渐复杂起来。
  明湛可不是什么心胸广阔的人,相反,他睚眦必报,恩怨分明。就是凤景南一句话说不对付,照样一爪子挠上去。
  刚刚的事,已经是横在喉咙中的鱼刺,即便咽下去,依然难以忘怀那一瞬间的疼痛。于凤景南、于明湛,皆是如此。
  卫王妃坐在床头,握住明湛的手,看向凤景南,温声道,“王爷,请恕我直言相问,王爷脸上的伤,是明湛所为吗?”
  凤景南并未正同回答,只道,“已经上过药,三五日便无碍了。”
  “王爷,如果没有魏大人的猫,您会如何处置明湛呢?”卫王妃并不需要这种光鲜亮丽的解释,她声音不高,却极稳,不待凤景南开口便道,“您总不会打算杀了他吧。自太祖开国至今,除了方皇后赐死戾太子,皇族尚未有诛杀亲子之例。”
  “再者,皇上虽以孝治天下,王爷虽为明湛所伤。不过其一,明湛是酒后所为,所谓酒后失德,礼无可恕,情有可原;其二,这只是一件小事,哪怕硬要给他扣上不孝的帽子,这仍只是一件小事。如今明湛在帝都名声正好,这件事却发生在镇南王府,硬传出去,不论那些无知小民会如何议论。帝都世家豪门,还有敬敏皇姐,就是皇上也会多想。其三,这事只有王爷与明湛最清楚,如果王爷要取信于人,必然要自己亲口说出来,我与王爷夫妻多年,不敢说能猜透王爷心中所想。不过如果王爷直指明湛失德,我也只能废去妃位,连明淇会受到牵连,手心手背都是肉,王爷对明淇这么多年来的宠爱,并不是假的。”卫王妃神色依旧温和,“所以,我想,不论有没有魏大人的猫,王爷都不会将此事揭开的,是不是?”
  “你说的都对,我并没有真的想处置明湛,不过当时生气也是真的。”凤景南如果想要明湛死,方法有无数,何必要选择于名声最有妨碍的一种。他想试试明湛,并且还另有算计,只是该死的,魏宁忽然蹿出来坏了事。
  卫王妃点头,拨开明湛额前汗湿的碎发,温声道,“你也听到了,你父王没有要你命的意思。王爷甚至根本没有将事件事揭开的意思,明湛,我虽不知道你们父子的争执,不过,看你这样子,是你太沉不住气。你对你父王不敬,王爷不过是想要一句话而已。对你父王而言,你与明礼都是他的儿子,可你们在帝都争的面红耳赤,毫无兄弟情份可言。对父母而言,手足相残是大忌。你身有不足,日后为世子多有不便之处,王爷不过是想借此事压一压你的气焰。你定是多想了。”
  明湛握着母亲的手蒙在眼睛上,悄悄的流泪,他吓坏了。
  “明湛,你也不要怪你父王心狠,易地而处,你得了机会,怕也会这样做。”明湛的眼泪烫的卫王妃心头发酸,叹道,“有其父必有其子。王爷,明湛本就是嫡子,他处在这个位子,想争世子之位,是天之必然。如果您半点机会不给他,您不如直接赐他一死。如今他出身才干有目共睹,就连先前不全都已经好了,如果他失去世子之位,那么他在继位的庶兄面前是没有任何活路的。”
  卫王妃直接把事摊到明面儿上说开,倒让凤景南微微吃惊。

  67、周全

  卫王妃的冷静使房间的气氛微微缓和下来。
  凭心而论,凤景南也知道明湛非有意而为,明湛做事瞧着偏执,实为谨慎,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能做的要做到什么程度,明湛心里实有分寸。
  今天下过棋喝过酒,本来父子二人皆心有默契的在拉近彼此的关系,可是就因为明湛多喝了酒,又因他这嗓子的事儿,被骂红了眼,一时失去理智才会伤了凤景南,还伤在这样打脸的地方。
  凤景南得此机会,不用那就是傻瓜。哪怕是凤明礼敢挠凤景南一爪子,凤景南也不能轻易饶了他。
  如今凤景南思量的是:明湛是笃定自己想要他命,还是刻意拿死吓唬他,想逼他让步,如果是前者,那么在明湛心里,他们父子的情谊怕是剩不下多少了。
