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嫡子难为 by 石头与水(上)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强强 宫廷侯爵 种田文 石头与水

  不论魏宁如何解释,明湛都是一副“解释就是掩饰”的神色,将魏宁气个仰倒。

  60、冲突

  明湛将魏宁给他用来擦那个的手帕收到了袖子里珍藏,他才不会自作多情到以为魏宁对他有意,这的确是个误会,不过也是个把柄。
  魏宁这人衣物考究,帕子上一角儿绣了魏家的姓氏,如山铁证,总有些许用处的。
  魏宁在大理寺多年,是何等仔细之人,焉能不知明湛的诡计,冷笑,“那里面也是你的东西,你收着去吧。”
  “阿宁,这是咱俩的订情信物。”明湛在魏宁掌中写道,魏宁冷哼,根本不再理会明湛。
  明湛忙掏出帕子还给魏宁,写道,“那就由你收着吧,你别乱想,莫非我还会拿这个威胁你不成?你也太小瞧我了。”一脸正义的望着魏宁,以示自己毫无私心。
  魏宁收回锦帕,脸色稍霁。明湛凑近魏宁,拉着他的手写字,“我是第一次呢。”
  “混帐,我也是第一遭用手给人做。”魏宁在明湛手上写道,还瞪了明湛一眼。
  明湛赔笑,“那辛苦你了哈。”
  魏宁不理会这等无耻之人。
  明湛欺上前,拉着魏宁的手玩儿,魏宁皱眉,“玩笑也要适当,你再这样我可要出去骑马了。”
  明湛并不想惹怒魏宁,忙规矩安份的坐了,抱怨的在魏宁掌心划拉,“阿宁,你也太难讨好了。”
  魏宁的心脏仿佛被人用重锤砸过,什么时候也有人用一种佯似埋怨的口吻这样说,“阿宁,你也太难讨好了。”
  你也太难被讨好了。
  那人有一双明媚的桃花眼,说话时最是不正经,总是流出三分轻薄三分笑意,你永远不知道他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魏宁并非伤春悲秋之人,他的失态只是瞬间,甚至明湛都未发觉,他已经推开车窗,外面已是草长鸢飞的五月晴天,有着淡淡的青草气息和浅浅的花香。
  明湛又凑上前歪缠,比划着问,“阿宁,你什么时候对我动心的?你说实话吧,我又不会笑话你。”
  魏宁忽然轻笑出声,拧住明湛的胖脸,逗他,“你有空还是多照照镜子吧。”
  明湛有一种死不要脸的赖皮精神,以至在许多年之后,他都坚称魏宁率先对自己动心,并臆想出若干可歌可泣的魏宁暗恋自己桥段儿,并打算自己口述让翰林院大儒润色后出书留念,被魏宁一通臭骂方息了此等念头儿。
  当然,此刻明湛也只是从男人的劣根性上逗逗魏宁,谁让这家伙胡摸占他便宜来着。魏宁也是别有盘算,懒的揭穿明湛并不令人厌恶的嘴脸。此时,谁也料不到几年后帝都迭起的风云会将二人推入那深不可测的夙命的深渊。
  至于魏宁为明湛以手抒解**,对于男人来说,这算个毛啊!也值当大惊小怪!
