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番外

[财富人物]美国女富豪的美与罪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财富人物

    她是美女,被誉为“家政女皇”;她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拥有自己媒体上市公司的女亿万富翁,但她却因触犯法律而锒铛入狱。她还有机会吗?
    这是从监狱出来的第一天。64岁的玛莎·斯图尔特(Martha Stewart)细心地给五匹爱马喂食,然后从果园里摘了些柠檬。“回家的感觉真好。”她边分派巧克力糖,边微笑着对一早赶来的记者们说。当日凌晨零点三十分,她迈出弗吉尼亚州阿尔德逊女子监狱的大门,和女儿一道乘坐专机,回到纽约郊区153公顷的豪华别墅。
    早已有不少美国人迫不及待地期盼着她的出狱。有线新闻频道对她的出狱进行现场直播,他们甚至为此出动直升飞机,一路追随着接送她的SUV汽车到格林比尔机场。
    她是一个谜。
    家政女皇
    作为家庭主妇生活的首席代言人,被誉为“家政女皇”的玛莎·斯图尔特缔造了一代美国妇女的生活观念。在过去20多年里,她通过电视、广播、杂志以及数十本著作,对全球超过千万户家庭兜售烹饪、持家、装潢、育子的秘诀,比如说怎样在家里为20位宾客准备晚宴,或者在早餐之前如何装缀天花板。她巧妙地用时尚的细节告诉家庭主妇:只要向她学习,她们也能够拥有跟她一样的梦幻家园。
    在崇尚所谓“美国精神”的国度里,玛莎一直被媒体渲染为成功女创业家的理想楷模。她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拥有自己媒体上市公司的女亿万富翁。在全盛时期,她主持的节目被翻译成日语、葡萄牙语等多个版本,在全球300多个电视台和广播电台播出;她撰写的专栏也被200多家报纸同步刊出。以玛莎·斯图尔特命名的家居用品,在全球几千个销售网点热卖。
    玛莎是如此出名,以至于她的名字被很多人拿来做形容词。比如有人会说“太玛莎了”,表示极有创意、富于时尚;又如“这是一个玛莎的时刻”,表示不可思议、难以想象。
    但追求完美的她却触犯了法律。她在2001年卖出将近4000股英克隆制药公司(ImClone Systems)股票,结果因涉嫌内部交易被指控,并最终被法院认定犯有阻碍司法、共谋以及两项伪证罪名。去年7月16日,区域法院法官宣判玛莎5个月有期徒刑、5个月软禁,缓刑两年。
    关于玛莎的各种负面报道,如“要求过于完美(近乎不人性的苛求)”以及“永远以自我为中心”,占据了众多媒体的大版面。他们批评玛莎奉行过河拆桥、用完即丢的务实主义。有些报道还披露说,丈夫之所以要和她离婚,女儿之所以要搬出去住,是因为受不了玛莎的完美要求。
    然而,这一切都不能使拥趸们改变对她的崇拜。为了使她避免受罚,他们想出了各种办法。期间,有3400万人登陆玛莎的个人网站以示支持,其中17万人发送支持玛莎的电子邮件。他们还建立SaveMartha.com(拯救玛莎)的网站,请求美国总统布什赦免玛莎。对于玛莎来说,这些事情足以让她感动,但却不能改变她入狱的事实。
    如今,玛莎已经结束了为期5个月的有期徒刑。等待她的,依然是电视、广播、报刊和出版社,还有她一手创立的玛莎·斯图尔特生活多媒体公司(Martha Stewart Living Omnimedia,以下简称MSO)。关于她能否重建声誉、重拾辉煌的讨论,几乎蔓延到了北美大陆的每一个角落。
    “美国人正在准备看故事的下一幕。”MSO现任CEO苏珊·莱恩(Susan Lyne)说。
    焉知非福?
