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凤离天 by 绿野千鹤(温柔腹黑攻X别扭帝王受/年下)(下)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强强 宫廷侯爵 腹黑攻 帝王受 年下

 

53

53、第五十三章 安慰 ...
 
 
  “你没有杀欧阳海吧?”凤离天刚上三楼,慕容琦就迎上来紧张兮兮的问。
  
  妖冶的凤目倏然抬起,暗金的流光旋转着流淌,仿若暴风的中心要将一切席卷而去。下意识的后退一步,慕容琦识相的闭了嘴。而站在一旁的蓝瑾,从两人进来开始就一直盯着两人紧握的手,只觉得无比刺眼。
  
  “欧阳海不能死在这里,外面人都知道这里是慕容琦的产业,况且他们知道你们两个相熟,”蓝瑾冷静的分析着,试图劝慰暴怒的凤离天,“没必要正面动手。”
  
  感受到一旁射来的目光,轩辕锦墨试图抽出自己的手,却被那双修长有力的手攥得更紧。疼痛使轩辕锦墨轻皱了皱眉头,不由得瞪了凤离天一眼,恰好他也正望过来,原本暴怒的眼神在撞到心爱之人的目光时竟透出了些微的委屈。轩辕锦墨不禁心中一软,好笑的捏了捏他的掌心:“没必要为了那种跳梁小丑生气。”
  
  轩辕锦墨的安慰显然十分有用,凤目中暴涨的金芒渐渐安定下来,慢慢松开手,轻轻揉了揉被自己捏出血痕的手掌。像是啃咬主人没有控好力道,舔着齿痕讨好主人的大型犬。
  
  慕容琦惊讶的看着两人的互动,用手肘戳了戳一旁的蓝瑾,用眼神询问现在是什么情况,蓝瑾只是冷冷的回了他一眼,脸上没有任何波澜。慕容琦撇撇嘴,小声嘟囔道:“死人脸。”
  
  “墨,有没有受伤?”不再生气的凤离天关切的望着轩辕锦墨,毛手毛脚的就要检查一番。
  
  “我没事。”轩辕锦墨皱眉,甩开了已经摸到了腰的爪子。
  
  凤离天笑嘻嘻的凑过去,在轩辕锦墨耳边轻声道:“那得等我晚上仔细检查一番才能下定论。”
  
  温热的气息喷在耳朵上,痒痒的,轩辕锦墨的耳朵迅速红透,狠狠地瞪了正笑得一脸得意的某人一眼,这个混蛋,果然不能对他太好。正待发作,凤离天却突然离开,一本正经的指着站在一边的两人说:“墨,我来给你介绍,这是凤宫的执事蓝瑾,这个是慕容琦,你应该见过了。”
  
  轩辕锦墨沉稳内敛的目光淡淡的扫过两人,这两人凤离天经常提起,轻点了点头:“我是轩辕锦墨。”
  
  “啊?”蓝瑾是自始至终都知道的,并没有任何的惊讶,倒是慕容琦着实吓了一跳,一双桃花眼瞪得大大的。
  
  “见过太子殿下。”蓝瑾跪下行礼,顺手把呆楞的慕容琦也拽了下来。
  
  “起来吧,你们是离天的朋友,不必多礼。”这一句话一方面为凤离天拉拢了人心,另一方面在不失威严的前提下让人顿生好感。
  
  三楼的家具均是竹制的,冬日天寒,竹制的软塌上便铺了一层厚厚的兽皮,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柔柔的光。
  
  “刚才说到哪儿了?”凤离天拉着轩辕锦墨在软塌上坐下。
  
  “寒谷派了两个人来,极寒双绝——开阳和摇光,现在在欧阳家的驿馆下榻。无花谷据说要派少谷主来,正在路上,准备在哪里下榻还不知道。五大门派中,崆峒在欧阳家,祁山与少林在上官家,玄门和青城在慕容家,基本上都是掌门带着半个门派过来的。”蓝瑾语言流利的汇报着,尽量克制自己不去看凤离天偷偷伸向轩辕锦墨腰间的爪子。
  