  凤明廉带着属官前来接大哥和明湛等人回府,凤明廉比明湛大一岁,悲催的是他还没大婚,明湛已经把牌位娶回来了。
  明礼下车,兄弟二人相见自然少不了一番喜悦,明礼素来周全,笑道,“四弟和承恩侯也来了。”
  魏宁也已下车,此时,他正含笑的望着车门,温声道,“都说近乡情更怯。明湛,别害羞了,赶紧下来吧。”身后跟着范维方青等人,一道等侯明湛下车。
  明湛此人心眼儿太密,他先前凄凄惨惨的自云南去帝都为质,如今也算衣锦还乡的,自然不能让人再小看了他,所以,他故意磨蹭,就要弄个‘千呼万唤始出来’的排场,以示今非昔比。
  魏宁乐得与明湛配合,待明湛一露面儿,便伸出一只素白的手,以承恩侯之尊亲自扶明湛下车。
  明湛装B的缓步上前,那姿态那步伐那稍稍抬高的下巴以及明湛无意中流露出的高人一等的尊贵,让明礼明廉稍稍的不自在起来。
  “四弟,远道回家,累了吧?”明廉面儿上工作还是不错的,笑道,“王妃娘娘定已为四弟备下了点心酒食,盼四弟回来呢。”
  明湛唇角逸出一抹微笑,微点头,眼光却落在随明廉出城的属官身上,此人站在明廉身后半步,位置最显眼。圆乎乎的脸,微胖,一团和气,唇角总是向上挑着,似乎永远在微笑,明湛记性不错,他以往并未见过此人。
  “四弟,咱们回府吧,也别让父王久侯。”明礼笑着看了魏宁一眼,“承恩侯也是咱家的贵客。”
  明湛两眼仍盯向那人,直到那人抱拳躬身行礼,“属下冯山思见过四公子。”
  此人是属官中领头羊一样的人物,后面大小官员俱跟着一道向明湛行礼,“属下见过四公子。”
  明湛抬手,范维代明湛吩咐道,“诸位大人不必多礼,四公子听闻诸位大人前来相迎,实在受宠若惊,劳诸位大人一路远来,诸位大人辛苦了。”
  诸人又称不敢。眼明心快的已反应过来,四公子来者不善哪。
  如此一番劳动,明湛方乘车进了昆明城。
  凤景南刚换了一张新书案,他真没料到明湛有胆子回来,还以这种极为光鲜的光明正大的名义回到镇南王府。
  甚至还有魏宁一路相随。
  魏宁这个混球儿,不愿意在帝都趟混水,便躲到他镇南王府来打秋风,倒是一把好算计。
  有侍从回禀:四公子、承恩侯、大公子、二公子已经回府。
  从何时起,在奴才们的口中,明湛的地位已经变的超然了呢?凤景南先见了凤明礼凤明义,很是关切的问询一番,打发两人去给王妃请安,方唤了明湛进来。
  明湛默不作声的请安后,坐在凤景南对面的太师椅中,凤景南道,“敬敏长公主家的事,你处理的很得体。既然回来,就多住些时日。魏宁是怎么回事,他不是大理寺卿么?莫非已经清闲到可以陪你回家守孝的地步?”
  明湛写道,“是他主动提及的,帝都的事有些麻烦,皇上也未反对,他就跟我一道回来了。”
  “既然他与你一道回来,你就把他看好了,让他安分些。”
  “承恩侯是父王的嫡亲表弟,是魏侧妃的亲弟弟,我没本事管他。”明湛迅速回答,写道,“我坐了一路了车,已经够累了,父王不喜欢直接打发他回去就是。”
  凤景南屡次受明湛这样阴阳怪气的话,眉毛一挑就要发作,明湛写道,“父王,我三年未曾回来,您身子可还安好?”
  “做什么?”
  明湛继续问,“父王公事可还顺遂?”
  不待凤景南回答,又写道,“母亲可好?明淇可好?家里的兄弟姐妹们可好?”
  “您的谋臣朱子政先生曾经对我说,我与父王生疏,是因为我自小守拙不与父王亲近之故。如今我有心与父王亲近,父王是如何待我的,可曾问过我一句劳顿困乏?”明湛眼中带出三分恼怒,不客气的写道,“如果父王只当我是属下,那么父王对待得力的属下也当客气些?如果您当我是儿子,就不该我一进门便给我下马威。您对大哥何其善解人意,我在帝都,是否能做皇上的主?皇上要派魏宁过来,你要我如何拒绝?”
  “你在怨我?”凤景南的眼眸如同一汪千年寒潭,深不可测。
  明湛当仁不让,“莫非我怨不得你?”