    玛莎为自己的犯罪付出了代价,直到现在,她还被迫在脚踝上戴着监视她行动的仪器。
    极具戏剧性的是,玛莎不但没有因为服刑而失去一切。恰恰相反,与入狱前的2004年10月相比,玛莎现在的状况似乎好得不能再好了。
    入狱当天,她的身价只有3.5亿美元;但是在出狱后的第6天,她就以10亿美元的身价,首次挤进了《福布斯》全球富豪排行榜,排名第620位。原因是她所持有的MSO股票在这段时间里价格迅速上涨。去年底,玛莎卖出了近800万美元的股票,但她手上依然持有大约2940万股,约占MSO的60%。
    蹲牢期间,玛莎要为监狱的行政楼打扫清洁,她每个月所得到的收入是5.25美元。但是回到MSO以后,她的年薪将会是90万美元,另外至少能够拿到50万美元的奖金。2003年,尽管MSO的市值在缩水,但玛莎依然领走了140万美元的薪金。
    玛莎已经不再是MSO公司的管理人员,她现在的头衔是公司创始人,但这并不能阻碍她成为公司的主要决策者,也不能排除她重新出任首席执行官的可能。在接受软禁的5个月里,她每周在住宅外工作的时间不能超过48小时。
    她还被邀请成为美国NBC电视台《飞黄腾达(The Apprentice)》节目的主持人。据相关报道称,她主持每期节目的收入是10万美元。虽然目前还不知道这个节目将会播放多少期,但最保守的估计也不会低于15期。
    另外,玛莎已经接到出版商的邀请写自传,据称稿酬将高达1000万美元,这将比希拉里·克林顿从自传中获得的收入还要多。当然,在玛莎获得自由之前,她还不能够签订这个出书合同。但是,市场正在等待着她的作品,无论她写的是什么。
    玛莎的烦恼
    这并不等于说玛莎没有烦恼,上面的胜利,也只能够说是玛莎个人的胜利。投资者们和分析家们在下列问题上几乎达成了一致:玛莎对MSO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以至于他们难以想象没有了玛莎的MSO是否还能继续生存下去。
    多年以来,以玛莎·斯图尔特命名的MSO公司一直面临着这个重大的风险。毕竟,一个64岁的人再健康再努力,她能为公司效劳的年月也是有限的。1999年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时,MSO把“玛莎仍然是我们品牌的化身”描述为公司面临的主要风险因素。MSO管理层把减弱对玛莎的依赖性作为公司经营的主要目标之一。
    但是,至少到现在为止,MSO还没有取得明显的进展,玛莎违法事件就是一个例证。2004财年,MSO的亏损额高达5960万美元,这是继2003财年以后的再度亏损。同期,旗下《玛莎·斯图尔特生活》杂志的广告收入跌到了7170万美元,还不到2002财年的三分之一。发行量也从2002年的240万份,下降到去年的190万份。
    也许,玛莎的入狱经历将会加速MSO发展第二品牌的努力,但是当前最有吸引力的运作方案,依然是围绕玛莎进行各种品牌拓展活动。
    因此,当前承受最大压力的人,并不是玛莎,而是苏珊·莱恩。玛莎入狱以后,莱恩在11月成为了MSO的首席执行官,她的目标是建立核心品牌,同时培养新品牌与合作伙伴。她花45万美元的高薪请来查尔斯·考帕尔曼做董事,让他来帮助评价广告推销计划以及传媒方案。考帕尔曼曾帮助摇滚乐巨星迈克尔·杰克逊以及造鞋企业家史蒂夫·麦登摆脱财务与法律困境。
    有些专家指出,玛莎回来以后,将给管理层的关系带来微妙的变化。达特茅斯塔克商学院教授保罗·阿赞提说,他很担心玛莎和莱恩能否一起共事。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莱恩对这种担忧不屑一顾。她说通过经常的监狱探访,已经跟玛莎建立了良好的关系,她自信两人能够保持一种和睦相处的工作关系。尽管她们俩并没有界定双方角色的正式协议,莱恩说玛莎将会侧重于宏观的战略制定。
    命中注定?
