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文

大哥的** by 狂渚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第1章

 
  1.
  梁鸿葬礼的那天,下了大雨。
  他漂亮的**黎向皖远远站在一边,沉默地望着梁鸿的墓碑和忙碌的陈天珩,眼睛哭红了,反倒显出楚楚可怜的美艳。
  那个昨天早晨临行前还抱着他温存的男人,此时此刻已毫无知觉地躺在那冰冷墓碑下,再也不会对他说话了。黎向皖怔忪想着,在淡淡的悲哀之中,寻到了一丝病态的庆幸。
  ——太好了。
  梁鸿最好的兄弟陈天珩在昨天那场让梁鸿丧命的火拼中中了弹,受伤的左臂用绷带吊着,纱布上正隐隐透出血色。
  前来吊唁的人实在太多,各自心怀鬼胎,都觊觎着梁鸿留下的黑色帝国。陈天珩忙得没时间在意自己的伤臂,但时刻留心着黎向皖那边的动静,时不时望他一眼。
  黎向皖抬手抹了下眼睛,视线从墓碑上移开,去追逐陈天珩的身影。两人目光在空中相触的一瞬,陈天珩立刻转头看向一边,握着伞柄的手不自觉用力。
  这么多不认识的人在,黎向皖会不会害怕?他眼睛都哭红了,看起来j-i,ng神不太好,天那么冷,要不要送他回车里休息一下?
  身边的人在说什么陈天珩完全没有注意,他闭了下眼强定心神,对手下说:“看好黎少爷,这里可能有人想对他下手”。
  “你之前已经嘱咐过好多次了,陈哥。”手下岑旭道:“那肚子里可是老大的种,我们怎么可能不小心。”
  陈天珩太过明显的闪躲没有避过黎向皖的眼睛,黎向皖垂下眼,轻轻吐了口气,意味不明地勾了下唇角,问撑伞的人:“和陈天珩说话的那个人是谁?”
  周筑朝那看了一眼,低声道:“是b4区的暂时负责人叶飏,梁哥前天才把他扶上位的。”
  给黎向皖撑伞的是梁鸿特地给他准备的保镖周筑,很年轻,长相普通,随时随地影子一样跟在他身边,既是保护也是监视,如果不主动问他,几乎从不说话,沉默得几乎不像是个真人。
  黎向皖非常讨厌他,因为周筑和他一样,是受梁鸿摆布的人,他按照梁鸿的吩咐跟在他的**身边,将黎向皖说过的话,做过的事全都报告给梁鸿,如同最听话的狗。
  但现在压在他俩头顶发号施令的那个人已在地底长眠,他看周筑倒是顺眼了不少。
  黎向皖点点头,梁鸿死了,他在春藤星上一手建立黑色帝国一下子失去了它的帝皇。
  谁都没料到事情会发生的这么突然,以至于他们根本来不及做任何准备,只得仓皇应对鬓狗一样闻声而来的贪婪者,太多太多的人盯着那个位置,觊觎着梁鸿留下的一切。
  他不自觉抚上了自己五个月大的孕肚,里面是梁鸿的孩子。
  他唯一还活着的孩子,这黑色帝国的最后继承人。
  黎向皖知道,他噩梦一般的日子终于结束了。
  但谁知道是不是另一场噩梦的开始?
 
