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凤离天 by 绿野千鹤(温柔腹黑攻X别扭帝王受/年下)(上)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相亲相爱的两个小皇子因为不可抗拒的原因被迫分开,当所有人都认为那个精灵一般的五皇子已经不在人世之时,轩辕锦墨依然在坚定地寻找着弟弟。
然而,当那个噙着坏笑,强大而华美的少年站在自己面前时,轩辕锦墨真的很怀疑,这就是那个用甜甜糯糯的声音追在他后面叫“哥哥”的小家伙吗?
轩辕锦天的想法很简单,他只是想要变得强大,想要保护好哥哥。
怎奈他是个天生的武学奇才,被神秘的师父强行带走。
离开了锦衣玉食的皇宫,刀口舔血的过了十二年,终于成为了“魔宫”宫主。
但是,当他以凤离天的身份站在哥哥面前时,却发现,十二年的思念使那份依恋早已变了质。
  
“墨,现在有些事我不能告诉你,你只要相信,我永远都不会做伤害你的事就好。”
不敢说出真相,怕那个从小受正统教育的哥哥无法接受他的感情,于是磨磨爪子扑上去,连人带心吃干抹净,让他没有反悔的机会。
于是:
1.这是一个温柔腹黑攻与别扭帝王受的故事,
2.本文年下,筒子们不要看错了,据说逆CP是很痛苦的……


1

1、第一章 缘起 ...
 
 
  “哥哥~”循着甜甜糯糯的声音望去,穿着华服的三皇子——轩辕锦墨今天第三次大大的叹气,认命地伸开双臂,接住了飞奔而来的轩辕锦天。瞥了气喘吁吁跟过来的宫女太监一眼,只是平静的一瞥,却让本就提心吊胆怕小皇子摔着的一干人又惊出了一身冷汗。
  
  小家伙伸出满是泥巴的小爪子,献宝一般的举到哥哥面前,眯起漂亮的眼睛神秘兮兮的说:“哥哥,你猜我找到了什么?”轩辕锦墨有些恐惧的望着那只小拳头,想起了轩辕锦天昨天找到的壁虎、前天的毛毛虫、大前天的……不由得把搂在怀里的轩辕锦天推开些距离:“额~天儿,你自己玩吧,哥哥还赶着去书院呢。”于是,准备逃走,却发现轩辕锦天用另一只手紧紧攥着哥哥的袖口,精致的小脸上露出一副被丢弃的小狗一般的神情,小拳头依旧举在空中。
  
  轩辕锦墨不由得心中一阵酸疼,他和轩辕锦天同是皇后所出,在宫里的地位自是不低,然而正是因为他们是嫡子,免不了会遭人嫉恨。这些也就罢了,皇家亲情本就凉薄,可自从皇后利用轩辕锦天害死了淑妃之后,虽然没有证据证明是皇后做的,但那些宫女、小太监也不敢和轩辕锦天玩了,只是诚惶诚恐地伺候着。而五岁的轩辕锦天还未达到读书的年纪,就只能自己蹲在花园里挖蚯蚓、抓毛毛虫。
  
  伸出手擦了擦轩辕锦天眼角的泥巴,壮士断腕般的说道:“那,是什么东西?”前一秒还可怜兮兮的小脸立刻阳光灿烂起来,轩辕锦墨不得不承认,弟弟笑起来真的很好看,仿佛在阳光中跳跃的精灵一般让人移不开眼。沾满泥巴的小手慢慢张开,一个小小的圆形物品呈现出来。还好,不是虫子,轩辕锦墨庆幸的想。
  
  “哥哥,这是什么?”轩辕锦天忽闪着大眼睛问。
  
  轩辕锦墨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天儿,你不知道是什么就让我猜呀。”
  
  “因为天儿不知道所以哥哥肯定猜不到呀。”轩辕锦天开心地说。
  
  轩辕锦墨感到很无力,心中那股酸疼也已消散,至少轩辕锦天还小,还不懂什么是寂寞,轩辕锦墨这样安慰着自己,殊不知他自己也不过七岁而已。轩辕锦天手里的应该是个戒指,应为沾着泥巴看不太清晰。
  
  “殿下,要迟到了。”轩辕锦墨身边的小太监提醒道,要知道皇子们的老师苏慕哲可是个相当严的家伙。轩辕锦墨摸摸轩辕锦天的小脑袋:“天儿去把它洗洗,等哥哥回来再看好不好?”
  
