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番外

[财富人物]真锅咖啡女副总洪佳妘:从咖啡到股东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财富人物

  早就约好拜访曾任真锅咖啡馆副总经理的洪佳妘小姐,没想有一段时间洪小姐却突然“失踪”遍觅不着。等到她“重出江湖”与记者见面时,身份已转换为攀堡国际事业有限公司的股东合伙人,她表示公司才开张一个月,准备在上海投资开设邦恩咖啡馆(BON HOUSE)连锁店,为竞争日趋白热化的上海咖啡连锁业添上一把火。
  过一把咖啡馆老板的瘾
  洪小姐是台湾省台中市人,大学学的是企业管理,因为喜欢喝咖啡便选择了咖啡作为自己终生的事业。1992年发源于日本的真锅咖啡馆进入台湾,带动了台湾喝咖啡的风潮,洪小姐也被吸引进了真锅。从最基层的店铺服务生上升为职业经理人,前后不过3年左右。1998年1月真锅在上海开设大陆第一家店,成为上海第一家品牌咖啡连锁店,揭开了上海咖啡业的新的一页。当时洪小姐被老板派来上海开拓业务,具体负责行销企划、运营管理、店铺开发、教育训练四大模块的工作。
  从1998年到2000年,在洪小姐的直接策划下,真锅以加盟和直营的形式,先后在上海开出12家分店,在北京、江苏等地开出5家分店,风头极佳一时无两。2000年洪小姐离开真锅,去了著名的旺旺集团。此后一年多,真锅在上海的业务受阻,2001年5月洪小姐受命于危难之际回到真锅担任副总经理,成为真锅在大陆地区实际上的第一号人物。身手不凡的洪小姐果然不辱使命,到2002年再次离开真锅前,短短数月间又先后在杭州、宁波、大连、长沙、成都开出5家分店。
  为真锅老板打工8年的洪小姐早就有了自己当老板的心思,在觅得志同道合的合伙人后,洪小姐要在上海过一把咖啡馆老板的瘾。她介绍上海已有了日式的真锅咖啡和美式的STARBUCKS咖啡,还需要有正宗欧陆风情的咖啡。邦恩咖啡(BON CAFE)的产地在瑞士,属于欧洲的咖啡品牌,洪小姐喜欢其中洋溢着的精致和浪漫的情调,属于于她个人偏好的“欧洲风”,相信在崇尚情调的上海必不乏知音。
  台湾小姐的管理秘诀
  真锅的上海第一家店开在淮海路华亭路口,当时总共14名员工中仅三名台湾人。在录取员工时,洪小姐遇到麻烦了。洪小姐挥挥手笑着说:“有几个已通知录取的员工家长打电话到店里,说我们家可是正派人家,我们孩子怎么能去咖啡店做服务员呢,不去不去。”后来了解到家长把真锅误会成那些“关门闭户黑灯瞎火”的咖啡店了,洪小姐便向家长澄清解释,直到他们首肯同意。
  培训本地员工时,洪小姐又“卡壳”了。她总结道:“我很纳闷呀,为什么我讲的话,他们都不理解呢?检讨起来,问题还是出在习惯用自己的思考去发号施令,这样沟通上就困难了。从企业管理的角度来考量,员工没错,错的总是主管,以后我就慢慢学会用上海人的思考方式去带员工。比方真锅有一套标准的操作流程,前后步骤分得很清楚不能混淆,而本地员工喜欢一步到位。对本地员工必须先告诉他步骤,特别提醒他一定要按照步骤做,然后才让他知道结果。”所以刚来上海的三个月,洪小姐在店里寸步不离地督导员工的工作,瞪大眼睛看着他们操作,发现问题立即手把手地纠正。
  洪小姐还放下主管的架子,把去员工家中家访当成一门功课来做。家访,这一在国有企业都快要绝迹的上下级沟通方式,却由台资企业的一位台籍女经理发扬光大了。员工大都是20出头的男孩女孩,洪小姐和他们一起吃工作餐,放假时还相约一起出去游玩,相互间关系相当融洽。打破上下级之间的人为隔阂,消弭猜疑同心协力,这是洪小姐率领上海真锅取得骄人业绩的一大管理秘诀。
  “持家美女”喜爱上海
  洪小姐天天喝咖啡,而且不多不少一天喝三杯,这个习惯得追述到大学时代。第一次上咖啡馆是随着一帮同学一起去的,在学校附近新开的一家咖啡馆里,直到现在她还记得当时的情景,那家咖啡馆特别洁净,进门要换一次性的拖鞋,里面环境幽雅,有几对情侣在谈情说爱,沉浸在这样的氛围里,让她一下便爱上了咖啡馆,爱上了喝咖啡。就这样从台湾喝到上海,与咖啡形影不离心心相印,天长日久感情日深,进入到咖啡即我,我即咖啡的境界,足以咖啡知己咖啡qing人自居了。
  咖啡qing人洪小姐最苦恼最着急的是居然至今还没有找到称心的夫婿。晚上回家独守空房,还真有点“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呢。百思不得其解的洪小姐在请教了一位高人之后,才明白是原来的那个名字“束华”起得不好,于是便听从高人的指点,将名字改为“佳妘”,意为“持家的美女”。洪小姐特意强调自己是“双子座”,“属于双重性格,反映到工作上比较犀利,但生活上却很随意。”所以“持家的美女”虽然从传统观念来看有点矛盾,但洪小姐认为自己能将两者结合得很好,美女也能成为贤妻良母。洪小姐希望《新上海人》杂志能给她带来好运,帮她征到一位满意的夫婿,她还特地指出:“佳妘这个名字有‘帮夫运’呐”,至于未来的夫婿究竟是台湾人、上海人到是无关紧要。
  洪小姐喝完咖啡最喜欢的是上网聊天和收发电子邮件,走出家门便是去全国各地旅游。她表示:“上海周边的江南水乡之外,像北京、武汉、长沙、成都、厦门、福州等都去过多次了,但可能多爱一点的还是上海,今年开始有考虑在上海买房定居了。上海的生活水准和生活观念已和台湾没有太大差异了,再说上海到处有台湾朋友,我还交了很多上海朋友,彼此都很友好。”
  洪小姐对于上海的认同度很高,她说自己大概能听懂90%的上海话,但上海话说不好。以前常带一帮员工去华亭路购物,和店主讨价还价享受“杀价的乐趣”。一般先由她上前发问:“格几钿?”接下去便让上海员工上阵抵挡。洪小姐比较满意的是自己的外形和衣着打扮和上海女孩没有什么分别。“有次乘地铁,听到背后有两个台湾人用闽南话在议论我,一个说这个上海女孩好漂亮,另一个说只要是女的你就觉得漂亮啊。还有一次在咖啡店里,两个台湾顾客为了我打赌,一个猜我是上海人,另一个认为我是台湾人。只要我不开口,连台湾人也认不出我这个‘同乡’。”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财富人物]吴宜璇:人如其茗,香馥如兰 下一篇:[财富人物]飞利浦薛佳玲 主管的领导力造就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