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嫡子难为 by 石头与水(上)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强强 宫廷侯爵 种田文 石头与水

  明湛冷笑,“皇上怎么可能让我们住一块儿,我多半要住到宫里去。”做皇帝的就算不心疑凤景南,想要看清凤明礼的品质,必然会将他们分开。明湛年纪小,同皇子一样住在宫廷,不但方便观察,更能彰显帝德仁厚,一举双得。
  “那你是怎么打算的?”凤景南没想到明湛想的如此深,索性直接问。
  “所以你给我的人最好只听命于我,若是一心二主,偷着给凤明礼送信,闹出个什么事,大家脸上都不好看。”明湛并不跟凤景南废话,如果顺心他可以在帝都做个活死人,如果忒拿他不当回事儿,他也不是天生好性儿去做炮灰的。
  可惜谢恩折子已经递上去了,否则,凤景南真想换人。如今箭在弦上,只得暂且忍下明湛话中的不敬,温语安抚明湛,“这个你尽可以放心,给了你就是你的。”
  没说通明湛,反倒赔了进去,凤景南对明湛真是又爱又恨,琢磨着要不再请几个大夫,明湛耳朵没问题,就是说不出,寻思着有什么法子老天开眼让明湛学说话,他不介意重新考虑世子的事儿。

  范氏父子

  凤景南生的俊眼眉飞,蜂腰猿臂,身量高大,以明湛目测,或许不到一米九,也得有一八八。如今凤景南刚刚三十五岁,中年男人身上的啤酒肚啊秃头谢顶啊在凤景南身上不见半分迹象,仍是轩昂挺拔,让同为男人的明湛颇有些小嫉妒,琢磨着估计他十七八的时候也该是这相貌模样了,心里又有几分窃喜。
  凤景南不得不打断明湛的傻乐,一指自己右下首文士身畔着湖蓝衣衫的孩童道,“明湛,先前都是明淇跟你一道读书,也没给你选伴读,这是范维,范文周大人家的公子,到了帝都,有他陪你念书,也有个伴儿。”凤景南索性将两父子一并介绍了,直接称范文周的表字,“砚贞也是要随你大哥一并去帝都的。”
  明湛的视线扫过留着一字胡笑眯眯的范文周,落在范维身上。
  范维比明湛略高一些有限,年龄也不会太大,举手投足都透着淡淡的书卷味儿,从容淡定,不见窘色,可见其家教。
  范维向明湛行礼,明湛坐着受了,伸手虚扶。
  明礼笑道,“四弟,范维小小年纪,四书五经已经通读,更兼涉诸子百家,是咱们云贵有名的神童。你可得好好待他,莫要委屈了他。”
  明湛打量了范维一番,写道,“我的话与你父亲的话,你听谁的?”
  范维微微有些吃惊,不过很快镇定,“我在四爷身边服侍,自然听四爷的。”这话答的很有些水平,前提是:他在四爷身边服侍。
  “我的话与明礼的话,你听谁的?”
  “我在四爷身边服侍,听四爷的。”
  明礼与明湛上下首,不过明湛写字用的是铅笔,字极小,明礼看不到,心里却有些好奇。
  “我的话与父王的话,你听谁的?”
  饶是范维老成,额上也出了一层冷汗,咬咬唇不知道该怎么答。明湛看他一眼,再问,“我的话与皇上的话,你听谁的?”
