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嫡子难为 by 石头与水(上)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强强 宫廷侯爵 种田文 石头与水

  明湛不爱吃甜食,每种尝一个就饱了,打发清风几个也去吃元宵过节。
  清风笑着先服侍明湛梳洗,熄灭了灯,悄声退出。
  明湛睡觉向来不要人在屋里服侍,他其实不喜欢成天丫环婆子围绕的、放个屁都有人记录在案的生活,真的很累。
  凤景南就要来了,明湛其实不喜欢凤景南来帝都,凤景南不会站在他这边儿,来了有什么用?不如不来?至于他与凤景南的感情,抱歉,他们有过任何一点点儿的父子之情吗?
  不论明湛喜不喜欢,三月初三,明湛正在吃寿面,就见方青笑着进来,后头还跟着两个小太监,明湛放下筷子起身,其中一个小太监笑道,“四公子不必多礼,是镇南王爷来了,连带大公子、二公子、二姑娘、三姑娘都来了,太后请四公子去慈宁宫说话儿。”
  明淇也来了!
  明湛对着小太监点了点头,范维请人出去奉茶。清风上前为明湛理了理衣裳,今天是明湛十一岁生辰,早上皇上太后均赐了生辰礼,放一天假,不用去念书。本来明湛还打算晚上摆席面儿请几位邻居过来吃酒呢,就赶得今天凤景南到了呢。
  还有明淇!
  明湛面也顾不得吃,接过清茶漱漱口,戴了紫纱冠,便赶去了慈宁宫。
  慈宁宫里极热闹,魏太后笑声不断,没有什么比见到小儿子再让人欢喜的了,还有孙子孙女绕膝,见了明湛也是满面微笑,摆摆手道,“好孩子,免礼。今儿是你生辰,也是明淇的生辰,晚上哀家给你们好好庆贺一番。”
  明湛作了个揖谢恩。明淇已经三两步到明湛跟前,张臂抱了抱明湛,拉着明湛的手上下看他半天,方笑道,“看来皇伯父这里的伙食果然是比家里好的,瞧你胖的。”又去捏明湛的脸。
  凤景乾哈哈大笑,“偏你这丫头促狭,快别作弄明湛了。”他也挺得意把明湛养的滋滋润润,倒是明礼正在抽条儿,瘦了许多,不过明礼又没住宫里,不归朕管。
  明淇长的很快,明明是鸾凤胎,竟然比明湛高大半头,现在腰是腰、屁股是屁股的,还穿着青衫男装,英气勃勃。她本就生的俊俏,戴了赤金冠,如同哪家的小公子一般。
  明淇拉着明湛的手过去坐,明湛又给凤景乾、凤景南行过礼,明淇笑道,“我们都没来过帝都,这次跟了父王来开开眼界,果然是天子气派,宫殿这样雄伟,街道也很宽阔,有许多店铺、热闹极了。母亲给你弄了不少吃的,我都给你带来了,你住哪儿,一会儿我去你住的地方瞧瞧。”
  明湛在明淇手心写字,明淇连连点头,时不时笑几声。
  明菲坐在魏太后身边儿,笑问,“什么事儿这么好笑,二姐姐也说与我们听听。”
  明菲比明淇小一岁,明淇俊俏英美,与盛妆打扮明菲一比,那就是个男人。明菲一身大红绣金百蝶穿花的衣裙,扣子都是一颗颗红宝石打磨镶嵌,头上是堕月髻,斜插一支凤头钗,凤嘴衔下一串儿明珠,颗颗小拇指大小,映着明菲那张娇研美态的脸,光晕盈盈。此刻,明菲一笑,竟有倾城之姿。
  可惜明淇不是个男人,也没怜香惜玉之心,“干嘛告诉你,这是我跟明湛的秘密。”说着不再理会明菲,伏在明湛耳朵边儿嘀嘀咕咕,明湛捂着嘴巴直笑。
  明淇打掉明湛的手,说他,“什么时候添了这些娘儿们毛病,还笑不露齿啦!”