  凤景南听卫王妃谈世子之事,沉声道,“世子之事,不论是嫡是庶,本王首先考虑的永远是镇南王府的利益。日后,也会将镇南王府交给最适合掌控它的人。王妃,这不是你该插手的事。”他一直不大喜欢这个女人,这女人有一双冰冷的眼睛,任何时候都是古井无波。结缡这些年,凤景南从未见卫王妃欢喜或者悲伤,唯一一次掉泪就是在他要将明湛送到帝都的时候。或者,他信服卫王妃管理内宅的手段,可是这样的女人,他实在喜欢不起来。
  对凤景南这句话,卫王妃已经很满意,毕竟是明湛失礼在前,她微微敛身,复又坐下,柔声道,“我一介妇人,如何敢对立嗣大事指手划脚,只是作为一个母亲,难免担心自己的儿子。身为嫡母,明礼他们也是我的儿子,他们与明湛是手足兄弟,在他们兄弟的立场上,我与王爷一样,并不愿看到他们手足不合。”
  “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咱们做父母的总会有老去的一天,将来还是他们的,多少豪门世家都是败于内乱。我虽无甚见识,这些小道理还是明白的。”卫王妃正色道,“我不是个会软和的人,可嫁给王爷这些年,王爷可见我有刻薄过谁、有怠慢过谁?不论嫡庶,都是王爷的孩子,我做母亲的,说不偏心明湛,这是假话。可对明礼他们兄弟,也尽量做到一碗水端平。明湛有明湛的不足之处,不过明湛在帝都这五年,王爷可见他对明礼明义不友善的时候?明湛整日在皇上跟前儿,可有说过一句兄弟们不好的话出来。”
  “明湛的脾气就是这样,他不是个圆滑的人,又有些怪脾气,你要他像魏大人那样,他是没那份八面玲珑的手段的。”卫王妃无奈叹道,“可他在五年里,并未做过一件让兄弟失和的事,外头人提起他们兄弟从未有一句不好。王爷,明湛若是会哄人,第一个该讨好的人就是您了。他偏这样执拗,您不必与他计较,只需看他都做过些什么事,就能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这世上的事,多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的。”
  不得不说卫王妃具有一流的口才与说服力,这个女人说话时语速平稳,不急不徐,却是字字珠玑,让人难以辩驳。
  最后,卫王妃坚持让明湛给凤景南赔礼,静静的说,“你们,一个是与我结发的丈夫,一个是我嫡亲的儿子,你们但凡有事,就是要我的命。”
  卫王妃的本事,让魏宁叹为观止。
  凤景南何其要面子之人,当初只是皇宫一个庶出不受宠的皇子,受了戾太子的欺负都不肯委曲求全,如今给明湛挠花了脸,硬是屁都没放一个,轻轻揭过。
  当然,让魏宁关注的不只这一件事。还有譬如,明湛嗓子诡异的发音事件。
  凤景南不喜欢明湛是一码事,可有人暗害他的嫡子,这是另一码事。卫王妃并没有抓住这事不放,反而将这事的调查权交到凤景南的手上,仅这一点便让凤景南无比满意。
  当年明湛出生时,因与明淇是龙凤胎,凤景南也觉得是天降祥瑞,开怀许久。王妃与凤景南大婚八年方得此嫡子,更是视若珍宝,那会儿太妃尚在,明湛在府的地位一时无两。
  若是下药想害明湛,一剂毒药下去送明湛归了西,岂不更省事?不,如果当年明湛中毒出事,当年定就要大肆的翻查开来。
  可如果只是把人药哑,那时明湛还小,大多数人定会以为这孩子天生就是哑巴,不会讲话,谁又会怀疑到有人下药呢?
  好毒的心思。
  明湛成了哑巴,得益者是谁?
  凤景南冷冷一笑,吩咐侍从再送一批药材古玩到碧竹苑。
  如今明湛的嗓子忽然能说话了,又得他的看重,那么幕后人该着急了吧?他就要看一看,谁敢跟天借胆,对他的嫡子下手?