  范维脸梢泛白,心如擂鼓,惊疑不定。
  明湛眯了眯眼睛,指指范维的心口,又指了指自己身边的椅子,范维提起精神,躬身行了一礼,过去坐下,抬袖轻拭脸上的虚汗。
  这下不只明礼好奇,凤景南都有些好奇明湛问了些什么。
  “范维素来老实,你不准欺负他。”倒不是凤景南做态,实在是范维脸不大妙。
  明湛笑了笑,从写字板上撕下那页纸,凤景南以为明湛要递上给他瞧,心中大为熨帖,想来明湛并非跋扈的性子,应该有分寸,就要接过一阅。哪知明湛折了几折,捏在掌心揉成一团,直接塞自己嘴里,吧唧两下,咽了。
  顿时,诸人瞠目。
  “四,四弟?你,你……”明礼结巴着,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明湛慢悠悠的端起手边的茶,喝了两口,把食道里的纸团送到肚子里去,等再排出来,就是面目全非了。
  范维坐在一侧,咬了咬牙放下心来,探过身给明湛顺了顺胸口,生怕他噎着。
  因明湛吃纸事件,几人肚子里真跟有九只猫在抓心挠肝儿一般,却也没人去转弯抹角的打听。明湛都吃纸了,再看范维先前那反应,范维只要不是蠢货,自然也是不会说的。
  明湛手段可见一斑。
  范文周不只对明湛另眼相待,他也产生了和凤景南一样的困扰。
  范文周和明湛不熟,不过明礼是被凤景南带在身边教导的,对明礼,范文周还是有几分了解。收拢个把人,明礼自然也能做到,只是在凤景南面前,如此俐落的将人收服,并且堵住了众人的嘴,就算自己,也不一定有明湛做的好。
  明湛以往从未在人前露面,如今要去帝都,颇有些横空出世的意思。除了不会说话,明湛出身更胜明礼,在智谋上也毫不逊色。凤景南对明湛向来放羊吃草,先前还觉得是只笨羊,如今明湛羊皮一扒,竟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种种手段,让凤景南颇是心惊。
  打发了明礼明湛范维出去,凤景南忍不住叹了口气。
  范文周颇是心有戚戚,凤景南道,“这回明礼明湛会在帝都长住,若有为难之事,也可以问问明湛的意思。”
  “是,四公子明慧聪颖,定会以大局为重。”范文周这话实在违心,有本事的人,少有安分。何况明湛贵为嫡子,出身资质更胜一筹,就因口不能言便要屈居庶子之下,心里会不会怨,会不会恨?
  凤景南头疼死了,想着要不要让明湛装病,干脆还是送老二明义去好了。可他皇帝哥哥也不是傻的,他拦了明湛,怕凤景乾更要生疑,定会想方设法的找名头儿让明湛进京,倒是白赔一个明义进去。
  罢了罢了,事已至此,且安天命吧。
  范文周回家少不了一番问询。
  范维道,“四爷带我去给王妃请安,王妃赏了我一套上好的文房四宝,还有四个状元及第的小金锞子,让我好好陪四爷念书,照顾四爷。留我吃了点心。四爷赏了我一块玉佩。”
  “你也见了,四公子绝非凡品,你在他身边,一定要尽忠尽诚,剖心以待。”范文周叮嘱道。
  “儿子晓得。”
  范维本就稳重,今日见识了明湛的手段心机,心有余悸之下,却也觉得明湛是个可跟随的主子。老话便有“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侍”的说法,他爹是镇南王心腹之人,范维自然有终南捷径可走。大公子明礼进学选伴读时范维刚从娘胎里出来,自然不在此列,范维盯着的便是嫡子明湛,后来证明明湛是个哑巴,凤景南待之冷淡,根本没为明湛选伴读,当然就是选了,依范文周的脾性,也不能叫儿子去。范维便一直在家中念书。
  转了一大圈儿,范维竟然还是做了明湛的伴读,不能不说是天意作祟。
