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嫡子难为 by 石头与水(上)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强强 宫廷侯爵 种田文 石头与水

  “甚妥。”凤景南开箸。

  下场

  凤景南此来帝都,除了为老娘贺寿,还有便是明艳的婚事了。
  凤景乾自个儿指的烂婚,魏太后瞎眼做的媒人。故此,凤景南一提此事,俩人颇有些面儿上抹不开。
  还是魏太后老脸皮子厚,叹道,“明艳这丫头,跟在哀家身边这些日子,体贴乖巧,哀家断不能让她受半分委屈。”
  “这都是明艳的福气。”凤景南笑道,“母后心里可有人选,不妨说与儿子听听。”他虽然对母亲的眼光有些怀疑,不过,亲孙女的婚事,母亲定也是想孙女结一门好亲。何况失策在前,母亲和皇兄定有补偿的心理,那么,此次的人选应该是不错的。凤景南倒是有些期待。
  魏太后道,“借着正月十五的灯节,哀家瞧了瞧,一位是你泰阳姐姐家的嫡长,叫冯绍明;一个是永安公府的嫡孙,叫温长枫的。两个孩子,哀家已细细打听过,都是十七岁,尚未婚娶。最正经不过,屋里连个通房都没有的。”断不会与杜如兰一个德行的。魏太后在心里默默加了一句。
  “不知品性如何?”
  魏太后笑道,“这有何难,明日哀家召他们进宫便是。都是齐整的孩子。”
  魏太后这次真的是恨不能拿了放大镜去给明艳相看女婿,凤景南最终相中了冯绍明,凤景乾笑道,“不错,朕也是嘱意绍明这孩子,老成稳重。”
  凤景南笑道,“瞧着是个好的。臣弟听说杜如兰在寺中为福昌姐姐祈福,皇兄以孝治天下,如此孝心怎能不予以嘉赏?”
  凤景乾笑了笑,侧耳倾听。
  “不如赐他个法号。”
  赐了法号,便要真正出家落发,凤景乾笑劝,“福昌公主到底是皇姐呢?”话却未说死。
  凤景南峻容道,“皇姐办的事才更让我心寒。里里外外都是她的道理,不过一个贱婢,就敢欺到明艳头上!若是人人效仿,我以后哪里还敢再与公主府联姻?”
  “罢了罢了,依你就是。”
  凤景乾赐了“孝真”二字为法号予杜如兰,命他在庙好生祈福。福昌大公主听到圣旨时当即便晕死过去,这次是真的病了。
  隔日,泰阳长公主嫡长子冯绍明赐婚于淑仪郡主,择日完婚。
  泰阳长公主年纪略大凤景南一岁,是个风韵犹存的妇人,柔和温婉。带着儿子进宫谢恩,便先让冯绍明出去了,柔声道,“早在母后这儿见过郡主,只是没想到绍明有这个福份,这都是母后与皇兄的恩典。”
  泰阳大公主婚后不过两年,丈夫寿安侯便因病去了,她一个人守着儿子到如今,颇是不容易。因泰阳长公主守节贞义,魏太后也有几分另眼相待,笑道,“如今绍明出息了,你也熬出头儿了。哀家想着,大婚前让绍明袭了爵位,也算双喜临门。”
  泰阳长公主顿时眼圈儿都红了,忙起身谢恩。
  当年寿安侯的过逝时冯绍明尚在襁褓,因泰阳长公主的生母为先帝厌弃,便未命袭爵。后凤景乾继位,只是加恩泰阳大公主,并未赐爵,故此寿安侯的爵位便始终悬而未决。
  泰阳大公主心道皇上如此痛快的赐爵,定是镇南王在皇上面前进言之功。再思及杜如兰的下场,心中一凛,回去定要好生叮嘱儿子,一定要礼遇郡主。
  冯绍明出了慈宁宫没几步就碰到了个小太监,正是方青。
  方青打千儿行礼,笑道,“奴才是石榴院四公子的管事,奉四公子之命请冯公子过去相见。四公子说,四公子赐婚淑仪郡主,大家本是骨肉至亲,如今亲上加亲,还请冯公子不要推辞才是。”
  板砖四爷!要见他!