  “寒谷的人在欧阳家?”凤离天敛下眼眸。寒谷的人向来不怎么参与武林的事,只有这极寒双绝两个人偶尔出现在江湖上,但两人行动诡异、心狠手辣,多为江湖人不喜。去欧阳家倒是不难理解,上官家向来不肯与所谓的邪魔外道沾上任何关系,慕容家一群狐狸自然不肯招惹喜怒无常的双绝,对于家风没有那么严的欧阳家来说,拉拢了寒谷对增加欧阳家的实力大有好处。但问题是,以双绝的性格该是不会被欧阳家所用的,但此番的暧|昧情势又是怎么回事?
  
  “我前天借机去过欧阳家的驿馆,但双绝不在,欧阳海也是一副不愿引见的意思;崆峒派的人自从住进去就没与双绝碰过面,只在欧阳家举办的一个接风宴上见过一面。”慕容琦补充道,“青城和玄门向来贪财,自然就被老头子拉拢了,祁山和少林自认为是名门正派,所以更偏向于上官家。”
  
  凤离天微微点头,突然自己的手被抓了起来,转头看向一脸怒容的轩辕锦墨,这才明白过来,是自己习惯性的边思考便动手指的习惯惹祸了。无辜的眨了眨眼,一点也没有被抓包的尴尬,抽回被抓的手,继续放回原来的地方明目张胆的吃豆腐。轩辕锦墨只好再次将那只不安分的爪子抓住。
  
  凤离天混不在意的一边与身边的人比手劲,一边下达命令:“瑾,寒谷那边派人盯着,但不要靠得太近,双绝的内力深不可测,小心为上。”
  
  “是。”蓝瑾低头应道。
  
  “琦,你明面上盯好三大世家的人,尤其是欧阳家,”薄唇勾起一抹阴寒的笑意,“既然欧阳海惹怒了本宫,就要有付出代价的觉悟。”
  
  “明白。”慕容琦收起平日的不正经,认真的说,旋即补充道,“我去年认识了一个叫傅颖的读书人,对于算账颇有一手,就留在了慕容家帮我管账,最近凤宫这边的生意有些忙不过来,我想让他来洛城帮忙,不知……”慕容琦与凤宫的关系,知道的人少之又少,一方面凤宫的势力自是不能暴露在外,再者慕容琦在慕容家地位尚不稳固,被人知晓与魔宫有牵扯恐怕会引来大麻烦,如今要这个傅颖插手凤宫的生意,也就是要让他知晓一部分凤宫的事。
  
  凤离天抬眼,静静的望着慕容琦,慕容琦也坦然的望过来:“我会告诉他那是我的私有产业。”
  
  性感的薄唇微微上扬,勾起一个邪邪的笑:“你觉得可靠就这么办吧。”慕容琦不是胡来的人。
  
  “没别的事的话你们都去忙去吧,今晚是落星节,或许会有些意外的收获。”见两人不再说什么,凤离天就开始赶人。
  
  两人识趣的退了出去,蓝瑾在外面轻阖上门,终是忍不住向屋内瞟了一眼,却看到了两人倒在软塌上的情形。
  
  “死人脸,一起去喝一杯吧。”慕容琦拍拍蓝瑾的肩道。
  
  压抑住胸口的钝痛,蓝瑾不理会慕容琦的呼喊,头也不回的匆忙离去。
  
  轩辕锦墨躺在软塌上,感觉到凤离天的心情并不好,因为他没有像平日那般把他压倒就要胡闹一番,只是静静的抱着他。抬手,犹豫了片刻,缓缓抚上了胸口那个毛茸茸的脑袋:“怎么了?”
  