  今天明湛问的话,无非就是一个“忠”字。
  那些话是犯忌讳的,明湛把纸吃了,范维更得将嘴闭紧。他亲爹范文周犹豫了几次,说道,“今天四公子问的那些话……”
  范维低头沉默。
  “要烂在肚子里。”补上半句,范文周证明自己心地纯良。
  范维跟自己亲爹都不会讲,更遑论他人。今天明湛问的四句话,犯忌;范维在后两问中的犹豫,也犯忌;他们共同守着一个秘密,彼此握着对方的把柄,所以明湛会重用范维,而范维也必将献上他的忠诚。
  短时间内,明湛已经稳住了范维。

  进宫

  明艳的嫁妆收拾好,明湛的行礼打包好,便到了上路的日子。
  上路这个词不大吉利,明湛咂咂嘴,站在明礼身侧。凤景南派了三千护军,凤明礼一身宝蓝圆领云锦袍,身姿俊挺,人物俊秀,带着明湛与父亲嗑头告别。
  凤景南亲自扶起明礼,“此去帝都,上要孝敬皇上,下要照看弟妹,不要让我失望。
  又捏捏明湛的肩膀,少年骨骼纤细,握在手里幼小而单薄,见明湛无精打采,凤景南和声道,“明湛,你年纪小,去了好好念书,有空写信回来,别让我和你母亲惦记。”
  明湛点了点头,凤景南摸摸明湛的头,轻轻叹口气,倒有些不舍。
  明湛见凤景南要作慈父戏码,索性相陪,不承想这人摸起自己头没完没了,梳好的头揉成了鸡窝还要揉搡,顿时不乐意,打了凤景南手腕一记。
  凤景南吃痛回神,见明湛的脑袋跟狗窝似的,不禁一乐。要来清水玉梳,就要给明湛重新梳头,明湛都给凤景南肉麻的受不了,更不必提旁人。
  哗,原来四公子这样受宠啊!!!凤景南有意误导,也不怪别人误会。
  凤景南拉弓引箭是一把好手,梳头就是外行了,拽的明湛头皮生疼,呲牙咧嘴,才草草梳了个歪歪扭扭的小髻,配上明湛的包子脸,要多傻缺有多傻缺。
  明湛就这么傻缺的踏上马车,暗叹自己好不容易超生王府,却是个吴应熊的命格儿,不知哪天就归西,所以更加不肯亏待自己。吃好穿好睡好心情好,一路千里,不见奔波的风尘,成日在车里养膘儿,反倒是胖了。
  皇城比想像中的更加巍峨雄伟,镇南王府也够气派,却少了一分庄重威严。里面的内侍都习惯性的躬着腰,用前脚掌着地走路,悄不声儿的。
  前来接引的大太监带着八个青衣小太监,一早就侯在宫门口,恭谨的请过安,便引着明礼明湛直奔凤景乾议事的上书房。
  皇城中宫婢内侍皇妃皇子朝臣,来来往往,人次众多,却极安静,等闲听不到喧哗高声,所有人说话都下意识的压低声音,仿佛怕打扰皇城的肃穆与凛然。
  进宫面圣的都要先递牌子,皇帝日理万机,并没有空闲召见所有人。明礼明湛初进京,已提前派人进京请安,今日进宫的事儿是早定的,不过上书房乃重地,明礼明湛侯站在红漆绘彩的廊下,待上书房的小公公进去通报,有了皇上的口谕,他们才能进去面圣。
  上书房外还侯着一二老臣,等待召见。或许是出于好奇,明不时的扫明礼明湛一眼,却并不过去搭讪。
  明礼明湛并没有等的太久。
  凤景乾听说俩侄子已到皇城,顾不得正在议政,秉退诸臣,直接宣人觐见。
  凤明礼已经十四岁,少年的身材尚未长成,瘦削俊雅如同修竹,容貌与凤景南很像,凤景乾见他礼数周全,心中喜欢,命人看坐。
  明湛十岁,有着相当滋润的一张圆脸,流光水滑,那小脸儿粉粉嫩嫩如同秋天的刚收获的嫩藕,很讨人喜欢。他倒是没有明礼既谨慎又兴奋的心气儿,蔫蔫儿的,也跟着坐了。
  凤景乾关切的问,“明湛是不是累了?”
  明湛摇摇头,反正他不会说话。
  凤明礼道,“四弟,跟皇伯父说话要站起来回禀。”又对凤景乾歉意一笑,替明湛赔罪。凤景乾自不会介意这些小事,完全是对待子侄的口气,“无妨,都是一家人,不必拘礼。明湛还小呢。这也快晌午了,饿不饿?”
