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嫡子难为 by 石头与水(上)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强强 宫廷侯爵 种田文 石头与水

  朱氏如今关心的并不是哥哥,她忍不住道,“侯爷,咱女儿年纪与四公子相当,您说会不会将女儿指给四公子为嫡妻?”
  朱氏满面担忧,魏宁笑了笑,“且安心吧,三姐能做皇子的丈母娘,说不得你也有这福份呢?只管好生教导女儿,你会有后福的。”
  朱氏转身要退下,魏宁道,“去找二弟妹说说话儿无妨,只是不要太晚回房。虽是一个府里,你的院子离她的院子可不近,虽有婆子丫环的伺候,到底要注意安全。”
  朱氏脸一白,福一福身,“妾身明白。”迈着细碎的步子袅袅娜娜的离开。
  魏宁并未多看一眼,翻找出装裱用的绢、绫、锦缎,细细的装裱书画,借着烛光,眉目有说不出的清秀俊雅。
  一件事,让皇家人做,既可能拖沓繁冗,也可快刀断麻。
  如同此次的选妃,第二年人们吃过春饼,慈宁宫便已见眉目。
  魏太后斜倚着榻,拉着凤景乾的手同坐,笑道,“哀家瞧了好些闺女,俱是不错。皇帝瞧瞧,这是名单。”
  魏太后此次已经学了聪明,将各家适龄闺秀,按皇亲,如公主府的女儿们;贵戚,帝都中的公府侯门;朝臣,尚书相辅;此一一分类,再将女孩儿的年纪都标记上,父母家世列齐全,给凤景乾选。
  凤景乾显然也青睐此种遴选方式,笑道,“子敏家的闺女虽比明瑞小三岁,不过,子敏的家教朕是信的过的,母后觉得如何?”
  魏太后说的中肯,“这孩子瞧着是个乖巧的,今年年方十二,待芨茾还得三年呢,明瑞却已经十五了呢。”
  “这有何妨,让明瑞等三年就是。”凤景乾笑道,“朕与子敏本就是嫡亲表兄弟,如今再做了亲家,岂不是亲上加亲。”
  魏太后叹一声,“皇帝,你待魏家好,哀家自是欢喜的。哀家说句心理话吧,这几年,经了明湛的事儿,哀家也醒悟了。子敏说的对,外戚之家更应当谨慎恭敬,以前,哀家一味护着娘家,让皇帝为难了吧?”
  看来子敏还是有些本事的,竟然劝的太后转了弯儿,凤景乾笑,“母后说这些话做什么?子敏是朕的股肱之臣,朕又是瞧着他长大的,不说母后,朕的心就是偏的。”
  “皇帝给魏家封侯赐爵,这些年赏赐不断,已经是天降隆恩,如果再出皇子妃,是不是太过了?”以魏太后不太敏感的政治神经都觉出了不对劲,当初魏太后想把三侄女家的田如意嫁给凤明礼,谁知皇帝一个转手另指了孔家姑娘,不过为了安抚寿宁侯,将刚芨茾的田如意指给三皇子凤明祥为嫡妻,风光更盛。如今又要将魏宁的独女指给四皇子凤明瑞。
  所有有魏家血统的女儿全部嫁入宗室,这就是凤景乾的做法。
  魏家其实没什么好忌惮的,魏宁行事稳健玲珑,况且当初远在山东的魏氏族人前来认亲,魏宁一个没理会,所以魏家是没有宗族的。
  从这一点儿上说,凤景乾便放心魏宁。再者,凤景乾的确是看着魏宁由小到大,很有些情份。
  魏宁这人吧,滑是滑了些,不过识好歹知进退,整个魏家也只有他一个出息人,魏宁只有一个儿子,年纪也小。所以凤景乾对魏宁很是不错。
  比较让凤景乾操心的是魏贵妃和魏侧妃,这两个女人是他的表妹,而且都育有子嗣。
  储君一事,凤景乾其实没啥偏见,只要孩子们能干,他娘是哪位凤景乾并不很介意,反正他自己的娘也没什么太高贵的出身。
  本来局面没这样艰难,偏偏弟弟的嫡子明湛是个哑巴,让魏侧妃生的庶子们露了头儿。
  如果世子之位落在明礼三兄弟的头上,那么会直接导致储君之位无悬念的产生,为了安宁太平,凤景南也会立凤明澜为储。
  可是,凤景乾不喜欢这种感觉。不喜欢这种仿佛被绑架强制的立储的感觉。他宁愿立明湛为世子,除了不会开口讲话,明湛的手段资质远远比明礼更厉害。
  不过,他不会因此与凤景南发生分歧,毕竟,凤景南才是镇南王。
  让凤景乾为难的是,儿子们催命一样迅速的长大,魏家的事,他得拿出一个章程才好。于是,凤景乾就想出了这样的主意,把所有魏家血统的女儿们都嫁到皇室。
  如今再问魏宁,二皇子、三皇子、四皇子,你支持哪个?