  凤离天紧了紧手臂,将脸埋在他的领口闷闷地说:“没事,让我抱一会儿。”
  
  并不懂怎么安慰人,轩辕锦墨沉默了片刻,道:“那个傅颖……是我的人。”
  
  “嗯?”凤离天抬起头,望着身下人那明亮的黑眸。
  
  “三年前遇到他,确实是个人才,但他不愿考取功名,因为觉得朝廷没有适合他的官职。他是个天生的算账天才,所以我要他在江南走访调查,整理商税改革的资料。”低沉悠扬的声音缓缓的叙述,轩辕锦墨很少会一次说这么多话,凤离天听得有些入迷了。
  
  “然后呢?”其实内容并不重要,凤离天只是想多听听那好听的声音。
  
  “江南还有很多人在调查各行业,他主要负责汇总,不知道怎么就成了慕容琦的手下了,”很自然的在凤离天的脑袋上摸了摸,顺着那柔滑的黑发缓缓向下,冰凉顺滑的触感让轩辕锦墨爱不释手,“他每年会交给我许多不同行业的盈利、本钱等等资料,说起来,再加上今年的资料,商税变革需要的东西基本上就齐了。”
  
  “我知道了!”凤离天一脸了然的样子。
  
  “什么?”轩辕锦墨皱眉。
  
  “墨,你是故意派人混入凤宫里吧?”向上蹭了蹭,用下巴轻轻磨蹭着身下人的下巴。
  
  轩辕锦墨挑眉:“本殿确实有这个打算,慢慢派人渗透,说不定二十年后就能控制凤宫了。”
  
  妖冶的凤目弯起了可爱的弧度,张口咬住那线条完美的下巴:“你若想要凤宫,只要一句话我就把它给你。你这么做只是想要多了解我一点。”
  
  轩辕锦墨翻了个白眼,懒得跟他理论,却被在下巴上不断游走的湿滑舌头弄得轻笑出声。
  
  在榻上闹了一会儿,凤离天爬起来,望了一眼窗外的天色,轻笑着拉起轩辕锦墨的手:“今天是落星节,我们出去逛逛吧。”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开始期末考试了,考完还要忙着回家~唉~可能近4到5天无法更新,大家谅解哈
摸摸大家~

 


54

54、第五十四章 落星 ...
 
 
  “这是去落星湖吗?”跟着凤离天在听雨楼后的竹林穿梭,轩辕锦墨忽然想起,去年洛城知府也曾试图带他穿过这片竹林,他所说的洛城最好的景致就是指的落星湖吧?
  
  凤离天回过头,静静地望着睁着一双美目看路的轩辕锦墨。他的眼睛长得像皇后的,是那样大大的杏眼,在落日的余晖中闪着晶莹的光芒,但原本漂亮柔和的眼睛因眼底的深沉与冷漠而生生的硬化,如同轩辕锦墨这个人一样,长在冰天雪地里的墨莲,华贵而神秘,却又孤独的让人心疼。
  
  凤离天抬手将藏在墨色袖子里的手握住,今日两人均身着黑色的外衣,两个袖子交叠在一起,浑然天成。“嗯,墨你知道落星节吧?”虽是疑问,口气却是肯定的。
  
  “知道,在书上看到过。”轩辕锦墨看着四下里没人,也就任他拉着,慢慢回忆书上所说的东西。
  
  传说千年前,一位王子在洛城的湖畔游玩,忽然看到湖中一片七彩的光芒乍现。光芒散去,湖中出现了一位美丽的女子,那女子便是洛神。如同所有的神话故事一样,年轻的王子爱上了美丽的仙女,但是人与仙终究是不能在一起的,主神带走了仙女并告诉他,只有摘下天上的星星他们才可能在一起。
  
  原以为这样苛刻的条件就能让王子知难而退,却不料思念爱人的王子每日在湖边对着满天繁星祈祷,诉说他的思念。有一天,王子照旧去湖边祈祷,却发现因为冬天的到来,湖中结了一层薄薄的冰,王子踏着冰走到湖心,因为这里是洛神呆过的地方。他站在湖心望着天空,又一次一遍一遍的诉说思念,滚烫的热泪落在了冰冷的湖面上,使那薄薄的冰开始融化。王子忘情的诉说着,根本没有注意到脚下的情况,“咔”的一声,薄冰断裂,伤心的王子在一瞬间沉入了湖里。与此同时,天上的星星开始一颗一颗的滑落,缓缓地落入湖中,明亮的光芒将黑夜映成了白昼。而这一天就是落星节,这湖便改名落星湖。
  