  61、差距

  凤景南给明湛气的窝了一肚子火,见到魏宁时实在摆不出好脸色。当然,魏宁的到来本身就让凤景南高兴不起来。
  魏宁在凤景南跟前儿如同受气的小媳妇儿一般诉苦,“这案子查到二皇子头上,我真是愁死了。待太后得了信儿,断没有不问的。再说,臣怎么说也是二皇子的舅舅,按律当避嫌。只是我向来心软,在朝中也这么多年,难免有人闻了风声说东道西。再者,这事首先便牵扯到了敬敏长公主,可小郡君是明湛的妻子,也有可能是冲着明湛来的。后又涉及二皇子,也有可能是冲着魏家来的。臣若留在帝都,或许此人有后手也说不定,皇上疼爱于臣,就打发我来二表哥这里住些日子,如此,二皇子、我、明湛都分散开来,才能试出幕后主使所为何来。”
  “二表哥放心,我知道规矩,不敢打扰二表哥理公事的。”魏宁低眉敛目,垂下肩头,一副可怜的模样,“如今除了二表哥,还有谁能收留我呢?”
  凤景南揉揉眉心,真是上辈子不修,才有这样花样百出的家伙来歪缠,“这件案子是你在查,你做大理寺卿不是一年两年,心中当有分数,谁还敢找你麻烦,只管与我说,我饶不了他们。”
  魏宁这次真是被冤死了,这件案子他着实没有头绪,不过看凤景南笃定的样子,低声道,“我再不争气,也不能背后告人黑状,不然弟弟成啥人了。”
  凤景南看魏宁一眼,魏宁知道的肯定比公文上要详尽的多,这小子竟死不开口,如此,凤景南也非傻瓜,淡淡地“既如此,你就同那五百护军滚回帝都去。我这里庙小,容不下你。”
  魏宁心知今日是说不通凤景南了,不情不愿的“哦”了一声,又道,“今日初到,很该去给王妃请安。”
  “山子,你伺候子敏去梧桐轩给王妃请安。”
  魏宁心里嘀咕,看来二表哥是真的不会让他留下,这样空手回去,皇上定会心生不满。他并不是头一遭来帝都镇南王府,里面的景象与往年并无太大分别,甚至卫王妃的模样都未大变。
  这个女人仍像以往一样温温和和稳坐上首软榻,声音也温软清晰,从容不迫,先是客气一番,“早听说侯爷会一道过来。自帝都到云南,这一路风尘,侯爷又要照顾明湛,辛苦了。”
  “这都是我当做的,当不得一句辛苦。”魏宁笑着接过侍女奉上的茶,明湛已经梳洗过,着一件月白的袍子,散着微湿的发,亲呢的坐在卫王妃身畔。明湛脸上的欢喜与亲近并不强烈,却是发自内心,让他整个人都变得柔和乖巧,魏宁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凤明湛。心道,这小子若不是成天跟刺猬似的,还蛮可爱的。
  卫王妃不是个简单的女人,魏宁已深有体会,她并不受宠,可是一步一步的就是能不着痕迹的压魏妃一头,还教养出了这样出色的儿女,若说这女人没有野心,魏宁绝不能信。
  可是,人谁没有野心呢?何况以卫王妃的地位,她可以理所当然光明正大的为自己的儿子争一争世子之位。
  明湛半低着头在母亲的掌心写字,卫王妃浅笑,对魏宁道,“我听说你教过明湛几年乐理,今日既然相见,也当对你道一声谢。”
  “我不过是奉旨行事,并没有做什么。”魏宁谦逊道。
  卫王妃浅笑,“虽是奉旨,做到侯爷这步儿的也并不多见。侯爷心底无私,方能待明湛以诚,明湛喜欢侯爷,可见侯爷的确对他用了心。”