  一个外甥,一个外甥女婿,一个女婿,魏宁除了心里骂娘,嘴上谢恩,他脑袋又不残,定不会再对储位动心眼儿。
  或许这并不是个好法子,不过就现阶段而言,很有用。
  凤景乾笑对太后道,“母后想的多了,我单喜欢子敏的性子,他的女儿,定是不差的。”
  魏太后听到这话,也不再反对,接着问,“那明湛的婚事呢?”

  克妻

  凤景乾对明湛的偏爱,可以从明湛的婚事上体现的淋漓尽至。
  凤明礼的妻子是位父母双亡的县主。
  凤明义的正妻是个五品户部员外郎的女儿。
  凤明廉被指婚一等将军之女。
  独凤明湛被指婚敬敏长公主之嫡女为正妻,敬敏长公主乃先帝唯一嫡女,尊贵至极,当年凤景乾能登帝位,少不了这位长公主相助,所以凤景乾对这位皇姐亦十分敬重,继位之后屡有加恩。
  敬敏长公主为人沉静内敛,带着女儿领旨谢恩,脸上并无不悦之处。凤景乾笑道,“为了明湛的婚事,朕真是挑花了眼。皇姐也知道,景南就这么一个嫡子,明湛又是朕看着长大,这孩子恭孝良俭,极是出息,断不会委屈侄女的。”
  敬敏长公主笑道,“陛下折煞我了,明湛既生于镇南王府,又有陛下的教导,定是人中龙凤,我还得谢陛下给轩儿指了这样一门好亲事呢。陛下也知道,轩儿是我的小女儿,我一直舍不得她嫁的太远。”
  敬敏长公主话中的试探之意,凤景乾自然听的出来,他微微一笑,“皇姐尽可放心,一边是侄子,一边是侄女,朕都喜欢的很。轩儿这孩子,朕屡次听的太后提起,再乖巧懂事不过。朕想过了,轩儿是皇姐的爱女,一个郡君还是当得起的。”
  父母营营役役,所谋划者也不过是儿女的前程,饶是敬敏长公主素来镇定,此时面上依是闪过一抹喜色,先起身谢恩,方谦虚道,“轩儿不过是个孩子,无寸功,焉当得起郡君之位?臣妾深为惶恐。”
  凤景乾笑,“皇姐莫要跟朕推却了,咱家的女儿俱是尊贵的,皇姐是姐妹中第一人,皇家公主的表率,轩儿为朕所喜,赏个郡君,并无妨碍。”
  敬敏长公主再次谢恩。看来这位四公子的确深得皇上喜欢。
  晚上回家,敬敏长公主与丈夫魏国公道,“明湛虽身有残疾,不过出身尊贵,为陛下所喜。虽可能与镇南王位无缘,不过留在帝都陛下没有不赐爵的道理,我瞅着,一个郡王肯定是有的。女儿日后就是郡王妃。”叹道,“听说明湛相貌并不算出众。”
  魏国公温声道,“人无完人,男人还得看品格儿。”
  敬敏长公主一笑,“我只担心轩儿心气儿太高,难免不平。还是要劝她一劝。”
  明湛指婚的旨意已明发,宫里诸人对待明湛顿时换了一副新面孔。如今,就是凤明澜见了明湛也得强扯出几分笑意来。
