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重生之暴君 by 时不待我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重生 宫廷侯爵温馨文

文案

我是一代暴君,登基十四年,苛政、重税,远离君子亲近小人
最后我最爱的妃子亲手给我倒了杯毒酒,我的头颅被叛军挂在城墙曝晒
人生重来,我觉得这辈子我不会再爱任何一个人了
不过我会对那个从来没有正眼瞧过的皇后卓文静好点
因为只有他在最后都没有放弃我
只是,这不是爱,也不是喜欢,似乎只是一种习惯

我忍不住又开坑了
此文走温馨路线,不过人物性格有点诡异,可能会有雷,慎入·~,:-)
此文一对一
此文感情有点纠结,具体参照《重生之纠缠》 ,温馨的程度差不多,比那个纠结点
小受性格好,人品好,整体来说很好
小攻~~望天,重生了之后还是个暴君。
最后,此文生子,雷者慎入啊,还有就是帝攻臣受。

晋江编辑评价:

沈景尧暴政十四年,远君子亲小人,

到头来却被自己的宠妃亲手奉上毒酒,头颅被叛军挂在城墙曝晒。

他没想到,唯一没放弃他的人竟是生前从不正眼看的冷宫男后卓文静。

当沈景尧重生在登基五年之时,他将如何对待他曾经宠爱却背叛他的妃子,

以及那个他亏欠甚深的皇后……

文章人物刻画成功,一个暴政的帝王在死后残存了一丝意志,看清了所有人的真面目。

重生之后一改往日作风,开始整顿朝纲,亲君子远小人。

期间,和母后的矛盾、宫廷里险恶斗争、朝堂上的尔虞我诈都描绘的入木三分。

生包子的情节更是吸引人们的眼球,

在艰难中,让人更加期待帝王要如何留住皇后的心,如何保护他的爱人和孩子。

 

1

1、001.曝晒之下 ...
 
 
  我叫沈景尧,十六岁为帝,三十岁那年被叛军所杀,当时正值三伏,皇城之内热浪滔天,而叛军头目陈建光一剑下去,我脑袋和身体分离,然后他把我的头悬挂在城门之上,曝晒三十日,城下一阵欢呼。
  
  明明是死了的人,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会有意识,我看着我的臣民仰头看着挂在墙头上自己的头颅,大部分人的表情都是庆幸的,有的甚至撒花欢呼,振臂高呼说我这个暴君终于死了,再也不用残害他们了,也有一小部分文人雅士看着我的头颅眸子里流露着哀伤,最终眸子里带着失望而走,也有刚毅之士以头撞墙,誓死不愿改朝换代的……只是这些跟我毫无关系,因为我除了看着他们什么都做不了。
  
  挂在墙头曝晒的日子,我一直在想我这一生到底怎么过的,想来想去,我这一生似乎没做过什么好事,唯一对得起良心的是掏心掏肺对如妃薛如玉的好,只是在最后她端了一杯放了迷药的酒给我,亲手把我送到了陈建光的手上……如今自己明明只剩下一颗脑袋了,可是每次想到她最后对我笑的样子,我心里还是一抽一抽的疼。
  
  说来薛如玉长得精致漂亮,我还是太子的时候第一次看到她就喜欢的很,所以在我成了皇帝自然纳她为妃,我给她最好的,小心翼翼的把她捧在手心里,她不高兴我跟着难受,她开心笑笑我就傻乐上半天,她要天上的月亮我不会给她星星,做这些只因我喜欢她。
  
  这种宠爱之下,三宫六院之中她虽然为贵妃却比皇后更像皇后,当然她处事的手段也拿捏的比较到位,在床上更不像其他妃子那样呆木,总是让我欲罢不能,所以种种加在一起,我把她当做心肝宝贝一样,看的比江山更重三分,我甚至在修陵墓的时候都决定和她葬在一起,准备做个生生世世的夫妻。
  