  慈宁宫所有的娘儿们脸色一僵。明菲翘起唇角,对魏太后道,“皇祖母莫怪,二姐姐在家就是这样,风风火火的,每日只爱舞刀弄棒。自小只爱穿男人衣服,要我说二姐姐真该投个男胎。”
  魏太后点了点头,对凤景南道,“如今明淇年纪渐长,也该学些女儿家的事儿了。”
  凤景南却不以为然,笑道,“母后,百人百性百脾气,有像明菲这样的娇娇女儿家,也有明淇这样英姿飒爽的,无伤大雅,并不为过。”
  “眼瞅着一日大似一日,一晃眼就是说婆家的年纪,哪儿能总这样呢。”魏太后很为明淇的终身大事担心。
  明淇听了,扬眉一笑道,“皇祖母,这有什么难的。将来我看上了哪个,求皇伯父指婚就是了,好女还愁嫁不成?”
  魏太后以前只听人说云南那块儿地方,百族混居,许多蛮夷,还不信来着。如今瞧着孙女说话行事像个野人一般,顿时信了七八分。心里也有些怪卫王妃不会管教孩子,不然怎么单明湛明淇姐弟,一个男人婆,一个酸脸货!只是魏太后已收到教训,自然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明湛捂着嘴巴笑的直哆嗦,明淇骂他,“跟你说了不准用手捂着嘴,你找揍呢。没听到我的话!”
  凤景乾见他们姐弟感情这样好,自是欣慰,当年他与弟弟也是如此,无话不说,无事不谈,笑道,“明湛在换牙呢。哪里敢开口,怕漏风。”
  “唉呀,你终于换牙了。”明淇双手合十念佛,对凤景乾道,“皇伯父有所不知,我的牙早换好了,明湛一直没动静,我母亲还给你看过太医呢。太医有什么办法,没想到到皇伯父这儿才一年就开始换牙了。唉哟,回去得跟母亲说一声,果然帝都风水好。”
  明淇说话娇憨实在,还总是不经意的恭维凤景乾,凤景乾十分欢喜。

  条件

  明湛对于慈宁宫的家宴向来兴味寡淡。
  明淇倒是兴致勃勃,把明湛叫自己身边儿坐着,很有姐姐范儿的照顾明湛吃东西。
  几位皇子对于明淇跟明湛竟然是龙凤胎比较不能接受,明淇神似凤景南,尤其一双眼睛,大大的凤眼里灵气氤氲。虽然论容貌明淇不比明菲,不过明淇自有神韵天成。
  凤景乾喜她神采飞扬,又对明湛照顾有加,无一丝厌烦,心中暗叹卫王妃教导孩子有方。明湛本身是有缺陷的,做为姐姐的明淇毫无计较,还同明湛有说有笑,完全将明湛当做一个正常的孩子对待,十分难得。
  当然,明礼明义也很亲近。
  泾渭分明。
  再看自家弟弟,凤景南把盏斟酒,双手奉予凤景乾,“皇兄。”
  凤景乾接过,欣然饮下,凤景南笑道,“这次来,我与明湛住在石榴院吧。”
  明湛看凤景南一眼,那眼里是明晃晃的不乐意,凤景乾拈着空杯,想着他兄弟的用意,忍不住笑,把决定权抛给明湛,“明湛,你说呢?”
  明湛写道,“石榴院那么小,怕住不开,让父王不自在,岂不是做儿子的不孝了。”
  明淇替明湛念了。
  凤景南意外的看明湛,还挺会说客套话儿。
  凤景乾看了一回兄弟的热闹,自然不会让兄弟为难,遂笑道,“让明湛与你住在王府吧,你难得来一次,也该父子团聚些时日。”
  凤景南原就意在此处,自然顺水谢恩。
  明湛却宁可住在宫里,写道,“那我念书怎么办?”
  呵,你小子是真不乐意跟我一起住啊!凤景南露出一个堪称慈父的微笑,“无妨,我亲自教你念书,包管耽误不了。”
  明湛缩了缩脖子,深恨自己话多。
  凤景南当晚便将明湛打包回了府里,明湛本来还想在石榴院磨蹭一个晚上,凤景南一个眼神儿,“要不我去帮你把你院子里的事安排了?”