  穿过竹林,一片澄澈的水域便呈现在眼前。落星湖并不大,举目可以清楚地看到对岸的人,现在湖边已经非常热闹,小贩高声叫卖着星灯。
  
  “那是什么?”轩辕锦墨好奇的望着小贩高举在手里的小灯笼,慢慢走了过去。
  
  “公子,买一个吧,”小贩笑眯眯的介绍,“在灯上写上心念之人的名字,点燃了放到星湖里,洛神会帮助你们有**终成眷属的。”
  
  “墨,买一个吧。”凤离天眼眉弯弯的递给轩辕锦墨几个铜板。
  
  轩辕锦墨看了看凤离天手中的铜板,转身走开:“无聊。”
  
  落日西沉,玉兔东升。天色暗了下来,星光渐渐笼上了静谧的湖面。这落星湖的确与普通的湖不同,竟能清晰地映照出满天繁星的全景,荧光闪闪,美丽非常。
  
  “元兄弟,你们也在啊?”令人厌恶的声音再次响起,破坏了凤离天携美人赏湖的好心情。
  
  欧阳海脸色苍白,一手抚着胸口,笑得颇为不怀好意。他身后跟了三个人,一个青年和两个老头,两个老头皆是高高瘦瘦,一人留着长长的白眉,一人留着长长的白须,若不是白的不正常的脸,倒还真有些仙风道骨。
  
  几人的位置颇为微妙,那青年站在最后面,欧阳海站在前面,却是微微侧着身,一方面不会遮挡老头的视线,一方面也将身后的人作为依仗,不用说这二人应当就是在欧阳家做客的极寒双绝。想必应为是贵客,就算欧阳海被凤离天伤的不轻,也得强颜欢笑的陪他们游玩。只是现在的这个形式嘛……
  
  凤离天冷笑,欧阳海是仗着身后有人想借机寻仇吗?正好现在不在听雨楼内,杀了他也没什么大碍。
  
  “来来,我给你们介绍,这两位便是响彻武林的极寒双绝”然后依次示意白眉和白须,“开阳、摇光,两位前辈。”
  
  摇光老头没有什么表示,只是轻蔑的扫了凤离天与轩辕锦墨一眼,倒是白眉的开阳仔细的瞧了瞧凤离天,眼神有些古怪。
  
  “原来是饥寒双绝,久仰久仰。”凤离天故意强调了“饥寒”两字,颇没有诚意的拱拱手,这样的礼节,作为凤宫宫主也算是给足了寒谷面子了,但是作为一个武林中的无名小卒,却是大不敬了。
  
  “臭小子,不知道见到前辈要行礼吗?”摇光吹了吹胡子,抬手朝凤离天劈来。
  
  凤离天淡笑着单手挡住,在场众人,除了轩辕锦墨皆是一惊。摇光没料到这年轻人竟能轻松接住他用了三成功力的掌,抬头看到那乌黑的凤目中闪着淡淡的嘲讽,惊怒之下便想加一分力道。正在这时,一把乌木纸扇挑了过来,皆是身经百战的两人迅速分开,同时望向来人,正是站在后面的青年。
  
  那青年长得颇为俊秀,小小的瓜子脸看起来有些女气,柔柔弱弱的不似练武之人,“前辈莫要动怒,元兄弟想必初入江湖,对一些规矩并不了解,”摇光冷哼一声,竟不再多说,青年朝凤离天拱拱手,“在下夜明,是江南的生意人,有幸结识两位。所谓相逢不如偶遇,在下做东,请两位喝一杯,大家交个朋友如何?”
  