  “谢皇伯父挂心,臣侄尚不饿。”
  凤明礼的话还未落地,明湛已经狂点头了。
  明礼倍觉丢人,凤景乾哈哈笑道,“吴诚,传些茶点过来。”心想明湛到底年小,还有些天真可爱,温声道,“且垫补些,一会儿随朕一道用午膳。”
  明湛点头。他的确饿了,小孩子脾胃娇弱,禁不得饿呢。
  冯诚办事的效率很高,四样细点:荷叶酥、猪油卷酥、椒盐小烧饼、杏仁酥,茶是清香的碧螺春。
  明湛起身,对着凤景乾作揖道谢,凤景乾笑,“吃吧。”
  凤明礼觉着脸上火辣辣的,他和明湛素来没什么交情,又正是要面子的年纪,心里嗔怪明湛不知礼数,露出这样贪吃的嘴脸。
  宫婢送来温水和手巾,服侍着明湛净了手。
  或者这个时间皇帝很少传茶点,进上的点心不大新鲜,不过毕竟不是在自己家,明湛也没挑剔,就着茶水吃了不少。
  凤景乾已经从弟弟凤景南的近况打听到一路的平安,再问凤明礼的课业,竟然随口考较了一番。
  “明礼朕是放心的,倒是湛儿,”凤景乾略一沉吟,眼睛扫过明湛认真低头吃点心的侧脸,笑着看向明礼道,“湛儿这个年纪还在念书吧。你初来帝都,多少东西都要安置,还要给湛儿请教书先生,岂不啰嗦?不如让湛儿住在宫里,和你几个皇弟一并念书如何?”
  “湛儿,你的意思呢?”凤明礼知书识理有分寸,自然不会拒绝。明湛这样的少见,凤景南倍觉稀罕,就多问了一句。
  明湛用小帕子擦擦唇角,从袖子里摸出个小本子、铅笔,挪开一叠点心,趴在几上写道,“宫里不都是女人住的地方吗?我是男的。”
  冯诚很有眼色的过去要呈上御览,明湛指指自己写的字,又指指冯诚的嘴,冯诚见陛下点头,便念了。
  凤景乾见到俩侄子,心情格外好,笑道,“自然有皇子们住的地方。”
  “那我带来的伴读丫环侍卫厨子嬷嬷家俱被褥书本要怎么办?”
  凤景乾和凤景南是同胞兄弟,当年患难与共方有今日,对明义明湛也心生喜爱,尤其想到弟弟年过而立只此一个嫡子,偏又身有残疾,怎不让人心怜?并不正面回答明湛的问题,反笑着打趣,“你到朕这儿来,还带些家俱被褥的做甚?莫非朕连这个都没有。”
  “用惯了。舍不得。睡觉认床。”
  凤景乾笑道,“一块儿随你进来伺候便是。”
  不论明湛喜不喜欢住在宫闱,只要皇帝开了口要他进宫读书,这就是无上的恩典,他便只有谢恩。一个人进宫就是还要带着下人,凤景乾能点头,对明湛已是宽厚非常。同时也让明湛心里有了底,看来凤景南说与凤景乾关系好并不是吹的。
  凤景乾笑也有另一番思量,明湛情况特殊,又是初进宫闱,用惯的人知晓他的脾气秉性,伺候的岂不周全?再者,允镇南王府的人进来伺候,不仅合明湛的心意,往坏处想,明湛年纪尚小,在宫里要长住的,没个贴心的人,若有个好歹,凤景乾要如何跟凤景南交待。
  二人各有思量,却仍达成默契。
  明湛谢恩。

  姨妈

  凤景乾亲自带着明义明湛去慈宁宫给太后请安。
  凤景乾并没有坐御辇,反是一路步行,与明礼明湛介绍各处宫殿。凤景乾举止雍容,声音温润动听,他的相貌与凤景南相似,却多了一分柔和,笑起来让人觉得温暖,仿佛他只是一位宠爱侄儿的伯父,而不是高高在上的帝王。
  “朕早将石榴院命人收拾出来给明湛住,”凤景乾也喜欢摸明湛的头,还偷偷捏一把明湛的胖脸,声音里含着饱饱的喜悦,“说起来石榴院还是当年你们父王住过的地方。当初二皇子跟朕要,朕都没舍得给。如今让明湛住正是合适。”
  明湛揉揉脸,迈过足有半尺高的门槛儿。
  凤明礼最是多心不过,想着二皇子凤明澜是魏贵妃所生,魏贵妃与魏侧妃乃一母同胞的姐妹,二皇子与凤明礼既是表兄弟又是堂兄弟,听了凤景乾的话,想的就有些远了。
  皇家人喜欢打哑谜,满肚子的事儿不直说,偏要放在拳头里要你猜。石榴院,有时不仅仅是一个院子,而且被凤景南住过,二皇子为什么想住石榴院?凤景乾是不是有什么深意?