  明湛只得跟着凤景南出宫,坐在车里,明湛蔫蔫儿的低着头,凤景南气不打一处来,“看你这愁眉苦脸的德行!我会吃了你,还是怎么着?”
  明湛摇摇头。
  算了,头一天来,虽然看着这个胆大包天的家伙装出一副胆小害怕的表情实在火大,凤景南还是决定把火气压一压,他是为了和平而来。
  明湛被要求跟凤景南一个院子,明淇笑嘻嘻的,“我还想晚上跟明湛说话儿呢?”
  “说话儿急什么,我们又不是住一日半日,要过了你皇祖母的千秋才回去呢。”凤景南对女儿很有耐心。
  明淇搂住凤景南的脖子,在父亲耳边悄声道,“你别把他吓着了。”
  凤景南捏捏明淇的小脸儿,遂对一干儿女笑道,“天色晚了,你们各自回去休息吧。”
  兄弟姐妹退下,明湛俩眼盯着凤景南,还是凤景南身边的侍女珠玉来问,“王爷,是要把四公子安置在次梢间儿么?”
  “不用那么麻烦,他能占多大地儿,跟我一个屋子就成了。”
  明湛险些把舌头咬下来,过去两步儿,到凤景南跟前儿摇头,凤景南端起茶喝一口,好笑,“莫非我要得到你的同意?”
  该死的暴君!独裁者!
  明湛俩眼珠子冒出火星儿,老子好歹是个人吧!是人就有人权好不好!
  凤景南把半温的茶递到明湛唇边,嘲笑他,“赶紧喝杯 冷茶消消气,可别气的厥过去。”
  明湛狠狠白凤景南一眼,径自屋里去了,听外头传来的凤景南的笑声,怎么听怎么都有一股子小人得志的意思在里头,明湛更气!
  凤景南觉得有趣,真看不出这么蔫蔫儿的小子竟有这样大的气性。男人么?就该有些脾气。他为什么喜欢明淇,就是因为明淇爽俐干脆、霸道豪迈,或许这对于女孩子来说并不是值得炫耀的品质,不过有什么关系,明淇是他的爱女,自然可以随心所欲。像明湛,长的难看不说,还软软巴巴的,没个男孩子的气性,以前常被明淇压在榻上挨揍,要不就是缩一团跟鹌鹑似的,凤景南怎么喜欢的起来。
  明湛洗漱后就上床去了,两床被子,他睡里面。
  凤景南见明湛闭着眼睛,也躺了过去,跟明湛聊天,“不问问你母亲过的好吗?她可是很惦念你。”
  “我干嘛问你,明天我问明淇,比你说的更具体!好不好,你一个月才去几回呢?”明湛腹腓着,虽然很不想理会凤景南,不过为了避免凤景南再做弄他,还是睁开眼,侧了身子在凤景南手上写道,“你既然知道我想问,那还不干脆直接说,你这是钓我呢。我要是主动问,就上当了。”
  凤景南看他眼睛灵动,微微透出小得意,十分可爱。心中便有几分喜欢,轻声问,“明湛,你以前为什么总装的那么没用呢?”
  “有用没用,我也不能继承王位。太有用会让明礼忌惮我,我不知道你会送我到帝都。”明湛没否认,也没说什么敷衍的屁话,凤景南又不是傻瓜,可不好糊弄。
  凤景南沉默了半晌,“你想做世子吗?”
  明湛回给他一个冷笑。不言而喻。
  凤景南松了口气,叹道,“那你早晚都会来帝都,早与晚有什么分别?”
  明湛露出一个冰冷而讥诮的嘲讽,眼中的尖锐几乎让人难以招架,凤景南只得道,“好吧,这件事,我与你这样说吧。如果你能开口,会在更小,五岁,刚启蒙的时候来帝都。皇上自你出生就有召你入京的念头儿了,我也有这个意思,世子与皇子们总要保持一个友好的关系,日后镇南王府的存在会优容许多。如果你有意世子位,就得拿出实力来。”凤景南有几分郑重,“你在帝都的表现让我吃惊。你虽然是嫡出,可是生而缺陷,这也是事实。我并不算古板,如果你能证明你比所有人都强,这世子之位,就是你的!”