  卫王妃亦常常过去看望明湛,明湛觉得嗓子还是不怎么舒服,他以前并没有说过话,如今初初发音,又倒霉的赶上变声期,真的跟鸭子叫差不多。
  没人会真正喜欢做哑巴的,明湛如今倍受鼓励,为了锻炼声带,他还开始听从魏宁的意见,每天早上捧着本书大声郎读,一时间府里又传出四少爷用功好学的美名来。
  明湛异峰突起,丽景轩的日子就不大好过了。
  魏妃看着明菲拟的礼单,柔声道,“将这些药材去掉,再添些古玩。”
  明菲四年前经了教训,如今已稳当许多,咬了咬粉嫩的唇,轻声道,“我知道母亲的避讳,只是如今谁都知道四哥的嗓子好了,我着人打听过,杨妃那边儿也送了不少药材。咱们若是不添上药材,倒像是心虚似的,叫有心人见了,更不知有多少闲话出来呢。”
  魏妃苦笑,眼睛柔和的落在女儿明媚的面孔上,叹道,“入口的东西向来是很难说清楚的,不送这个大不了听几句闲话,若是送了去,被人做了手脚,咱们可就百口莫辩了。王妃掌内闱多年,先前因四公子身有不足,你三个哥哥居长,奴才们对咱们多有恭敬。如今四公子忽然好了……”勾了勾唇角,魏妃挑起明菲耳际垂落的一缕青丝为女儿拢到耳后,幽幽道,“有眼睛的都去孝敬王妃了,哪还有咱们的立足之地呢?”
  “有些事,不必王妃开口,甚至不用王妃示意,多的是人想讨好巴结呢。咱们现在焉能不谨慎?就是为了你三个哥哥,也得缩头过日子呢。”魏妃有魏妃的优势,她并不是个足够聪明的女人,不过他对凤景南足够了解。梧桐轩越是热闹,丽景轩就要越发冷清,凤景南就越会为他们母子着想。魏妃按捺住心中的恍惚,柔声道,“打发人去瞧着,你大哥若是回来,让他过来一趟。”
  明菲应了。
  她的日子并不好过,从帝都回来后,凤景南直接把她放在内宅最东西角的落梅轩,那落梅轩只是个二进小院儿,冷清偏僻,除了近身伺候的两个大丫头,余人一个不能带进去,再有就是宫里赏下的两个教规矩的嬷嬷,整整一年,她都没能踏出落梅轩一步,偶尔母亲求了父王差人给她往里面送些东西。
  直到两位嬷嬷说她规矩初成,凤景南的禁令才算解除。
  可是,从此她再未得到凤景南的青眼,如今眼瞅就要芨茾,也未有要为她请封的消息,本来大哥回来,母亲再求求父王,也就有了。十五岁嫁人当然很早,不过入乡随俗,真的等成老姑娘,日后可怎么办?终身靠谁?以为是穿过来就不在乎名利地位了吗?真是笑话!明菲的脚已经结结实实的落在了地面上,
  最累的就是凤明礼了,不是公务累,而是累心。一夕之间,他的世界完全天翻地覆,不是他多心,哪怕是最亲近的妻子,在与他说话时,眼睛里都添了几分担忧。更不必提其他了,以至于让他忽然觉得自己以前并不是生活在该星球,这些人他都认识,可一夜之间便旧貌换了新颜。
  各人眼中的怜悯、惋惜、兴灾乐祸、冷淡……催的明礼迅速成熟起来。
  故此,他虽累,倒也淡定了。
  生活还能更坏一些吗?
  孔氏正要伺候明礼换过外衣,明礼摆摆手,“不必了,一会儿我去瞧瞧四弟,回来再换吧。”
  孔氏柔顺的从丫头手里接过香茗奉上,柔声道,“爷累了吧,先润润喉咙。”
  明礼接过,就听孔氏道,“先前母亲派人过来说,爷回来,请爷先去母亲那里,母亲有事与爷说。”
  “知道了。”明礼的眼睛下面微微发青,有些憔悴,孔氏轻声道,“今天去母妃那里请安,母妃说八月半的节宴说我学着打理。”
  明礼握着茶盏想了会儿,方缓声道,“你才嫁过来,有不明白的多问母妃身边的老人儿。宁可仔细劳累些,别出岔子。”
  “是。”孔氏并不算漂亮,不过是中上姿色,她眼睛细长,目光宁然有神,望着明礼,柔声道,“我想着,还是要请母妃派两个老头的妈妈帮衬一二,才算妥当。”