  轩辕锦天乖巧的点点头,看着哥哥转身离去,直到再也看不到哥哥的身影。那个苏老头还真是讨厌,每天都把哥哥从他身边夺走,要怎么办才好呢?轩辕锦天歪着脑袋想了想,对了,去问母后。
  
  坤宁宫,皇后上官颜坐在软塌上不紧不慢地品着香茗,但屋里站着的人就没那么轻松了,从丽妃踏进鸾凤殿起,皇后就彻底的无视她,除了行礼时应了一腔,皇后就再没对她说一句话。看着本来理直气壮的来邀功,现在被自己看的有些心虚的丽妃,皇后实在是懒得搭理这个蠢不可及的女人。淑妃的事本来早已结束,因为察无可查皇上也不再追究,可这个蠢女人最近偏又煽风点火的把矛头指向正受宠的宜嫔还以为自己做了件一箭双雕的事情,既打击了宜嫔又讨好了皇后。
  
  “母后~”甜甜糯糯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上官颜平静的面容终于漾起了一丝笑意,丽妃觉得自己终于得救了,要知道,在这个皇宫里最不能得罪的就是上官颜,虽然还不知道那里做错了。于是眼神越发温和的看向跑进来的小泥人。等等,小泥人!
  
  “锦天,怎么跑回来了?”皇后温和的询问着,对于小家伙满身泥的状况也混不在意。
  
  可爱的抓抓头,扭头看见了站在一旁的丽妃,“丽妃娘娘好~”这一声叫的丽妃心花怒放,要知道皇子是不需要向一般妃嫔行礼的,而轩辕锦天这样打招呼既不**份又给足了丽妃面子,于是丽妃高兴的蹲□:“殿下去哪里玩了,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轩辕锦天等的就是这一刻,神秘兮兮的趴到丽妃耳边:“我找到了很好玩的东西。”顺道在丽妃的新衣服上印了个爪子印,然后把小手伸到丽妃面前。丽妃也被勾起了几分好奇心,望着轩辕锦天的小拳头。小拳头张开,然后,“呀~”丽妃吓得跳了起来。
  
  “怎么了?”轩辕锦天一脸无辜的望着手中的花蜘蛛,“这个没有毒的,我觉得好看就带回来了。”丽妃看着气定神闲的轩辕锦天,觉得自己大惊小怪了,哼,怎么可以被一个小孩子看扁,于是丽妃故作镇定:“啊~我也觉得它很好看。”
  
  “真的吗?”轩辕锦天开心的把蜘蛛放到丽妃的手中,看着脸色瞬间苍白的丽妃,一脸不舍,“那,娘娘喜欢的话,就送给娘娘吧。”说完又不舍地望着丽妃手中的蜘蛛。
  
  “额~我……”正要推辞,却听皇后开口:“丽妃你先回去吧,有事明天再说。”
  
  “……是。”丽妃不敢反抗地告退。
  
  轩辕锦天开心的跑到软塌旁,皇后怜爱地用手帕擦去轩辕锦天脸上的泥,“为什么捉弄丽妃?”
  
  “因为母后不高兴。”轩辕锦天认真地说。
  
  上官颜会心一笑,纵观整个皇宫,不,整个天下,只有这个孩子最懂她的心。“锦天知道母后为什么生气吗?”
  
  “丽妃做了愚蠢的事。”轩辕锦天很肯定地说。
  
  皇后赞赏的拍拍轩辕锦天的头,“那,锦天说说,母后该怎么办?”
  