  “我不要。”明湛的手很稳的在凤景南的手心写下这三个字,眼中透出傲然,不是“我不能”,而是“我不要”!可见此人虽擅长装蔫儿鹌鹑,其内心深处却已经傲气到目中无人的地步儿!
  明湛继续写道,“你让明义来,无非是想让明义帮着明礼,与我抗衡。老二儿都很有心机,不过明义的心机都是用在小处。你觉得他能主持大局?总有一天,你会后悔这个决定!”
  “你想的很对,既然我已经不再装笨蛋,帝都的事就得按我说的来。如果你认为明义明礼可以代你主持帝都事宜,我不会插手。”明湛脸上有一种笃定,他看了凤景南一眼,勾了勾唇角,“他们是死是活,我都会袖手。不过你要考虑好,鸡蛋最好不要放在一个篮子里。明礼是你亲自教导的,明义是有心机的,明廉却是没什么本事了,现在教他已经迟了。你将明礼明义都放在帝都,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他们有个好歹,莫非你打算再立明廉还是重新再生几个儿子?”
  “那你是什么打算?”明湛如此危言耸听,必有所图。
  “我在帝都,你把帝都的人交给我调度,然后让明礼明义回云南。”明湛静静的看着凤景南。
  凤景南的脸上没有半分玩笑的意思,俊美的锐利的眼睛打量着明湛冷静的脸庞,虽然是个鹌鹑模样,倒是敢狮子大开口。明礼都没敢跟他提半个字帝都人手的事儿,不想明湛早打主意很久了。
  做为当权者,凤景南很欣赏明湛这样的野心家胚子,不过有野心要调度帝都的人,会情愿失去世子之位么?是在一方逍遥为王,还是在帝都为质?
  这似乎并不是什么难题吧!
  凤景南隔着被子拍了拍明湛,伏在他薄薄的耳际,吹一口热气,将明湛的耳朵烫出云霞的色彩,方轻声道,“臭小子,我还年轻着呢。”

  训子

  明湛和凤景南昨日坦诚相对,揭去了那层虚伪的父慈子孝的面纱,如今相处倒多了几分坦荡。
  早膳时,凤景南指了指左首第一位,那里向来是凤明礼的位子,今日被明湛占据。凤明礼脸色稍微有些难看,不过既是父王默许,他也没胆子发作。
  凤明义瞧了明湛一眼,见明湛面色从容、好像理应如此似的,凤明义便也默不作声的坐在凤明礼的下首。凤景南右首第一位自然是明淇,次位是明菲。
  明湛既然表现出了嫡子的身份相匹配的手段,那么便要给他应得的位子。
  凤景南开箸,夹了一只水晶般的蟹黄包儿放在明湛的碟子里。明湛安之若素,既未起身诚惶诚恐一脸荣幸的捧着碟碗去接,也未道谢,径自夹起来,醮上香醋,吃了。
  连明淇都多瞧了明湛一眼,心想怎么就跟着父王休息了一个晚上,明湛就像换了个人似的。
  镇南王府的早餐气氛诡异,不过谁都不会愚蠢的表现出来。唯有明菲撇了撇嘴,问一句,“四哥,那是大哥的位子。大哥比你年长,理应做父王下首第一位。”
  明湛好像根本没听到明菲的话,又夹了个包子,继续吃。
  明淇冷笑。这个蠢货。
  凤景南没说话,优雅的用餐。
  餐厅的安静让明菲的脸渐渐胀红,尴尬无比,紧紧捏着银筷低下头去。
  与明菲同样尴尬的便是凤明礼了,凤明礼并没有说话,此刻,说什么都好像欲盖弥彰,还不若不说。故此他只是低下头安静的用了一餐,虽然食不知味。
  早膳后,凤景南叫了凤明礼去书房说话。
  凤景南坐在宽敞的榻上,傝上铺陈着川锦绣牡丹的褥子,软而舒适。凤明礼垂手站在一侧,不敢出声。
  凤景南慢慢的品着一盏茶,半晌才问,“难受吗?”