  一时想不透,凤明礼还得打点起精神回答凤景乾的话,笑道,“帝都的天气和云南大不同,云南潮湿,帝都风爽云轻,连街道两旁种的树木花草也大有不同,这一路来,臣侄很是开了眼界。”
  凤景乾笑道,“跟朕说说看,朕已经有些日子没出过宫了,这一路,朕特命地方官员好生护送,你们两个是头一遭出远门,年纪又小,他们可有怠慢?”
  凤明礼觉着这问题真难答,说好吧,生怕皇帝多想,以为他结交外官;说不好吧,得罪人不说,就是皇帝面子上也不好看,凤明礼费煞心思,斟酌道,“臣侄第一遭长这么大见识。不过明湛还小,又有大姐姐,路上并不敢停留细看,只是走马观花罢了。”
  凤景乾笑道,“下次朕出巡带着你,让你瞧瞧北面的风物。”
  凤明礼顺竿儿笑答,“那臣侄先行谢皇伯父恩典了。”
  俩人一问一答,把凤明礼累个半死,心中十分羡慕明湛生来哑巴,不用费心。
  慈宁宫里魏太后早得了信儿,魏太后年过六十,有些发福,脸色红润,头上戴着一支雕琢精美的玉凤簪,眉眼温和,身畔站着一位娇艳如牡丹的丽人。
  凤景乾先向魏太后请安,明礼明湛都跟着行礼,太后笑的像一朵小雏菊,“免礼免礼。这就是明礼明湛吧,知道你们要来,哀家盼了好几天了。”
  那牡丹丽人向凤景乾请安,凤景乾坐下方道,“魏贵妃也在?”
  原来这就是二皇子的生母魏贵妃,如今中宫皇后已逝,魏贵妃阮贵妃同掌后宫,不过魏贵妃乃魏太后嫡亲的侄女儿,自然更得太后青眼。
  只是这种场合,魏贵妃再如何得宠,依礼数并不该出现,毕竟明湛与她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魏太后笑,握着魏贵妃的手道,“以前婉如在家时,与婉悦最是要好的。哀家想着,明礼明湛不算外人,便叫她过来一见。”
  明礼自然早在家时便听母亲提到过这位贵妃姨妈,此时不用人招呼便已跪下行礼,口称“姨妈”。
  明湛曲一膝跪下,一点头便起身了。
  相形之下,明礼激动太过。明礼脸上有些难看,皱眉道,“明湛,你怎么对姨妈这样失礼?”
  明湛勾起半边唇角,看看明礼,再打量了一番魏贵妃,意思不言而喻:我姨妈可不姓魏。
  明礼脸都红了,连同魏太后魏贵妃的脸色也不大好看,明湛兀自淡定的坐着。凤景乾摆摆手,哈哈一笑道,“刚刚朕带着他们一路从上书房走过来的,明湛这小短腿儿,许是累了。母后,儿子可是饿了,就想着母后这里的好酒好菜。”将尴尬揭过去。
  魏太后半辈子都在宫廷,脸皮也换的快,笑道,“早备好了,明礼明湛也尝尝宫里的珍馐佳肴。”
  魏贵妃笑道,“臣妾先去瞧瞧桌椅食器可曾安放好?”
  魏贵妃风摆杨柳飘然而去,带走一阵香风,明湛打了个大喷嚏,他有些闻不惯这种香料的味道,伸手揉揉鼻子头儿,低头看着地面上大红织金的地毯。
  魏太后的问题都围绕着明礼展开,以魏太后的地位,世上已没有她可讨好的人,明湛一来便落了魏贵妃的面子,就是间接打魏太后的脸。再者,让魏太后心安理得冷淡明湛的原因是,谁让你是哑巴呢,哀家就是有话问你,你说的出来吗?
