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文

承欢不献媚 by 蓓蓓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蓓蓓

 第一章 

  诡异的乌云在原本湛蓝的天空中以飞快的速度聚集着,像是一种神秘的恐怖氛围,袭上了宁静的大地。 
  鬼谷,这个长年浓雾不散的神秘地点,原本是武林邪教鬼谷门盘踞之地,此刻正有一场震惊武林的会议在进行着。 
  「我反对!」在鬼谷门气派的神殿之上,一名白发老翁突然发出惊人的怒吼。 
  「师叔,我的心意已决,任何人都不得违背我的意思。」坐在神殿的主位之上,一名身着白衣,气质非凡的英俊男子冷冷的响应道。 
  「肖掌门,老纳也觉得此计绝不可行。」 
  少林寺的白眉长老代表亦起身回话,「为了维护武林的和平,竟要让天下第一正派──韶苍派融入妖教的血统,让韶苍派的掌门迎娶鬼谷门摘传女弟子古玲毓,这等混乱正派血统之事,万万不可!」 
  「鬼谷门已被我们中原九大门派联合消灭,只剩下古玲毓和她的师弟汤一意,您觉得仅存两人的教派,有可能再死灰复燃吗?」肖放乐的剑眉一挑,冷叱着在座反对之声。 
  「星星之火可以灯原,虽然汤一意目前被关在地牢,古玲毓亦被软禁,但我们不得不提防这两个妖孽再度引起武林的乱象!」 
  肖放乐的师叔,人称飞刀快侠的肖中法,大剌剌地表示着自己的意见;而此言一出,在场的武林中人纷纷表示附和。 
  肖放乐慵懒地躺在那张纯白色的白虎皮上的宝座,那张俊美的脸上有着一股戏谑的讽刺神色,「我看诸位不是在乎妖孽是否会混乱中原的正派血统,而是在乎那把『炽情剑』的下落吧?」 
  此言一出,只见在座者各个都静声不语。 
  肖放乐冷笑着,对于所谓的中原正派,其实也不过是一群披着羊皮的狼罢了,那些勾心斗角的事并不亚于魔教的丑恶面貌。 
  「江湖上盛传,拥有鬼谷门的炽情剑者,将可得到一甲子的功力,若再加以修练,则可练成人剑合一,刀枪不入,长生不老的修行!」肖中法浓眉一皱,问道:「莫非掌门亦是贪得此剑,故要迎娶那妖女为妻?」 
  肖放乐唇边的冷酷微笑让众人看了不禁胆战心惊,他单手托腮,睨着全场的人,「师叔言重了,放乐绝不敢期望长生不老的美梦!只是……」 
  「只是?」 
  「只是想要看看,传言中的魔界妖女,是否真如外界所说的那么的放荡邪恶!」 
  是的,他迎娶她,绝不是因为那把闻名天下的炽情剑,而是因为…… 
  「不好了!」 
  在这个气氛凝重的会议中,突然闯进一名韶苍派的弟子,他神情慌张地跑到众人面前道:「启禀掌门,地牢守卫被杀,汤一意被人救出……而且、而且……」 
  「而且什么?」他平淡的问,将起伏的情绪掩饰得很好。 
  「古玲毓……也不见了!」 
  该死! 
  他就知道会有这样的意外发生,那古玲毓绝非如中原女子般的温柔可人,而是一只架惊不驯的野狐狸! 
  可是,四年前在鬼谷与她偶遇,自己却情不自禁地爱上了她。 
  ★☆★☆★☆ 
  「驾!」 
  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浓雾中,只听见一阵又快又急的马蹄声,在湿冷的大地中响起。 
  「一意,你再撑着点,我马上带你离开鬼谷,找大夫看你的伤势!」 
  一匹黑色的骏马载着古玲毓和伤痕累累的汤一意,穿梭在鬼谷错综复杂的小路上,奔得极为仓皇。 
  「师……师姊……」身上中了数十道伤口的汤一意,勉强开口道:「别管我了……快逃……免得……落入中原……教派……手中……妳……」 
  他话末说完,又是一呕,殷红的鲜血顿时染了古玲毓一身。 
  「一意,别再说话了!」见到他这副模样,古玲毓的心彷佛揪成一团似的抽痛起来,「趁那群中原老贼还在神殿里决议咱们的生死之际,我们就趁他们不注意时,赶快生离开鬼谷!」 
  「师、师姊……」汤一意的视线模糊了,他看不清古玲毓美丽的脸庞,语气微弱地说:「我……真没用……让我们鬼谷门……惨遭这等……灭绝之事……」 