  因为她之故,我重用她的亲戚,把父皇留下的那一批老臣都晾在了那里,在她的耳边风之下,总觉得那些老臣过于碍眼,尤其是宰相卓仑为首的那批,若不是父皇临终的交代还有卓仑等人为人一向得民心,我当真会找借口把他们一个个都杀了……
  
  在我十四年的统治生涯中,听从薛如玉和她父亲薛清的话,重劳役苛赋税,渐渐的民心向背,苛政之下自然有人起兵谋反,陈建光就是其中之一。
  
  虽然是之一,但他比较聪明而且有优势,在外他打着轻徭役赋税的口号,一举北上,民心所向,在内他勾搭上薛如玉,一直蒙蔽我的双眼,如此之下里应外合自然是所向披靡。
  
  叛军攻入皇城时我记得自己还在沉湎酒肉寻欢作乐,丞相卓仑和兵部的求救我当做耳旁风,甚至觉得不可能。
  
  叛军之下,丞相卓仑带着自家子弟兵前去抵抗,最后惨死午门,而薛如玉和她的父亲薛清则成了新皇朝的功臣……
  
  想到这里我有些想笑又不知为何想笑,大概是想起当时看到叛军时自己心中无法相信的蠢样。
  
  皇城被灭,我被自己最爱的人灌下迷药,眼睁睁的看着陈建光举着大旗闯了进来,我想举剑自杀都没有力气。
  
  皇宫内所有不服从的人都被瞬间刺死,后宫的妃子被叛军抢了去**,子女被杀死,而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发生,看着那些妃子受辱,子女死不瞑目,他们看我的目光都带着恨意,血弥漫我的皇宫,那刻我才恍然惊觉,这辈子我到底做了什么。
  
  陈建光对别人都是一剑毙命,对我就没那么好了,他搂着我最爱的女子坐在我的龙椅上,先是给我来了个凌迟,这种刑罚,我记得自己也朱批过,就是让一个人的肉被一点一点的用刀刮掉,但那人不能死,要活三天三夜,我也一样,三天后,陈建光又废了我的四肢,抽了我几十鞭子,最后折磨够了才痛快的一剑把我的头砍了下来。
  
  我记得这期间,薛如玉一直坐在他怀里,神色虽然苍白,但眸子却是高兴的,她说我早就该死了。
  
  是的,我也觉得我早就该死了。
  
  这些天被挂在墙头上,我渐渐也明白了薛如玉为何这么对我,民间的盛传,薛如玉和和陈建光从小是青梅竹马,不过当时陈建光家境不是很好,薛家自然是看不上他,后来薛如玉被我收入宫中成了最为受宠的妃子,薛家就把他打发走了,羞辱之下必然愤恨,这些年大概是新仇旧恨加在一起时刻等着杀我吧。
  
  这么一来我和陈建光还可以说是情敌的。
  
  把事情想了个透彻之后,悔之晚矣,是这些天我一直念叨的四个字,看着皇城之内的老百姓穿着破破烂烂的,没有地方住也没有东西吃,我总是问自己到底造了什么孽。这个皇帝我做了十四年,十四年内没做过好事,给人带来的都是痛苦。
  
  我把父皇临终前的话忘得一干二净,我亲近小人远离君子。
  
  所谓因缘,所谓因果,这些都是我一手造成的,国破也不为过……但虽是这么说,自己却还是愤恨交加,此生无颜去见列祖列宗,大概是这个念头过于执着,所以我才没有魂归地府,而是在这里漂泊不定做一抹游魂。
  
  这天色阴暗,空气闷沉,远处黑云滚滚,偶然闪电闪过,我想天要下雨了。
  
  我记得这是我被曝晒的第二十天,城门的守卫有些松懈了,晚风有闷热,有几个人有些受不了的嘀咕着:“娘的,别人去喝花酒,就留下我们在这里守着这个破头颅呢。”
  
