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魔头 by 云过是非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强强 生子文 江湖恩怨 云过是非


【文案】

凤冠,霞帔,龙凤花烛。
失忆的小厮代嫁进了名门山庄。
人心,正邪,弹指灰飞。
软软懦懦的小厮竟然变成了杀人只需头点地的魔头。
有个地方,唤作江湖。
腹黑庄主和乖戾魔头的江湖蒸包子之行。

作者有话说:这是一个心狠手辣、性格乖戾的魔头失忆后,前期软软嫩嫩,后期和伪正派大侠攻相爱相杀,外带生包子的故事(此乃欢脱温馨治愈高级小白……正剧文XD)

【正文】

【上卷:代嫁小厮】

1、第一章 新娘
 
  今日是城里最热闹的时候,整条街上都是来看热闹的人,喧喧闹闹的。有人说这般的光景,都快赶上开武林大会了。其实这正是城南名剑骆家的骆晟宇庄主要娶妻子,娶的还是武林盟主的独女楚妙衣,场面自然大了些。
  
  外面是吹锣打鼓的声音,间或着议论的说话声,大家都在猜想新娘子是如何的貌美如花,却被花轿的垂帘挡住了视线,里面什么都看不清楚。
  
  花轿里面坐着个人,一身大红色的嫁衣,带着红色盖头,容貌是看不见的,只是看身形就让人忍不住倾慕。这新娘子的身量不算矮,看起来有些纤瘦,白皙的双手交叠着握在一起,似乎是很紧张,指节发白。
  
  新娘子抬手想要去撩开轿帘,看上去又不敢,伸起来又落下去。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掀开一点,就被外面的丫鬟猛的给盖上了。
  
  “你做什么?别掀开,好好在里面坐着。”外面的小丫鬟长眉一皱,贴近了轿子低声说着,语气很是不快,一点也不像是对主子的口吻。
  
  “我……”大红嫁衣的新娘缩了缩手,又握在了一起,压低了声音说道:“绿环姐,我……不想去……”
  
  “呸,老实坐着,上了花轿了不去不行!事情没办好,小姐定要拔了咱们的皮的!”那婢女绿环啐了一口,打断了话头。
  
  新娘只好默不出声的坐好了,不再接话。
  
  其实这花轿里的新娘子哪里是什么武林盟主的女儿楚妙衣?!更连个女子都不是!是个如假包换的男子,只是样貌长的极为好看清秀,才让正牌的小姐给掉了包拿来顶替。
  
  现在的新娘子不过是楚妙衣前些日子捡回来的小厮罢了,当时问他叫什么名字,他也说不清楚,只是记得有个“竹”字,好像摔傻了脑袋一般,大家就干脆叫他小竹了。
  
  小竹看上去不过二十左右,长的虽然没有女子的身段,却也很纤瘦,此时穿上宽大的嫁衣,根本瞧不出来破绽。
  
  楚妙衣当时听说要嫁给骆晟宇,一千个一万个的不愿意。虽然那骆晟宇是武林上数一数二的高手大侠,被人敬仰。长相也是没的说,让很多大家闺秀都倾慕非常。只是楚妙衣进门之前,那男的就已经有四个小妾了,虽说她是进去当正妻,却还不是要跟别人争风吃醋去,她一个堂堂的武林盟主女儿,如何受得了这样的委屈。
  
  小竹被小姐叫去试喜服的时候还在纳闷,为什么这衣服要自己穿。今天早上才知道敢情是让他去当新娘子。小竹吓了一跳,自然是不愿意的,这要是被人知道了实在不好,怎么个不好他也说不出来。
  