  「这不是你的错!」一想到那场灭门灭谷的惨剧,古玲毓忍不住咬牙切齿的回道:「那群自称侠义之士的中原人,全都是为了争夺炽情剑而来!」 
  她恨透了那群所谓的侠义之士! 
  鬼谷门向来不与江湖各派来往,独自盘踞在隐密的浓雾之地,一心想专研修练。没想到却莫名被谣传为邪教,更因炽情剑而招惹来灭门的惨剧。 
  「师姊……」他喘着气,有些困难她吐出话语,「今生……恐怕一意无法与……师姊……长相厮守了……」 
  「不!」古玲毓的嗓音充满了着急的伤感,原本一双深褐色的美眸此刻也溢出忧伤的泪水,「一意,我们说过,生要在一起,死也不离弃的!」 
  是的,他们两人从小便被鬼谷门门主收养,两个无父无母的孩子相依相偎,在古玲毓的眼中,与汤一意成亲正是鬼谷门主生前的愿望,也是她的人生。 
  「炽倩……剑……」汤一意含糊地说着这三个字。 
  「你放心,他们绝不会得到炽情剑的。」古玲毓白皙的瓜子脸上有着一抹得意的诡谲微笑,「因为,他们绝不会想到……」 
  「古姑娘请留步!」 
  正当古玲毓与汤一意就要奔出浓雾密布的鬼谷之际,身后已经响起追兵洪亮的喝阻声! 
  「鬼谷乃我门子弟潜修之地,岂有你们这群外地之人要我留步之理?要走要留,本该照我的意愿!」 
  古玲毓回头扬起白袖,只见数道银光自袖中飞出,惨叫声亦随即响起! 
  「要走要留,从此刻起,半点由不得妳!」 
  她正想解决那班乌合之众的追兵时,一道浑厚的男性嗓昔亦在她的身后响起。 
  「啊!」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古玲毓惊呼一声,娇小的身子因抵不过这股突如其来的掌风,竟让身受重伤的汤一意翻落下马! 
  「一意!」 
  古玲毓唤着坠马的汤一意,却见落马的他重重地跌落在满是落叶的石地上,一动也不动地倒地不起。 
  「不……」 
  她伤心欲绝的尖叫声划破了浓雾中的沉静,汤一意身上流出沮涸的鲜血染红了充满肃杀秋意的大地。 
  古玲毓想要策马掉头,却再次被那股强大的掌风给袭击! 
  「啊!」 
  她瘦弱的身子重重地撞上枯干的老树,老树应声裂成两半,发出了很大的声响。 
  古玲毓被摔落到地面,玫瑰色的唇瓣流出一道艳红的鲜血,显示出这突如其来的一掌已让她的体内遭受重凿。 
  「一……意……」 
  虽说她已遭重创,可古玲毓仍挂念着倒在一旁不远处的汤一意。她努力地想要爬近他的身边,却是步步艰难。 
  「妳都已经受伤了,还挂念着汤一意?」 
  只见中原正派各家子弟已围了上来,看来他俩要出鬼谷已是插翅难飞,而那个沉稳的男性嗓音则在她的上头响起。 
  古玲毓缓缓地、吃力地抬起头来,一张俊俏而冷漠的脸庞映入她的眼中。 
  他的确长得很好看,是那种姑娘家看了会脸红心跳的美公子;可那股冰冻似的气质,就像是他的保护膜般,将他与外界隔离起来。 
  「是你出手伤我和一意的?」古玲毓的声音除了试探之外,更有着深深的恨意。 
  「是你们想逃走,否则,我是不会伤妳的。」眼见倒在地上的小女人倔强的模样,肖放乐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懊恼。 
  「你们所谓的正派正教,骨子里却是比**还不如!」 
  「大胆!竟敢对韶苍派掌门无礼!」 
  追兵之中,有人对古玲毓的出言不驯发出了不服的声响,但肖放乐却举起手,示意让她继续讲下去。 
  「韶苍派掌门?」她对于眼前这个年轻男子的身分感到有点诧异,但随即又骂道:「原来你就是灭我族门的罪魁祸首!你这个**!」 
  「大胆妖女!」随即追上来的肖中法恶狠狠地说道:「掌门,此时她仍不知悔过向善,足见此姝不可留,该就地正法!」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他决定在渣攻的婚礼上直播自杀 by 匿名青花鱼 下一篇:男神和小个子 by 夸父追日