  “别抱怨了,被人听到了你吃不了兜着……额……”那人话没有说完,我看到他脖子上红光一闪,脖子间一道细微的伤口,血汨汨而过,然后他倒了下来,众人一阵惊慌。
  
  “有刺客……”几个守卫还没有喊出什么,就被接二连三的暗器所伤,一人在临死之前把袖子里的烟火甩向了天空,城内一片哗然不停的有人吼道:“有刺客,抓活的。”
  
  这时我看到一个黑衣人飞檐走壁的跑了上来,把我的头颅抱在怀里,然后跳下城墙开始逃命。
  
  身后城门被打开,大批的护城卫来追我们。
  
  抱着我的人身体似乎不大好,一路之上都在闷声咳嗽着。他没有带遮面之物,面容是极为消瘦的,我看着他有些眼熟,却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里见过,所以这一路之上,我不停的打量着他。
  
  偶然闪电划过,在看到他左额到眉峰处细长的伤疤时恍然想到他是谁了,他是卓文静,字玉清,卓仑家的大公子,父皇临终前为了巩固我的皇位为我立下的男后。
  
  想到这里我微微一愣,心绪复杂,他比我年长两岁,额头上因打仗还留下一道难看的伤疤,但为人一直很谦和。
  
  只是我为一国之君,立后身不由己已经让我很不悦了,再加上儿时便听从母后教导,心里对男子极为排斥,自然不是很喜欢他,因此自从他入宫我对他并不好,后来借口孩子之事把他打入冷宫数年。
  
  说真的我早就把这人给忘的一干二净了,此刻突然知道是他来救我,我心里一阵恍然,我以为我会一辈子尸骨分离,不曾想这人会冒着生命危险来救我。
  
  卓文静身体不大好,不过还是尽量把我抱在怀里,他尽量的走人迹罕至的小路逃命,但是后面的追兵穷追不舍,最后跑到悬崖之边没了路,他才喘息着停下,我离他很近,他此刻极为瘦弱的,似乎一阵风都能吹走,偶然从他紧皱的眉峰隐隐能看出当日的俊秀。
  
  叛军不过多时便追了上来,好几百人举着火把,把黑夜照成了白昼。
  
  “你是何人,竟敢劫持重犯,放下重犯,我饶你一命。”走在最前的人上前一步看着卓文静道,那人长得眉目刚正,一身正气。
  
  卓文静看也没有看他,只是愣怔的看着我的头颅,我二十多天没有整理过的容颜自然是又脏又丑,此刻大概是连路边的乞丐都不如了吧。
  
  卓文静伸出苍白瘦弱的手把我的头发整理好,神色带着说不出的悲悯,他没有顾及身后的众人,只是细致的为我整理容颜,边整理边低声道:“你生前很爱干净的,死后也不该如此狼狈。”
  
  这时身后有人想偷袭他,被那个领头人给阻止了,那人看着卓文静道:“这位兄台,沈景尧为帝不仁,残害忠良,你何须护着他。”
  
  卓文静朝我露出一抹淡笑,那笑容让他额头上长长的伤疤显得十分诡异,可是此刻却让我觉得异常的温暖,我想母后的教育也许错了。
  
  卓文静看着我温声道:“你曾经救过我,你大概忘了我却是一直都是记得的。只是我这辈子的痛苦也是你带来的,现在我要还了你的救命之恩,从此两相不欠,只盼来世你我为陌生人,最好不再相见。”
  
  说完这句话,他抱着我跃下悬崖。
  
  风在我耳边呼啸而过,卓文静一直把我的头颅抱在怀里,摔落崖底的刹那,他还紧紧的抱着我,生怕把我弄疼了似地,最终他头碰触在碎石之上,血从脑袋处缓缓流出,手无力的松开,我的头滚落在他的头前,他看着我眉眼微微一笑,眼帘划过一丝泪痕,然后缓缓闭上了眼,样子安详。
  