  凤明礼直觉的摇头,他的面孔有些泛白,不过多年的教养并没有让他失态。
  凤景南知他强撑,却是一语道破,“如果你做不了世子,这还只是个开始。你会慢慢发现,当初待你热络的呼兄唤弟之人人原来与你竟是陌生人。”
  凤景南看向明礼愈加苍白的脸孔,问道,“他刚来帝都,就已经代表镇南王府处置明艳的婚事。明礼,为什么不是你出面儿?你才是我的长子,住在这镇南王府,你为何要把这件事交与他?”这里的他当然是指明湛。
  凤明礼刚要开口解释,凤景南却似根本不愿听,继续冷声质问,“如果你本来打算驱使明湛,吩咐明湛出面处置,今日我也不会让你难堪。可事实上自始至终,你都是处于被动地位。你是我嘱意的世子人选,我让你来帝都,让你处理有关镇南王府的事务,可是你大权旁落,连自己姐姐的婚事都说不上话儿?帝都里谁是瞎子,遇事你便退,那么等你想说话时,还有何份量威信!”
  “我知道你的性子,最是不愿得罪人!可你想想,明艳是你的姐姐,亲姐姐有事你尚且退避,别人焉敢望于你!对亲姐姐尚且袖手,那么对属下呢?对朋友呢?”凤景南厉声道,“再者,你不愿得罪福昌公主,退避三舍。反倒让比你年小的弟弟出面得罪人!手足之情如此淡薄,首先,你人品便入了下流!”
  凤明礼脸色涨红,禁不住凤景南如此重话,跪在地上哀声道,“父王这样讲,儿子哪里当的起。我承认大姐姐的婚事如此波折,是我没有考虑周全,处置失当。可是,帝都只有我与明湛,明湛的脾气父王也知道,一来帝都,谁的面子都不给,皇祖母都敢冲撞。我,我真是怕了他胡来。后来大姐姐的婚事,他总是先拿主意,若不依他,怕又要做出离谱的事儿来。父王,我能怎么办?难道要帝都这么多人看着我们兄弟不和。”
  “你好糊涂!”凤景南斥道,“你怕他什么?他在宫里,手上一个人没有,事事要指望你相帮,你还怕他!有些人,当得罪时便要得罪!明湛做的事,他有本事做,就要有本事承担后果!他得罪人,你怕什么?他只是他,他是能代表镇南王府,还是可以代表我?他得罪人,并不是镇南王府得罪人!他要拿主意,你不理会他,他能怎样?你这样事事好性儿,如果有人要抢你屁股底下的椅子,是不是你还要满面含笑的让出来!”
  凤明礼想到晨间的难堪,忍不住落下泪来。
  “今天,不过是一把餐椅你就如此。若有朝一日,世子之位易主,你要如何?”凤景南冷声道,“自你启蒙,我为你请最渊博的先生,十岁开始就在书房伺候,明礼,你们兄弟几个,唯你如此。我唯有待你如此!”凤景南望着凤明礼含泪的眼睛,轻叹一声,伸手虚扶,“起来说话。”
  凤明礼抽咽着起身,坐在凤景南身畔,心中的愧疚仿若压在心口的一块巨石,压的他喘不过气来,低声道,“我无能,让父王失望了。”
  凤景南拍了拍他的脊背,声音温和许多,“你要学着遇事自己拿主意,属下的话,可参考选择着听;明湛的话,也是如此。明湛是要一直留在帝都的,你想一想吧,今日你低他一头,他日你是不是要低他一辈子了!明礼,今日你将帝都的话语权让于他,有朝一日,明湛必会反客为主,遥控云南事务!界时,不是藩王,胜似藩王!而你,则成了他放在云南的傀儡亲王!”
  凤明礼身子一震,眼睛不可置信的望着自己的父亲。
  凤景南呷一口茶,似笑非笑,“你觉得我在危言耸听?”