  冯绍明额角一跳,忙从善如流道,“正当去拜访表弟。”一个荷包赏了方青。他并不是木讷之人,相反因为处境尴尬,冯绍明很有几分眼力。
  石榴院中。
  两人一模一样的浅碧青衫,都是头戴紫金冠,只是一个略高、一个略矮;一个俊俏、一个可爱,俱坐在廊下贵妃长榻上不言不语,上下打量着冯绍明。
  冯绍明心里发悬,却还是琢磨着,哪儿个是四公子呢?都不像传说中杀气纵横的板砖四爷啊!想着此处是皇子们住的地方,听说圣上五皇子年方七岁,再一对比,觉得也不像那么小的。略一思量,便对着两人中间行礼,“见过四公子。”
  明湛笑了笑看向明淇,明淇声音清脆,“不必行礼,你坐吧。我们听说皇伯父指婚,特意请你来相见。”
  听着声音倒像个姑娘,冯绍明心里嘀咕,虚眼细瞧去,明淇瞪他,“看什么看,眼珠子给挖出来!”
  冯绍明心里一惊,果真是个姑娘家,想到自己竟然在未来妻家人面前失礼,不禁羞愧,脸都红了,别开脸起身作揖赔礼,“我,我,对不住,唐突了。”
  明湛起身扶了扶他的手,拍了两下安抚,指了指椅子。
  冯绍明这会儿算明白过来,这位才是四公子。强自镇定解释道,“实在不知道这是位姑娘。”
  明湛看他形容斯文,这会儿时间已经恢复从容,只是低着头,不敢再多看,想来大面儿的规矩还是知道的。捏了捏明淇的手,往里间儿使了个眼色,明淇便起身进屋里去了。
  明湛写道,“那是我姐姐,你别见怪。”
  冯绍明吓一跳,脱口问道,“那是淑仪郡主?”天哪,他在帝都,也不是瞎子聋子,福昌大公主家的杜如兰得罪了镇南王府,如今落得个出家为僧的下场。他,他倒不是养小老婆的性子,少年慕艾,接到赐婚的圣旨也曾幻想过,或许淑仪郡主是个温柔体贴的美人儿啥啥的。
  哪知竟如此凶悍厉害,直接差人宣他过来相见。这以后成了婚,可要怎么过日子啊?
  明湛忍不住笑,写道,“不是大姐姐,是二姐姐。”
  冯绍明明显松一口气。还好,原来是小姨子。
  “大姐姐在帝都受了不少委屈,你不要学杜如兰,要好好待大姐姐。”明湛写道。
  不要学杜如兰!
  杜如兰的下场全帝都的人都看到了!冯绍明知道镇南王府不是自己惹的起的,不过他也不愿惟惟称是,让这位四公子小瞧,正色道,“我家中人口简单,母亲守寡多外抚育我长大。我也盼着能早日娶妻过门一道孝敬母亲。不承想竟能尚郡主,这是我的福气。我早听说淑仪郡主贤德温良的美名,自不会辜负郡主。”
  这话,不软不硬,却又透着几分风骨。
  明湛想此人虽然面嫩些,倒是个明白人。
  明白人就好。
  这年头儿男人为尊女人为卑,明湛也不想说什么有威胁意味儿的话,不然适得其反,倒让明艳往后难做。便聊了些轻松的话题,不一时,万岁赐宴,命来宣四公子、二姑娘、冯公子去慈宁宫。
  泰阳大公主回府后,虽有些倦意,眉间却有掩不住的喜色。
  拉过儿子的手,温声道,“淑仪郡主我见了,好个出挑儿的模样。说话行事无一不妥帖的,等闲世家哪有这样出息的女儿家。”欣慰的望着儿子,笑道,“我儿好福气。”
  冯绍明却有些蔫儿,泰阳大公主忙问,“明儿,你怎么了,可是进宫累着了?”