  夜明?凤离天与轩辕锦墨对视一眼,还真是“相逢不如偶遇”啊。
  
  “欧阳海,你又在纠缠良家美男子了是不是?”一声尖声尖气的呼喝声传来。
  
  众人黑着脸转头,凤离天好笑的望着被兄长拽着走,却死命向这边喊的小姑娘,不正是在杏花楼遇到的那个尚冬晨?不,应该叫上官冬晨才对。
  
  上官沐阳见已阻拦不住,只得硬着头皮远远的打了个招呼:“欧阳兄。”转头看见站在一边准备看戏的凤离天与轩辕锦墨,眼睛一亮。
  
  “呦,这不是上官家的小少爷吗?”欧阳海轻笑着道,“快来见过极寒双绝两位前辈。”
  
  上官沐阳正待行礼,却不料那心直口快的妹妹再次祸从口出:“哼!邪道中人,也配受我上官家的礼?”
  
  轩辕锦墨皱了皱眉,这上官冬晨也太不知分寸,竟把上官家的那点所谓的气节用在这两个喜怒无常的绝顶高手面前,实在是不知天高地厚。
  
  “摇光啊,你我二十年未在江湖上现身,这些小辈竟是一个个都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开阳状似感叹的拍了拍摇光的肩,笑眯眯的眼睛里已满是阴寒。
  
  摇光面无表情的冷哼一声,一闪身扑到了三丈开外的上官冬晨面前,带着渗人寒气的手掌毫不留情的朝已经惊呆了的小姑娘拍去。
  
  “晨儿!”上官沐阳惊呼一声,迅速拉开了妹妹,结结实实的受了摇光足有六成功力的一掌,只听一声闷闷的声响,上官沐阳便被震到了结着薄冰的湖中。
  
  掉入湖中的声响如同炸弹一般,使在湖边游玩的人突然炸开了锅。百姓对于说杀就杀的江湖人是十分惧怕的,纷纷惊叫着四散逃离。
  
  厌恶人群的嘈杂,摇光甩了甩衣袖,与开阳转身离开。欧阳海立马狗腿的跟上,夜明与轩辕锦墨对视了一眼,旋即离开。
  
  “哥哥!”上官冬晨后知后觉的尖叫起来,受了重伤的上官沐阳早已昏迷,撞碎了湖面的薄冰之后直直的向下沉。上官冬晨试图去救他,可惜武功修为不够,难以在薄冰上游走,转身拽住了轩辕锦墨的袖子:“求求你们,救救我哥哥!”
  
  凤离天毫无同情心的望了一眼哭得梨花带雨的小美女:“管我们何事。”
  
  “离天。”轩辕锦墨轻声叫了一下,看着已然没了上官沐阳踪影的湖面,终究是自己的表弟,见死不救未免……
  
  凤离天会意的勾唇:“要我救他,得有奖励。”邪肆的舔了舔薄唇。
  
  轩辕锦墨狠狠地瞪他一眼:“知道了。”
  
  轻笑着抬手,瞬间挑开了上官冬晨的腰带,在惊讶的少女惊呼出口之前,凤离天已经潇洒的飞踏着薄冰,将瞬间硬化的腰带伸入水中,精确地卷出了喝了不少冷水的上官沐阳,拎到了岸上。
  
  “哥哥……呜……”上官冬晨赶忙扑过去接到怀里。
  
  凤离天把腰带扔到她面前,勾唇妖冶的笑了笑,煞那间晃花了少女的眼睛:“谢谢你的腰带。”
  
  恍然回神,那仙诋一般的男子已经搂着另一个人缓步离去。
  
  “墨,我的奖励。”
  
  “走吧,我请你喝茶。”
  
  “喝茶?”凤离天瞪大了一双狭长的凤目。
  
  “你不是渴了吗?”
  
  

作者有话要说:于是,面对大灰狼,墨墨开始变得聪明了~嘿嘿
即日起回复日更哈~虽然没有榜单,瓦也要为了亲爱的们日更啦~
嗯嗯,继续写文去~
另外,看在瓦要日更的份上,大人们看文要留言哦~乃们的支持就是瓦日更的动力~星星眼……

 


55

55、第五十五章 去喝一杯 ...
 