  他了解明湛,一个能在他眼皮底下掩去锋芒、装傻充愣的小家伙,够聪明,看他在帝都的行为,也够手段。现在,也展露了野心。
  可是,凤景南仍然不会冒然造择明湛,或许是因为明湛太过胆大不安定,他从内心深处排斥明湛掌权一事。
  “明礼,是知道的,我本是庶出的皇子。先前,你皇祖母在先帝时,份位很低,我出生时只是你皇祖母还只是坤宁宫偏殿里的小贵人。那时戾太子尚是太子,深得先帝喜爱。皇子们都在闻道斋念书,太子但有差错,罚的是伴读。我若有错,直接打手板。”凤景南目光幽远,带着几分讥讽,“倒不是先生偏心,故意打罚我。实在是我根本没有伴读。你皇祖母份位低在先帝跟前儿说不上话,魏家那会儿也穷困,无可指望。我启蒙时竟然无人提伴读之事,所以我一直没有伴读,在闻道斋的时候吃过不少苦头儿。同是皇子,嫡庶之别,犹如云泥。庶子的苦,没人比我更清楚。所以,我对你们向来一视同仁。你是我的长子,我对你的期望是最高的。我从不觉得庶子比嫡子差,在我心里,最嘱意的人选就是你。”握住凤明礼修长的略带薄茧的手,凤景南沉声道,“所以,别让我失望。明礼,别让父亲失望!”

  椅子

  明湛坐在花园里的秋千上,看明淇剑若游龙、杀气纵横,身姿俊挺,剑光灵动。
  明湛啪啪的鼓掌。
  明淇练了一阵,额上微汗,双颊泛红,还剑于鞘,走了过去。明湛移出半个秋千藤椅的位子,明淇屈身坐下,擦了擦汗,看向明湛道,“等我再大些,就去带兵缫匪。”
  “你不成婚了?”明湛写字问道。
  明淇冷笑,“如今瞧见大姐姐这样,嫁男人有什么好的?大姐姐还是正经郡主呢,与亲姑妈家做亲,那个姓杜的还敢养小老婆!要是赶上我,不一剑过去捅死姓杜的!还容他带发修行赚个孝顺的美名儿!再说,我练这么多年的武功,难道是为了伺候男人!”
  明湛觉得明淇真的被凤景南培养出成了女权主义者,明淇道,“我先去把云南的土匪打干净了,再考虑大婚的事儿。到时我也不要什么公府的少爷侯府的公子,只要个听话的。叫他往东,不能往西的。”
  明湛连连点头,他真是服了明淇,你干脆养条狗算了,还嫁什么男人!
  “你这丫头真是不害臊,什么话都敢说。”凤景南笑着从假山后徐步走出,身后跟着眼睛微红的凤明礼。
  明淇明湛起身见礼,明淇迎上去,笑着挽住凤景南的手臂,正色道,“父王,我说的是真的。明年过了生辰,你就放我去军中吧。要不,你给我一队人马使唤。我练武这么多年,莫非就用来打只兔子射只野鸡,说出去真是丢父王的脸!”
  凤景南轻点明淇的鼻尖儿,笑道,“行行,淇儿说的话,本王哪儿敢不允?”
  明湛的眼睛落在凤明礼微红的眼睛上,看来是挨过训斥了,凤景南一大早的就给凤明礼下不来台,骂一顿也合乎情理。不过,凤明礼脸色不差,想来除了敲打,还指点了凤明礼一番。
  昨晚,明湛不过是刚开了口,凤景南便将话糊弄了过去,至此再不提帝都人手之事。看来,凤景南还是要倚重明礼明义。
  凤明礼看他的眼神还有几分戒备,明湛勾了勾唇角,移开眼睛在凤景南放肆的身上溜了一溜。凤景南自也留意两个儿子的反应,一看明湛这副形容便知这小子猜着些什么。
  明湛看向凤景南,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
  凤景南转而带着明淇去小校场比剑,明淇唤明湛,“你也来,我看看你骑射有长进没?”