  石榴院的人都为明湛被指了一门好亲事而喜气洋洋,清风明月更是挑了几件儿喜庆的衣裳给明湛穿,明湛不乐意,诸人都劝他,范维笑道,“四爷的喜事就要近了,光心里高兴,面儿上也要打扮起来。说不得哪天敬敏长公主殿下来相看女婿,四爷您穿的鲜亮,公主殿下再没有不欢喜的?”伸手接过腰带亲自给明湛系上,再挂上玉佩荷包儿,眼睛眯着直笑,“这样一打整,四爷俊俏极了,谁能不喜欢您呢。”
  明湛已经完全明白,凤景乾要扶植他,从各个方面,要让所有人明白,他才是镇南王府的嫡子,出身端贵。
  身有残缺又如何,只要凤景乾挺他,人们在对明礼献媚的同时就得顾忌三分。还有指婚魏氏女为四皇子妃的事,呵,一箭三雕,真不愧是做皇帝的人。
  魏宁来找明湛,一见明湛这身绛红绣鹊登梅的衣袍,瞬间便喷了,笑道,“哟,这还没当新郎官儿呢,怎么倒把喜服穿出来了。”笑着上前握住明湛的手,“走走,跟我去慈宁宫,敬敏长公主来了,要相看你这小女婿。”
  明湛老脸皮子八丈厚,半点儿不脸红,屁股后头跟着何玉方青,便与魏宁走了。
  魏宁握着明湛的手,捏了捏,真软。明湛于弓马武功并不热衷,手心较一般男子柔软许多,何况明湛手脚肥大,瞧着不大好看,尤其是明湛弹琴弄笛时,叫人很难相信,那样美妙的曲子是由这双萝卜手弹弄而出。不过摸着真好摸,如同一团锦一朵云。
  魏宁温声提醒明湛道,“敬敏大公主和小郡君都来了,小郡君与你同年,你可要保持住男人的气度。”
  明湛点头。这还用得着说吗?即便明湛对那女人没兴趣,对女人的爹妈也不敢轻忽。
  实际上,魏宁对明湛的战斗力真的有些心理阴影。
  慈宁宫里正是一团和气。
  凤景乾其实不大记得魏盈轩的模样,今儿个一瞧,笑道,“轩儿这模样跟明淇倒像亲姐妹,母后瞧着可是?”
  魏太后笑着点头,“可不是么?像,真像。这眼、这眉毛,真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什么时候明淇来了,你俩站一块儿,就如亲姐妹一样的。”
  魏盈轩倒也大方,笑问,“太后娘娘说的可是宁国郡主?”
  “对啊,明湛和明淇是龙凤胎,当年卫王妃产下龙凤胎,可是一大喜事,这俩名儿还是皇帝亲赐的呢。”魏太后说起当年,脸上皆是喜色,当年,她听闻卫王妃生下龙凤胎的消息,又惊又喜,自家侄女毕竟只是侧妃,不过这又是儿子的嫡子,还是龙凤胎,故此,魏太后赏赐颇丰。
  敬敏长公主瞧了瞧女儿的相貌,渐渐放了心。皇室之中,别的不说,经过多代与美女联姻后,相貌都是不差的。龙凤胎的姐姐漂亮,做弟弟能丑到哪儿去?