  “儿子不累。只是今日瞧着镇南王,好生威严。”不但镇南王威严,镇南王的儿子们也厉害。冯绍明可是听说过板砖四爷的名声的。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泰阳大公主笑道,“岳父见女婿,自然威严些。何况那是镇南王。我的儿,你且放心吧,我已经细细打听过,这位淑仪郡主生母乃王府侧妃,幼时失母,一直在王妃膝下教养成人。卫王妃比我小两岁,我们幼时还在一处玩儿过,最是妥当不过的人。当年为镇南王选正妃,先镇南王太妃选遍帝都名门,才先出了卫王妃。她教养出的女儿断不能错的。先前我只当杜家老三是有福的,不承想,竟被个狐媚子祸害了去。”
  见向来寡淡的母亲如此眉飞色舞,冯绍明倒了盏茶奉上,泰阳大公主润了润喉,握着素盏叹道,“我的儿,淑仪郡主是我的亲侄女,也是你的表妹,亲上加亲的好婚事。能娶郡主,这是咱家的福气,咱们得惜福哪。待郡主进门,你须好好待她。再有就是,十年之内,若郡主无所出方可纳妾。”
  “母亲放心吧,若是郡主像母亲说的那样,别说十年,儿子一辈不纳妾都成。”冯绍明想着镇南王的二姑娘这样厉害,淑仪郡主怕不是善茬儿。
  见儿子懂事,泰阳大公主自然欣慰。皇室贵女哪个是好相与的,尚郡主还敢跟个婢子纠缠不清,杜如兰今日下场已经是看在福昌大公主的面子了。

  智商

  俗话说,趁热打铁。
  泰阳长公主很有几分眼色,因儿子年长,聘礼她本就在预备了。如今天上掉馅饼儿子得以指婚淑仪郡主,一面吩咐心腹人去筹备聘礼,一面上门儿找着凤景南商议下聘的日期。
  连下聘,带娶亲,两个月便俐俐落落的料理妥当,将郡主娶回了家,砸实了这桩婚事。
  这位泰阳长公主行事之爽利,可谓是真人不露相。
  镇南王嫁女儿,沾边儿的亲贵们都来了。明礼将明艳抱上车轿,按风俗还要有新娘子的一个兄弟押轿,这事其实引起了一番争论,镇南王府头一遭喜事,并且有凤景南在帝都坐镇,来的人皆是皇室贵戚中的当权人士,哪怕明礼来帝都这大半年,也不敢自认将人认全。
  这种情形下,谁不想在凤景南身边儿跟着待客?
  凤明礼是凤景南嘱意之人,自然在留在府中帮衬。凤明义也需要这样的机会,与帝都权贵混个面熟儿,日后像这样的机会肯定不会太多。
  于是兄弟两个开始唱双簧。
  凤明礼笑道,“我抱大姐姐上轿,就我去押轿送大姐姐吧?”
  话音刚一落,凤明义已率先反对,“大哥若去押轿,我刚到帝都,两眼一摸黑,谁都不认得。四弟平日也是在宫里的时候多,我们谁在外头迎客都不合适?倒怠慢了客人。”
  凤明义这话儿话的很圆滑,先点出镇南王府不能少了凤明礼待客,还提到他谁也不认得的事实。是啊,谁都不认得,到了寿安侯府可千万莫失礼才好。
  这句话,意在明湛。
  明湛不会说话,在镇南王府也没用,帮不上忙。谁家用哑巴帮着待客来着?还不如以小舅兄的身份押轿去寿安侯府被人招待,反正寿安侯府绝不能慢怠了舅爷。
  可是明湛在帝都的时间总比明义久,再者,明湛是嫡子,亲自押轿去寿安侯府还是很给他们面子的。再者,以明湛的精明断不会出什么差子的。
  凤景南本以为明湛会较劲儿不愿去,哪知明湛痛快的点头,没半点儿不快。还当成大美差,叫人给他做两件儿喜庆的衣裳,在大喜的日子穿。
  搞的凤明礼凤明义有些惴惴,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生怕明湛有所图谋。
  凤景南自将一切尽收眼底,暗暗叹息一声,吩咐明湛好生休息。
  明湛一整天心情都很好,因明艳要出嫁早已出宫回府,魏太后对明艳有三分愧疚,给了她不少好东西添妆。
  在明礼明义忙着与管家管事们商议如何筹备酒席如何招待来客时,明湛跑过去看明艳,生怕明艳有婚前恐惧症,还体贴的安慰了明艳不少好话。
  明艳对明湛满是感激,拉着明湛的手道,“好弟弟,我的婚事都是你放在心上操持,方有今日。你放心吧,听着寿安侯是个明理的人。只要他明理,我定能把日子过好的。”
  直到晚上休息时,明湛都是眉间带喜,胖嘟嘟儿的脸上,唇角翘起,一副很高兴的模样。
  凤景南忍不住问,“你大姐姐出嫁,你这么开心?”
