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番外

时间蝴蝶(忍观) by 江南海棠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灵魂转换 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倒退的时光

 
  观月初,男,现年36岁,事业稳定,爱情美满,养子孝顺,生活顺风顺水。
  观月躺在床上,默默回顾自己被穿越大神拍飞了的幸福人生。
  头顶是深蓝色的天花板,明明确确的告诉他,这绝对不是他和忍足侑士那家伙的家,至于为什么说自己穿越了,看看某人蜜色的皮肤,以及健硕的身材,你就可以确定是穿越不是重生。
  观月翻了一个身,默默无语,将被子往身上一盖假装自己是条咸鱼,嗯…我一定还没睡醒,所以才会做这么恐怖的梦。
  “啊啊,睡不着。”少年赌气的嘟囔一声,掀开被子赤着脚板跳下床,“果然还是该看看这位不知名的家伙到底长什么模样,好歹日后这壳子也是我用啊。”
  “嗯哼哼,不满意的话我可是要打差评的。”兴许是一直被忍足宠着的缘故,观月虽已人到中年,但性子越发傲娇了起来,忍足更是早已修炼圆满,成了油泼不进的老狐狸。
  镜子里的少年是熟悉又陌生的模样,观月墨色的眼直发愣,嘴唇颤抖,伸出手指着镜子,擦擦擦这不是他男人忍足侑士的少年版吗?!!
  合着还是重生啊!!【打脸来的如此之快。
  那他家男人去哪了?
  观月歪着头后知后觉的想到,明明昨天晚上他还把不知节制的侑士给赶到书房睡觉,所以现在那家伙被丢到哪里了?
  “侑士,还在睡吗?虽然是夏休也要早些起来喔。”门突然被敲响,吓了还在沉思的观月一跳,看着镜子里粉嫩粉嫩的老狐狸,少年转了转眼珠,“好的,就要下来了。”
  这是侑士老妈的声音,虽然听着温温柔柔的,但性子可是豪放不羁的紧,当初侑士出柜,被偏爱的居然是自己这个“掰弯”了忍足的人。
  忍足老妈可是当场放话,如果自己有啥不满意忍足的,大可以对某人“家法伺候”。
  观月略微柔和了眉眼,搁在忍足的脸上也不显得突兀,算起来他也好久没见忍足阿姨了,倒有些想她。
  从衣柜里翻出衣服,观月还是得庆幸爱人的品味是能让自己忍受的,好歹跟在迹部身边跟了多少年,偶尔也受到了熏陶。
  看了眼挂历,居然回到了国二那一年吗?
  吵闹的蝉在窗外不停歇鸣叫,燥热的风带着夏天特有的气息,观月换好衣服,推开窗,深深吸了一口气。
  这日子过的真TM魔性。
  “老爸,早哟~”学着忍足平时的口气,观月晃悠悠下了楼,金曜日忍足瑛士休假,所以现在正坐在桌旁看报纸,手边还放着一杯散发着袅袅白烟的咖啡。
  “侑士,今天怎么起这么晚。”忍足papa放下报纸,金丝眼镜下的眸子沉静温和,眼中闪过一道关怀。
  观月脚步一僵,“昨晚看书看的晚了。”
  “要注意保护眼睛,有什么书白天看也可以。”忍足瑛士点头嘱咐了一句,看着自家儿子接过母亲递来的早餐,“今天还去医院帮忙吗?如果身体不适的话就不要去了。”
  他家恋人现在究竟是有多聪明好学啊!观月垂着眸子,勾起一个笑容,“嗯,谢谢老爸关心,身体确实有些不舒服呢~”
  简单的用完早餐,观月继续回房窝着,趴在窗前打了一个哈欠,所以说他家那只狼究竟跑到哪里去了,都不来找他。
  翻开一本书,观月抻着脸慢慢的看,渐渐也沉浸其中,直到忍足妈妈敲门的声音再次响起。
  “侑士,你的朋友来找你了哟,快点下来不要让人家久等。”
  “hai~hai~”观月随口应着,内心有些雀跃,来找他的果然是他家男人吧?
  说实话,面对面看着自己的面孔果然是一件新奇的事情,观月看着自己的脸,不由得眨了眨眸子。
  忍足也露出一个心照不宣的微笑,果然是这样。既然他在初的身体里,那初也肯定跑他的身体里去了。
  也不枉费他刚弄清情况就买了票大老远从山形赶到大阪,所幸他家的地址一直没有变过,不然这一个暑假见不到自家爱人,该怎么熬哟。