 
  慕容琦找了半天,终于在听雨楼的房顶找到了消失的蓝瑾,那人坐在屋脊上,单腿支着手臂,另一只手拿着酒壶,不停地朝嘴里灌。冬日的夜风是那般的寒冷,将他蓝色的发带吹得猎猎作响。
  
  慕容琦在心中叹了口气,轻点足尖飘到了蓝瑾身后,不料那人竟习惯性的抽出剑向后划去。慕容琦吓了一跳,迅速飘开,迎着蓝瑾毫无波澜的星目,怕怕的揉了揉胸口,幸好他轻功好呀!
  
  慕容琦被凤离天带回凤宫的时候,早已过了习武的最佳年龄,但是轻功还是可以学的,对于这唯一的保命符,慕容琦可是很努力的去学了。所谓贵在精通,不是他夸口,现在武林中的一流高手也比不过他的轻功。
  
  “死人脸,你想要我命啊!”
  
  “闭嘴!”蓝瑾低声喝道,慕容琦老实的安静下来,他可没忘了,凤离天还在屋里呢。
  
  不再理会那喳喳呼呼家伙,蓝瑾转过头继续望着月亮喝闷酒,房中时断时续的喘息声让他的心一阵绞痛。以前凤离天也有不少侍妾,男人女人都有,可他从没有动过情,纯粹只是发泄,偶尔对哪个好点,也是心血来潮玩玩而已。可是,他身下的人是他心心念念了十二的哥哥,这一次,他绝对不是玩的。
  
  那个从小陪他一起长大,和他生死与共的人已经是别人的了。
  
  心好像缺了一块,空的生疼。
  
  慕容琦坐在蓝瑾身边,静静地望着他被月光照得越发清冷的俊颜,轻声道:“想哭就哭吧。”
  
  思绪被打断,蓝瑾回头怒瞪着身边的人,却见那个总是笑眯眯的人此刻脸上写满了认真,含笑的桃花眼中是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心疼。面对着这样的一张脸,蓝瑾说什么也发不出火来,接过他递过来的酒坛,大口大口的饮着烈酒,辛辣的滋味灼痛了喉咙,将眼睛呛得通红。
  
  慕容琦看着他这个样子就来气,使劲拍了拍他的背:“你是白痴吗?有你这么喝烈酒的吗?”
  
  “要你管!”
  
  屋内。
  
  “嗯……啊……离,离天……唔……房上……有……啊……”轩辕锦墨断断续续的说着,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凤离天无奈地对暗处道:“暗一。”然后,继续猛地挺身,害的身下的人弓起了身子,低呼出声。
  
  “执事。”暗一突然出现在房顶,恭敬地行礼后不再说话,只是单手做出了“请”的姿势。
  蓝瑾利落的起身,抱着酒坛迅速消失。
  
  “喂!”慕容琦无奈地抓抓头,立刻起身跟上。
  
  凤离天感觉着房顶上消失的气息,抿紧了薄唇。
  
  “离天,怎么了?”轩辕锦墨睁开带着薄泪的眼眸,对于凤离天突然停下来的动作颇为不解,只是现在一片空白的大脑无法思考。
  
  凤离天低下头,歉意的吻了吻身下人的眼眸:“对不起,不会再走神了。”
  
  翌日,凤离天带着轩辕锦墨住进了凤宫在洛城的别院——炎园,武林大会将近,他这个宫主也该在众人面前露个背影了。
  
  两日之后,洛城中人都听说了一个消息,上官家的小少爷被极寒双绝打成重伤,上官老爷痛斥双绝欺负晚辈有违武林道义。如今已有许多门派围在了欧阳家门前,要为上官沐阳讨个说法。
  而另一边,却有人悄悄地联系凤宫,求凤宫宫主出手相救。
  
  轩辕锦墨回到别院,就看见凤离天似笑非笑的望着面前的下属,淡淡的吐出两个字:“不救。”
  
  属下依言告退,凤离天转过头看到站在亭子外的轩辕锦墨,勾起一个柔柔的笑:“墨,回来了。”
  
  “嗯。”轩辕锦墨不在意的哼了一声,在凤离天身边坐了下来,“他们要你救上官沐阳吗?”
  