  卫王妃深谙说话的艺术,魏宁却是字字惊心,“不多见”“心底无私”“待明湛以诚”“用了心”,这些话,卫王妃随口说来,魏宁却如坐针毡,只是面上强撑罢了。
  “谁人能心底无私呢?”魏宁忽然慧上心头,笑道,“若是我是无私之人,皇上也不会打发我来云南了。”
  卫王妃听出魏宁话中的未尽之意,四两拨千斤道,“侯爷与王爷是嫡亲表弟,若有为难之处,与王爷直言无妨。王爷素来护短,断不会让侯爷吃亏的。”
  不愧是凤明湛的老娘啊,魏宁淡淡一笑,“自然,我不会与表哥表嫂客气的。”
  卫王妃浅笑,“本就是骨肉兄弟,客气了也便生疏了。这次知道侯爷会一道来帝都,魏氏已几次在我跟前儿打听,虽知侯爷劳累,不过侯爷是做弟弟的,就先去丽景轩瞧瞧吧。侯爷住的院子,我已命人提前收拾好,若是侯爷有闲,晚上王爷设了家宴。”
  魏宁再次郑重谢过卫王妃,便随着引路的侍女去了丽景轩。
  丽景轩不论从格局还是自气派,皆不能与梧桐轩相比,不过魏妃极得凤景南宠爱,卫王妃并不是刻薄的性子,故此丽景轩也装潢的极是华美奢侈。
  魏妃听到侍女回禀,捏着帕子亲迎出门,握着魏宁的两只胳膊说不出话,一时憋红了眼圈儿。
  还是明礼在一旁道,“母亲,请舅舅进屋儿说话儿吧。”
  “对,对。”魏妃抓住魏宁的手腕,忙将人带进屋里,安置在正中软榻上,擦了擦眼角的泪,笑道,“我早听王爷说你会跟着来,阿宁,这路上累了吧?瞧你这脸色,可不大新鲜,先吃些点心垫补,晚上定有家宴的。”
  茶果是一早备下的,尤其是点心,还带着温热,吃在嘴里也极可口,魏宁笑道,“像是姐姐的手艺。”
  魏妃笑,“许久不曾做了,也不知味儿的好赖。若是别人,再不敢拿出来现眼,好在是自己的亲弟弟,就是不好也不准挑的。”
  魏宁心下一酸,柔声道,“二姐的手艺向来是极好的,跟以前一样。”
  “那你多吃些。”魏妃欢喜的劝道。
  这许多年,姐姐仍是王府中第一宠妃,自然不是简单的,可魏宁仍然无比心酸。他何曾不愿让外甥登上王位,只是梧桐轩母子岂好相与?如今明湛其势初成,一旁凤景乾别有用心,太晚了,实在太晚了。
  “姐姐为我忙碌这许多,姐姐也吃。”轻捏着一块儿核桃酥递到姐姐的唇际,魏妃欢喜的吃了。
  明礼打发了引魏宁前来的梧桐轩的侍女,轻手轻脚的换了新茶,魏宁温声道,“明礼不必忙了,且坐下吧,难得咱们说会儿话儿。”
  明礼规矩的坐下,斯文温润,目光清澈。
  屋内并无其他侍女,魏宁轻声道,“明礼,你是王爷的长子。王爷给你什么,你就要什么。如果他不给,你不要伸手。”
  魏妃母子没料到魏宁会这样直言不讳,都有些反应不过来,明礼到底经了些世事,点了点头,“我知道,舅舅,你不要担心。”
  “这样就好。”魏宁喝了口茶润喉,“你父王行事向来公允,决不会亏待于你的。”
  魏妃其实满肚子的委屈要跟弟弟诉苦,这年头儿,女人能依靠的无非是娘家、丈夫、儿子三样,听弟弟这样说,魏妃咬紧了牙,绞着帕子,凄声道,“明湛的确是嫡子,这没办法,谁让我出身不如王妃呢?可是,一个哑巴,他要如何做世子?王爷培养明礼多年,难道就要这么让出世子之位?”