  “我和朋友先上去了~”无视忍足溢满笑意的眼睛,观月依旧用着老狐狸常用的语气,率先上楼,忍足摸了下鼻头向自家亲爸妈点点头,灰溜溜跟了上去。
  果然初已经被他惯的超出教科书式的傲娇了,还跟他吐槽医院里绿间医生是个傲娇,明明自己也是。
  “我一醒来就跑你身体里了,还回到13岁,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观月双臂抱胸,傲娇的抬高下颌,虽然搁在忍足那张俊秀的脸上有些画风诡异,但还是让我们大意忽略掉吧。
  “我也不清楚呢,阿初。”好听的少年音响起,忍足站起身抱着观月,随即面色一僵,凸!身高不够亲、不、到!
  “不过,我好想你啊,初。”忍足厚脸皮的忽略掉身高问题,将脸埋在少年的怀里,青少年的身体还很柔软,与长大之后完全不一样,让忍足感觉到不可言说的怀念。
  “嗯哼哼,你这家伙在说什么啊,不是昨天都还在一起的吗?”观月有点臊,虽然他和忍足都老夫老夫了,但果然还是会害羞。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怎么不知道打个电话先安我的心,醒来的时候快吓死本少爷了。”
  “因为想给初一个惊喜嘛。”忍足嬉皮笑脸。
  我看是只有惊,没有喜。
  少年哑口无言,扯了扯深蓝色的鬓发,“我不能一直在伯父伯母之前演戏吧,要不要找巫女小姐来试着解决一下?”
  “初,你可是心理医生哟,要尊重科学。”忍足眼里闪过一道笑意,“况且,这样不是很好吗?”
  “饶了我吧,我可做不来你这一套。”观月做无奈状,随即又想到了什么,脸上写满不怀好意。
  “既然我成了你,那咱俩ml的时候,谁上谁下,嗯哼哼~”
  合着阿初想反攻,忍足面色黑如锅底,看了一眼得意洋洋的爱人,默默咬牙,身体必须得换回来!!
  “对了,这个夏天你还去医院帮忙了?”两人温存了一会儿,观月突然说道,“今天伯父还提到这件事。”
  歪着头想了一会儿,忍足点点头,“好像是有这么一件事…”
  “我想对你来说,没问题的吧?”作为心理医生,再加上有一个外科医生当爱人,观月自然耳濡目染的学到了很多。况且只是去医院打打下手,为以后继承父亲衣钵做准备,观月当然驾轻就熟。
  “那当然。”
  “这个星期我就住在大阪吧,我醒来的时候岳父岳母都不在家,你的两位姐姐说他们去度第二十年蜜月了。”忍足清咳了一声,起码也得弄清楚,自己和阿初会不会回到各自的身体里。
  “你的家当然你说了算。”
  “可现在你才是老爸老妈的儿子啊~”忍足哀怨的瞅着观月,“忍—足—侑—士~”
  “呵呵,滚!”皮笑肉不笑,观月对每天不气他几次就浑身难受的老狐狸简直无奈之极。
  天知道之前二十年他是怎么熬过来的。
  于是“观月初”就在忍足侑士家住下了,他家老妈倒是有点奇怪,自家儿砸可是从来没有关系这么亲密的朋友,当然,又有谁会在暑假大老远跑来大阪呢,所以忍足妈妈自然不清楚儿子的交友情况。
  第二天,忍足屁颠颠跟着观月去往老爸所在的医院,好在他之前只去了两天,即使认不清人大家也不会怪罪,观月暗自松了口气。
  “忍足,把这两个病人的核磁共振拿给脑外科的藤冈医生。”
  观月放下手中的病历,接过医生递来的两个大档案袋,出门,门口忍足正拿着PSP打着游戏。
  本、少、爷、的、形、象!
  忍足侑士,这日子没法过了,离婚!!
  观月恶狠狠盯着毫无形象(在某人看来)的“自己”,使劲磨牙。                        
作者有话要说:  小初17年生贺,因为今年很忙,所以从现在开始更新
 
  ☆、甩锅的‘忍足’
 
  第五天,观月和忍足身体互换了回来,顿时松了一口气,侑士那家伙身体再健美,也都不如自己的舒服。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魔道祖师同人到斗罗大陆 by 若梦 下一篇:演 by 葛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