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番外

阴阳师我只想做只美妖狐 by 乔廿一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性别转换

 ☆、脸狐

 
  “急急如律令!”晴明在蓝色符咒上划下一颗五芒星,符咒飞入阵中发出一阵红光——红光褪去后,一只带着面具背着大画卷的狐崽出现在阵中。
  妖狐其实是懵比的。这是……梦?她伸手摸摸自己的胸,没了;摸摸双腿之间,多了二两肉;摸摸头上,两只耳朵……直觉告诉她不该是这样的,但是记忆告诉她就应该这样。真是矛盾呢。她陷入了沉思。
  把妖狐召唤出来的晴明也有些懵。这只狐崽摸完自己胸还摸自己□□,摸完□□居然摸头!就算清楚妖狐都是hentai,也没想到hentai到这种程度。他压抑着自己想要抽搐的脸,叫道:“妖狐。”
  妖狐眨眨眼,看向他。这家伙,是叫安倍晴明来着吧?白色的头发……她看看自己白色的毛发,难道是亲戚吗?而且,“妖狐”?她是叫妖狐吗?妖狐用手撑着地面站了起来,因为背上的画卷晃了晃,然后屁颠屁颠跑到晴明面前,冲他一笑。
  Biu!晴明觉得自己的心脏一下子被刺穿了。好,好萌啊!他轻咳一下,弯腰抱起妖狐:“放心,只要你乖乖的,爸爸绝对让你快快升级。”
  爸爸?妖狐的耳朵动了动,原来是爸爸呀,看来自己这头白毛是遗传自他的咯。妖狐摇摇尾巴。
  晴明抱着妖狐走到庭院,一堆年幼的式神正围着一个带着斗篷的女子,认真地听着故事。庭院中央的樱花树下,一个头发黑红相间的男子正抱着弓,目光注视着围在女子身边的一个粉色衣服少女身上。
  源博雅。妖狐脑海中冒出这么名字。神乐。她看向那个粉衣女孩。被围着的斗篷女子是姑获鸟,围观着中还有萤草,孟婆,山兔,天邪鬼众,还有一只,大天狗。
  注意到走出来的晴明,源博雅站起来,走到晴明身边:“呵,这只就是你的新式神吗,晴明?”
  “嗯。”晴明摸摸妖狐的头。妖狐舒服地眯起了眼。
  “哼!”源博雅一脸不快地走开了。
  嗯?妖狐晃晃耳朵,怎么了吗?
  晴明嗤嗤笑了几声,把妖狐放到大天狗身边:“不要乱走。”
  妖狐听话地点点头,抱着膝盖目送晴明,看着自家粑粑追上源博雅搂住他的腰。好像得知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她转过头认真地听故事。
  姑获鸟讲的是玉藻前的故事。玉藻前是一只狐妖,她首先在大唐大陆出现,迷惑了当时商朝的帝王纣王,被姜子牙打败后逃到印度,最后来到了日本。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姑获鸟讲玉藻前来到日本后,一众式神的目光就或多或少地扫过她,让她不由得绷紧了身体。幸好大多数式神很快又被姑获鸟的故事吸引了——除了她身边那只大天狗。
  “……”妖狐看向他,大天狗依旧看着她。
  “……”
  “……”
  “……你为什么要带着面具?”大天狗问。
  妖狐的耳朵动了动:“关你什么事?”
  “你一定是潜伏的狐妖!”大天狗拔高声音,吸引了其他式神的注意,连姑获鸟也停住了声音。“为大义所不容!”
  “我不是。”妖狐说,“我是妖狐,不是狐妖。”
  “那你为什么要带着面具?”年幼的大天狗伸手把妖狐的面具取下来。
  “唔!”妖狐下意识捂住眼睛——好像并不刺眼。她移开手,正好瞅见大天狗呆愣的眼神。
  她看看四周,其他式神也都盯着她看。怎么,这张脸很惊悚吗?她跑到池边,对着池水照照——还挺好看的呀。她摸摸自己的脸,真是好看呢!这么好看的脸,怎么能随随便便露出来呢?她噔噔噔地回到大天狗身边,把面具抢回来,按到脸上:“哼!”
  大天狗张张嘴:“玉藻前……”
  山兔转头看向姑获鸟:“姑姑,玉藻前有妖狐这么好看吗?”
  姑获鸟轻笑:“当然比妖狐好看。”
  “呜哇,那是有多好看?”
  孟婆:“我不管,玉藻前就长妖狐那样!”
  “妖狐也很好看呢。”姑获鸟说。
  “那为什么要戴着面具?”萤草弱弱地问。
  妖狐甩甩尾巴:“因为太好看了啊。”
  “……”
  “……”大天狗抓起扇子,忽然一扇翅膀刮起一阵小旋风,朝妖狐袭去。
  卧槽!妖狐反应不及,直接被吹起摔下,晕了过去。
  