  “姐姐,明湛出了妻孝,皇上马上会为他重新指婚,他的儿子是嫡长孙。王爷还如此年轻,谈立世子的事太早了,姐姐,当务之急是不能自乱阵脚,明礼能回云南,已经说明王爷的态度。”魏宁叹道,“说这些已是我多嘴了。姐姐,做事总有轻重缓急,姐姐不要辜负王爷多年待你之情,因小失大。”
  魏妃的手不自觉的扯着帕子,显示出内心的焦切与矛盾,点头应道,“我知道。”许多事,她也不好开口对弟弟明言,如今她年纪渐大,纵然曾与王爷恩爱,可随着几位新鲜姬妾进府,已大不如往日。不过,她有三子傍身,又有昔日情谊,这王府内闱,除了王妃,便是她了。
  女人有女人的智慧,当她觉得爱情已经不可靠,便要抓住那不会轻易变质的权势。再者,为子女谋筹一个更稳妥的将来,几乎是为人父母者的天性。
  魏妃没有卫王妃的心机城府,魏宁眼风扫过姐姐掐着手指暗自盘算的模样,微微叹了口气。

  62、直言

  晚上的家宴并不冷清。
  凤景南带着三个儿子和魏宁一席,卫王妃带着女眷一席,中间隔了屏风。
  虽凤景南向来威严,不过有魏宁活络气氛,也算热闹。吃过酒,凤景南便要先与卫王妃回内宅,明湛跟上去,此人好似有恋母情结,一肚子的话都留着要与母亲夜谈呢。
  凤景南看他一眼,“什么时辰了,赶紧回你院里去,有话明天再说。”
  明湛拉住母亲的手,他身量已经不矮,和卫王妃差不离了,偏做出一副依依不舍的模样,头一遭不嫌弃的拉过凤景南的手写道,“你去别处儿吧,我有话跟母亲说。”
  凤景南好悬才没一脚踹飞明湛,冷笑问,“你多大了?还没断奶么?要不要重给你请个奶妈子!滚回你院里去。”
  卫王妃摸摸儿子的脸,笑道,“明湛先回去休息吧,明天早些过来,陪我用早膳。过两天,明淇也要回来了。”
  明湛这才点头,亲昵的与母亲蹭蹭脸,卫王妃轻笑出声,拍儿子一记,嗔道,“怎么还跟小时候一样。让他们早些伺候你歇了。”
  凤景南瞧着卫王妃同明湛亲昵,心里真是有说不出的滋味儿,暗骂明湛,这混帐东西就会挑别人的不是,呵,我待你不亲近,你待老子如何?怎么也没见你跟牛皮糖似的缠着老子要夜半谈心啊?也没见你蹭过老子的脸啊?
  妈的,如果再有机会,凤景南也极其愿意同明湛讨论一下父子间的亲近问题。
  凤景南瞪了明湛一眼,才与王妃等人走了。
  魏宁笑劝明湛,“你也是,非在这会儿打眼。走吧,我们院子挨的挺近,一道过去吧。”
  明湛年纪渐大,再不能住在内院儿,卫王妃何等稳当的人,给儿子选的自然再妥当不过,最重要的是,魏宁的院子与明湛的院子只一墙之隔。
  对此事,魏妃曾在凤景南跟前进言,“倒不是妾身心疼弟弟,芷兰院格局布置都是好的,只是位子有些偏了。”
  凤景南是何等人物,他本身待魏宁也很亲近,从内心深处讲,他也更喜欢明礼一些,再从他长久的布局上看,他更加愿意魏宁与明礼亲近,不过魏宁这小子可不是等闲人玩儿的转的,正二品大理寺卿,凭白无故的怎会千里迢迢的来云南。明礼对上魏宁完全是白给,明湛这小子却是贼心眼子多,还能镇上一镇。故凤景南道,“内院儿的事,便由王妃安排吧。”
  魏宁拉着明湛与明礼兄弟告别,镇南王府足够大,原本处于镇南王府正中轴的甘泉院是仅次于梧桐轩的第二主院,且此院为历代镇南王世子专用。当初明礼年长搬出内院时,凤景南有意让明礼入住甘泉院,还是卫王妃一句话,“待王爷请封世子后,再搬不迟。如此,既全了礼数,又照顾到了我与明湛的脸面。日后,待明湛懂事也会感激王爷的,他们兄弟定也能更加和睦。”
  因此凤明礼并未入住甘泉院,凤明礼的院子在中轴以西的琼花院,这院子略次于甘泉院,不过也不差了。然后凤明义凤明廉都与凤明礼毗临,凤明湛的院子与凤明礼隔中轴相对,格局与琼花院相似,名碧竹馆;魏宁则被安排在碧竹馆旁的芷兰院。
  魏宁先送了明湛碧竹馆,碧竹馆是四进院落,屋前前植千竿翠竹,月光下,竹影萧萧,脚下是鹅卵石铺路,踩上去极其舒适。
  明湛在屋前谢过魏宁相送,魏宁笑着舒展了下筋骨,“你进去吧,我也要去歇着了。”
  明湛早在魏宁见卫王妃时便觉出魏宁遇到了难事,便写字问他,“怎么了,是不是父王为难你了?”