  他的血缓缓沾染到我脸上,我心里微微一抽,满眼血红。
  
  我想我真的是错了,错了一辈子,做错了事,爱错了人,最终把江山拱手给了他人……如果人生重来,我绝不会在那么软弱,我绝不会辜负父皇的期望,我也不会让自己和这人死的如此窝囊……我会做一个好皇帝,一个好丈夫。
  
  这时天雷阵阵,我本来想再看看身边的人时,一道天雷劈在了我的头上,疼入骨髓,随后是及二连三的雷声从头上劈了下来,九声之后,我听到有谁的叹息之声在耳边轻轻划过。
  
  然后我感到的头轻了起来,浑身暖暖的,我想这次我真的要死了……
  
  经历过这些,当我脑中一片空白的睁开眼,在看到自己躺在明黄色熟悉的华盖中时,可想而知我的心情是如何的震惊和讶异。
  
  震惊之中我恍然坐起身,迷茫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不知是真的还是假的。
  
  “万岁爷,你醒了,吓煞臣妾了。”这时,我耳边传来抽泣之声,那人声音清脆悦耳如泉水击石,却是我最此生最不想听到的声音。
  

作者有话要说:开了个新坑,O(∩_∩)O~
此文存稿……几乎可以说是为零,八过,故事主线有,O(∩_∩)O~
那个,欢迎包养,欢迎留言,欢迎收藏,嗷嗷嗷嗷。

 

2

2、002.再见卓文静 ...
 
 
  我缓缓坐起身看着身旁坐着的薛如玉,她容颜极美的,此时柳眉轻皱双眸含泪带了一抹忧心,贝齿细咬着入点了朱砂的唇,葱白柔嫩的手指紧紧的捏着带着清香的紧帕,加上精致的妆扮,整个人就如书中所描写的仙子那般。
  
  只是看着她眉目间的惊喜,隔着以往我会觉得,这是对我的醒来充满了感激,可此刻我不由的她之所以这么惊讶,大概是因为我还能张开眼的缘故……这个想法让我不寒而粟。
  
  三宫六院数不尽的红颜之中,她本是我最喜欢的颜色,可如今看来却让我心寒,但是就是这样,再看到她的脸面时,我的心口仍旧微微一疼,毕竟我曾经我为了这个女子散尽一切,毕竟当初我的真的喜欢她,很喜欢。
  
  “万岁爷的马虽然惊了,幸而皇上吉人自有天相,得上天垂护无大碍,臣妾回宫之后定然步入佛堂为皇上早晚祈福三月,以保佑皇上龙体安康,万岁万岁万万岁。”薛如玉看着我双手合掌低声抽泣哽咽道,脸上神色真挚,双眸清明如日月。
  
  如果说刚才我心里还存在一丝侥幸,为她辩解,我被她毒杀事是我做的一个荒唐的梦,或者是别人给我下了蛊术,那现在侥幸荡然无存。因为这些事真实的发生过,甚至她说的这些话都一字不差,那些不是梦,我曾经真的死过一次,而且是死的极为窝囊和悲壮的。
  
  若问我为何记得那么清楚,这还要归结于薛如玉对我的态度。
  
  薛如玉通常情况下都是冷冷清清,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对我的宠爱从来都是波澜不惊的,因此她对我笑的次数和对我哭的次数,我都记得清清楚楚,深入骨髓,而这次就是其中之一。
  
  如果我没记错,现在应是我登基五年的秋天,正逢一年一度的西山狩猎之行,我的坐骑因被黄蜂蛰了,惊吓之余狂奔而走,然后我被甩下了马,头撞在地上,晕了过去。
  
  当年一觉醒来看到薛如玉为我哭泣,心跳急促的程度至今我都还记得,没有人在看到自己心爱之人为自己抽泣更激动的了,那刻我想薛如玉也许是喜欢着我的,只是后来才晓得,这个喜欢不堪一击。
  