  一时,有内侍回禀:四公子、承恩侯求见。
  魏太后自然笑宣。
  进来两人,一人面如冠玉,容色儒雅,双眸含笑,从容洒脱,皇室最不缺出挑儿人物儿,这人若是搁在别时,只能说是中上人物儿。不过衬在另一个大红团子旁边儿,这人瞬间升级到上上神仙人品。
  敬敏长公主自然是认得魏宁的,那么这一身绛红,喜气逼人的白胖子就是凤明湛了,饶是以敬敏长公主的涵养都眼前一黑,手里的一串菩提子“啪”的掉在地上,发出一声轻响。
  凤景乾笑望了敬敏长公主一眼,已有宫女捡起菩提子手串儿送回敬敏长公主的手上,凤景乾笑道,“皇姐看女婿倒入了神。”见魏宁明湛行礼,笑道,“都没外人,平身。明湛,这是朕的皇姐,敬敏长公主。这位是小郡君。”
  明湛过去对着敬敏长公主行一礼,丈母娘嘛,可要好生讨好。又给小郡君打了个千儿,抬眼一瞧,嗬,真好看哪,亮闪闪的眼睛弯起来。
  魏盈轩看着明湛,母亲已经跟她说了,这位四公子是个哑巴,她已经有心理准备,不承想,还是个又色又丑的胖子,顿时瞪圆了眼,握紧绣拳,咬紧牙关才没哆嗦起来。心里又气又急,眼圈儿涨红,忙低下头去。
  明湛看魏盈轩极力隐忍的神色,这可不像是惊喜,倒像惊吓。笑了笑,过去坐在凤景乾的下首,对上凤景乾询问的眼神,明湛点了点头。
  魏盈轩的心思,明湛一想就透,小姑娘生的美貌,又是公府贵女,好姻缘有的是,哪里料到会嫁给个胖哑巴?不过,实在对不住了,我也不是非你不可,只是你爹妈太有**力了。
  敬敏长公主的失态只是瞬间的事儿,此时早已恢复优雅,对明湛道,“来母后这里请安,陛下非要叫你过来,仓促之下也未备表礼。这串菩提子还是陛下赐于我的,今儿头一遭见,便转赠于你吧。”
  明湛起身作个揖,宫女将菩提子捧到明湛跟前儿,明湛拢在腕中,抬头显摆给凤景乾看。凤景乾摸了摸明湛的堆雪似的手腕儿,笑道,“你戴着倒正合适。记得还是朕登基那年赐给皇姐的,这是自百年菩提树上结的果子,五台山的高僧在佛前礼敬九九八十一天,共有两串。一串朕献给了母后,一串赐给了皇姐。如今皇姐给了你,你可得好生珍惜。”
  明湛笑着在凤景乾手中写字,“小郡君很好看。”
  凤景乾笑,“你知道就好。朕可是千挑万选才给你选了这桩婚事。”
  明湛很开心的坐在凤景乾下首。
  敬敏长公主已经戴上了优雅端庄的面具,心里却一阵阵的凄凉,以后女儿就要跟明湛过日子,天天在手心写字交流。
  出了慈宁宫,魏盈轩忍到上了车驾,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扑到母亲的怀里,失声痛哭。
  慈宁宫里没有傻子,自然看到了魏盈轩的失态,不过敬敏长公主反应快,用菩提子圆了过来,也就无人与小女孩儿计较了。
  皇帝看上你就是你的福气,别说明湛只是不会说话,就是个傻瓜弱智,皇帝一道圣旨,你敢抗旨不嫁?若是这样简单,古往今来,那些和亲远去的公主们该气的从坟墓里跳出来诈尸了。
  明湛看中的也只是与敬敏长公主联姻后的好处罢了,只是魏盈轩的反应还是让他心里硌梬了一下,想一想,小女孩儿这种反应也情有可原。等婚后,她就知道本大爷的好处了。
  魏宁一路再送明湛回石榴院,见明湛脸上淡淡的,便知他定是存了心事。正是少年慕艾的年纪,小郡君的反应的确有些令人伤心。何玉远远的缀在二人身后,方青不在,魏宁瞧身旁并无他人,轻声开导明湛,“女人都是头发长见识短,你别放心上。”
  明湛在他手心写道,“这话你该当着太后去说,看有没有一顿好骂。”
  “我好心劝你,真没良心。”魏宁戳戳明湛眉心,挽起明湛的手,一面走一面说,“当初我议婚时,我生的这般玉树临风,还有许多人不乐意跟我结亲呢。这世上,多是以貌取人,你的好处,配得上任何人,别一脸长吁短叹,男子汉大丈夫,焉能做女儿态。”
  明湛侧看魏宁斯文俊秀,冷冷淡淡,写字问他,“狐狸,你要做皇子岳父了,不高兴吗?”
  如果不是在外头,魏宁肯定要打明湛的屁股,咬牙在明湛腰上掐一把,磨牙道,“你再乱叫我,可有你好看。”
  明湛皱巴着眉毛,直揉他的柳树老腰,因为胖,被掐住了好些痒痒肉,那种既痛且麻的感觉,别提多难受了。明湛飞脚去踹魏宁,魏宁风摆杨柳一般闪避开,自上而下鄙视道,“就你这几招花拳绣腿,还是我教的呢,行了,别瞎显摆了。好好走路。”
  明湛勉强同意休兵,魏宁又去挽明湛的手,明湛忽然一把掐住魏宁的屁股,发狠一拧,魏宁头发差点儿竖起来,不待明湛逃跑,拎住明湛的脖领子,对着明湛的屁股就是当当几脚狂踹。
  明湛捂着屁股在地上蹦了半天,魏宁脸若寒霜,指了指明湛的鼻尖儿,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这人真是说翻脸就翻脸,明湛心里嘀咕。方青远远跑来,扑通跪地上,一脑门子的汗珠子,喘了几息,急声道,“主子,敬敏长公主的车驾翻了,小郡君伤的很重,皇上让您马上去宣德殿!”