  凤离天冷笑一声:“他们肯腆着脸去求那两个老头,却不敢明目张胆的求我,跟我讲什么狗屁道义,有那个命就去跟寒谷的人讲。”
  
  世人皆知,鎏火神功至刚至阳,其属性刚好与至阴至寒的寒冰掌相克,用鎏火神功驱散上官沐阳体内的寒毒甚至好过用寒冰掌的内力化解。想必是那一掌的确很重,连自命不凡的上官同也束手无策,这才两下相求,想要保住爱孙的性命。让一向十分有原则的上官世家去求令他们不耻的邪魔歪道,还真是件有趣的事。
  
  “想必他们已经求过那两个人了吧。”轩辕锦墨了然地说。以他对上官世家的了解,他们所谓的气节不过是做给外人看的,其实骨子里也高尚不到哪儿去。上官同明知寒冰掌不是他自己能化解的,却拖了两天才去欧阳家讨说法,这两天之中想必已经软硬兼施的求过那两人了,吃了闭门羹,才开始纠集武林中人去讨说法,试图用整个武林来胁迫双绝救人。
  
  对于轩辕锦墨将事情看得如此明白,凤离天并没有感到惊讶,从小在阴谋堆里长大的人对这些手段想必再熟悉不过了。
  
  “那你打算怎么办?”轩辕锦墨抿了口茶随口问道。
  
  “拖着,我不着急。”恶劣的笑了笑,上官家一直跟凤宫过不去,半年来的不断骚扰,这笔账可不能就这么轻易算了。
  
  “宫主,公子,午膳已经准备好了。”一个俊俏的丫头恭敬地行礼,这是凤离天在凤宫的贴身丫头绛紫,另外还有绛红和绛雪两人,只是绛紫最稳重,便被蓝瑾调过来在武林大会期间随侍别院。
  
  凤离天起身,揽着身边的人向屋里走去:“今日去见那个什么将军,情况怎么样?”
  
  轩辕锦墨皱了皱眉,拨开了腰间的爪子,这里这么多下人,他也不知道收敛一点:“这人有问题,我让暗七看着他,有任何异动就杀了他,他的副将是我的人,趁机换了他也是个好事。”
  凤离天点点头,不去问轩辕锦墨是怎么看出来那人又问题的,这些东西墨比他在行:“那个夜明我已经着人去查了,现在只知道是江南的一个商人,在江南结交了不少年轻有为的侠士、才子,与欧阳海交好,在这一带也算小有名气。”
  
  难怪当时工部侍郎会什么也不说就让那番人去找夜明,想必也是知道他在江南有名很好找吧。轩辕锦墨敛下眸,夜明真的只是一个商人那么简单吗?否则为什么会想到买兵器,莫非是与工部侍郎串通想要高价倒卖给朝廷?这虽也说得过去,可是总觉得哪里不对。兵器、工部、夜明、反常的将军、欧阳世家……
  
  轩辕锦墨陷于自己的沉思中,直到凤离天将菜喂到了他嘴边才回过神来。凤离天好笑的把菜塞到了发呆的某人口中:“先吃饭,别想那么多,千机阁那里还在调查,很快就会有消息的,瞎猜也没用。”
  
  “宫主,慕容公子求见。”门外的侍卫通报道。
  
  凤离天挑眉:“不见,让他吃过饭再来。”
  
  “是。”侍卫躬身出去转告。
  
  站在门外的慕容琦瘪瘪嘴,自己确实有事,但蹭饭的成分也很大,怎么总是被凤离天看穿呢?无奈地转身离开,绕着九曲回廊向外走,在下一个岔路口鬼使神差的转弯,状似不经意的瞎逛,正看到在院中练剑的蓝瑾。银色的剑气在空中划出行云流水的寒光,修长健硕的身子在风中舞动,翩若惊鸿。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凤离天 by 绿野千鹤(温柔腹黑攻X别扭帝王受/年下)(上) 下一篇:大宋提刑官/华亭鹤唳 by 梅晓辰(宋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