  凤景乾偶尔附和太后一两句,心神却多一半落在明湛身上,别的不说,这小子倒是挺有种,别人是抬轿子,他是砸轿子。
  摸摸下巴,这小子倒有几分镇南王府嫡子的气派。
  明湛老神在在,他已经失去了继承权,空有嫡子的身份,却让人小瞧。如今又要在宫里度日,太好说话,别人愈发觉他软弱好欺,以后日子如何过的下去。
  欺软怕硬,人性本贱。他就是要摆一摆嫡子的谱儿,让这些人知道,就算他口不能言,就算他不能继承王位,他也是嫡子,并不是烫金的泥胎。
  怠慢他的人,最好先掂量掂量自己的身份。
  傲倨又如何,他一言一行皆在礼法之内。凤景乾敢撤藩吗?如果凤景乾不撤藩,就得好好的养着他,还得仔细,别生出不测才是两好。
  午膳时,魏贵妃已知趣的回了宜德宫。
  魏太后也未多说,只是意味深长的看了明湛一眼,明湛正在低头看菜碟儿,也没灵醒的与魏太后对上灵犀一眼,让魏太后很是气闷。
  魏太后笑道,“你们几个皇兄皇弟,当差的当差,念书的念书,待晚上哀家摆了家宴,宣他们过来,你们也见一见。都是一家人,莫要生份。你们到了帝都,这里就是你们的家,有什么不如意的地方只管跟哀家讲,知道吗?”
  明礼笑道,“孙儿在家常听父王提起皇祖母,来之前,父王百般叮嘱让孙儿们替父王在皇祖母膝下尽孝。”
  提及幼子,魏太后忍不住一叹,“哀家已经五年没见过你父王了,日也想夜也盼,不知他何时再来帝都。你是个好的,你父王有你这样懂事的儿子,也是福气。”
  明湛安坐如山,夹一筷子鲈鱼脍,不紧不慢的嚼着,似乎并没有听到魏太后的话。
  明湛吃饭很慢,像老头子一样,嚼半天才咽一口,之后再夹一口,继续嚼继续咽。不论魏太后说什么,他就是一门心思的吃饭,动作从容而优雅。
  最后,魏太后不得不死心,自己安慰自己,我跟个哑巴较什么劲啊。
  凤景乾却是得赞一声,真是好定力!

  家宴

  明湛在慈宁宫吃完饭,便回了石榴院看着下人们搬家。
  凤景乾给他安排的地段儿很不错,东邻是三皇子凤明祥,西邻是四皇子凤明瑞。
  明湛的箱笼实在是多,院里摆放不下,还堵了大门口儿。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皇子们中午也得回院里吃饭午休,三皇子凤明祥为人和气,先自我介绍,“你是镇南王叔家的堂弟吧,我是你三哥,你人手够不够,要不要我差些人过来帮你忙。”
  明湛对凤明祥行了一礼,拉过范维,指指凤明祥,又指指自己的喉咙,范维施一礼,温声道,“见过三皇子。这是我家四爷,上明下湛。以后我们就住石榴院了,还得请三皇子您多关照。”
  “应该的,不必跟我客气。”凤明祥笑。
  范维笑道,“跟着四爷来的都是近身伺候的丫环们,力软身弱,若是方便,三皇子借几个粗使奴才帮着把这些箱笼抬到屋儿里去吧。好让婢子们收拾整理。”
  凤明祥自然乐意帮忙,邀请道,“这院儿里乱糟糟的,四弟不如来我院儿里歇一歇,待他们收拾好了,四弟再过来。”
  明湛便顺水推舟的去了凤明祥的院子,留下范维,指了指杂乱的院子。范维笑道,“四爷放心,我瞧着他们收拾,不会把你的东西弄乱的。”
  凤明祥是个很周到的人,先是问茶问饭,得知明湛已在慈宁宫用过午膳,便让人沏了茶来,吩咐一句,“用新杯子。”
  凤明祥很健谈,“四弟什么时候到的?我们都知道你们今天来,石榴院早两个月前就重新修缮了,听说以前是镇南王叔住过的。四弟刚来,有什么要帮忙的别跟我客气。你西边儿住着的是明瑞,哟,他也排行老四,你俩倒是重了。这样,我就直接叫你名儿,行吧?”
  明湛笑着点头,捧着茶喝了一小口,不比慈宁宫的清香鲜嫩。
  “明湛,就你自己住石榴院吗?听说你大哥明礼也一道来的,倒没见着他。”
  明湛摸出小本子小铅笔写着,“大哥住在王府。”
  “哦。”凤明祥不再多问,笑道,“对了,还有淑仪郡主,也住在宫外吗?”