  当然高兴,对手智商明显比他低不止一个档次,搁谁谁不高兴啊。
  凤明礼凤明义急着要捏住帝住的人事往来,把正经的姻亲便放在一旁。呵,那些能来镇南王府的当权人士哪个不是老狐狸,莫非仅凭一两句话就能与他们搭上关系?
  笑话!
  即便是凤景南怕也不一定玩儿的转这些老狐狸,何况明礼兄弟!
  寿安侯府却不同,冯绍明已经袭爵,又有个长公主的生母,哪怕先前在皇室中不算受宠,这两样儿是铁打的标签。看着冯绍明是个识进退的,又是亲姐夫……
  放着这样亲近的姻亲不去走动,反倒舍本逐末,套些面子交情。
  将大好机会拱手相让,叫明湛怎能不眉开眼笑?
  明湛坐在床头泡脚,穿花蹲在地上,樱桃红的绣迎春花儿的绫子裙拖曳在地上,谦卑而漂亮。握着明湛的脚,看准穴位,拿捏住力道为他揉按。明湛舒服的半眯着小肉眼儿,微仰着头,那副受用的模样,若是会说话,估计已经喔喔叫了。
  凤景南平常做惯了面无表情高深莫测,睡觉都是一脸便秘色,故此十分瞧不上明湛这副没出息的德行。
  说起来这穿花本是凤景南身边儿伺候的,懂些医理、穴位按摩,平日里把凤景南伺候的也极舒坦,因明湛瞧见这丫头竟会足底按摩,便也要穿花伺候。
  一个丫头,凤景南也不会舍不得,只是看到明湛满肚子坏水儿的得意样有些不爽罢了。
  忙完了明艳的婚事,凤明礼的婚事便提上了议程。
  世家子弟,传宗接代与光宗耀祖一样重要。大婚的时间也早,譬如先帝,十三就大婚了,那会儿能不能办成事儿也是个未知呢。
  像凤景南十七岁大婚,在王室世族中算是晚的了。
  凤明礼与明艳同龄,只是小上两个月,当初明艳的婚事是魏太后看着订的,轮到凤明礼择妻却要凤景南亲上帝都操持,可见两人在凤景南心中份量自是天差地别。
  不过,这就与明湛无干了。以凤景南多疑的个性,明湛若是对明礼的婚事发表意见,说不定会被安个藏奸的帽子。
  明礼的婚事,魏太后魏贵妃却是出了膀子力气,先将帝都名门闺秀列了清单,俱是一水儿有爵人家儿的嫡女。
  最后姑侄俩经过层层见面品评筛选,得出了五个人选如下:
  寿宁侯嫡长孙女,田如意。
  平阳侯嫡次女,马玉清。
  定安侯嫡长女,郑婉。
  安国公嫡长孙女,傅柔嘉。
  卫国公嫡长孙女,谢平。
  皇子选妃也不过如此了。
  连明艳都被宣进宫帮着掌掌眼,明艳素知分寸,自是不会多说一字,这几个女孩儿俱是千挑万选出来的女儿家,家世容貌皆是一等一的好。反正她只负责夸人说好话,明礼的婚事,烦恼的自有别人。
  譬如皇帝陛下与他的藩王兄弟,凤景乾自然想为明礼选一门好闲事,不过,他也是不愿意看到明礼与朝中势力牵扯过深的。
  在这一点上,凤景南与他的皇帝兄长早便有默契。
  所以,驻军西北的平阳侯首先被剔除名单人选;定安侯家的嫡长子恰是上科探花儿,如今在翰林院做编撰,凤景乾打算重用的人,故此,郑婉也不是好人选。
  安国公、卫国公是传承了三五代的老公府了,如今虽有国公名头儿,却不负国公之实。且府中交际枝蔓复杂,非要联姻也不是不可。
  再有便是寿安侯田家,田家乃先皇后的娘家,本是外戚,如今尚有女儿在宫为妃,联姻镇南王府其实是上上选,只有一样,寿安侯世子的老婆姓魏,正是魏太后的三侄女。
  先前为二皇子凤明澜选妃时,魏太后就有将田如意指予凤明澜为嫡妃的意思,只是凤景乾以田如意尚未芨茾,婉拒了魏太后之意。
  如今,田如意又在名单之上,并且赫然位居首位。
  魏宁急死了,火烧火燎。
  自从他从老婆那里得知姑妈有意让姐姐家的女儿许予凤明礼为妻时,魏宁连着失眠三天。自家已经一个太后一个贵妃一个皇子三个镇南王府的外甥,被人架在火上烤了,这群老娘儿们竟然还想再跟镇南王府联姻,活够了不想要命了是不是?