  天哪天哪,这是咋回去,前脚儿相看完未婚妻,未婚妻后脚儿就出了车祸,他,他不会克妻吧?
  明湛回头,拔腿就跑。
  魏宁一脸寒霜的唤住他,上前对着明湛的屁股“噼哩啪啦”一通狠拍,尘土飞扬,只是如今也顾不得再去换衣衫。明湛怕疼直躲,魏宁冷声道,“你躲什么?带着脚印子去见驾,你想告我御状呢?”
  明湛怀疑魏宁公报私仇,只是如今未婚妻要紧,他没空跟魏宁计较,魏宁一说“好了”,明湛撒腿往宣德殿赶去。

  牵制

  一路上,明湛想了许多事。
  他这人,遇事总喜欢往坏处想,这种品质往好里说叫有忧患之心,往坏里讲就是贼心烂肠。
  他怀疑是不是那丫头不乐意这桩婚事,使的啥苦肉计,或者诈死啥的。
  不过转念一琢磨,也不大可能。
  首先,苦肉计就不通。哪怕这丫头毁容残废,皇上已经下旨,婚事绝不会再生变化。而且,一个刚芨笄的丫头,哪里来的胆色给自己毁容啥的。估计经过了福昌长公主家的三公子杜如兰出家一事,这丫头也没胆子搞什么戴发修行的事儿。
  其次,诈死的话,敬敏长公主出宫不过半个时辰,若非提前计划,这么短的时间,肯定不会安排出这样详尽的计划。这又不是再拍电视剧,说诈死就诈死,一个大活人呢,没处藏没处躲的,能死到哪儿去?
  或者,是有人故意在他的婚事上搞破坏,那么可能是谁呢?
  明湛想像出满脑袋的阴谋诡计,终于到了宣德殿,凤景乾的脸色极差,见明湛气喘吁吁,双颊透出粉红,一脸焦色,忙换了副温和神态,温声道,“这是怎么了?不必这样急,朕已经派了太医正去皇姐府上,定能转危为安的。”
  明湛走过去,握住凤景乾的手,眼中有些许不安。如果不是事态紧急,凤景乾何必这样急着宣召他过来此处。
  或许因为明湛口不能言,在他愿意表达时,眼睛里的情绪总会比别人来的更加浓烈,一双眼睛真的好似会说话一般,清晰的表达出主人的意愿。
  “别担心。”凤景乾携明湛坐在炕上,冯诚适时的端上一盏茶,明湛喝了大半碗,才写字问,“敬敏姑妈的马车怎么会突然就出事了呢?”