  “听说四弟的身子渐渐好了,”孔氏自袖中抽出一张礼单递给明礼,“我们做兄嫂的,总是些许心意。我想着,倒不必多贵重,这些天父王母妃赏的还有亲戚们送的,碧竹苑堆了半屋子。四弟年纪小,我就亲做了两套衣衫,还有些笔墨纸砚,给四弟用吧。”
  孔氏虽在县主的封号,不过到底是无依孤女,嫁妆并不丰厚,这几年夫妻二人在帝都倒是存了些不错的东西,只是怎样送都比不过王妃和王爷的赏赐的,她是个细心人,吃食一类的自然不会预备,只是若是送古玩玉器,也难出彩。于是亲做了衣衫,又听府里有人说四公子每日早读书,便留了心,备了两副不错文房四宝。
  如此,既省了银子,倒也显露出他们兄嫂的情谊来。
  卫王妃只看了一眼孔氏送到碧竹苑的礼单,便淡淡的笑了:明礼这个媳妇娶的倒是不错。

  68、悬殊

  明淇回府时已经是八月初,四年不见,明淇已不是当初跳脱的小丫头,或许因为带兵久了,她不苟言笑,身上散发着淡淡的杀伐气息,眼睛沉静明亮。
  因明淇自小便跟在凤景南身边儿,如今学着带兵,她内外院出入随意,去梧桐轩打了声招呼便来找明湛。明湛听侍女回禀明淇回来了,忙奔出门相迎,然后鸭子叫般嘎嘎喊了声,“明淇。”
  明淇忍不住笑,拍拍明湛的胳膊,佯怒道,“你好大的胆子,还不叫姐姐,敢直呼我名子。”
  “本来是龙凤胎,不一定谁大呢。”能开口说话,明湛心情极好,神色也明媚了许多。
  明湛这几年窜的挺快,如今瞧着倒与明淇一般高了,只是他略胖些,明淇打量明湛的脸,问,“怎么瘦了?不过你这一瘦倒显的高了呢,比以前也好看了。”
  明湛拉着明淇的手往屋里走,明淇问明湛,“魏大人在你这院子里么?”
  “嗯,阿宁在屋里。”
  阿宁?明淇看明湛一眼,你跟魏大人倒是挺熟啊!
  魏宁并不是第一次见明淇,先前只觉得这是个厉害丫头,如今再见,明淇已脱去幼时稚气,她神似凤景南,薄唇微抿,鼻梁挺直,凤眼半眯,这姐弟俩都是一样雪白的脸,明淇的眼中已开始透出几分威严。
  早听说这丫头有一支军队,不想已初露峥嵘,颇具气势。
  几个儿子都无涉军务,凤景南独钟爱明淇,因明淇喜爱拳脚兵事,便让明淇带兵,只是女儿家早晚要出嫁,倒不知道凤景南打的什么算盘了?
  明淇贵为一品郡主,自然不必与魏宁行礼,魏宁也身具承恩侯爵位,贵戚中的贵戚。故此两人互相颌首,便算是见礼了,明淇先开口,笑道,“表叔安好,我在外头听说表叔来了,很是惊喜。表叔可还住的习惯?”
  魏宁笑道,“我难得有此长假,云南四季如春,最宜居住。说起来还是在你们姐弟出世时来过,隔十几年再来,倒不觉得有什么变化。”
  明淇呷了口茶道,“我听母亲说起过,当年,就是表叔做的钦差送来皇伯父和皇祖母的赏赐。”
  “我怎么不知道。”明湛插嘴问。
  明淇道,“你不知道的事儿多了。”
  明湛已径自欢喜的看向魏宁,笑嘻嘻地,“阿宁,原来我出生时我们就见过面呐。我是那会儿好看,还是现在比较俊俏?”
  明淇瞪明湛一眼,这个大白痴,鸭子似的嘎嘎叫个屁啊!对于弟弟的嗓子恢复没高兴几天的明淇,竟然开始怀念起明湛当哑巴时的时光。
  明湛摸着自己的脸不停的追问魏宁,“阿宁,你还喝过我的满月酒啊?”
  魏宁笑,“这有什么稀奇,你在襁褓中的时候我还抱过你呢。”笑睨明湛一眼,“你自小脾气就好,半天都不会哭一声。”实际上那会儿魏宁还有些童心,趁人不备时还偷看过明湛的小宝贝。唉哟,那个叫小啊。
  明湛欢喜的嘎嘎笑了几声。
  明淇白眼,“你小声些笑。”
  “明淇,你看我跟阿宁多有缘份。”明湛笑眯眯的看向魏宁,还故做可爱的眨眨眼,“阿宁,你不会偷看过我裸体吧?”
  明淇再豪放也是女人,听明湛说这种贱皮子话,当下就给了他脑袋一巴掌,骂他道,“快闭嘴!好的不学坏的学,谁教你的这些下流话,嗯?”
