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平地一声雷 by 沐晨z(两攻一受/师徒年下/种田文)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3p 种田文 年下 师徒 穿越

【文案】
被迫无奈穿越异世
对着陌生的世界,陌生的一切
有种莫名的疏离感——这里,不是自己的归宿。
然而,偶然捡到了两个孩子,自己开始了当师父的生活。
捉妖驱鬼,赚钱养家。
看着俩小徒弟因为担心自己而红了的双眼,心里温暖了起来。
其实,这个世界也不错嘛。


1

1、楔子 ...
 
 
  十字路口,刺耳的警笛声,吵嚷的人群,满地的鲜血,很显然,这里刚发生了一场车祸。
  
  一抹幽魂,正浮在车祸现场上方,愣愣的看着那倒在血泊中的人。
  
  各种急救措施后,救护人员摇了摇头,少年被盖上白布,抬上了救护车。
  
  而头顶那抹少年的幽魂,此时才回过神,哇的一声嚎啕起来,“哇靠,搞什么?!!老子就这么死了?死判官你怎么这样,我都没说怎么个死法呢你就敢让我死?!我要投诉你!!投诉你!!”
  
  少年背后出现两个一黑一白的身影。
  
  白色人影手搭在少年肩上,同情的说:“哎。你要知道死判一向是这个德行,法西斯主义,行啦。你快走吧,刚刚我和小黑已经结好了阵法了,你挑的身体也给你安排好了,已经死了等着你呢。快去吧!”
  
  说完用力一推少年,少年此时可是灵魂状态,轻飘飘的,一推就给推出去老远。
  
  “啊!我靠,死小白,我还没准备好呢~~~等——”
  
  头顶雷声大震,“轰!轰隆隆!”一声雷响过后,少年的魂魄消失在夜色中。
  
  而那一黑一白的两人,此时却凑在一起叽叽咕咕,“恩,你说咱们这次这么顺利的完成阵法把死打雷的送走了,死判会不会给点奖金?或者让咱放个假?”
  
  小白说:“你想啊,就他那抠门的德行,怎么可能,他会什么呀,什么都不会,就只会抱阎王大腿,切!”
  
  忽然头顶雷声大震,仿佛要将两人劈开一般。
  
  “哇!!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说您的坏话,我不敢了,这就回去加班,加班!!免费加班!”
  
  两人内心无比愁苦,哎,怎么就忘了呢,判官大爷以前是管天雷的,这让他听见了,还不知道得被免费奴役多久呢。
  
  俩人对视一眼,互相拍拍肩膀,异口同声道:“顶住!”隧也消失在夜色中。
  
  一切重归喧嚣的寂静,抬头,月色正好。
  

作者有话要说:新人新坑。。。开头免不了小白平胸装嗲脑抽。。。后面比较好,请耐心看到后面,谢谢

 


2

2、第一章 少年,乞丐,与狗(全新) ...
 
 
  晋荣王朝337年,锦帝6年,大年三十的早晨,北方汉回城内。
  
  叶雷穿的无比厚实,慢吞吞的从远处走来。
  
  哈欠接连不断,抹抹眼角溢出的泪水,哎,这个冬天怎么这么冷呢?
  
  看来是时候找个冬暖夏凉的地方搬家了。
  
  昨天下了一场大雪,瑞雪兆丰年,今年会有个好收成吧。
  
  叶雷有一搭没一搭的瞎心思着,慢慢往集市走去。
  
  一个小胡同口,蜷缩着一个瘦弱模糊的身影。
  
  由于鲜少有人经过,地上的雪仍在,没有被人踩平,也没有人扫雪。
  
  干净的纯白,映着脏呼呼的黑灰色身影,显得特别扎眼。
  
  如此明显的组合,叶雷不是瞎子自然是看见了。
  
  犹犹豫豫的走近了点,原来是个小乞丐,怀里还抱着一条同样脏兮兮的大狗。
  
  小乞丐闭着眼,不过从起伏的胸膛和呼出的白气来看,还活着。
  
  大狗倒是睁着眼睛,看见叶雷靠近并不出声,只直直地看着,眼神充满警惕和戒备。
  
  叶雷撇撇嘴,心想,恩,少管闲事,这么多经过的人都没个管的,我干嘛操这份闲心,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走了走了,买年货去。
  