  “朱雀街上有人惊了马,那马撞到了皇姐的车驾。”凤景乾见明湛鼻尖儿渗出细密的汗珠儿,自袖中拿出明黄的锦帕给他擦了,“不必担心,这事朕会细查的。”
  无独有偶,凤景乾做为帝国最高统治者,满肚子的阴谋论只比明湛多,不比明湛少,所以他第一时间将明湛找来。
  明湛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当然凤景乾并不是怀疑明湛做了什么,明湛没有那么蠢,再者,明湛身边有他的人,他只是在想明湛是不是知道些什么,或者他纯粹想看看明湛的反应。
  明湛有些心急,他的内心完全经历了和凤景乾一样的变化过程:比如,公主出行是要有侍卫随从前面开路后面随行的,若是有惊马冲撞公主的车驾,像这种小郡君重伤就不是一般的事故了;比如,敬敏大公主又不只这一天出门儿,怎么偏赶上进宫相看女婿时就出了事故呢?再比如,他在外头的仇人,嗯,其实正经想他死的人也不少,明礼明义,明湛不相信他们有这个本事,再者,凤景南留在帝都的属下也不是傻的,能由着明礼明义做出这种事来?还有凤明澜,他得罪过魏贵妃,莫非凤明澜记仇?更有可能是其他人嫁祸……
  明湛在宣德殿等了大半个时辰,太医正回来了,禀道,“小郡君伤了脖颈,臣等无能,小郡君殁了。”
  明湛心里“突”的一跳,写道,“我想去看看小郡君。”
  凤景乾道,“你先去找子敏,然后一道去皇姐府上,问问当时的情景。去传朕的口谕,命子敏详查此事。”
  明湛抬脚要走,凤景乾拉住明湛一只手道,温声叮嘱,“别急,事已经发生了,朕派李大李二跟你一道去,他们武功不错,有事吩咐他们去做。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明湛点点头,凑过去亲吻了凤景乾的脸颊,拉开他的手写道,“别担心。”才走了。
  冯诚一时没反应过来,俩大眼珠子差点儿掉地上去,凤景乾咳一声,吩咐道,“茶。”
  冯诚忙将眼珠子捡回来搁回眼眶里,小步儿过去伺候。
  “别胡思乱想。”
  冯诚心内一凛,冷汗湿透衣襟,忙道,“奴才不敢。”
  凤景乾感觉的出,明湛的亲吻并没有欲念,只是表示亲近的一种方式,不过,他喜欢这种亲近,柔软的带着浅香的唇接近时,会给人一种温暖愉悦的感觉。
  明湛到大理寺时,魏宁已经在喝茶等他了。
  明湛前脚迈进来,魏宁立码搁下茶盏,起身道,“走吧,我已经让人准备好马匹了。”
  明湛去拉魏宁的手,写道,“皇上让我们先去敬敏姑妈家。”
  魏宁点头,并未急着走,冷冷的将明湛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眉心皱出细细的川字文,质问,“你就这样去吗?”
  明湛伸开手臂上下瞧过,不明白哪儿招了魏宁的眼,眼睛里满是迷惑。
  魏宁拽了他回去,吩咐自己的小厮长风,“不拘哪个成衣店,给他买套宝蓝的衣裳来,一柱香的时间。”说着伸手揪下明湛腰上的大红荷包儿塞他怀里,人家要办丧事了,你还打整的跟新郞官儿似的,你是找揍去的吧!
  明湛讪讪,见魏宁已经转回椅中闭目养神,也不招呼他,明湛凑过去,拉人家的手,写道,“我就捏了一下,你还生气啊?你对我又打又踹的,我可没说什么。”
  见魏宁没反应,明湛又写,“莫非你屁股是屁股,我屁股就不是屁股了。说起来,我还没大婚呢。”比你金贵多了。
  魏宁一巴掌打开明湛的臭手,明湛也不恼,他又不是真正的十四岁的少年,胸襟宽阔如同大海,故此并不以为忤,反将脸凑到魏宁跟前儿,魏宁听着明湛在他耳边呼哧呼哧的喘气,不耐烦的睁开眼,推开明湛的圆脸,问他,“你要干什么?”