  “我自己能办好。”魏宁拍了拍明湛的手,与滴水不漏的卫王妃不同,明湛还能问他一句,倒叫魏宁心里舒坦了不少。哪怕亲姐姐的魏侧妃,在他表露不能帮忙凤明礼争世子位时,也只顾着清算手中的筹码,再无他话。
  明湛这句话,让魏宁觉得自己对明湛的照顾的确是值得的,这小子明知自己现在不会干脆的站在他那边儿,还能问他一问,的确难得,这是个有良心的小子。
  魏宁微锁的眉眼舒展开来,露出一个释然的浅笑,握了握明湛的手,“我先回了。”然后,转身离开。
  魏宁的相貌算得上清秀,不过在他笑时真的是有种说不出来的让人心痒痒的味道,对此,明湛的解释是,自己是在魏宁的手里初尝□,又夜黑风高的,可能是肾上腺素在作怪。
  魏宁在镇南王府很安份,他难得有这样的假期,在帝都时间长了他也烦,谁乐意天天做夹心饼干呢。他本就性情洒脱,又多才艺,没事了赏赏花弹弹琴唤两个美婢筛两盏小酒,要多惬意有多惬意。
  魏宁在院里摆了宽榻,身前一张矮几,四样小菜,一壶温酒,旁边两个妙龄美人儿,一奏琴一吹箫,现场演奏。魏宁侧卧软榻,斜支着身子,时不时抿一口小酒。
  这姿态,配上魏宁瘦削修长的身材,以及那张清秀微醺的脸孔,硬是谱出一段风流来。
  凤景南进来时,见魏宁一院子的歌舞升平,笑道,“看来,你还过的挺自在。”
  “表哥的地方,那就跟在自己家一样,我在自己家还得给小辈们做表率,天天当圣人,也是会累的。”魏宁笑着起身,扶凤景南坐了。
  “明天那些护军就要回帝都了。”
  魏宁正在倒酒,他的手很稳,听到凤景南的话,依旧很稳,凤景南一笑,“你就留下吧。”
  魏宁手一颤,玉盏不大,醇酒溢到手上,温温热热。
  “明湛为你说情。”凤景南笑了笑,取过魏宁手里的酒盏,“你那些侍从让他们先回去,你留下,我另给你安排服侍的人。”
  魏宁用帕子擦了擦手上的残酒,笑,“表哥肯收留我,我已是感激不尽,倒不用这样麻烦,我搬去跟明湛一起住吧。”
  “我很意外,明湛会为你说话。”凤景南就事论事道。
  “明湛若事事都在表哥的意料之中,他也就没有今天了。”魏宁笑着为自己斟一盏酒,“明湛并不难相处。”
  凤景南笑了笑。
  “他天资很好,学乐理时一点就通,笛子和古琴都不错。其实脾气也不错,为人细致,一个人不在于手握多大的权势,而在于他能调动多大的权势,”院中侍从已安静退下,魏宁的声音如同三月的春风,既柔且软,许多话却像不受控制的倾泄而出,“表哥把他放在帝都,为何又将明礼送去?您让明湛的位置太尴尬,再而将明义也送进帝都,又让明湛如何自处?他只能借势。”
  “阿宁,是在遣责我吗?”