  魏宁琢磨了几日,入选的是田家的女儿,他姓魏,寿宁侯不是好惹的,魏宁也没道理将手伸到田家嫁女儿的事务上,虽然他非常厌恶这门亲事。
  不能从田家着手,便只能自镇南王府想法子了。
  魏宁特意去镇南王府走了一趟,趁凤景南受邀带着明礼明义明淇随驾去猎场狩猎的时候。
  明湛是个宅男,他对于马上运动没什么兴趣。当然,凤景南也乐意他窝在家里。明菲被魏太后召进慈宁宫住着,故而整个镇南王府的主子就剩下明湛一个。
  可以说魏宁来的很是时候。
  他就是为了这次见面,婉拒了随驾狩猎的殊荣。

  抽薪

  镇南王府作为大凤朝第一王府,哪怕帝都这座府第只是镇南王的暂居之处,也收拾的美仑美奂。
  明湛在凤景南的院子里招待魏宁。
  魏宁仍然是那副温润雅致的模样,玉水青的衣衫,薰了淡淡的暖香。两人在疏枝广叶的梧桐树下,盘腿对坐,微醺的清风带着花草的气息,净手煮茶,絮语谈天,细品茗香。
  明湛并不是个精于享受生活的人,不过,他喜欢看魏宁灵巧翻飞的手指和他轻垂的温润认真的眼睑。魏宁很有耐心,即便他有事相求,即便双方都心知肚明,谁也不是来喝这一壶茶的,偏偏他就能沉住气,烹出一壶仙品。
  “我喜欢紫砂,不过,你父王偏爱玉器。”将羊脂玉杯双手捧至明湛面前,明湛双手接过,呷一小口儿,用心煮出来的东西肯定是不一样的。点头笑笑。
  魏宁慢慢的品了一小杯,叹道,“上好的君山银针,如果能用六月荷花上的露水烹一壶,才算是尽善尽美。”
  尽善尽美?世上哪有这么多尽善尽美?
  明湛看向魏宁,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魏宁将玉杯立在石桌之上,笑道,“我家夫人进宫,听太后说,有意将寿宁侯田家的女儿许配给明礼做嫡妻。”
  “寿宁侯世子娶的是我三姐,这个女孩儿正是我三姐的长女。”魏宁脸上有淡淡的忧色,“女人有女人的智慧,有时可能看着愚蠢,其实往往很实用。魏家是皇上的母族,皇子身上都有魏家的血统,我无意再与皇室联姻。这次太后看中我三姐的女儿,为的不过是想助二姐一臂之力。”
  明湛挑挑眉。若非魏宁上门儿,他真不知道这些事。他手边儿没有得用之人,竟然成了聋子瞎子,多么可悲。
  “三姐已经嫁入田家,我与寿宁侯本就是姻亲。明湛,你母亲是镇南王正妃,明礼的母亲是我姐姐,我无须再让有魏家血缘的女孩儿嫁给明礼。这对我,没有半分益处,反而会得罪你、开罪永宁侯。”魏宁很诚恳,摊开玉白的手掌,苦笑,“如果明礼娶了我那外甥女,不管明礼在不在帝都,日后有了子嗣,定会回云南。明礼的母亲是她的姨妈,虽然卫王妃是嫡母,到底要更亲近我那二姐。儿媳妇已经娶了,卫王妃要不要将家务分出一部分给儿媳妇打理?”