  明湛贱兮兮的笑着,去拉魏宁的手,写道,“狐狸,咱们和好吧。”此事,凤景乾已交予大理寺详查,他与魏宁的关系当然算不上好,但也不差,起码面子上过得去。何况魏宁这种老油条,不必刻意为难他,随便使个绊子,就够他难受一阵的。所以,颜面事小,明湛正用人家的时候,怎么着也不能与魏宁翻脸的。
  再者,这帝都,除了魏宁,他还真找不出一个更熟的人来了。
  魏宁也自知反应有些过度,好在明湛识进退,他也得明好歹,遂指着明湛身上的衣衫,温声浅笑道,“以后都要注意,别在这些小事儿上给人留下话柄。”说着拍了下明湛的屁股,
  明湛点了点头,在魏宁的手尚未离开自己的屁股之前、忽然肚子一阵翻腾,放出一个极响极臭的屁来。
  明湛先臭的捂住鼻子,对着魏宁咧咧嘴,笑。
  这拉屎放屁真不是人力所能控制的。
  额角暴出青筋,抽了又抽,魏宁才控制住把自己手砍掉顺便暴揍明湛一顿的冲动。
  过一时,长风买了衣衫回来,伺候着明湛换了,期间,明湛又放了几个臭屁。魏宁忍的好不辛苦,挥手示意长风退下,才低声恼怒的问,“既然爱放屁,怎么晌午还跟饿死鬼投胎似的吃那些芸豆?”因是慈宁宫留膳,魏宁在魏太后跟前儿向来极有体面的,用膳时,他与明湛的食案相临,又素来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机警人儿,自然注意到明湛尤为喜欢一道糖渍芸豆。不承想竟然报应到他的身上。
  明湛抬袖掩着鼻孔,一手推开窗散味儿,回身在魏宁掌心写道,“可能有些着凉。”
  魏宁有些微洁癖,实在给明湛恶心的够呛,忍不住出言讽刺,“要不您先回宫?”凤景乾把明湛派给他,不过是为了相互制约罢了。凤景乾给明湛找了这样好的一桩婚事,为的便是加重明湛的份量,明湛不是傻瓜,看他在慈宁宫的表现就知道这小子对与敬敏大公主家的联姻非常满意,如今小郡君突然意外,明湛决不会这样罢休的。
  明湛摇头,自衣架上挑起腰带勒好。
  明湛脸上淡淡的,他并非没脾气的面人儿,不过是想与魏宁彼此合作,就算他先前不该捏魏宁的屁股,可已经赔笑道歉,魏宁却三番两次的冷嘲热讽,纵使泥人儿还有三分土性儿呢,何况明湛。
  魏宁也觉得没意思,他并不是气量狭窄,明湛也非有意,再者,明湛的年纪摆在这儿,纵然有些早慧,也只比自己女儿大两岁。明湛对魏宁有忌惮,换言之,也是如此,魏宁只得拿出哄女儿的手段,起身帮着明湛整冠理衣,低声问他,“你要不要现在去茅厕?别赶到路上尴尬,今天的事要很长时间。”
  明湛摇头,指了指魏宁的手。
  魏宁直接捂到明湛脸上,笑道,“还怨别人生气,你自个儿闻闻。”
  明湛真就闻了闻,哪里臭了,一点儿不臭,就算先前臭,这了这会儿,臭味儿早散了,握住魏宁的手,吧唧亲一口,毫不嫌弃。
  魏宁真不知道该如何教导明湛了,这小子脑袋没问题吧。魏宁拿块儿帕子擦了擦手上的口水,曲指敲明湛大头一记,有些无奈又有些好笑,“以后别乱撅个臭嘴亲别人,给人瞧见不大好。”
  明湛想,凤景乾就很喜欢,魏宁还真是口是心非哪,不过明湛还很有些花花公子的意思,在魏宁掌中写道,“我只亲你。”
  写完还眨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盯着魏宁,以增加自己话里的说服力,魏宁望着明湛不算丑也绝说不上英俊人胖脸,实在很难让人往歪处想,魏宁放了心,忍不住乐,“再有下回,我可拧你的嘴了。”
  “罢了罢了,别说这些没用的了,着紧的,早些去敬敏长公主府上吧。”

  54、文章

  魏宁和明湛到敬敏长公主府第时,门上左右已高挑起白色纸灯笼。门房也没了以往的活络热闹,话儿音主动压低了三分,心里如何未知,脸上都是清一色的如丧考妣。
  魏宁等是奉圣命而来,长公主府的门房自然上前打揖问安,得知在魏宁身旁的是他家小郡君指婚的镇南王府四公子,一个小厮顿时嚎了一嗓子,“姑爷啊……”
  未来得及再嚎便被急匆匆赶出来的管事一脚踹飞,心中暗骂:不省事的奴才,咱家小郡君现在都归西了,你还敢嚎什么姑爷不姑爷的!
  管事单膝着地行一礼,用袖子沾了沾眼角,“四公子、魏大人里面请,小东西不晓事,叫两位爷笑话了。”虽有皇上赐婚在前,可一未过礼,二未小定,小郡君薄命,再称呼姑爷就有些不妥当了。
  魏宁做了个请的姿势,明湛看他一眼,魏宁的目光柔和宁静,明湛微颌首,率行一步进了敬敏长公主府,魏宁与后相随。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微臣惶恐 by 颜樱 下一篇:嫡子难为 by 石头与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