  轩辕锦天歪着脑袋想了想说:“如果嫌她碍事就除掉吧。”皇后眼中闪过一丝精光,而一旁的奴才们忍不住为小皇子的话抖了抖,小小年纪便如此的……“可是,丽妃一直是我们这边的人。”皇后状似为难的说。
  
  “做错了事就要自己承担,这不是母后说的吗?”轩辕锦天可爱的眨眨眼。
  
  “没错!”皇后开心的笑了起来。皇后身边的太监总管德福不禁在心中哀嚎,娘娘啊,您这样会教坏小殿下的。
  
  “对了,母后。”看皇后开心,轩辕锦天立马打起自己的小算盘,“锦天想去书院。”
  
  “去书院?”上官颜挑眉,她可不认为轩辕锦天是想去读书,“为什么?”
  
  “因为,锦天要去保护哥哥!”小家伙挺起胸膛,颇有气势的说。
  
  上官颜但笑不语,轩辕锦墨的能力上官颜是明白的,绝不会让他人欺负了去,小家伙没有说实话。轩辕锦天见上官颜不信,没有漏出一丝心虚,反而更加理直气壮:“那个苏老头总让哥哥去那么早回那么晚,还有那么多功课,锦天要去好好教训,不,是好好跟他谈谈。”
  
  上官颜摇了摇头:“这事不能急,我们不能坏了规矩,锦天还有几个月就六岁了,再忍一忍。你父皇给你的特权够多了,不能再招人眼,明白吗?”
  
  “是,锦天明白了。”轩辕锦天不甘的点点头,然后调皮的做了个鬼脸就跑开了。轩辕锦天就算再聪明,也不过是个五岁的小孩,于是又找地方玩去了。
  
  夜晚,月亮跃上了梧桐枝,清冷的光透过窗,映在桌前认真读书的小人儿身上,每当看到轩辕锦墨绷起小脸认真的样子,宫女们都忍不住在心里大呼可爱,扫了一脸痴呆的宫女一眼,冰冷的眼神让宫女们瞬间清醒,这才意识到这位是多么尊贵而不可冒犯的殿下。不再理会她们,转眼看向坐在厚厚的地毯上研究白天捡到的戒指的轩辕锦天,冰冷的眼神瞬间被温柔取代,起身坐到轩辕锦天身边,轩辕锦天顺势靠到哥哥身上继续研究。轩辕锦墨好奇的看着弟弟手中的戒指,那是用整块的火云石打造的,上面雕刻着精美的纹路和一根凤翎,很漂亮,但这不是宫中的东西!因为宫中除了皇后,没人能使用带凤凰图案的东西,而轩辕锦墨可以肯定这个戒指不是皇后的,那么,这究竟是哪里来的?
  

作者有话要说:吼吼~终于开始发文了~暑假期间本文基本日更或两日一更,大家以后叫我千鹤就可以啦~

 


2

2、第二章 柳无风 ...
 
 
  轩辕家的王朝名为“晖”,是这个大陆上最大的国家,传到本代皇帝轩辕浥手中不过是第三代。晖的前朝是斳(qin),乃是“楼”姓人统治,可惜因为斳朝时间太久,皇室耽于享乐,朝廷上下乌烟瘴气,也就灭亡了。不过斳朝毕竟统治了几百年,还是有很多支持者的,这些支持者一边寻找斳朝皇室遗孤,一边不断的掀起暴乱,最严重的莫过于十年前的那场暴乱,由于当时正逢百年难遇的旱灾,这场暴乱甚至发展成了一场农民起义。
  
  不过,战争不是对所有人都是坏事。比如因为这场战争的胜利巩固了帝位的轩辕浥,比如在这场战争中立下了赫赫战功而被封大将军的柳继年。
  
  柳继年膝下有两个儿子,正室所出的长子柳岸、妾室所出的次子柳风。柳风十年前外出游历,一直杳无音信。就在柳家上下都以为他已经死了的时候,柳风突然回到了柳家,并且学得一身高强的武艺,甚至超过了柳继年。本来对这个次子不报希望的柳继年十分高兴,乐颠颠地向皇上推荐了柳风。
  