  心里是这么想的,但步伐却愈加沉重。
  
  昨天下了大雪,这个孩子明显冻坏了,如果真的不管他的话,说不定会死的,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
  
  可是家里又没几个钱,要带孩子,多麻烦啊,人生地不熟的少管闲事为妙。
  
  叶雷硬着头皮往前走,心里进行着激烈的斗争。
  
  终于,小天使战胜了小恶魔。
  
  叶雷气愤的一跺脚,“靠,管他的,先救了再说。
  大不了养两天好了哪来的送哪去好了。”
  
  奔回先前小乞丐所在的胡同,叶雷轻轻地摸了摸大狗的毛,用无比谄媚的表情,说:“大狗啊大狗,我可不是坏人啊。
  别咬我啊别咬我,这年代可是没有狂犬疫苗的。”
  
  大狗仍旧不出声,一面盯着叶雷的动作,一面舔了舔小乞丐的脸颊。
  
  温热的舌舔上脸颊,小乞丐微微转醒。
  
  “恩?旺财,我怎么睡着了。晕乎乎的。”
  
  叶雷听了小乞丐的自言自语,心想,这孩子看来德行不坏啊,哎,都不容易啊。
  
  叶雷伸手摸了摸小乞丐的额头,啧,好烫,发烧了。
  
  小乞丐被这一下给吓到了,猛的抱紧旺财,往后缩了一下,警惕的睁着大眼,盯住叶雷。
  
  叶雷张开双手,高举过头顶,转了一圈,表示,你看,我很安全,没有任何危险物品。
  
  “别怕别怕,我就是个路过的。看见你睡在这怪不好的。
  
  这天这么冷,在这睡真的会冻死人的,而且你额头滚烫,肯定是发烧了。
  
  反正我家里也就我一个人,要不要跟我回去,等病好了再说?
  
  放心,我绝对不是坏人,再说了我真是坏人的话还跟你废话干吗,趁你昏睡的时候早就把你套了
  麻袋装走了是不?
  
  走,跟我回家吧,咱们一起过年。”
  
  叶雷蹲在地上,伸出右手,用最真诚的笑容等着对方的答复。
  
  小乞丐定定的看着叶雷,良久,低头看了看怀里的大狗,大狗舔舔小乞丐的手,“汪”地叫了一声。
  
  小乞丐点点头,终于,将手放进了叶雷手里。
  
  叶雷将人拉起来,忽视小乞丐微弱的挣扎,三两下连人带狗一起抱进怀里。
  
  运起轻功,从各家房顶上飞过。
  
  

 


3

3、第二章 新成员(全新) ...
 
 
  当前要务,是把俩新成员给洗干净了。
  浴桶外,叶雷努力地搓着。脚边的大木盆里,大狗旺财泡在里面。
  
  哎,这孩子和这狗,真是,泥做的啊。
  这么多灰,累死我了。
  
  叶雷一边在心里碎碎念,一边继续的卖力搓澡。
  
  收拾干净了一人一狗,叶雷自己也汗湿了,迅速冲了个战斗澡,带着新成员们参观自己的小屋。
  
  小乞丐初来乍到,一直糯糯的不敢说话,总用一副警惕的目光看着叶雷。
  
  叶雷虽然很不爽,但也理解,毕竟谁忽然被带到陌生人家里去,也会对他有所防备吧。
  何况还是个受尽人间冷暖和他人白眼的小乞丐呢。
  
  叶雷做了皮蛋瘦肉粥,随便炒了个小菜,招呼着小乞丐过来吃。
  
  自然不会忘记大狗旺财,旺财可比他主人开放多了,自个儿靠在炉子边吃的正欢呢。
  
  吃着吃着,也就放开了。
  警惕的眼神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感激的目光。
  
  吃饱了,肚子里暖暖的,整个人的精神也都放松了。
  
  叶雷让小乞丐去床上暖着,自己去厨房熬药。
  
  小乞丐喝了药,沉沉睡去,睡眠里,眉头依然皱的紧紧地。
  
  叶雷看着小乞丐,心想,这孩子也不容易,连个名字也没有,太不受家人重视了吧。
  
  是的,刚刚和孩子聊了几句,叶雷自己把自己所有的情况都交代了。
  
  无父无母,独自经营小杂货店为生,现年19岁。
  
  又问了问对方家里的大体情况。
  
  小乞丐姓刘,排行老六,家里都叫他六娃儿。
  
  问他大名叫什么?
  