  想到这里我闭了闭眼睛,手紧握在一起,把以往的那些心疼的错觉全部埋葬在心底,从此以后我的生命里将不会再有宠爱之人,也不会再有薛如玉。
  
  “万岁爷,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你是不是不舒服,臣妾已经吩咐小桃去请御医了,你千万别吓我啊。”这时薛如玉慌张道,声音里是掩盖不住焦急。
  
  听到这里我不由的拿眼看她,我想象不出一个你讨厌到极点的人,你在他面前为何还能装作喜欢。
  
  我为君虽然暴虐,但感情方面,我自认为没有任何虚假之地,这样的对待到最终换来一无所有,简直是对自己赤|裸裸的讽刺,说实话我有些想不透,用真情换真心难道这么艰难吗?
  
  “万岁爷,你怎么了?”薛如玉看着我细声问道,秀眉紧皱,表情泫然若涕。
  
  我慢慢的收回目光语气淡漠道:“元宝,传朕旨意,狩猎一事先搁浅,各自归营休息,两天之后准备回宫。”
  
  说完我缓缓躺下,薛如玉要扶我,被我不动声色的避开了,现在我碰着这个女人都觉得浑身不舒服,不过我并没有当场和她翻脸,一来她现在没什么过错,二来,这几年,她家中外戚被我安排在朝中的为数不少,若是当场翻脸指不定出什么乱子呢。
  
  让他们多蹦跶几天吧,账我会慢慢的跟她们算,我要前世在我眼前笑的开怀之人,这辈子都不得好死。
  
  “万岁爷,你……”薛如玉轻声喊了声道,眸子里带着疑惑,神色晦暗不明。
  
  我朝她虚假一笑道:“如妃,你照顾朕这么久也累了,去休息吧,免得让朕忧心。”以往看到她稍微的不高兴,我都会细声的安慰一番,而后挑逗两分,此刻没了心情,只想这人再也别出现在我眼前的好。
  
  薛如玉听了我这话,眸子亮了起来,朝我微微一笑,看了看四周没人,朝我脸上吻了下才掀起衣摆转身下了皇辇。
  
  她走之后,我从衣袖之中拿起锦帕擦了擦脸,然后把帕子递给上前服侍我的内监元宝手上道:“烧了。”
  
  薛如玉碰过的东西,让我觉得很脏。
  
  元宝忙接了过去,垂头离去,大概是对我阴晴不定的脾气早已习惯了。
  
  皇辇之中只剩下我一个人时,我躺在那里沉默不语,对于人生重来一次,我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的,不过信与不信,我此刻都是活生生的。
  
  我记得现在的我刚满二十,离自己国破家亡还有十年。
  
  十年。
  
  十年,对以前的我来说肯定是有大把大把的闲暇时光,我应该会好好的享受一番人生,天天沉迷美色和酒肉之中,但是对此刻重活一次的自己来说,却有种眨眼就过去的感觉。
  
  想到这里我心里一抽,我突然想到了临死前妃子的尖叫,子女的哀嚎,城下百姓的抱怨,满目的鲜血,这些不停地在我脑海中飞过,一遍又一遍重复着,似乎在诉说我的暴行,我闭了闭眼睛没有说话。
  
  我想,这些也许会是我一生都挥之不去的折磨。
  
  这之中我突然想起了卓文静,想到那个瘦弱的不堪一击之人,我不由的睁开眼睛坐起身,心里带了两抹暖意,卓文静、卓文静。
  
  这一刻我很想见他,于是掀开皇辇的珠帘走了出去,有伶俐的内监看到我出来了,忙上前扶着我下了车,下车之后,我看着眼睛的景致沉默不语,皇旗随风翻飞,哗哗作响,似乎在唱着古老的歌曲。
  
  不知为何,我总觉得有些怪异,当看到远处驻扎着的禁卫军时,我明白那份怪异出自哪里了,按说我受了伤应该回行宫修养,为何会在皇辇之中?而周围除了我的皇辇和薛如玉的轿子几乎不见其他大臣的。
  