  不过楚妙衣伶牙俐齿的,小竹刚一出口说不,就有一堆的说辞将他憋回去。
  
  最后小竹不得已,还是被塞进轿子里,往骆家去了。
  
  外面敲锣打鼓的声音震得他脑袋里“咚咚”的响,心脏跳动的声音却比那还要响亮,几乎将耳朵震聋了。小竹还在打退堂鼓,却感觉轿子晃了一下就停了下来,落了地。
  
  “小姐,请下轿。”绿环笑着走到轿子旁边,打起帘子伸手扶他出来。
  
  小竹低着头,下巴几乎挨到了胸口,让绿环扶着,可惜还是一个劲的打颤,白皙的手轻微的抖着。
  
  绿环暗地里拧了他一下,疼的小竹差点叫出来。
  
  “抖什么?别露馅了。”
  
  “……我知道。”小竹点了点头,被她扶着刚走两步就发现对方停了下来。他头上有盖头,自然是看不见前面的情况,只能看到脚前面的路,多了个红色下摆,不禁又颤了一下。想必前面的人就是那骆庄主了罢……
  
  绿环没说什么,将小竹的手交到骆晟宇手中,旁边不禁又是一阵喧闹。
  
  骆晟宇此时也是一袭喜服红袍,身量颇高,看上去二十六七的年纪,脸上轮廓像是刀削斧劈,很是俊朗,气度更是不凡,虽然带着些冷峻之感,却让人更加钦佩。
  
  小竹感觉到那人手掌的热度,惊得想要缩手,只是骆晟宇没发现他的异状,已然握住了他的手。
  
  小竹僵的全身笔直,手还是微微的打着颤,被他带着走到礼堂中间。
  
  骆晟宇看了看站在自己旁边的妻子,约莫矮了小半个头,不算矮的身量,但是显得很瘦,被牵着的手不易察觉的颤抖着。他意味不明的嗤笑了一声。
  
  行拜见礼,小竹僵的几乎不会弯腰,仪式很快就结束了,却好像将他的力气都殆尽一般。被人引着进了新房坐在长椅上这才嘘了口气,像是要软倒下去似的。
  
  门被关上了,小竹一动不动的坐在软椅上坐了好久,直到觉得真的没人在旁边这才动了动手指。又过了半天伸手摸了摸头上的盖头,想了片刻就接了下来。
  
  屋里烛光很亮,映着他白皙的脸也变得有了些颜色。少年长的的确很好看,有七八分中性的美感,此时穿着一身女子的喜服,衣服又宽大的很,根本不会让人怀疑他是男人。
  
  长眉入鬓,凤眼的眼尾带着勾似的,鼻梁直挺,唇上抹的殷红。少年不说话的时候竟有种清冷的美。

 

2、第二章 骆晟宇
 
  新房布置的非常好看,小竹从来没观过礼更加没进过新房,有些好奇,不禁转着眼珠子四下打量起来。红色的龙凤双烛,红色的剪纸,整个屋子都被布置的火红一片,带着喜气的气息。
  
  头上的头冠实在是很沉,小竹坐了好久,也听不到外面的动静,不禁扶着脖子摇了摇脑袋。心里想着,这嫁人果然是个苦差事,要带着很重的发饰,还要坐在长椅上一坐好半天,况且到现在了他也没看到那骆庄主的样子,要不然小姐不想嫁人呢。
  
  小竹将头上顶的重玩意取了下来,站起来放在桌上。伸手摸了摸床帏垂帐,红色的绸缎,滑滑的感觉。小姐吩咐了让他顶替几日,说是让他推搪个十天半个月,就来接他出去,期间装病就好了。
  
  他虽然觉得这样不好,可被小姐说了半天,软硬兼施,一哭二闹三上吊,也不得不答应了。再者小姐好歹救了他一命,还收留他这个什么都不记得的人那么多日子。若非如此想必自己早就流落街头了吧。
  
  正自出神,小竹就听外面突然吵闹起来,有个大嗓门的喊道:“呦呵,大哥这么快就喝醉了,哈哈。”
  
  “走走走,闹洞房去!……诶诶,你们怎么不去,怕大哥责骂么?今天可是大好日子,大哥再凶也不会骂人的哈。”
  
  小竹惊得差点跳起来,那些人要进来了?!一时间他有点害怕,真想从窗户爬出去溜走算了,却又觉得对不住小姐。镇定了半天,整个身体都抖起来,万一让人发现自己是冒牌货,还是个男的怎么办?!
  