  御花园,轩辕浥正坐在凉亭内不紧不慢地喝茶,“哈哈~”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从假山后面传来。听到熟悉的笑声,轩辕浥不禁勾起了嘴角,示意其他人不要出声,饶有兴味的向假山走去。突然,一只猫窜了出来,接着一个穿着天蓝色丝绸外衫的小人儿也窜了出来,一个不小心跟轩辕浥撞了个满怀。轩辕锦天委屈的摸摸撞疼的鼻子,抬头看见了轩辕浥满是笑意的脸。“诶?父皇?”迷糊而无辜的表情再次取悦了轩辕浥。
  
  对轩辕浥来说,轩辕锦天是一个很特别的存在,他不像其他皇子一样对轩辕浥崇敬而畏惧,只是一个会撒娇、会耍赖的小儿子。这对轩辕浥来说是十分来之不易的,因此他对轩辕锦天格外的宠爱。就比如,轩辕浥在的时候,轩辕锦天也可以在御花园玩而不需回避,这是轩辕浥给的特权。
  
  轩辕浥把小家伙举起来跟自己平视:“锦天,在这里干什么?”
  
  轩辕锦天乖乖的回答:“抓猫咪。”然后一脸懊恼的望向猫逃走的方向。
  
  “呵呵~”看着把什么都写在脸上的轩辕锦天,轩辕浥的心情放松了许多。把小东西提到凉亭里,旁边的宫女忙添了一杯茶,轩辕锦天一口气把茶喝完。正想再逗逗小东西,却有人禀告说柳继年和柳风求见。轩辕浥这才想起今天召柳风前来的事。
  
  “微臣\草民参见皇上,五殿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起来吧。”轩辕浥摆摆手。
  
  “谢皇上。”
  
  轩辕锦天好奇的看了看柳继年和柳风,柳继年相貌平平,方方正正的脸,因为常年带兵有一种肃杀之气;柳风比他父亲好看了些,身姿挺拔,倒算是一表人才,不过低垂着眼,看不出在想什么。
  
  “父皇,锦天先告退了。”觉得父皇要谈国家大事,轩辕锦天准备离开。看着一本正经的告退,脸上却写着“我要去抓猫咪”的轩辕锦天,轩辕浥就忍不住要逗逗他:“没关系的,这也跟锦天有关,留下来听听。”
  
  “诶?”不明白跟自己有什么关系,轩辕锦天满脸不情愿的坐了下来。
  
  “你就是柳风?”轩辕浥问道。
  
  “回皇上,草民柳无风。”柳风面无表情的回答。
  
  轩辕浥看向柳继年,无声的询问怎么变成柳无风了。
  
  柳继年面上窘迫,“皇上,这……”
  
  “皇上恕罪,”柳无风开口道,“草民少时离家,游历期间被师父所救,师门同辈中皆为‘无’字辈,因而改名无风。为表对家师的敬重,草民希望以后仍用此名。”
  
  不卑不亢的话语让轩辕浥生出几分赞赏。挑眉看着柳无风,这话中似乎有着几分对柳家的怨怼,是在暗示他已经脱离柳家了吗?听说柳无风的生母好像是十年前去世的,这样看来当年柳无风所谓的“离家游历”并不是那么简单。这样也好,柳继年这些年的势力越来越大,轩辕浥正考虑削减他的势力,这个柳无风说不定能拉拢过来,倒是牵制柳继年的一个不错的选择。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已有了计较。轩辕浥开口道:“尊师重道这是应该的。听说你还学了一身好武艺,想必也是那位师父教的吧?”
  
  “回皇上,正是家师所传。”
  
  “那么让朕看看如何?”说完,也不等柳无风回答,便召来禁军统领,示意其与柳无风比试。
  
  “请。”柳无风做出一个谦让的姿势,却让自视甚高的禁军统领一阵恼火,一掌朝柳无风的门面劈来。柳无风也不慌忙,抬起一手格挡,另一只握掌为拳直击禁军统领的胸腹。禁军统领也不光是用来摆设的,抬腿踢开柳无风的拳,接着低身横扫。柳无风仿若飞鸟一般旋身而起,一刻也不作停留地抬腿后摆,将禁军统领踢倒在地,顺道折下一旁的树枝,在禁军统领爬起来之前将树枝抵在其脖颈上。
  
  “啪啪啪”轩辕浥微笑着拍手称赞。而看的痴迷的轩辕锦天对打斗的停止十分不满,拽着轩辕浥的一衣角说:“父皇,锦天还想看。”
  
  轩辕浥低头望着轩辕锦天:“锦天觉得好看?那锦天想不想学武?”
  