  难不成薛如玉想趁机对我下手?说来也是她极少为我抽泣的,当时是不是因为我突然醒来,所以才会对我温柔一番,掩盖她的目的……
  
  想到这里我不由的一阵心寒,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她所做的一切我都不得不抱着最坏的想法看待,无法收拾,也不能收拾。
  
  “万岁爷,张御医来了。”正当我胡思乱想期间,元宝尖细的声音传来,我拿眼看了一眼,他身后跟着御医张廷玉。
  
  张廷玉,太医院的院使,正五品,人虽过耳顺之年,不过人却是精神抖擞的,对我也算是忠心,后来大概是对我的行为太过失望又劝阻不了,于是在我登基七年时辞官归故里去了。不知道数年后的灾祸有没有波及他。
  
  张廷玉朝我拜了拜,我收起心思淡淡道:“张爱卿平身,不必多礼。”
  
  我说完这话,张廷玉浑身抖索了下,看着我眸子里掩盖不住震惊和诧异,我想大概是自己暴君的名声太过于广泛,一时这么随和大家有些接受不了罢了。
  
  “朕无碍,想四处走走,除了元宝,都退下吧。”我淡淡吩咐一声,举步朝前方的密林走去,元宝跟在我身边默不作声。
  
  我记得每年的秋猎,卓文静也会跟着来的,无论我个人喜不喜欢他,这种场合都缺不了他的,因为他是一国之后。只是那时我一直看到的是怀中的薛如玉从来没有正眼看过他。
  
  此刻我突然很想去见见他,我记得和他被封为皇后那会,他也是有些瘦弱的,但绝不是日后那般弱不禁风,想到那个人最后抱着我微笑的模样,我心里一揪,对要去见他不由的带了分胆怯。
  
  轻皱着眉头我缓步朝密林之处走去,我想我需要调整好心绪才能去见卓文静,不然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不合理的事。
  
  走了几步,元宝走上前细声道:“万岁爷,密林深处不安全,要不带几个武功高强的禁卫军前去吧。”
  
  我看了他一眼,元宝神色一惊垂头退后一步。
  
  我收回目光没有做声,元宝他是一直跟在我身边的,他为人十分伶俐,对我很忠心,忠心的有些不分好坏。
  
  我宠爱薛如玉,他不会多说什么,我为人残暴,他也一直跟在我身边,有人要杀我他会挡在前面……终归来说他是那种只为我一个人着想的人,我想大概是从小就跟在我身边照顾我的缘故。
  
  想到这些,我不由的在心里轻轻叹了口气,沿着丛林中的河沿走去,想借着自然的清灵,缓去心中的苦闷。
  
  走了几步,我微微顿住,有一个人正负手而立站在前方,背对着我们抬头看一颗百年树木,明黄色的衣衫之上是锦线勾勒而成的百鸟凤凰……
  
  我心中微微一动,朝前走了几步,脚踩枯叶吱吱的声音让他身子顿了下,我看着他缓缓转过身来,额头那道细长的伤疤印入我的眉眼……
  

作者有话要说:捶地,我是多么喜欢元宝这个词啊,O(∩_∩)O~会时不时修文,内牛,⊙﹏⊙b

 

3

3、003.初次一起用膳 ...
 