  不禁在屋子里绕了好几个圈,外面的跫音越来越近,他心跳的也越来越快。最后干脆一掀被子踢了鞋子,连嫁衣都没有脱下来,直接钻进去装睡觉。躺下来的时候还被被子里的东西咯了腰,摸出来一瞧,原来是一把桂圆……
  
  房门“砰”的一声就被打开了,带着个青年男子“哈哈”的笑声,说道:“快快,扶大哥进来啊。”
  
  “二庄主,咱们还是回去吧,等着主子醒了可要完蛋了。”那扶着骆晟宇的一个男子面上有些尴尬,想去拦走在前面的青年,却也不敢真的拦他。
  
  “诶?!大嫂怎么睡了?不是说成亲的夜里新娘子不能躺新床的么?会一年到头都躺倒在床上的,不吉利……”
  
  青年眉目俊朗,脸上线条很柔和,看上去也就二十出头的年纪,正是骆庄主的弟弟,骆晟义。
  
  骆晟义说了一半赶紧拍了拍自己的嘴巴,“呸呸呸”的啐了几声,说道:“我胡说八道胡说八道,嘿嘿,肯定是新娘子等不及了,吉利的很吉利的很。你们快点把大哥也扶上床去。”
  
  身后跟着的四个男子都是骆晟宇的家将侍卫,各个脸上铁青的厉害,真想把骆晟义打昏了带走,却谁也没那个胆子。只是大家想到若是此时自己主子没醉,听着二庄主胡说八道,不定脸色变成什么样……
  
  骆晟义看几个人愣着,一把将骆晟宇扶了过来。他本来也喝多了,走路打晃口不择言,此时扶着骆晟宇更是站不稳,趔趄了两下,身体晃了晃,干脆就把人直接一了歪斜的扔到床上,自己才扶着床框站稳当。
  
  小竹听着他们说话怕的直筛糠,好在厚被子盖着,看不出来。突然背上一沉,压的他胸口直闷,眼前都快黑了。正是骆晟义将骆晟宇扔上床来了,可苦了小竹成了垫子。
  
  骆晟义拍了拍手,一副完工的样子,说道:“啊哈哈,好了,给他们熄灯熄灯哈,咱们不要打搅他们了。咱们去喝酒喝酒。”
  
  骆建东赶紧扶着骆晟义说道:“二庄主,咱们去喝酒,这边走,看脚底下……”
  
  “好好,去喝酒!”骆晟义这才很高兴的出门。
  
  小竹听到关门声,惊觉自己吓得额头上都是冷汗,垂下来的头发都贴在额上,痒痒的难受,却也不能伸手去拂开。
  
  不过更难受的就是呼吸不畅!他身上压了个男人,压的他快要断气了,却还要装作睡着了,不能动。
  
  不过小竹忘了,睡着了的人,被这么压的五脏六腑都快吐出来了还没醒……那是有多困啊?!
  
  小竹没想到那一节,还在努力装睡。忽然就觉得身上一轻,顿时呼吸通畅,感觉就像是要被新鲜空气呛死了似的猛吸了几口。
  
  还没等他喘够气,就听到床边男人的冷哼声音,下意识的就屏气凝神。
  
  那站在床边的正是刚才还烂醉如泥的骆晟宇,看着面朝里躺在床上的人不禁冷笑一声,说道:“楚小姐既然进了骆庄,大小姐的架子还是少摆的好,若是不愿意呆着这里,觉得骆庄破旧或者怠慢,尽管可以回去。骆某人就少陪了。”
  