  魏宁摇头,眼睛因酒精的原因更黑更亮,在阳光下缓慢的流转,自嘲一笑,“知子莫若父,我一个局外人都能明白的事,表哥自然比我更明白。”他上前拍了拍凤景南的心口,莞尔,露出编贝一般的牙齿来,“偏的啊。”
  凤景南握住魏宁的手腕,将人拎起来,“你醉了。”
  魏宁酒量向来不高,不过此人装B已装到骨子里去,即便醉了,也只是双颊微红,眼珠儿透亮,一般人都瞧不出异样,只是每到醉时,魏宁就会胆大包天,做出些出格的事儿,譬如今日,竟然为明湛出头儿,直言凤景南偏心。
  凤景南不想跟醉鬼费唇舌,半拖半抱的将魏宁送回卧室,召来侍从伺候,吩咐道,“以后只拿些果酒来给他喝,这种陈年的老酒还是算了。”

  63、生病

  魏宁很安分,他搬到明湛院里,大多时间也只是和明湛在一起说话聊天,或者由魏宁做向导去昆明城赏鉴风光,或者魏宁带明湛去深巷的老铺子里吃美食。
  明湛很惊奇,魏宁对昆明城的了解更甚于他。
  魏宁夹了块嫩黄的碗豆粉放到明湛的瓷碟里,笑道,“试试看,这家老铺子做了几代人呢。或者没府里的精细,不过味儿肯定更好些。”
  明湛跟着魏宁吃吃喝喝,没几天便病了。
  嗓子发痒、咳嗽、发烧,请了御医来开方子熬药,明湛向来心里黑暗,很怀疑是魏宁暗中给自己下药啥啥啥的。要不自己以前咳嗽都不咳嗽一声的人,怎么会说病就病了呢?太突然了吧?
  魏宁一看明湛眼珠子转来转去时不时的扫一眼自己碗里的汤药、就知道这小子打的什么主意,心中暗暗冷笑,眼梢一吊,端着药碗,嘴巴伏在明湛耳边吹一口阴风,阴恻恻的吓唬他,“喝吧,里面可是御医开的好药啊。”
  明湛耳朵痒的很,用手摸了摸,眨眨眼,四下扫过,怎么也没个侍卫进来呢?
  “快喝。”压低声音,魏宁捏着银匙,搅了搅汤药,一小勺送到明湛的唇角,一脸奸笑的解释,“喝吧,放心,只要喝了药马上病就好了。你在找什么呢?人我已经都打发下去了,今儿就我陪着你。”
  “喝呀。”魏宁低声催促,“还拖拉什么,莫非你不信我?”
  此时,魏宁不停的催他喝药,明湛越发觉得药里有鬼,只是人在屋檐下,身边儿就魏宁这只狐狸在,明湛生怕露出马脚给魏宁察觉,继而被灭口啥啥啥的,赶紧伸舌头舔一下,故意写字抱怨,“太苦。你去给我加点儿蜂蜜。”
  魏宁皮笑肉不笑的点了点头,随手撂下药碗,忽然闪电般捏住明湛的下巴,用力一掰,明湛两瓣花朵一样的唇被人生生捏开,接着弹进几粒药丸,未等明湛尝出滋味儿,已经被魏宁一仰一顺的灌下肚去。明湛惊天动地的咳嗽起来,恨不能卡断自己的脖子,这,这该死的魏狐狸,给他吃了什么?
  “放心吧,只是些润肺去火的小药丸。”魏宁笑眯眯的捏明湛的胖脸,柔中带阴的笑的别有内涵,“就知道你不肯乖乖的喝药。”看着明湛忽明忽暗的郁卒脸孔,魏宁笑的尤为开心,扶明湛躺在被子里,柔声道,“乖,你听话,一觉醒来病就好了。”
  说不定他一觉醒来人就没了,明湛险些要哭出声,赶紧点头,在魏宁掌心写道,“你先去休息吧,我没事的。”真是哑巴吃黄连了。
  “那怎么行?”魏宁很是开心,温声笑道,“记得魏安小时候也不喜欢吃药,总会趁我走了把药吐出来,对付你们这种不听话的小孩儿,”俯身给明湛掖掖被角儿,魏宁以一种巫婆儿恐吓公主的声调阴笑,“我啊,有的是手段哦。”
  直把明湛吓出一声的冷汗,心呯呯跳的厉害。
  明湛是个想像力极其丰厚的人,譬如,魏宁缘何要把下人打发下去,又给他喂的什么药,有啥不可告人的目的,会不会借机用啥毒药控制他……等等一系列的阴暗心里分析。
  只要魏宁一走,明湛就可以挖嗓子把药吐出来,结果魏宁屁股死沉硬是坐在床侧不肯离开。也是,魏宁这样仔细的人,哪里那么容易被支开。
  明湛只得另想招数,在魏宁手上写,“我憋的慌,要尿尿。”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微臣惶恐 by 颜樱 下一篇:嫡子难为 by 石头与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