  明礼自然一道跟了过去。
  试了一巡弓箭后,凤景南越发认为自己的决定没错,明礼也是自幼练习,如今虽还是少年,已有些玉树临风的意思,随便一摆,那姿势硬是优雅好看,关键人家手里有几分真功夫,算是个有内涵的花瓶儿。
  明湛侥幸没脱靶,明淇好一番夸奖,“长进了这许多,可见宫里的师傅的确好。”
  以前在云南,卫王妃什么都由着他,明湛的骑射向来的两日有三日无的,别说正中靶心,脱靶的时候不知有多少。如今在宫里,每天下午都要去校场跟着师傅练习,纵是明湛这样儿的,都练的有些模样了。
  当然不能跟明淇明礼相比。
  明淇亲自下场教明湛怎样瞄准怎样发力,对明湛道,“只管多练,这东西,不过是练个手熟。有了手感,便百发百中了。”随手一引弓,箭矢流星般追去,一只落在树梢儿上的麻雀应声掉在地上。
  明淇连发十箭,箭箭皆中,指使着小厮们捡了,吩咐道,“送厨房去,叫他们收拾了,腌好炸酥,中午添菜。”
  明湛笑着点头。
  凤景南对明淇的箭法最是满意,笑着赞了几句,明淇摆摆手道,“只能射些蠢物罢了,上次师傅拿了一把琉璃珠子,弹出去叫我射,一个没中。”
  凤景南笑道,“武功非一日之功,急什么,你才多大呢。现在有这样的准头儿已颇是不易了。”再教训明礼,“来帝都这大半年,臂力半点长进全无,平日都在忙什么!莫非要被你妹妹比下去不成!以后每日加半个时辰的骑射。”
  凤明礼小心嚅嚅的应是。
  “明湛,你与明淇一个年纪,不必我多说。”
  不想多说,那就闭嘴。明湛翻个白眼。
  日头渐高,凤景南便带着明淇回去了。
  中午用膳,却又有一番波折。
  凤景南自然是正中首位。
  凤明礼却先一步坐在凤景南的左下首,明湛站在厅里未动,并不上前就坐明义下首之位。
  明菲这次只是略带嘲讽的笑了笑,并未多言。
  凤景南刚要拿筷子,明淇道,“父王稍慢,我有事想请教父王。”
  “淇儿说吧。”看了明淇一眼。
  明淇脸上并不见恼怒,只是郑重,正色道,“父王,是嫡为贵,还是庶为贵?”
  明菲当即道,“我也想问二姐,是以长为尊,还是以幼为尊?”
  明湛根本不理会明菲,镇定的说,“父王,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记得太宗当年,元后嘉仪皇后早逝,身后留有嫡出三皇子。一年后,太宗立原慧皇贵妃为后,慧皇贵妃原有皇长子仪亲王为亲子。当年立太子之际,朝臣为嫡长尊卑争执不下,进而引的朝廷震荡,天下失和,最后太宗道:仪王虽贵,元嫡更尊。遂立三皇子为储,是为高宗皇帝。虽说是嫡是庶都是父王的儿子,可若是嫡庶不明,那镇南王府何必分出嫡妃侧妃侍妾丫头?六中之中何必再有后妃嫔妾之别?父王今日先乱嫡庶尊卑,恕明淇不敢苟同!”
  凤景南看向凤明礼,凤明礼从容笑道,“不过是一张椅子,四弟要坐便坐了。二妹不要动怒,四弟,你来坐吧。”
  凤明义笑着附言,“是啊,二妹莫动气。正吃饭呢,怎么连太宗皇帝都搬出来了?是我没看清,先坐了大哥的位子,大哥便往前移了一位。”
  明淇一挑长眉,不为所动,吩咐身后的丫头道,“去二门传话儿,叫大管家进来。”
  李明听说里头叫传,不敢耽搁,撂下吃了一半儿的饭,一抹嘴儿便来了。
  明淇沉声道,“大管家,午膳过后你派人将父王上首之位,与左下第一位的椅袱都换成耀眼的大红色。”
  李明忙应了。明淇看向凤景南,一捶定音,“左下之位,若日后父王请封世子,理当由世子坐。既然父王尚未请立世子,嫡庶尊卑不可乱,明湛,你过来坐!”
  明湛走过去,座位又是一番变动。
  明淇问道,“父王看女儿如此处置,可还妥当?”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微臣惶恐 by 颜樱 下一篇:嫡子难为 by 石头与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