  “权利就会被这样一点点蚕食。”魏宁轻叹,无奈道,“虽然她姓田,不过有心人总会想到,她是魏家的外甥女。我无能阻止太后,也不希望日后你将镇南王府的内闱纠纷算到我的头上。”
  这桩婚事对于魏宁的确是个狗尾续貂之作,魏宁是个聪明人,应该不会做这种蠢事。对魏太后、魏贵妃好处有限,唯一最大的受益者便是远在云南的魏侧妃了。当然,于魏侧妃有益,凤明礼便能受益。田家又是先皇后的娘家,家世自然是不错的。
  魏侧妃虽然受宠,生下三子一女,不过镇南王府内宅始终由卫王妃把持。卫王妃行事稳健周全,自掌内务,未有半丝差错,即便凤景南也挑不出错处。魏侧妃便是想插手都没地方插去,不过,有了儿媳妇就不同了。
  呵。明湛抓抓下巴,怕明菲这次给太后带来了些不得了的东西吧?
  魏太后虽有此意,不过,魏太后的意愿并不是最主要的,明湛写道,“皇上的意思呢?”
  “圣心难测,我不清楚。”
  明湛瞄向魏宁,写道,“我们要坦诚相待,你没有诚意。虽然我不愿你的外甥女嫁过去,不过总要有女人嫁给明礼的,只要是明礼的媳妇儿,都会更加亲近魏妃,不只你外甥女会如此。就算真的指婚,你也不要太小看一府王妃的手段。你姐姐都奈何不得我母亲,何况是你的外甥女?你的筹码不够,我想不出为什么要跟你联手?”
  “明湛,魏家已经是皇上的母族,谨慎做人尚来不及,无意再参与到皇子争储和你们镇南王府的事务中去。”魏宁道。
  “聪明人都会这样做。”明湛摇摇头,“这只与你有益。”
  魏宁笑叹,“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自少不得你的好处。”附在明湛耳边小声说了几句。
  明湛笑了笑,点头算是应了。
  “趁如今圣驾和你父王都不在帝都,咱们该先去寿宁侯府上走一趟才是。”魏宁自然早有成算在胸,此来,一是要借明湛的力,毕竟有明湛帮忙,在皇上面前也好交待,据他所察,皇上对明湛的确有几分另眼相待,此事拉上明湛,也多个垫背的。二则是向明湛示好之意了。
  明湛得了好处,自然乐意动弹一番,招呼大管家备车备马,又去屋里换衣裳。凤景南是不会允许他发表意见了,那就只得来个釜底抽薪了。
  寿宁侯府的门房一见是亲王规制的马车,赶紧迎出来。
  车上跳下俩人,承恩侯,和一位不认识的小胖子。
  魏宁笑骂,“傻愣着做什么,这位是镇南王家的四公子。没眼力的臭小子们,还不给四公子见礼。”
  “给侯爷、四公子请安。”
  “四公子您这边儿请。”
  没眼力的人做不得门房儿,听说他家大姑娘要嫁进镇南王府,估计这事儿十拿九稳了,要不怎么镇南王府的人上门儿呢?心下动着念头儿,对明湛更加热络几分。
  明湛侧眼白魏宁,魏宁携了明湛的手,对他浅笑,问门房小厮,“你家主子在么?”