 
  那人自然是卓文静的,我想即使这个天下的人都被我忘记了,我也会记得他温润的眉眼和俊秀的容颜的。
  
  他看到我,微微一惊,面上带了一抹局促,迟疑了一下,然后掀起衣摆朝我跪拜道:“微臣卓文静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我定定的看着他垂下的容颜,记忆中我从来没有正眼看过他的。看到他我突然想起他抱着我跳下悬崖时说的话,他说,我曾经救过他,所以最终他救了我,从此只盼恩怨两消,再不相见。可是说真的我不记得自己何时何地救过他了,不是忘了,而是记忆中根本没有那件事,真的没有。
  
  以往我讨厌他还来不及,如果他出了什么差错,我借机打击他们卓家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出手相救呢。也许他搞错人了,不过这些现在他不知道,而我也不会开口说出来的,至于什么恩怨两消,什么至此不再相见,那是不可能的。不知道便作罢,既然知道身边有一个人这样的人物,我就是不爱,也不允许他离开,我要他一直这么对我,一直不可以背叛我……这大概是历经死亡之后所留下的惶恐不安吧,想要紧紧的抓着这个对自己永不背叛的人,牢牢的把他抓在手心里,无关感情,只为那抹来之不易的温暖。
  
  这么想着,我愣怔怔的看着跪在地上的人,他面容其实很俊秀的,只是额头上那道伤疤让他看起来多了两分凶煞,所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我想自己之所以对他不喜,这种情绪也是占了一分。
  
  如今他的身子看起来有些瘦弱,等回宫之后要好好补补,我这么暗想着。
  
  这般细致的打量他许久,彼此静默,他微微抬头看了我一眼又慌忙垂下,手指握在一起握的紧紧的,骨节发白有些突出,我才恍然想起他还跪在地上,于是忙上前走了几步弯下腰托着他的胳膊,把他扶起来,倾身之间,我额头上的七色流苏与他鬓前的玉环相撞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响声,悦耳好听。
  
  把他扶起身后,我闻到他身上淡淡的药香,想起那晚他抱着我的头颅逃命时掩盖不住的咳嗽,我不由得皱了皱眉,他的身体难不成一直都不好?这样的话,回宫之后一定要让御医找到原因,然后为他细致的调理一番,我不喜欢他瘦弱的样子,我要他健健康康的和我一起。
  
  这中间,我一直没有说话,心跳得有两分急促,也不知道说什么,大概是因为我这辈子最为狼狈最为窝囊的样子,这人都知晓的,明知道现在他不知道未来的事,我还是忍不住有些窘迫,再加上自己一直对他冷漠的对待,若是突然开口说些情话似乎太过于让人惶恐了。
  
  不过我的手也没有离开他的胳膊,一直那样轻扶着,他的身体带着暖暖的温度,和当初为我擦拭脸颊的温度一样,我抿了抿嘴,眸子有些发热、有些胀痛。
  
  卓文静看着我,俊秀温朗的容颜上掩盖不住震惊和无措,温和的眸子里带着浓浓的不解和一抹慌张。
  
  我看着他这个样子本来想笑笑呢,但是却无力勾起嘴角,一点都笑不出来,反而心里微微有些苦涩。
  
  说实话突然就看到卓文静,那感觉还真挺复杂的。
  
  我总觉得自己此次能重活一次,和他有莫大的关系,这种复杂心绪之下,我只是这么看着他,心里不知道是感激还是茫然无措。
  
  卓文静与我对视一刻,突然微微退开不动声色挣开我的扶持朝我躬身行礼道:“微臣罪该万死,罔顾皇上圣意,任意出入此处,请皇上恕罪。”
  
  我在心里琢磨了下他的话的意思,然后轻轻笑了下找回自己的声音淡淡道:“说什么恕罪,你本是朕的皇后,出入此处理所应当,说什么罪该万死不罪该万死,这话莫让朕再听到了。”
  
  卓文静听了我的话猛然抬起头啊了一声,漂亮俊秀的容颜带着惶恐和不安,我身后的元宝也倒吸了口气。
  
  我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卓文静,心中却暗道,难不成自己以前的脾气有那么差劲?
  
  正在这时,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我回头看到是薛如玉贴身丫头小桃,小桃看到我们跪下行礼后细声道:“皇上万岁、皇后娘娘千岁。”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伴读 by 时不待我(帝王受) 下一篇:死士老婆最无敌 by 天才罗璐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