  抱歉,没有,六娃儿就是名字。
  
  没人疼你的话,那我就来疼你好了。
  
  我在这个世界上一个亲人朋友也没有,你也是吗?
  
  那么,从现在起,咱们就是彼此的亲人了。
  
  叶雷掖好六娃儿的被角,看了看窗外,正午了,不知道集市散没散。
  
  这年货还不太够,去碰碰运气吧。
  
  ##############
  
  好不容易买足了年货回来,收了东西,叶雷赶紧进屋看看六娃儿的情况。
  
  还好还好,一直睡着呢。
  
  刚出门就有点后悔了,这六娃儿虽说看着不像个坏人,万一趁自己出门把值钱的东西都偷干净了咋办?
  
  不是叶雷小心眼,实在是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试问放在现代,谁敢带个不认识的乞丐回家,还把他一人放在家里自己出门的呢?
  
  回来看见东西都好好的,六娃儿也乖乖睡觉,叶雷又觉得自己小人之心了。
  心里颇为愧疚。
  
  他就是这么矛盾的一个人。
  
  做了一大桌子的晚饭,叶雷叫醒六娃儿,给他换上刚买的大红色棉袍。
  
  穿新衣的六娃儿,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在看见满满一桌好吃的之后,更加乐开了怀。
  
  两人一狗高高兴兴的吃着、聊着。
  
  “六娃儿,你多大了啊?”
  
  六娃儿停下筷子,想了想,说:“我十一岁了。”
  
  “十一岁,这么大了啊。
  看你瘦瘦小小的,我还以为也就八九岁呢。
  不怕不怕,咱们以后好好地,肯定能长得很高。
  那你生日是啥时候呢?”
  
  叶雷给六娃儿加了块辣子鸡,恩,这孩子看样子挺爱吃辣的,水煮鱼和辣子鸡吃得最多。
  
  “生日?没有生日啊。
  
  生日不是只有大哥和姐姐妹妹才能过的吗?”
  
  六娃儿疑惑了。
  
  叶雷无奈了,怎么有种鸡同鸭讲的感觉。
  
  “不是,所有人都有过生日的权利,六娃儿你从来没过过生日吗?
  就算不过生日,但总该知道你是哪天出生的吧。”
  
  六娃儿摇头,“原来二狗子说的是真的。
  
  原来真的不只是大哥和女孩子才过生日。
  
  我没有生日,爹娘从来没说过,更没有过过生日。
  
  爹说大哥会念书是最有用的,三姐以后可以找个有钱的相公,其他的兄弟都没过过生日,大家都不知道。”
  
  叶雷摸摸六娃儿的头,“不要紧,以后我给你过生日。
  
  这样吧,以后大年三十就是你的生日了,好么?”
  
  六娃儿点头,“好,我也有生日了。”
  
  叶雷笑笑,盛了碗汤给六娃儿,说:“总不能一直六娃儿六娃儿的叫你,以后长大了这种名字登不上台面。
  我给你取个新名字可好?”
  
  六娃儿想了想,说:“那你是要当我师父吗?”
  
  叶雷愣了下,问:“为什么说我要当你师父呢?”
  
  “说书的里头不都说了吗,拜师以后师父会给起个新名字。”
  
  叶雷笑笑,这个孩子真有意思,以后的日子不会无聊了吧。
  
  “好,那从今开始你就是我徒弟了,我是你师父。
  你叫。。。恩,就叫刘新吧。
  阿新,新的开始,新的人生。”
  
  六娃儿拍拍胸脯说:“恩,我以后就叫刘新了。
  
  阿新给师父敬茶。”
  
  说着,还真倒了杯茶水递给叶雷,眼巴巴的瞅着叶雷喝了下去才算完。
  
  叶雷笑得不行了,“这个敬茶一说是不是也是从说书的那听回来的啊?”
  
  阿新睁大了眼睛,有点惊讶,“啊,你怎么会知道的?!”
  
  叶雷得意一笑,刮了阿新鼻子一下,“我是师父啊,所以,师父知道!”
  
  

 


4

4、第三章 意料之外的访客(大修) ...
 