    
    ☆、妖狐
 
  妖狐睁开眼,猛地坐起来。卧槽!她摸摸自己的胸,摸摸两腿之间……卧槽卧槽卧槽!原来不是梦!
  姚瑚想起来了——圣诞节,本来她还在埋头复习准备期末考试,休息的间隙她打开了阴阳师抽了张符,随手写了个马原ppt上的“实践”,然后手机就发出一阵白光把她吸了进去。因为维度转换导致的记忆短时性丢失被大天狗一个龙卷风摔回来了。
  “……”妖狐扶额。牙白,超牙白啊!她的马原还没复习完,之后还有分子和动物生理……也不知道能不能回去,回去之后会不会直接跳过考试啊!要是挂科了……还让不让人过个好年了摔!果然复习期间就该把游戏都卸掉啊啊啊!
  正在烦恼中的姚瑚听见纸拉门拉开的声音,八百比丘尼走了进来。看见姚瑚坐起来便笑道:“醒来了?”
  对了,身为占卜师的八百比丘尼应该有方法帮她吧!姚瑚眼巴巴地看向八百比丘尼。可是八百比丘尼似乎什么都没发现一样,只是像照顾幼崽一样摸摸他的额头,问了几句身体就离开了。
  “……”姚瑚捂脸,牙白啊……
  纸拉门再次被拉开,这次进来的是晴明,源博雅以及一脸不情愿的大天狗。
  大天狗被推到姚瑚身边,一脸正义凛然:“把你误认为狐妖,真是抱歉。”
  “……没关系。”多亏你我才恢复了记忆。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把我扇回去。
  大天狗显然没想到姚瑚这么好说话。要是有人/妖敢这样对他,他绝对会用大招把那人/妖刮上天再摔下来。
  “好啦好啦,知错能改就是好孩子。”晴明摸摸大天狗的头,从袖子里掏出两个红达摩递给姚瑚:“吃吧。”
  “……”姚瑚一脸复杂地接过两个红达摩,这种东西,要怎么吃?她眼睛转了转,把其中一个递给大天狗:“喏。”
  “!”大天狗一脸受宠若惊。
  “给你。”吃给我看。
  大天狗接过红达摩,开心地一口咬下去。
  “……”姚瑚看着手上的红达摩,一口啃下去——嗯,有种难以形容的美味感。她三两口吃完了达摩,看向大天狗。总感觉,他是不是长高了点?但是自己好像并没有什么感觉。
  “谢谢。”大天狗冲她笑了笑。
  眼睛要闪瞎了。该说不愧是大天狗吗?颜真是好,可惜自己就是没有抽到过。说起来,大天狗跟妖狐,那不是狗崽么……
  作为一名心大的游戏玩家,姚瑚对于各种西皮保持着来者不拒的态度,反正大家开心就好嘛。什么德国骨科,年上年下,挚友情深,都很有趣呢。她对于狗崽西皮的起源并不清楚,但是同人文倒是看了不少,也上过不少车,都还挺好吃的,但是如果自己作为其中一方……她看向小小的大天狗,内心稍稍松了口气。年纪还少,有足够的时间把他掰直。
  “怎么了?”大天狗问,“不舒服?”
  “不是。”姚瑚说,“说起来,晴明呢?”什么时候不见的?
  “他和源博雅出去了。”大天狗见怪不怪,“应该是去约会了吧。”
  “约,约会?!”
  “嗯。你要出去吗?”
  “去吧。”约会……姚瑚起身,背上自己的画卷,跟着大天狗走出房间。
  游戏里并没有黑夜和白天的交替,庭院里永远是白天,而町中永远是黑夜。晴明和博雅是在町中约会,姚瑚并不相当电灯泡,所以她只是让大天狗领着她在庭院里到处参观。
  大天狗的嘴角难以压抑地翘起。他十分自然地牵起姚瑚的手,带着她在庭院里参观。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演 by 葛兮 下一篇:弹指 by 苑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