  “学武有什么好处?”
  
  甜甜糯糯的声音让轩辕浥的表情不由得柔和下来,“学会了武功,锦天就不怕别人欺负了。”
  
  “有父皇在,没有人欺负锦天。”轩辕锦天话中的信任让轩辕浥再次勾起了嘴角。轩辕锦天又想了想,“那,锦天学了武功是不是就可以抓住猫咪了?”
  
  “呵呵,对。”轩辕浥忍不住笑了起来,心想这小家伙大概是看上柳无风刚刚施展的轻功了。
  
  “那,锦天要跟他学武功!”轩辕锦天指着柳无风说。
  
  这正和轩辕浥的意,“那么,以后就由柳无风教皇子们习武。”柳无风也不推辞,直接谢恩。而柳继年心里已经乐开了花,要知道柳无风得到皇帝的赏识并且做皇子们的老师,这对柳家的地位是有大好处。
  
  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不过,不要总以为你就是那只黄雀,说不定你只是一个认为自己是黄雀的蝉。
  
  转眼间,血色的夕阳已染尽了梧桐树后的天空。每个人打着不同的小算盘各自散去,轩辕锦天看看天色,“哥哥应该已经回来了吧?”
  
  

 


3

3、第三章 上学去 ...
 
 
  坤宁宫,琉璃殿,清冷的月光在朱红色的琉璃瓦上缓缓流淌,惊起了在房檐上窃窃私语的夜莺。一群调皮的萤火虫模仿着夜巡的侍卫,提着灯笼追逐嬉戏,星星点点的光芒与深宝石蓝色的天空融为一体,让人一时分不清哪是星哪是萤。
  
  如此美好的夜晚,真应该好好睡一觉,至少,被轩辕锦天提在手里的猫是这样想的。轩辕锦天像小狗一样蹲在轩辕锦墨的椅子边,抓着猫的尾巴蹭着自己的下巴。今天临走的时候,轩辕浥让柳无风把那只逃跑的猫抓了回来,送给了轩辕锦天,使得轩辕锦天更加急着要学轻功。好在再过三天就是轩辕锦天的六周岁生日。晖朝的制度,皇子满六周岁才可以去书院读书,同时开始习武。
  
  抬头看看正认真写字的轩辕锦墨,想到以后可以跟哥哥一起读书,再也不用早上分开到晚上才能见面,轩辕锦天就开心得不得了。轩辕锦墨写完最后一个字,低头就看见一个莫名傻笑的小鬼**着手中的猫,于是开口问道:“天儿,怎么还不睡?”
  
  轩辕锦天把猫扔下:“我不困~呵~”说完,却忍不住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挣扎着要站起来,双腿却因为长时间的蹲着而麻掉了,一个趔趄栽到轩辕锦墨怀里。轩辕锦墨忙伸手搂住,让弟弟跟自己并排坐在宽阔的椅子上。看着轩辕锦墨疼惜地皱起好看的眉毛,轩辕锦天伸出手,想要把那皱起的眉心揉开。轩辕锦墨好笑的拉下那只粘着猫毛的小手:“好了,天儿,我们去睡觉吧。”
  
  轩辕锦天摇了摇小脑袋:“不,我还有事要跟哥哥说。”
  
  看着又开始打哈欠的某人,轩辕锦墨半拖半抱地把不停挣扎的小家伙拖到内室:“天儿,有什么事我们到床上再说。”轩辕锦天听到这句立时不再挣扎,自己很乖地爬了上去,然后忽闪着大眼睛示意哥哥快点上来。
  