 
  吃饱了饭,叶雷带着一定要跟着来的阿新去厨房包饺子了。
  
  醒面期间,叶雷和阿新对坐在圆桌前,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
  
  叶雷怀里抱着大狗旺财,顺着旺财的毛。
  
  “哎,这狗瘦的,这狗毛都粗糙没光泽,一点也不顺,手感很不好啊。。。”叶雷心理碎碎念。
  
  不过,这么大的狗,这么大的人,就算不用我养也会活的好好的吧,应该没问题吧。
  
  是的,叶雷从小是养什么死什么,弄得后来直接不敢养任何活物了,他现在在替旺财和阿新的未来担忧。
  
  叶雷曾经养了两只乌龟,结果不知道是饿死了还是怎么的,肚皮和壳都软了,怎么戳都不动,叶雷以为他们死翘翘了,就给埋在家门口的冬青树底下。
  
  后来和送给他乌龟的朋友说起来,人家说乌龟冬天要冬眠的好吧,你丫的愣是给人家活埋了!
  
  叶雷愣了,震惊了,心想完蛋了完蛋了杀孽哟,咋办,但愿埋得时候漏了缝能进去点空气,来年冬眠结束了还能爬出来,好歹他家离大海不远,说不定自己能爬回去?
  
  不过壳都软了,爪子都没弹性了,肯定是死了不是冬眠。最后也没分出来到底是死了还是冬眠了,叶雷就坚定认为真的是死了。
  
  这完全是他自我安慰的想法,真的死了总比他错手把人家给活埋了强吧。为此叶雷辗转难眠了好一阵子。
  
  叶雷还养了十来条金鱼草鱼各种鱼,结果全都死干净了,还是埋在同一颗冬青树底下,觉得良心不安了,偷偷摸摸趁没有人的时候去磕个头拜一拜,要知道养死的多了难保人家金鱼兄弟姐妹的魂魄不回来找他报仇啊。
  
  叶雷有一阵子赶时髦学人家买了个仙人球放在电脑前面,美其名曰抗辐射,结果没出一个星期,发现仙人球成了空心的了。
  
  里面露出橘黄色的嫩肉,还有一个黑色的像又不像虫子的不明物体。
  
  吓得叶雷赶紧扔到门口的草坪上,任其自生自灭了。
  
  ##############
  
  叶雷想了想,说:“阿新啊,旺财这个名字好俗啊,咱们改改吧。”
  
  阿新想了下,点点头,“恩。
  师父给起个新名字吧。”
  
  “额,其实师父也是起名无能啊。
  要不叫笨笨吧,虽然也很普通,但是比旺财好听点。
  不管了,就叫笨笨吧。
  不许反抗。”
  
  饺子出锅了,阿新欢天喜地的捞出来喜滋滋的端进屋里去了,叶雷抱着笨狗,也跟着进去了。
  
  爷俩饺子吃的正欢的时候,笨笨突然站起来朝着门口的方向一阵猛叫。
  
  叶雷起身想去看看情况,门还没出去呢,就听见了一个熟的不能再熟的声音,
  “哟,吃上了啊,都没想着给我留一份,忒不念旧情了这么不厚道,亏我还一直惦记着你呢,哼,小没良心的。”
  
  叶雷愣了愣,没想到还能听见熟人熟悉的腔调。
  
  阿新看叶雷没动静了也起身,过去拉拉叶雷的袖子,“师父?”
  
  叶雷回过神来,满面笑容,“自己人笨笨别叫,吃你的吧。”
  傻笨笨又趴下去了继续肯他的饺子。
  
  叶雷又摸摸阿新的脑袋,“去,师父的好朋友来了,再去拿几盘饺子拿两双筷子来。”
  说完整整衣服出门迎客去了。
  
  

 


5

5、第四章 又见故人(修) ...
 
 
  
  刘新端了两大盘饺子很兴奋的一路跑进了大厅,师父的朋友啊,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呢?
  
  “就这么点吃的哪够啊,赶紧的再做俩菜来,饺子呢饺子呢,我要吃你包的饺子,哦哦哦哦,绝对是一绝啊。”
  说话的人有一头奇怪的黑色短发,一身看不出什么材料,样子奇怪的白衣。
  