  明湛嘎嘎赔笑,“知道了,不说了。”
  明淇抚额:好想把他毒哑哦。
  明湛初开口,很有说话的**。
  当一个哑巴,忽然变的会说话的时候,明湛的心里真的油然升起一起感恩的心情。
  甚至连凤景南也不大记恨了。
  反正他会说话了,凤景南不为他请封世子,可凤景南同样再不敢提立凤明礼做世子的话。
  明湛觉得自己心胸宽大的像个佛爷。
  他还每天去给凤景南请安,俩人都是装B能手,一时竟父慈子孝起来。
  明湛当然很想直接把凤景南塞回魏太后的肚子里去,自己坐镇南王府的头把交椅,可惜他手上一无钱二无权,凤景南再喜欢凤明礼都没让凤明礼涉入军事,防儿子甚于防贼。
  凤景南最信任的人是他的姐姐明淇,只有明淇可以自由出入凤景南的书房。
  真是奇怪,明明是龙凤胎,待遇却如此大不同。
  明淇也算个奇人,哪怕是亲弟弟明湛跟他打听些啥啥啥的机密事,明淇都是脸一板,“这些政事,你早晚会知道。”然后嘴巴闭的比蚌壳子都要紧上三分。
  明淇与他有姐弟情份,同样与凤景南有父女情份,不过明淇完全没有夹心饼干的尴尬,她游刃有余,大公无私,好似包青天临世。明湛私下里经常将明淇跟杜如兰的青天御史哥哥杜如方配对儿,当然,他只是在臆想中过过瘾,在明淇跟前儿连个屁都不敢放。
  譬如,明淇会与凤景南提起妹妹将要请封的事,“三妹明年芨茾,四妹妹转年也十四岁了,不如一并为妹妹们请封,别耽搁了花季。”
  凤景南点头,“明菲明雅都是庶出,又不比你大姐姐居长,你觉得什么封号合适?”
  “像父王说的,大姐姐因在姐妹里居长,已破例请封了郡主。三妹妹四妹妹怕没这运气了,按例,庶女只能请封县主。不过,魏妃是皇祖母的内侄女儿,情份不同,可为三妹妹再高一级请封,一个郡君的体面会有的。四妹妹就按例来吧。”明淇答道。
  明淇向来公允,凤景南点头,吩咐范文周道,“砚贞,便按此拟奏章来吧。”
  范文周应是。躬身退下。
  凤景南看明淇一眼,笑道,“明年是你皇祖母的六十大寿,我带你们去帝都。你也到了年纪,想挑什么样的郡马心中要有分数。”
  明淇脸上无半分羞涩,懒洋洋的对着父亲笑笑,“我倒是不急,可以让妹妹们先挑。”
  “长幼有序。”
  明淇笑着翻一本公文,漫不经心道,“礼虽如此,情有可恕。我在军营见过的男人也不少,并无入眼的。要我说,这选男人如同选骏马,一等的马,可遇不可求。碰上了,是福份。碰不上,难道能拿劣等马凑合?那日后碰到一等的好马,这匹劣马要如何处置?”
  “你这是什么样的混话?”凤景南笑斥,“在我面前儿说说就罢了,出去可不许乱说。”
  明淇道,“明年,父王带着三妹妹四妹妹去就是了,我就不去了。”
  “不成,你母亲都要一道去,你留下做什么?”
  “两个妹妹要去,大哥明湛也要去,再有三哥,还没娶媳妇呢,明年正好顺道儿去帝都把媳妇娶了回来。”明淇笑,“总得留个看家的人,父王,其实母亲去不去无所谓,母亲性子好安静,平日里属官的家眷来请安,母亲都见的不多。父王不如带魏妃去,皇祖母定是高兴的。”
  凤景南斟酌道,“还有明湛的婚事,如今不比以前,让你母亲帮着把把关,总是好的。”
  明淇挑起一枝小狼毫笔敲了敲额头,“是啊,这样带魏妃倒显的不合适了。”嫡子与两位庶女都要婚配,万没有让侧妃出头儿的道理。“那不如让我跟大哥留下看家吧。大哥理政,我去军中。”
  凤景南摇头,“不妥,你也到了大婚的年纪,我是想多留你两年,只是也该操持起来,可以先订婚。”
  明礼第一便没有碰过兵权,再如何也翻不出风浪来,明淇放了心,“那好吧,父王别忘了答应过我的事就是了。”明淇笑着提醒。
  凤景南宠爱一笑,不言而喻。

  69、开局

  明湛的嗓子渐好,过了中秋节,说话已经完全没有问题。只是声音比较难听,仍旧是嘎嘎的,太医医诊:变声期的正常变化。
  凤景南面临一个抉择:是否让明湛参政?