  骆晟宇的声音是那种很有磁性略带低沉的,虽然很好听,却带着种冷酷和不亲近,更有几分乜斜的不屑,听的出来,很是不快。
  
  那人说罢就开门出去了,弄的小竹一头雾水,眨巴着眼睛没明白。不过他还在没心没肺的想着,这么容易就过关了,好在好在,幸亏走了。完全不在意骆晟宇对他的冷言冷语。
  
  楚妙衣是武林盟主的女儿,自然名气很大,再加上相传她长得国色天香,武功又好,虽然没什么人见过她的样子,但也听说过楚大小姐喜欢当侠女,性格是有些刁钻任性的。
  
  骆晟宇本也不想应承这门婚事,只是前些日子姓孟的魔头与楚家一场恶战,虽然将那魔头逼着坠了崖,只是楚家也是伤亡惨重。那楚中杰竟想出嫁自己女儿到骆家来拉拢势力,找依靠的法子。
  
  骆晟宇最后还是答应了,明媒正娶,给了正妻的位子来迎娶楚妙衣,骆庄里也不少个闲人。不过早听说楚家大小姐不想嫁他,弄的江湖上不少人都知道。今日新婚,还自己接了盖头不顾礼数直接就寝。他自然以为楚家小姐是大小姐脾气犯了,要给个下马威什么的,当然不悦。

 

3、第三章 敬茶
 
  小竹睁着眼睛盯着烛光看了半天,外面很安静,过了个把时辰,都没什么动静。他这才放松了身体,困得实在很厉害,紧张了一天,死死的睡了过去。
  
  骆家的床铺很软,被子也香香的,小竹在楚家是个下人,睡的是硬板的床铺,失忆以前他不知道,只是现在觉得还是骆家的床铺最舒服,睡的也格外香。
  
  于是乎没心没肺的睡到大天亮,第一次不用早起打水服侍小姐,一下就睡到了日上三竿。
  
  新婚第二天自然要去给婆婆敬茶的,不过新郎都不在身边,小竹哪里还记得起来?完全没自觉的懒在被窝里,小猫一样蹭来蹭去的,把红艳艳的嫁衣弄的皱巴巴。
  
  骆晟宇的娘本来就对楚妙衣的印象不好,儿媳妇舞枪弄刀没什么,毕竟是武林世家,大家闺秀似的才不好。只是楚妙衣的刁蛮名声她是极为不喜欢的。再者就是骆晟宇有个姓蓝的妾是她远房的亲戚,虽然进门之前关系不亲近,不过总好过八竿子打不着。再加上蓝衣表面上乖巧的很,说话又中听,自然要照顾着。
  
  小竹朦朦胧胧的眨着眼睛,一脸的睡眼惺忪,就听房门“哐当”一下被推开了,吓得他魂魄都快出了鞘。睁大眼睛才看到来人是绿环,不禁松了口气。
  
  绿环可不会松口气,进来直接将小竹从床上拉起来,骂道:“你你你这时候了还不起来!你想害死我啊,万一有人进来怎么办?!而且骆家老夫人都在厅堂坐了半天了,你怎么还不去敬茶,坏了小姐的名声怎么办?!”
  
  “啊?!”小竹反映了半天,已经被绿环揪着穿上一件蓝色的衣裙,然后被按在梳妆台前往他脸上抹胭脂水粉,又是梳头打扮的。
  
  小竹有点窘迫,不过还是老实的让他摆弄。蓝色的衣裙很合身,像是刚定做来的。只是这女人的衣裙穿上了,虽然小姐和绿环都说好看,可再怎么好看,都让小竹觉得十分别扭。但别扭也没办法……
  
  绿环将小竹打扮了一番,头发装束极为精细。弄完了之后看了看,不禁撇嘴,若不是她知道这人是个男的,怕也要惊艳起来了。只是明明是个男子,却长得如此美貌,也让人没了好感。
  
  小竹被下人引着去了厅堂,一路上才发现骆庄竟然如此之大,也不知道转了多少个弯,反正已经晕头转向。
  
  下人将他带到厅堂门口就恭恭敬敬的退下了,小竹怔愣的站在大门口半天,他实在不想进去,可不进去不行……
  
  站在门口就听到里面有女子的娇笑声,有个妇人的声音道:“当真如此?哼哼,到了骆家不懂规矩可不行。”
  