  不过人长得是真美啊,阿新小朋友很不幸的被妖孽俘虏了。
  
  其实人家小白穿的是白色羊毛衫白色牛仔裤而已,外头套了个白色的羊绒大衣。
  
  小白毫无形象的用手抓起干炸里脊嚼着。
  
  小黑在一边抓起饺子啃着,俩人真不愧是多年老搭档,偷吃的姿势都相似。
  
  小黑今天穿的和黑-社会似的,黑色高领毛衣黑西裤黑皮鞋黑色长款风衣,如果再戴上黑墨镜往小白身边一站,那就是标准的赤-裸裸的打手保镖形象。
  
  “来了啊,快进来,东西放下吧,让这俩自食其力行了,他们就是专门打扫盘子的。一个个吃的比猪舔的都干净。”叶雷招呼阿新道。
  
  阿新放下东西,打量着进来的黑白双煞,这个黑衣服的真俊啊,白衣服的好美啊。
  
  原谅阿新同学没有读过书只有俊和美这俩形容词。
  
  小白伸出他抓东西吃还带着油的脏爪子,想去捏阿新的脸,让叶雷用筷子“啪”的一下打在爪子上。
  
  “你个脏爪子老实点,我徒弟刚洗的澡呢,大工程。”
  
  叶雷将筷子塞到小白手里,把阿新拉到自己身边“喏,不用理他们,你吃你的。”
  
  说完自顾自得拉着阿新坐下继续吃饺子。
  
  小黑小白一屁股坐下,毫不客气的开吃。
  
  小白一口吞下一个饺子,“恩,真鲜,好吃。”
  
  又吃一筷子糖醋鱼,“哦,好吃好吃。”
  
  再来一口鱼香肉丝,“恩,这个味,哦哦,好吃好吃。”
  
  小黑一口吞下俩饺子,风卷残云的吃起来,还顾着给小白夹菜。
  
  叶雷一边给阿新加了一大块鱼肉,一边瞥了小白一眼,“看你那个熊样,你家小黑虐待你了?几百年不给你饭吃?”
  
  小白吃的话都顾不得说了,呜呜的撇了撇嘴,朝小黑点点头。
  
  小黑会意,说,“哎,可真是好久没吃到好吃的了,你也知道你的手艺好啊,哎,最近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多了很多冤死的人,魂魄还到处乱晃,忙的我们焦头烂额,这不,好不容易把枉死的魂魄都找到了做了登记,还写了无比长的报告,死判让我们尽早破案,要老命了啊。”
  
  小黑边说还不忘了吃。
  
  小白总算停住狼吞虎咽,喝半碗饺子汤缓了口气,
  
  “哎,这事不简单啊,过后又要忙一阵了,死判成天唧唧歪歪的烦死了,有点灵感思路都让他哼唧没了。
  哼,打雷的你还有没有什么死判的八卦可以爆料的啊,让他这一阵闭闭嘴老实点。”
  
  小白很八婆的冲叶雷挤挤眼,用十万福特的的电力来电叶雷。
  
  叶雷很平静,很镇定的端起饺子汤喝了一口,“呼,暖和啊。
  
  恩?你说什么?刚才吃的太专心没有听到。”
  
  小白抓狂了,满脸的黑线,心说你这不是摆明了的忽悠我呢,哼,我对付你小样的可是专家啊。
  
  小白也很镇定的夹起一块豆腐,抬眼瞥了叶雷一眼,“这次的事件闹得不小啊,满城都人心惶惶的,刚不久死了个有钱老头,还想贿赂我让我放他走,切,搞笑呢,给我块破玉就想打发我,不就是块绿色破石头么,不就是水润了点亮了点绿了点么,有毛用。”
  
  叶雷夹菜的筷子停住了,抬起头,“什么种?”
  
  小白很嚣张的吞下一块里脊肉,
  
  “冰种,整个全都是翠绿的,还有个镯子,死白死白的,还有点黄不拉几发红的花,亮的和猪油似的,说是什么梨花白。”
  
  其实小白还没说那有钱胖老头还拿了一堆金条银行卡钞票贿赂他,可惜人间的钱花不了,金条也没用。拿玉来换八卦威胁死判岂不是废物利用?
  
  叶雷脸上露出类似便秘的表情,内心挣扎良久,最后一口咬住了筷子头,
  
  “好吧,先拿来我验验货,好的话就透漏点给你。”
  
  小白赶紧笑嘻嘻的在小黑身上抹抹手,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绿色的翡翠吊坠,还有一个和田玉镯子。
  恭恭敬敬的双手捧到叶雷面前,“叶大爷,请过目。”
  
  叶雷慢条斯理的接过,拿起吊坠看了看。
  
  恩,老坑冰种啊,这绿虽然不是自己最爱的阳绿,但是也不错,透亮水润,用指甲敲了敲,声音似金属撞击,脆而悠长,翁鸣不断,好货。
  
  又拿起镯子摸了摸,滑腻的很,新疆产的,梨花白羊脂玉贵妃镯,哦哦哦哦,我想了好久啊,存了多少年的钱啊,都没买得起,OMG,OMG啊啊啊啊啊啊~~!!!
  