  “是,主子早交待下来了,今儿侯爷您过来,吩咐小的直接请侯爷过去呢。”
  原来是有备而来,这个死狐狸,早算打上了他的主意,明湛脸上一丝浅笑,随魏宁自中门进入寿宁侯府。
  寿宁侯田徽已经五十出头儿,身子十分硬朗,听闻镇南王家的四公子一并到时,皱皱眉,忙迎出门去。
  魏宁笑着作揖,“世叔好,子敏给您请安了。”
  明湛跟着行礼,心里腹腓魏宁,你老魏家祖上三代贫民,不知道从哪儿跟世代簪缨的寿宁侯家论了个“世侄”的关系出来。
  寿宁侯笑着一把扶住魏宁,“罢了罢了,你小子每次都要来这一出儿。”对明湛抱抱拳,“四公子倒是稀客,里面请。”
  既然魏宁早有对策,明湛便坐着听魏宁和寿宁侯说话儿。
  不得不承认魏宁这人实在是长袖善舞,寿宁侯给他捧的满面是笑,当然依寿宁侯的道行自不会被魏宁三五句好话哄了去,只是人人爱听好话,寿宁侯的脸色比刚看到明湛时舒缓了许多。
  魏宁笑嘻嘻的,“世叔也知道,皇上命我教明湛乐理,我们也算透脾气。他听说将来的嫂子是世叔府上的千金,特求了我带他来给世叔请安的。”
  寿宁侯沉声正色,“子敏,话可不能胡说!没影儿的事儿,叫皇上听到够你喝一壶的,皇上虽宠你,你更该有分寸。”
  明湛瞪圆眼睛,一脸惊讶,写道,“不是吗?我听说魏侧妃还专门给府上侯爷世子妃送了信,专为促成这桩亲事的?”
  寿宁侯险些碎了手里的瓷盏,连连摆手,“四公子莫要听信小人之言,断无此事,断无此事!”面儿上断然,心里却在犯寻思,老大媳妇时常入宫,尤其这次为镇南王长子择妻,给孙女张罗着打首饰做新衣,这些寿宁侯都知道。老大媳妇与魏侧妃是亲姐妹,莫非这里头真有内情。只是不管有没有,他断不能认的!
  他内心也不反对这门婚事,他家已是外戚,把女孩儿嫁入王府宗室,倒脱了结党营私的嫌。何况,这是镇南王的长子。
  虽是庶出,不过,嫡出这个,扫一眼明湛似笑非笑的嘴脸,嗯,虽然不会说话,心眼儿看来不少。
  嫡出的四公子可不是好打交道的人,寿宁侯打起精神,再次道,“四公子莫要误会,府上兄长的亲事自有王爷做主,闲杂人等安能多言?”
  明湛笑着点了点头,一脸你糊弄鬼的淡定。
  “镇南王府门第高贵,我那孙女蒲草之姿,安能配得上贵府兄长?断无此事。”
  明湛写道,“为什么配不上,大哥是庶出,又不是世子。”
  寿宁侯直想喷血,你,你,你这是啥意思!我,我要不是冲着他能做世子,我能把嫡亲孙女嫁过去啊!
  “莫非你觉得大哥会做世子?”小本子只给寿宁侯瞧,明湛毫无顾忌,他眨着纯洁清澈的小肉眼儿看向寿宁侯。
  “我久未上朝,也不知这些事,四公子莫要与我相提了。”寿宁侯叹道,“若是四公子想插手你家兄长大婚的事,可以去给王爷商量,到我家来,我又没什么本事。”
  明湛笑着写道,“父王根本不与我讲这些,我就是想提前打听打听嫂子的性情,不然到时与我母亲合不来岂不伤和气么?听说是您家孙女,我倒是放心了。魏侧妃的性子我是知道的,您家孙女听说是魏家的外甥女,定是差不了的。所以,先过来给您请安呢。”
  寿宁侯要是现在还不知晓明湛的来意,除非就是傻瓜了。只是被个小辈这样要胁,心里也不会痛快,笑道,“四公子的意思我知道了。子敏的来意,我也清楚了。”说着颇有深意的看了眼魏宁。
  魏宁浅笑,端茶呷一口,迎向寿宁侯的视线道,“世叔莫要冤枉了我,我想着家中二姐嫁了那老远,十几年不得见面儿,以己度人么,舍不得三姐受我的苦楚。其实明礼是我亲外甥,难道我不盼着他好吗?世叔,听我家夫人说你家二房孙女亦是知书达理,难得的闺秀呢。”

  责罚

  寿宁侯暗恨魏宁这小子奸猾,不忍心外甥女远嫁!倒要把他家二孙女推出去!大房为这事儿操持了多少时日,能轻易把机会让给二房!这不是成心让他家宅不宁么!
  还有凤明湛这小哑巴,阴阳怪气儿的撒迷魂散来着!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微臣惶恐 by 颜樱 下一篇:嫡子难为 by 石头与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