  明湛点点头,“大姐姐下午进宫给太后请安。”当然如果魏太后想加重明艳的身份,将明艳留在慈宁宫最好不过,这事儿就得看魏太后的心情了。
  “那估计福昌姑妈也得来,”凤明祥眨了下他那双灵动的杏眼,笑对明湛道,“以后一道念书你就能见到了,杜如兰是二哥的伴读,你是他正宗的小舅子,他肯定会巴结你的。”
  明湛笑笑,那可不一定,他刚把二皇子的亲娘给得罪了。
  凤明祥热情好客,身边的下人也有眼力,大宫女捧来一对翡翠荷叶盏,一个里面满满的是红艳似火的樱桃,另一个则是酱紫色的葡萄,水灵灵的让人极有食欲。
  “禀主子、四爷,这是早上慈宁宫赏的,新鲜的很,奴婢们细细的洗过了,主子、四爷尝尝。”
  明湛拿出个荷包来打赏,那宫女摆着双手推却,凤明祥笑道,“明湛刚来,赏你就接着。接了他的赏,以后待他要如同待我一般。”
  宫女双手接过,福身谢赏,笑道,“四爷有赏,是奴婢的福气。就是不赏,也是奴婢的本份。莫非奴婢伺候四爷是瞧着赏来的,主子也忒小看新荷了。”
  “唉哟,你比我还理儿细呢。伶牙俐齿的丫头,下去吧。”凤明祥笑斥一句,对明湛道,“都被我宠坏了。”
  明湛写道,“很可爱。”
  凤明祥捏他胖脸,鄙视道,“你还知道什么叫可爱啊?”
  明湛气的呲牙。
  凤明祥哈哈大笑。
  慈宁宫的家宴很热闹,魏贵妃中午丢了脸面,晚上就没现身。
  几位皇子都到了,还有未嫁的二公主三公主,明艳在陪着魏太后说话儿。明艳素来伶俐,魏太后与她说起话倒是慈眉善目,已经决定要留明艳住在慈宁宫。
  大皇子早夭,二皇子凤明澜便是实际上的长子,凤明澜容貌肖母,牡丹花长在男人脸上就显的有些阴柔。凤明澜很可能已经知道亲娘给明湛气着了,打量明湛的眼神很有些不善。
  三皇子凤明祥倒是跟明湛要好,嘻嘻哈哈的。四皇子凤明瑞生性一张别人欠他二百大洋的臭鸡蛋脸,琥珀色的眼珠子仿佛结了层冰,被看一眼就觉得浑身寒气直冒,生人勿近。
  明湛甚至觉着这位四皇子随便在门口一站就能当门神了,鬼见他都嫌冷。
  五皇子凤明禇乃阮贵妃所出,年纪尚小,刚刚进学,粉粉嫩嫩的跟明湛倒像是亲兄弟。
  都是骨肉至亲,再没小妾二房的来现眼,大家围坐在一张花梨木长条餐桌上坐了。魏太后与皇帝并肩位于上首,然后魏太后下首坐的是二公主,皇帝下首是二皇子凤明澜。
  唉,俩二货。
  大家本想依次序坐,皇帝笑道,“她们三个丫头挨着,明礼,你挨着明澜。明湛,你挨着明祥、明瑞。明禇,你年纪小,不准喝酒,知道吗?”
  凤明禇奶声奶气的道,“儿子知道,儿子只喝果酒,只喝一小杯,是欢迎两个哥哥来帝都的。”
  凤景乾乐,“好吧,只许一小杯。”
  “是。”
  凤景乾举杯,朗声笑道,“今天明礼明湛从云南远道而来,太后特意为他们设的接风宴。明礼明湛是你们镇南王叔的宝贝,尤其是明湛,年纪小,又跟你们一道在闻道斋念书,你们要多照顾他。他有不知道不懂的地方,你们做兄弟的给他提个醒儿帮个忙,方是本份。自家骨肉,多多亲近才好。来,咱们先共饮一杯。”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微臣惶恐 by 颜樱 下一篇:嫡子难为 by 石头与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