  内心疯狂尖叫的叶雷控制自己别露出激动疯狂的表情,忍住因激动而颤抖的手。
  
  把镯子和吊坠收到口袋里,重新拿起筷子夹菜。
  
  “恩,不错不错,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告诉你点小道消息吧。”
  

 


6

6、第五章 年夜饭(修) ...
 
 
  
  小白立马会意的跑到叶雷身边,弯□,和叶雷俩人开始咬耳朵。
  
  叶雷到没什么表情,却见小白一惊一乍的,突然拔高一个音,
  “什么?!!”
  
  然后左看看右看看,又低下头去,过一会又激动的站直了身子,“真哒?!!!!!”
  
  叶雷皱皱眉,不耐的摆摆手,“你激动个啥?
  
  一惊一乍的熊样,这么多年的八卦之魂都白练了。
  
  好了好了说完了你吃饱了赶紧走吧,别打扰我和我徒弟过年。
  
  对了,记得把空盘子刷了。”
  
  “遵命,长官!”
  
  小白得了八卦登时笑的无比灿烂,刷盘子就刷盘子,不刷的话下次可就没得吃了,叶雷爱做饭,但是不爱刷盘子,这是地球人都知道的,来蹭吃不要紧,关键得带食材刷盘子。
  
  反正刷的人是小黑,自己白吃还不用劳动,多好啊,其实有个搭档也不错啊,免费劳动力。
  
  叶雷不再理这黑白双煞,继续和阿新吃饺子。
  
  小黑小白也高兴地狂吃,只剩下阿新一个人左看看师傅,抬头看看对面的两个怪叔叔,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刚才的话怎么有听没有懂呢?
  
  算了,等过后问问师父吧,隧低头继续啃,恩,一定要把所有的陷都吃出来一个,还差一个花生,花生你在哪呢?
  
  吃饱了的四人各自靠在椅子上,揉揉自己鼓出来的肚子,舒服的叹息着,哎,真爽啊。
  
  叶雷给阿新倒了杯茶,“喝杯水,这是师父自己配的花茶,味道很不错,尝尝。”
  
  阿新高兴的捧起杯子,仰着小脸,“谢谢师父。”
  
  那可爱的小模样看的叶雷心情倍棒,心想果然这孩子没捡错,伸手捏捏他的脸。
  
  “真乖,以后不认识的人给你东西不可以乱拿乱吃知道吗?还有别人帮了你要说谢谢,今天阿新做的就很好。”
  育儿教育正在进行中。
  
  “恩,我知道,我有偷听学堂上课,夫子有教过,我都记住了。”
  
  叶雷张了张嘴刚要说什么,插来小白的声音,
  
  “哟,啥时候收了个小徒弟啊,看人瘦的,怎么,你虐待儿童啊?不过还挺可爱的。过来叔叔看看。”
  
  小白吃饱了喝足了,慵懒的靠着椅子,反正八卦已经到手,没事干了**下小徒弟吧。
  
  阿新抬头询问叶雷,叶雷喝口花茶,拿出两个没用过的新茶杯,倒满了花茶,递给阿新,“去,给你白叔叔和黑叔叔送过去。”
  
  “叔叔,喝茶。”
  
  阿新听话颠颠的跑过去敬茶了,小白皱了皱眉头,却也没说什么,收下了阿新的茶,喝了口,“恩~~~好喝,果然还是你这懒人最懂得享受啊,来,小可爱,叔叔抱抱。”
  
  小白把阿新抱到腿上,说: “叔叔给你个礼物哟”
  
  隧咬破了食指,流出的血凝结在空中,和着血画出了一个鬼画符般的咒文,印在阿新额头,血在接触到阿新额头的瞬间就被吸收了,消失的一点痕迹都没有。
  
  阿新惊呆了,这是什么?法术?张着嘴久久无法言语,只愣愣的看着他师父,眼睛里全是问号。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轻笑红尘 by 一梦无痕 下一篇:灯影流年 by 钟晓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