  第2章
 
  陈天珩是什么时候过来的,黎向皖没有注意,他发了会呆,再去人群中找寻陈天珩的身影就找不到了。
  雨势没有要停歇的势头,打在每个人头顶的黑伞上,这种灰色的,沉郁的氛围让黎向皖昏昏欲睡,仿佛有一道无形的屏障,将陈天珩那边的热闹与他彻底隔绝,留给他的只有无聊和空寂——他身为梁鸿的**,没有去参与那一切的资格。
  墓园的青石板上积了一滩雨水,就在黎向皖脚下,他稍微挪动了下步子,在寒风中裹紧身上的大衣。
  这时他突然感觉肩上一沉。
  陈天珩脱下身上的黑色西装外套披在黎向皖肩头,从周筑手里接过伞,因为左臂伤着,他动作有些不便。
  黎向皖偏头看他,眼中朦胧的情愫像是蒙着一层雾,陈天珩却不敢和他对视,和他保持着一个礼貌的距离,但伞就那么大,他半个肩头不可避免地被淋s-hi了。
  “冷吗,冷就回车上休息吧。”
  黎向皖摇摇头,抬手轻轻碰了下陈天珩左臂纱布上的那一片淡红,话音很轻:“叫人给你处理一下吧,出血了。”
  陈天珩瞥了眼自己的伤口,这对他来说算是小伤了:“不碍事。”
  然而下一刻他对上了黎向皖隐隐透着责怪的眼神,话音顿了下,立刻改口道:
  “……好,我忙完就去。”
  “嗯。”黎向皖满意了,望着不远处那一帮一心想要和陈天珩说上两句,非富即贵的男男女女,朝陈天珩那边推了推伞柄,对他道:“去忙吧,不用管我,我没事的。”
  “那好。”陈天珩将伞重新交给周筑,从助理手中接过刚拿来的另一件的西装外套,边穿边道:“车子在那边,不舒服一定不要强撑,想吃什么给周筑说,你早晨就没大吃东西。”
  “知道了。”黎向皖微微笑了下,微红的眼角十分动人,陈天珩目光略微从他脸上错开,低声嘱咐周筑两句,接着钻进助理撑着的伞下,重新回到那污浊而混乱的世界,去应对虎视眈眈的客人。
  黎向皖继续站在原地,安静地注视着他的背影,肩上的外套带着陈天珩的味道和温度,他低头在领口处嗅了嗅,漂亮眉眼间的y-in霾终于不期然地消退了些。
  
