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番外

演 by 葛兮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虐文

 柯南恢复了工藤新一的样子,和服部、KID联手,破获了黑暗组织。  

   
可是……所有的罪都被熊熊烈火吞噬,哀(已经恢复了宫野志保的样子)倚在血流不止,几乎奄奄一息的工藤的身边。  
   
“工藤……你怎么样啊?”KID急忙跑来看他。  
   
“兰……兰……在等我……我……”工藤一边说,一边还不停地咳嗽,而哀用手帮他压着的伤口鲜血汩汩往外渗。平日里很少表现出喜怒哀乐的哀,此时也控制不住情绪,眼泪从眼眶里溢出来。  
   
“工藤……我……去吧!”KID的表情有点复杂,因为就连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驱使他说出这句话。  
   
工藤稍稍有些吃惊,很快眼光柔和下来,“拜托了……”他很努力地支撑起嘴角微笑后晕了过去。  
   
哀朝KID点点头,“你快去吧!”  
   
KID告别他们,一个劲地冲向等在工藤家门口的兰。背后是燃烧不尽的火焰和工藤的嘱托,也许从这一刻起他就踏上了一条不属于自己的道路。  
   
和着月光,兰看见了新一满头大汗地站在她面前。  
   
“你终于来了,新一。”兰仿佛如释重负般微笑地对着新一,却不知怎的抵挡不住突如其来的泪水。“我……终于等到你了……你不会再离开了吧……新一?”  
   
新一一怔,随手变出一块手帕,递给兰。  
“我……回来了,兰,不会再走了!”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KID有一瞬间地触动。属于黑羽快斗的未来,也许……还有,青子……  
   
   
   
第二章        真实的谎言  
   
   
   
清早,阳光格外刺人眼。那份明朗的感觉,让睡在工藤床上的快斗有些无法适应。张开眼睛,看着陌生的四周,好像所有的一切从一开始就不曾出现,只是做了一场不切实际的梦而已。  
   
在盥洗室里面,对着镜子,不知道该梳个什么样的发式。他拼命地**自己的脸,告诉自己,我是工藤新一。  
   
“叮咚、叮咚、叮咚~~~”门铃响了,而且很粗暴地连着按。  
   
快斗没好气地对着门铃处大叫。把和兰一起来的服部,吓得倒退很多步。  
   
“天啊,工藤这家伙,怎么突然变得那么可怕啊!”  
   
“呵呵呵,没睡醒就这样子吧!”  
   
快斗帮他们开了门,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继续吃着早饭。兰朝他偷看,倚在门口挡着,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眼睛,几次开关门确认,想想果然是新一回来了。旁边的服部看着兰的奇怪举动,不免好奇:“你怎么不进去啊?”  
   
“啊?呵呵呵,是啊。”  
   
服部一下子把门推开,和工藤对视着。快斗见到服部,一愣,有些紧张。  
   
“哟,工藤,住的挺舒服嘛!一个人住那么大的屋子,爽死你了!”服部搭住快斗的肩,说到兴奋时,还猛敲他背,弄得他连喘了好几下。  
   
“服部~~~你到底是来干吗的?”  
   
“哦,哦,我是来辞行的嘛!哈哈哈!”  
   
看着如此活泼搞笑的服部,依旧一副无知无畏的关西腔,好像昨天晚上终于联手剿灭的黑暗组织,从来就没有存在过一样。  
   
“工藤,今天翘课一天课陪我逛逛东京吧!”服部的擅自主张,引起了小兰的不满。  
   
“这怎么可以!”兰双手叉腰,气愤地看着他。  
   
“啊呀,反正工藤向来聪明,再说不是破案子的时候已经好久没回过学校了吗?晚一天也没什么关系啦!”  
   
“服部!”小兰蛮横起来,几乎要以空手道相加,那很令他惧怕的,赶忙把快斗推在前面。  
   
“小兰!关于上次一个案子,我也有话要和服部说啦,今天……”  
   
“这样啊……”连新一都这样说,兰有些失落,不过她急忙补充:“你一定要回来啊!”  
   
“没问题的!”快斗学着新一的样子,自信地冲兰笑。  
   
服部和快斗都确定兰已经走了以后,两个人进行了一次长谈。  
   
“你是黑羽快斗吧?”  
   
“呵呵,不愧是侦探的眼睛,瞒得过兰,瞒不过你啊!”  
   
“为什么要演工藤?”  
   
“因为……”快斗把整件事和盘托出。  
   
“工藤,他……在哪里?”快斗询问服部关于工藤的下落。  
   
“我也不知道,昨晚我回到那里的时候,只有化成灰的废墟……”服部的口气有些无奈。  
 
  
 作者:葛兮    2006-8-2 16:31   回复此发言    
 
--------------------------------------------------------------------------------
 
2 回复:《演》(最完整版)  
 “你准备扮演工藤到什么时候?”  
 第三章 心语  
  
  
三年来,我代替工藤留在了兰的身边。  
  
我发现兰真的是个可爱、温柔又坚强的女孩子。  
  
她烧了一手好菜,而且经常会到处拜师,努力地精益求精。刚开始,我看见她烧鱼就冷汗直流,“新一,你不喜欢吃鱼了吗?”“嗯,嗯。”以为我会在这一个小小的习惯上面栽跟头,可自此以后,再也没见她烧鱼给我吃。事隔许久,有一天我好奇地问,“你好像不烧鱼了?”“当然啊,因为你不是说你不喜欢吗?”我愣在那里。这才发现,无论给兰什么样的理由,她都不会质疑。或许是因为这是工藤新一说的,她相信他。有时候,我真的羡慕工藤。  
  
兰问我怎么都不把福尔摩斯挂在嘴边了,我回答不了。我回家把工藤家收藏的侦探小说全找了出来,晚上一个人静静地看。以前我总说,侦探不过是个吹毛求疵的评论家角色,可是现在我又在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呢?为了能够更好地扮演工藤,我把所有的侦探故事都给记住了,当然也包括工藤优作的一些作品。然后在和兰一起的时候,似无意实有意地把福尔摩斯的话从嘴边漏出来,让她感觉这是我的习惯。她会笑着说:“果然新一最喜欢福尔摩斯了,呵呵呵。”  
  
我很想为她变我拿手的魔术,可是那不属于工藤新一。有一次,我们相约一起去看电影。她在电影院门口等我,我老远就看见了她。我慢慢走近她,顺手变出了一大捧红玫瑰递给她。“小姐,你是在等人吗?”“新一……”兰的脸上微微泛出红晕,看上去非常可爱。“新一,你怎么了,这样看上去很不像你哦!”我听了当场愣了半晌,“哦,是吗,呵呵呵。”除了不知所谓的傻笑,我实在没有想到别的搪塞的好方法。  
  
那时候,我才恍然发现,在兰的眼睛里面,只有工藤新一,没有我。  
  
尽管如此,我仍然很投入地扮演着这样一个角色。有次,我打电话回家时,没有料到青子也在我家里。“快斗,你到底到哪里去啦?”“啊,有点事情嘛!”我开始继续着工藤对兰说得谎言,一遍又一遍重复着。我觉得我对不起青子,可是我同样也不能够在此时此刻离开兰。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时间蝴蝶(忍观) by 江南海棠 下一篇:阴阳师我只想做只美妖狐 by 乔廿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