  当然这个抉择如今很容易做出,明湛的地位以及自身才干,即便凤景南身边的心腹人物也完全是支持四公子议政的意向。
  倒不是这些人有什么异样心思,而是如今,拦已经拦不住了。
  帝都那边儿皇上隔三差五的派人给明湛送东西,那热络劲儿,比凤景南这位亲爹不遑多让。
  瞧四公子与那头儿多亲密哪,人家先把外交搞好了。凤景乾喜欢他,明湛又占着嫡出大义,自身才干不必多说,品德么,这不刚娶了个阴婚的回来么?谁不赞一声四公子仁厚。健康么,人家又不哑了。
  至于凤景南先前脸上的伤,那关四公子啥事儿,都是魏大人的猫不老实。
  从硬件上来看,明湛已经完全符合了请立世子的标准:正妃嫡长,才德兼备,与帝都关系良好。
  当然,明湛也有一处硬伤:他就是不喜欢凤景南。
  其实这句话也可以反过来说:凤景南就是不喜欢明湛。
  只要明湛眯着眼一笑,凤景南心里马上拉警钟:要冒坏水儿了,小心啊小心。
  不过在政治面前,有时必须适时的抛弃个人情感中的狭隘性与局限性。凤景南做事向来大方,这话没等别人开口,便先跟明湛说了,“你如今嗓子好了,早上就来议政厅吧。”
  明湛是真的吃惊,他张了张嘴巴,变音期的声质有些粗糙,“三哥还没开始议政,越过三哥,我得了先儿,这不大好吧。”虽然是言不由衷,明湛还是要说,明淇已经教训过他了,“你如今会说话,想做世子,就得表现出世子的气度来。对庶出兄妹,不要你待他们多亲密。可你得尊重他们,你对他们总是半死不活、全当忽略掉,让父王如何对你放心。哪怕你再名正言
  顺,只要父王觉得你对庶兄妹存有恶意的一天,他就不会为你请封。你给我放明白些!别因小失大!”
  明淇会说这话,是因为明湛连续三天转着八个弯儿的跟她打听军营的事儿,把明淇问烦了,胖揍了明湛几巴掌,骂了一顿。明湛回来细想,明淇这话虽然不大中听,却是正理,所以他反思了。
  虽然是面子话,凤景南听的却是舒心,几天不见,这小子倒是长进了,解释道,“你三哥还未大婚。”
  明湛强作委婉,不过委婉实在不是他的强项,天知道他多想涉入镇南王府的军政,哪怕是外围也好。可是明淇说了,他暂时得当圣人,搔搔头,推辞道,“那个,长幼有序,还是待三哥议政,我再跟着学也是一样的。”凤景南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将实权放给他的,这样的话,还不如做个人情。
  凤景南扫一明湛一眼,呵,那一双精光闪闪的眼珠子哦。小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先前老子的确一直打压你,那会儿老子有足够的理由,谁让你不会说话呢。老子压
  着你,是为了大局,如今老子若再压着你,可就是现成的话柄了,凤景南皮笑肉不笑,“无妨,你大婚在前也是情势所迫,再者嫡庶有别,你就先准备准备,明天别起晚了就是。”
  明湛想了想,说道,“那阿宁怎么办?”
  阿宁?
  刚开始凤景南真没反应过来明湛说的是谁,哦,是魏宁,凤景南仔细打量着明湛已经消瘦下去的脸庞,仍然有些圆润,不过已露出线条柔和鹅蛋型,眼睛也显的大了些,唇红齿白,有了几分少年人的机伶可爱。
  凤景南挑眉问,“你去议政,关子敏什么事?”明湛向来不放无目的的屁,这会儿怎么提起魏宁呢?
  “本来我以为没事儿,跟阿宁约好去丽江住些日子的。听阿宁说,那里风光秀丽。”
  好个魏子敏,明湛刚会说话,就被你拉拢了去。不过明湛也不是善茬,这两人该是狼狈为奸。甚至连奸情也没有呢,明湛不会不知道他对魏宁的忌惮,还特意在他跟前儿提一句魏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微臣惶恐 by 颜樱 下一篇:嫡子难为 by 石头与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