    玛莎似乎生来就是做企业家的料。
    1941年,她出生于纽泽西州一个贫穷的波兰裔工人家庭,家里所有东西,从房子到家人的衣服,全都是自己动手做的,在六个孩子中排名第二的玛莎因此练就了一副好手艺。据玛莎回忆说,她在10岁时就帮助邻居孩子张罗生日晚会。她说,这是一个有着企业家精神的家庭,从小父母就鼓励他们要自己挣钱上大学。
    进入哥伦比亚大学以后,天生丽质的玛莎学会了装扮,摇身一变成为了金发美女。她也兼职成为了模特儿,并且在大学时就与耶鲁大学法学院的一名学生订了婚。不久两人结婚,并生下一女。作为结婚礼物,玛莎拿到了飞虎货物航空公司(现已不存在)的一些股票。玛莎因此而对商业产生了兴趣,在面试了几家公司以后,她去了华尔街一家股票经纪商。
    “从这里,我学到了如何建立一个优秀的公司,如何进行一笔优秀的投资,如何赚取更多的利润。”玛莎说。1971年,她跟着丈夫搬到了康涅狄格州的小镇西港,从此开始了她在家务界的成名。凭借精湛的手艺,玛莎在为西港各界名流提供餐饮服务的同时,也把自己变成了当地的名人。
    玛莎的野心不仅于此。1990年,她向时代集团提交了一个商业计划书,准备办一本家居生活类杂志。该杂志里几乎全都是玛莎的东西,从文章、图片到广告。时代集团对这本杂志的未来表示怀疑,但结果却让他们大吃一惊,因为试刊号的50万本全都卖光了。此后,玛莎又成为了炙手可热的女主持人。1995年玛莎和时代华纳集团重新签订合约,取得了子公司开发产品的独立权。
    一年以后,她和凯马特续约,并且从中拿到了1600万美元。随后,她以公司股票换回了她在时代华纳的子公司,并在1999年成功地把MSO放进了纽约证券交易所。这是美国出版界历史上最为成功的公开上市,第一个交易日中,价格上涨了三倍,持有83%股份的玛莎,一夜之间就身价过10亿美元。
    狱后压力综合症?
    让人们议论纷纷的是,5个月的铁窗生活,会在多大程度上影响玛莎的性格和将来的发展。
    熟悉的人称:从监狱回来以后,玛莎以往高高在上的态度有了明显的改变。他们举例说,在回到办公室的第一天,玛莎就热情地拥抱了首席执行官莱恩。“你们都是我的英雄。”跟员工见面时,玛莎深情地说。 
    “跟以往相比,玛莎变得更加坚强了,而且她现在比以往更愿意花时间与别人对话。”纽约一名艺术品经纪人理查德·费恩说,他跟玛莎已经认识了18年。“这肯定不是暂时性的。这段(坐牢)经历影响了她的性格,这有助于她的事业发展。”
    “(现在下结论还为时尚早),不妨留意观察她半年到一年,到那个时候她才会从精神上完全恢复。”罗杰·威廉斯学院的法学教授戴维·兹洛特尼克说,玛莎现在的表现跟普通白领出狱以后一样,都在遵循一个模式。他说,在监狱里,她所碰到的罪犯都是长期徒刑,她们要么曾经贩卖毒品,要么因为丈夫或者男朋友的违法而连带入狱。
    “他们从来没有见到过这种情况。”兹洛特尼克说,他指的是玛莎的情况。“对于他们而言,这是一个很有意义而且可以持续很长时间的政治激励。”
    他指出,在被释放时,通常会经历两个阶段的不同情绪。首先是被释放的快乐,“这就是玛莎现在的状态。”
    但是第二阶段,“可能是极大的心理低迷。”兹洛特尼克说,“你会想你已经出来了,一切都已经变好了。但是在被监禁的时候,你是很抑郁的,因为你很难处理好那种环境。这中间有羞耻、恐惧以及入狱的侮辱感。2—6个月以后,你就会有狱后压力综合症。关门的动作,可能也会让你想起监狱里的事情。抑郁在这个时候会经常发生。”
    “对于玛莎来说,关键就看她能不能避免第二个抑郁的阶段,看她能不能坚持她在监狱期间所作出的社会和政治声明。”
    出狱以后,玛莎并没有回避与监狱相关的话题。她还炫耀手上的披巾。“这是我一位朋友钩织的,她是一个了不起的女士。”她说,把披巾举了起来,“在我出来之前的那个晚上,她把这个礼物递给了我——没有包装,因为没有包装纸——她说,‘带上它,祝你身体健康’。”
    然后她说:“我们也要学她一样。”在讲话结束以后,她拥抱了很多经理人、公司董事以及她的女儿。
    “我从心底里喜欢你们所有人。”她说着,用手拽了一片纸巾,“真的,我回到家里很高兴。”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财富人物]“官场二级批发商”倒台始末 下一篇:[财富人物]中国零售巨头的新型供商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