  轩辕锦墨哭笑不得地爬了上去,早知如此,自己还费那么大劲干什么。
  
  待轩辕锦墨躺下,宫女们便放下重重帷幔、熄了宫灯、跪安退下。轩辕锦天在第一时间背叛了自己的枕头,厚着脸皮蹭到哥哥的枕头上。早就习以为常的轩辕锦墨也混不在意,只是帮毛手毛脚的小家伙掖了掖被角。
  
  “这么说,我们以后要换武师了?”听完轩辕锦天的话,轩辕锦墨略带沉思的想,“这个柳无风是不是有什么过人之处?”否则,父皇不会突然换人。
  
  “对呀,”提起这个,轩辕锦天就开始兴奋,“他的轻功很厉害的,而且柳无风说什么禁军统领只练外家功夫不练内力,所以打不过他。哥哥,什么是内力?哥哥学过吗?”
  
  “这内力呀。。。。。。”
  
  ============
  
  自从轩辕锦墨去书院之后,为了和哥哥一起吃早饭的轩辕锦天就没再睡过懒觉。清晨,看着迷迷糊糊吃饭的轩辕锦天,轩辕锦墨无奈的说道:“昨晚睡得晚了,天儿吃过饭再睡一会儿吧。”
  
  轩辕锦天摇了摇头:“没事,我不困。”说完,又给哥哥碗里添了个灌汤包。
  
  看着可爱的弟弟,想起上个月自己生辰,轩辕锦天把在御花园挖到的、一直宝贝得不得了的戒指送为了自己,轩辕锦墨觉得心里一阵温暖:“后天就是天儿的生辰,天儿想要什么礼物?”
  
  轩辕锦天想了想:“一棵梧桐树。”
  
  轩辕锦墨有些诧异,几乎是下意识地问:“为什么?”
  
  轩辕锦天抬头看着哥哥,清晨的阳光照在轩辕锦天精致的小脸上,淡蓝色的衣服在光下熠熠生辉,平添了一种梦幻般的不真实感,让人有一种他即将羽化而去的错觉。“呵呵,”清脆的笑声将人们拉回了现实,轩辕锦天调皮地眨眨眼,“以后再告诉你。”
  
  用过早饭,轩辕锦墨依旧去给母后请安,至于轩辕锦天,可从来没守过这规矩。由于上官颜的纵容态度,坤宁宫中也没人敢责怪他。于是,某人就拽起还在打呼噜的猫,去御花园练习抓猫了。
  
  =========
  
  轩辕锦天生日那天,他和哥哥一起在琉璃殿的院子里栽下一棵梧桐树,并且坚持给梧桐树起名,叫“墨天”。
  
  因为六周岁的生日很特别,所以皇帝和皇后都送了礼物。皇帝赏了一只小小的纯金毛笔,说是要他以后好好读书。上官颜给轩辕锦天戴上了一块羊脂玉雕的麒麟玉佩,轩辕锦天很喜欢,因为跟哥哥的玉佩是一对的。
  
  然后,轩辕锦天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进书院了。
  
  轩辕浥现在有六个皇子,大皇子轩辕锦祁13岁,二皇子轩辕锦临11岁,三皇子轩辕锦墨8岁,四皇子轩辕锦冥7岁,五皇子轩辕锦天6岁。最小的六皇子轩辕锦络刚出生不久,乃宜嫔,也就是现在的宜妃之子。上次的事被皇后压了下来,宜嫔又因产下皇子而封妃,对此十分不满的丽妃被皇后训斥了一顿,禁足三个月。同在书院读书的除了几个皇子,还有两个公主,大公主轩辕锦瑟12岁,二公主轩辕锦箫8岁。
  
  被哥哥牵着去书院的路上,轩辕锦天在脑袋里回忆着对这几个皇兄、皇姐的印象,只是每年过节的时候见上几面,没怎么在意,也没什么好感。所以,当轩辕锦天踏进书院的时候,轩辕锦箫突兀的声音就尤其惹人厌烦:“呦~我们的准太子殿下好大的谱儿啊。竟然让先生等了足足一炷香!”
  