  那说话的妇人坐在上首主位上,看上去很年轻,长得端正漂亮,却一看就是个不好得罪的人,正是骆庄的老夫人,却一点看不出来年纪。
  
  小竹看了半天,屋里的人自然也都注意到外面有个蓝色的人影,站在那里。
  
  小竹一身蓝色的衣裙,是绿环量身定做的,虽然是用来替包,却不能让楚家丢了脸,衣服更不能寒酸。那一身蓝色的衣裙奢华以及,却不繁琐,简单别致。远远的看去,竟是惊艳的很,那样的眉宇那样的凤眼,变动一分都觉得不妥当。除此以外,小竹安静的时候,那凤眼略显得狭长,总是有股清冷高傲的感觉,多了几分冷艳。
  
  蓝衣看着外面的“女子”不禁皱了皱眉。别人都说她人如其名,穿着蓝色衣服的时候最为美艳,只是此时竟叫人轻易的比了下去,心里不甘却也不能说出来,抿嘴笑着说道:“姐姐来了?老听人说楚家的大小姐美的像天人,今天一见真是让人羡慕。”
  
  她旁边的另外一个女子长得很是妖娆,看起来没那么沉得住气,说道:“楚家千金可是好大的排场,这都什么时辰了才来。来了就站在门口,看样子是要咱们站起来迎接。”
  
  小竹有点尴尬,再不懂也听得出来大家有些不高兴,刚要低头进去,就见一个穿着黑色劲装的男子走了过来。走到他身边的时候还恭敬的抱拳行礼说了声“夫人”才进去。
  
  那人正是骆建东,进去之后也给老夫人行了个礼,说道:“老夫人,主子出去办事了,命我前来跟老夫人说一声,下午再来走动。”
  
  吕文君点了点头,挥手说了声“知道了”,那人便退了下去。
  
  这一下旁边四个小妾立刻都是有了笑颜,心想着这时候本是庄主带着新夫人来敬茶的时间。不管是不是庄主真的有事出去了,都说明这个新夫人不讨喜欢。
  
  “庄主这是去哪里了,看来是事情紧急的很啊。”
  
  “是么?我听说这几日庄主都是很忙的,就连昨天也是很忙啊。听下人说,昨夜都很晚了庄主书房的灯还亮着呢。”
  
  “是么?那岂不是新夫人独守空房了?”
  
  小竹硬着头皮走进去给吕文君敬茶。他是不在乎骆晟宇和这些女子对他的态度,其实最好这十天半个月都见不到一个人影才好。敬了茶没人愿意搭理他,他还欢欢喜喜的退了出去。
  
  惹得一屋子女人看他跟看傻子一样。吕文君就更不喜欢这儿媳妇,摆明了给她脸子看,自己不喜欢她她才更高兴。
  
  小竹才不知道自己被人误会了又误会,跟着下人要回自己的小院子,心里暗自高兴,这骆晟宇的娘亲看起来还不错,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问这问那,爽快的就让自己回来了。
  
  小竹跟着下人穿了几个回廊,刚要进院子就瞧几个人走了过来。为首的男子一身白色绸缎长袍,很年轻,带着几分潇洒和疏狂,正是昨天满嘴胡说八道的二庄主骆晟义。
  
  骆晟义是要跟着大哥出去的,还没到大门口就看到要回去的小竹。立刻眼睛就亮了,这么精致漂亮的美人在庄子里他却没见过,实在可惜了。
  
  “真是个国色天香的小美人,少爷怎么没见过你之前?”
  