 
  第3章
 
  十一点半,黎向皖终于冷得受不住,回到了车上。
  此时是星历1013年,距离星际大流亡已经过去了五百年,人类找到了在能力范围内的所有宜居星球,从第三地球移民后分裂成狄猄和克洛斯蒂夫两个国家,而梁鸿建立的黑色帝国,就在两国交界处的一片流亡星域内。
  这片区域在过去百年曾是个混乱无度的地方,偷渡者,流亡者,逃犯,难民,走私犯……宇宙中所有的肮脏汇聚于此,催化出一滩足以吞没所有的污浊泥潭,而泥潭的中心,就是他现在所在的春藤星。
  十三年前,梁鸿和陈天珩如同一对耀眼的双子星横空出世,打破了各方势力持续已久的微妙平衡,联手终结了这片混乱。在共同经营两年后,性子沉稳的陈天珩感到厌倦,将他们的黑色帝国全部交给梁鸿,转而在安迪密恩星经营着一只庞大商队,逐渐洗白自己的产业。
  如今梁鸿出了事,最有可能接替他位置的便是陈天珩,这帝国最开始就是他们共同打下的,就算梁鸿三个月前修改的遗嘱里指明了在他死后,一切都将由黎向皖腹中的孩子继承,但只要陈天珩想,他照样有无数名正言顺的理由接手一切。
  今后他和腹中孩子生死命运,将全都掌握在陈天珩手中。 
  黎向皖暗中叹了口气,抚着微凸的肚子,心中竟有不易察觉的雀跃。
  天珩……
  车上暖和得多,黎向皖苍白的脸上逐渐浮现出血色。他弯腰不便,鞋袜的穿脱都需要人来帮忙,正当女佣在他身前蹲下要动手时,车门被人从外面打开,陈天珩带着满身微凉的水汽进来,对女仆道:“我来吧。”
  女佣应了声,退下车。这辆探索者xs是特别改造过的,内部空间非常大,几乎相当于一个小房间,为了方便和黎向皖休息或做一些“别的”事情,梁鸿特地装了张舒适的床。
  陈天珩单膝跪在黎向皖身前,给他解开鞋带。他硬刺的短发还有些s-hi,伤臂刚刚用治疗仪照过了,已经不再流血,这点伤口对他来说真的算不上什么,就没让医生再用绷带吊着。除了提拿重物时还有些颤抖,他像是根本觉不到痛一样,照常使用着这只胳膊。
  黎向皖在外面踩了水,袜子都s-hi了,陈天珩让他的脚踩在膝盖上,给他脱了袜子,摸到他就连半截小腿都是冰一样的凉。
  陈天珩立刻心疼起来,他把黎向皖另一只脚上的鞋袜脱掉后,鬼使神差地没有松手,而是将这一双白皙的脚捂在怀里,用自己胸膛的温度暖着。
  他曾数次在梁鸿书房中看到黎向皖这双好看的脚,红色天鹅绒地毯的绒毛调皮地从青年脚趾的缝隙中钻出些许,衬得他双足纤细而雪白,直想叫人捧在手中亲吻——梁鸿从不允许黎向皖在屋子里穿鞋。
  “这么冷怎么不早点上车?”陈天珩很少笑,又因为唇角天生向下,显得很凶,特别是自下而上抬眼看着谁的时候。黎向皖被他这样看的瑟缩了下,惊慌失措地动了动脚趾。男人怀中的温暖从脚底一直传到他心里,他似乎都能感觉到陈天珩沉稳的心跳,一下一下。
  他佯装羞赧,轻轻蹬了一下,像是想要挣开:“天珩——”
  “没事,我给你暖暖,电热毯没开,不然你还得再冷一阵。”陈天珩说了谎,把他的脚抱的更紧了些:“你现在身子弱,别落下病根了。”
  黎向皖和他对视,这是他俩这么久以来的第一次眼神交流,他跟在梁鸿身边一年了,认识陈天珩也有八个月。最开始时他因为羞耻躲着陈天珩,后来陈天珩又开始躲着他的目光,一直到现在。
  那双锐利的黑色眼瞳中此时装着少有的温情和疲惫,黎向皖垂眸盯着自己因为怀孕有些轻微水肿的腿脚,轻声道:“我实在是……想在那里看着。”
  毕竟这是第一次,他能在所有人面前光明正大地注视这个男人,不必有任何掩饰。
  陈天珩自动理解成了黎向皖是想陪着梁鸿到最后,眼神黯淡了下,低下头给他轻轻揉按水肿的脚踝。
  男人手掌宽大而干燥,指腹带着薄茧,按在他皮肤上有些硬硬的,却不觉得难受。黎向皖舒服地攥紧床单,浑身放松下来,过了半晌,问:
  “天珩,梁鸿他真的死了吗?”
  ——那个恶魔一样统治禁锢着他身体和灵魂的人,真的死了吗?
  陈天珩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在他看来,黎向皖和梁鸿感情那么好,无论他说什么,眼前的人都会伤心。
  于是他想了想,低声许下了他对黎向皖的第一个承诺:
  “嫂子,梁哥不在了,我会替他照顾好你,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
 
  第4章
 
  陈天珩第一次见到黎向皖是在梁鸿的书房。
  虽然早已离开了春藤星自己单干,陈天珩和梁鸿之间依旧有着很深的联系,毕竟他商队的运作也需要用一些不能见光的手段走门路,他每年都会来春藤星一趟,在梁鸿这里待上一阵子。
  两个月前梁鸿在黑市拍卖会上高价买下了一个少年,天天带在身边,几乎要把人宠到天上去了。属下说起这个时陈天珩还当成一个笑话在听,梁鸿的性格他再清楚不过,喜新厌旧到了极致,昨天还宠的不得了抱在怀里说情话的**第二天就能赏给手下玩,就他这样的,能受得了两个月身边都不换人?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似归来 by 九疏 下一篇:桃花引 by 娟娟明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