  看着端坐在主位上品茗的苏慕哲,轩辕锦墨轻皱起好看的眉毛,明明还是这个时间,为什么所有人都到了?不动声色地环视四周:低着头认真读书的轩辕锦祁,面无表情斜视着他的轩辕锦临,一脸看好戏的轩辕锦箫……原来如此,看来是他们商量好的。可是,连苏慕哲都参与了,就不是一个恶作剧那么简单,这是要给天儿一个下马威!
  
  轩辕锦墨拉着轩辕锦天向苏慕哲轻施一礼,什么也没有说,绕过挡在面前的轩辕锦箫,直接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并让轩辕锦天坐在自己前面的空位上,不给苏慕哲任何责难的机会。而一时没反应过来的苏慕哲,竟生生错过了责难的最佳时机。发现自己迟到了不是应该先道歉吗?如果轩辕锦墨道歉的话,苏慕哲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可是,现在呢?说他们迟到了?时间上明明没有迟到,说出来反倒是自己故意刁难了。看了看毫无预想中的局促不安的轩辕锦天,苏慕哲只能瞪了瞪出了这么个馊主意的轩辕锦临,无奈地开始上课。没关系,来日方长,以后再慢慢教育这个传闻中的调皮鬼。
  
  下午是皇子们学武、公主们学女红的时间,轩辕锦天终于再次见到了柳无风。柳无风仍像上一次一样,保持着不卑不亢的态度,对比之下,使得轩辕锦天对苏慕哲的讨厌程度又加深了几分。
  
  教习较为高深的武学之前,师父通常要先测试徒弟的资质,即筋脉的宽阔度,好确定教授的内容与速度,于是,安排好其他人后,柳无风恭敬地请轩辕锦天伸出手。轩辕锦天好奇的感受着从手上传来的真气,看着柳无风没有多少表情的脸上慢慢出现了疑惑,惊讶,震惊,还有一闪而逝的狂喜。
  

作者有话要说:看过要留言哦~大人们的支持是偶写下去的动力

 


4

4、第四章 精灵与恶魔 ...
 
 
  “真是可恶,”拽着手中的锦缎,二公主轩辕锦箫恨恨地说,“先生也真是的,为什么不惩罚他们!”或许是同龄的原因,轩辕锦箫向来跟轩辕锦墨不对盘,那个无论什么都很优秀,连总是喜欢找茬的苏慕哲也会夸奖的轩辕锦墨。
  
  “哼,我早说过,苏慕哲靠不住,你们还偏不信。”大公主轩辕锦瑟一边优雅地摆弄手里的刺绣,一边鄙夷地嘲讽二公主。
  
  二公主轩辕锦箫气得干瞪眼,却不知如何回击大公主这个“事后诸葛亮”。
  
  大公主轩辕锦瑟也不理她,微微扬起高贵的下巴,将手中的刺绣扔给正好端茶进来的丫环:“烟翠,把这个交给女红师父看看。”
  
  烟翠立刻点头哈腰地接过,看了看雪色的锦缎上奇怪的图案,挤出一脸笑容道:“啊,公主,您绣的小鸡可真好看。”不明白为什么听了奉承的话,大公主的脸色竟由红转青,烟翠有些怕怕的迅速离开了绣房。
  
  “呀~皇姐,我怎么记得今天要绣的是‘凤凰’啊!”二公主轩辕锦箫故意强调了“凤凰”二字,得意的欣赏着大公主的脸色由青转黑。
  
  =======
  
  “柳师父,有什么问题吗?”轩辕锦天好奇地问。
  
  “啊,没,没什么问题。”柳无风这才从刚才的呆愣中回过神来,迅速恢复到原来那个面无表情的状态,“五殿下是练武的上好材料……如果勤奋学武的话,将来必能成为一等一的高手。”
  
  “真的吗?”轩辕锦天对这个结果相当满意。
  
  “殿下,无论多高的资质,基础都是最重要的,所以,我们还要从马步练起。”
  
  “好。”于是,轩辕锦天很听话的扎起了马步。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杯酒 by 土豆猫 下一篇:凤离天 by 绿野千鹤(温柔腹黑攻X别扭帝王受/年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