  小竹其实不认得骆晟义的样子,只是一听他开口……脸上肌肉都抽搐了,怎么可能还听不出来他的声音,却不知道这人是谁,眨巴着眼睛不知道怎么回答好。
  
  骆建北在后面,二庄主一脸地痞流氓**良家妇女的样子,让他差点栽了个跟头。还没出言提点,就看到自家主子从对面拐了过来。心里给二庄主捏了把汗,眼观鼻鼻观心,装哑巴最好。

 

4、第四章 断水
 
  跟着骆晟宇的骆建东脸上抽搐,他实在是想笑,不过憋着没出声。其实很多人都没见过新夫人,不过大家都会察言观色,哪里像二庄主这样缺根筋似的,上来又叫“美人”又**的。
  
  骆晟宇脸色当然不好看,虽然他不喜欢楚妙衣,不过再不喜欢也是正妻。却瞧自己的妻子完全一脸不知所谓的表情,还眨巴着眼睛,像是抛媚眼似的。
  
  小竹的确是不知所谓,他眨巴着眼睛,嘴巴也微微张着,很无语的感觉。
  
  不过骆晟义又是另一番感觉了,飘飘然的,小美人向他抛媚眼呢,美颠颠的,大献殷勤。
  
  骆建东憋得脸上肌肉直疼,看主子脸色实在不好,很有眼力健的走过去,对着骆晟义抱了抱拳,又恭恭敬敬的对着小竹叫了句“夫人”。
  
  骆晟义虽然有的时候很二百五,不过绝对不是傻子,骆建东一声“夫人”,他立刻干咽了口唾沫,心里惨叫一声“完蛋了”。
  
  “哎呀大嫂,我跟你开玩笑的。哈哈哈,看你一个人忒无聊了哈……”骆晟义干笑几声,赶紧就开溜,说道:“坏了,我有急事,不能跟大哥一去出去了。哎呀哎呀,这都没跟大哥说一声。建东啊,你帮我跟大哥说一声啊,那我先去了啊。”
  
  骆晟宇站的地方很明显,不过骆晟义装着没看见,到处乱看一遍,说完了就跑了,溜之大吉。
  
  “二庄主……”骆建北真想捂脸。
  
  小竹嘴巴张的更大了,莫名其妙啊。
  
  “夫人,属下们告退了。”建东和建北说了一声就转身跟着主子往大门外走。
  
  小竹回头去瞧,就看到骆晟宇的背影。男人很高大,一身黑色的衣服,滚着白色的纹饰,有种冷峻霸气的感觉。只是那人已经转身走远,他根本就没看到他的样子,有点小小的遗憾。
  
  小竹看了半天,直到骆晟宇的背影没了。他总觉得那个背影有点熟悉,在哪里见过,不过又想不起来。摇了摇头就进了自己的小独院。
  
  虽然小竹的院子有点小,不过好在住了好几天都没人进来,这几天也就过的很平静。其实小竹就属于吃饱了没事做的主儿,每个半天他都是睡过去的,中午小憩,让他睡到了日落西山。每次被绿环发现了进来骂一通,说要有个样子才行。
  
  小竹点头如捣蒜,很乖的答应了。下午睡了个好觉,然后晚上就精神焕发的很。吃了晚饭就到处闲逛。
  
  他其实不想出自己的院子,他怕遇到人,怕漏了陷。不过在院子里转了两圈不知道怎么走的就转了出去。
  
  刚开始小竹还不知道自己走到外面去了,只不过走了一会儿,发现不对劲儿,这才发现自己迷路了。
  
  他想找个婢女问问怎么回去,好不容易找到个人,那丫鬟详细的给他指了路,却越走越迷糊。他哪里知道那婢女是三夫人的人,自然是不待见他的,哪里路偏路远就往哪里给他指。
  
  小竹一路走,过了个回廊和小湖就看到个院门,进去以后才发现天色实在太黑了,他又没掌灯,什么都看不清楚。抬步一个不小心就被脚下的东西给绊了,又踩到了裙子,左脚暗算右脚,一下扑了出去。
  
  趴在地上,还好没磕到鼻子。小竹觉得实在是太丢脸了,整个一狗吃屎。头还磕到了门,将旁边屋子的门碰开了。
  
  手上可能擦破了,不过不是很疼,也看不清楚,小竹就没在意,只是掸了掸身上的沙土。想带上门,一探头就看到里面,放的都是兵器,虽然没有掌灯,不过紧里头一件兵器发着蓝幽幽的光,他还是能看清楚的。
  
  小竹看到蓝光一愣,带门的手就改成了推门,直接走了进去。那发蓝光的是把长剑,放在一个木制的剑托之上,没有剑鞘,剑刃发着淡淡的蓝光,虽然很柔和,可让人觉得有些煞眼。
  
  他在楚家这么几天也是有些见识的,楚妙衣喜欢各式各样的珍奇武器,都是用来收藏的,可小竹觉得,那些个兵器绝对没有眼前的好。他承认他不懂,但就是这么觉得。
  
  伸手将长剑取了下来,对他来说,这剑有些沉,一只手拿不稳当。不过他还是一只手拿着,另一只手一点一点的摸着剑刃,感觉着凉凉的温度。
  
  “你在做什么。”
  
  小竹吓了一跳,差点将剑扔了。突然之间屋里的四盏灯就都亮了起来,照的他眼睛直疼。
  
  门口的人脸色不善,双目盯着他,剑眉蹙了蹙,不是骆晟宇还会是谁!
  
  骆晟宇进来就看到有个人站在那里,虽然屋里很黑,只是练武的人眼力自然好了许多。仔细一瞧,那人正是楚妙衣,她手里举着那柄断水剑,剑身上有几道血痕,衬着蓝色的剑刃,格外的诡异。
  
  小竹吓的半天才缓过神来,一时有点尴尬,他是自己私自进来的。想到小姐把兵器房看的十分重,想来这里也是骆家的禁地么?
  
  “对不起……”小竹赶紧低头认错,这一低头又是惊了一跳,手中的长剑上不知道怎么弄的染了斑斑点点的血迹,像是梅花一般,很扎眼。凤眼睁大了不少,想了半天才想起来可能是刚才自己摔倒的时候将手碰破了。一翻手掌,果不其然,有几个小口子,还流着血。
  
  “……对不起对不起。”小竹更窘迫了,赶紧用袖子将血迹都擦干净,然后举着长剑放回去,头都不敢抬。

 

5、第五章 **
 
  骆晟宇看了他良久,看的小竹都快把脑袋低到脚面去了,看的他心里直发毛,想着会不会是被人看出是个冒牌货了。
  
  骆晟宇以前没见过楚妙衣,自然不知道他是冒牌货。仔细的打量了半天眼前纤瘦的人,半响没有开口说话。
  
  武器房虽然不是什么禁地,不过是在他的院落里面,所以随意不会有人进来。刚才他感觉到这屋子里有呼吸声,过来察看。就看到一个人影站在里面,手里拿着断水剑。
  
  那人影很模糊,骆晟宇一时间屏气凝神,他觉得眼睛花了,以为是那个姓孟的魔头偷偷潜进来,要取回他的宝剑。只是再一看却发现不是,那人穿着长裙,头发挽了起来,原来是自己的妻子。
  
  说来也不太可能,那姓孟的魔头早在一个月前就坠崖了,虽然还没找到尸体,不过想来再高的武功也不可能活下来的。
  
  “你到这里来做什么?”
  
  骆晟宇终于发了话,小竹觉得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若是他再不说话,怕是自己都要吓得摊下了。
  
  “我,我找不到路了……”小竹吱吱呜呜的说着。
  
  “哼”骆晟宇冷笑一声,说道:“很好的理由。不认得路不会找下人问么?”
  
  小竹咬了咬嘴唇,低着头不说话。他是找了个丫鬟来问,不过越走越不认识了。虽然很想辩解,不过就是低着头不出声。他在想,骆庄主肯定跟小姐一样,生气的时候不喜欢听别人说话,越是说缘由,就越发火越生气。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阉奴 by 天使J 下一篇:落花为尘香如故 by 瑞雪轻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